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因果关系
    她无法想象,原来这一切的事实,居然会是这样的,她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会有怎样的身世,还非常期待得知真相的那一天。可是得知结果后,她宁愿什么都没听到。

    原本一个幸福的家,有爸爸,妈妈,还有一个保护着自己的哥哥,可是他们却都一个个的离开自己了。

    不需要形象的低着头,脸上的泪水沾染了头发:“果然,果然没错,我是灾难,我害死了所有人,我害死了所有的家人,我还会害死你们的,干嘛要让我来这里!你们怎么能这么残忍的告诉我这一切?”

    夏忆凝摇着头,看着自己戴在脖子上的照片,疼痛的笑了笑,笑的十分凄惨,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这个笑里面包含的是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赵宇通走过去,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拍她的背,想给她一个强大的肩膀,让她安心,捧着她的小脸,哭的通红的眼睛肿肿的,帮她擦拭着泪水:“忆凝,你要知道,你不是灾难,你是他们生命的延续,你是最独一无二的!”

    在夏忆凝的心里面,只有夏宇航一个人的肩膀,是最强大的,最无法代替的,最让她可以安心的。在夏宇航的怀抱里面,靠着他老爸的胸膛,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避风港。

    她止住了哭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这个叔叔,当初就是他保护住自己的,她应该感谢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一点谢意都没有。

    慢慢的退后,挣脱赵宇通的怀抱,鲜红的双眸在昏暗的屋子里面散发着光芒。

    赵老爷子这时站起来,支撑着他的拐杖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走到夏忆凝跟前,伸出褶皱的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可是看到她那冷冷的表情,就又收回去了。

    “忆凝,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承担你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不是为了让你伤心。你要知道,每个人生活在这地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没有坎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赵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打开大门离开。

    门一开,一束光便进来了,她捂着眼睛,夕阳的光芒竟然这么的强烈。

    什么人生没有坎坷就是不完整的,这些都是狗屁,都是借口罢了,都只是给自己没能力找的一些借口罢了,而自己却最不信这些借口了。

    她冲出去,冲回房间里面,关上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忍着泪水把这本笔记本看完。

    泛黄的笔记本,泛着曾经的味道,记录着悲喜欢乐。

    直到最后,她居然已经没有勇气在去触碰这个本子了,她的母亲是有多么的幸福,有多么的希望她的孩子们可以健康的出生,可是一切都来的太快了,一切美好都还来不及去记录,就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了。

    自己一个人缩卷在角落里面,掩饰不住的伤心,送来的晚饭没有动,桌子上的水也没有喝。

    咻咻委屈的在她旁边,平时她最喜欢逗咻咻了,可是现在,无论咻咻怎么耍宝,她也不再去看一眼了,静了,安静的有些不对劲,这是死亡一样的安静。

    夏忆凝鲜红的双眸再也不会变回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跟着所谓的叔叔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强迫的知道这些事。

    她不想接受那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强迫给她的记忆,她有的,是这十七年里,父亲给她的温暖和关爱,她已经习惯了成为一个普通的学生,用普通的方式生活,可是今天,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让这最简单的愿望,变成了奢望。

    咻咻缠着她的胳膊,头在她的脸上蹭了蹭,蹭掉了脸颊上面的泪水。

    夏忆凝抱着咻咻:“还好你还陪着我。咻咻,我好累,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接受一个事实要这么困难,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守着这个秘密度过这么多年的。”

    咻咻只能:“吱吱吱。”的叫几声。

    有时候夏忆凝真希望咻咻也可以说话,这样她就不用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了。

    “我要离开这里,咻咻,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她认为自己是一个灾难,如果被其它魔法家族知道还有一个她,知道她还活着,那么受到危险的那个人,一定就是爷爷和叔叔了,她不能在吧灾难给他们带过来了。

    既然事情已经寂静了十七年了,那就让这件事继续沉默吧,从此她和赵家在没任何关系了,既然她是一个异类,不属于人类,不属于魔法师,也不属于吸血鬼,那就她自己一个人离开吧,也许这件事就会从此烟消云散了。

    咻咻不会说话,可是无论去哪里,他都愿意跟着夏忆凝,就算是天涯海角,马路为家,它都愿意。于是用它的方式去表达自己愿意和她在一块。

    “真好,咻咻。”夏忆凝抱着咻咻蹲在地上,哭的困了,就直接睡着了。

    黑暗中走出来的人,依旧皱着眉头,冷冷的,熟悉的面瘫的样子。把地上熟睡的人抱上床,给她脱了鞋子,盖好被子。

    艾瑞克坐在夏忆凝的身边,伸出自己冰冷的双手,触碰着她的额头,今天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了。

    尽管自己很生气她和一个幼稚的小子玩的很开心,可是还是没有办法不去关心她,照顾她。感觉到她的情绪,自己也会无法自拔的陪着她一块难受。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用修长的手指轻柔她的红唇,说道:“既然他们保护不了你,就让我保护你吧。我,绝对不会让你收到任何伤害的。”

    说完以后,轻佻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在她嘴上印下一枚印记,这是他的痕迹,沾染了他的气味,就说明她已经被自己给定了,这才露出一个更加满意的笑容,骄傲的说:“现在你是我的了。”

    临走之前,他在纸上留下一行字:你父亲很棒,他可以付出一切去保护你们,保护自己的家。可是,我比他更棒。

    这么傲娇的字句,这么居高临下的话语,也只有他能说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和她在一起,自己的情绪也多了起来,这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今天月亮特别好,因为是十五,每个月的十五,月亮都是最圆的一次,狼人族都会去苍山上面,对着月亮,咆哮着。

    王朝北也不例外,今天是他第一次幻化成狼人,就相当于一次成年礼一样,只不过这个成年礼的完成,诠释着他将坚守自己的信念,遵从血液里面带来的使命。

    王队站在他面前,这地仪式由他来举行,因为王朝北的父亲失踪,而王队作为他的亲叔叔,将带由他的父亲,为他完成这个神圣的时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月亮下的祭坛,今天,一个管辖内的狼人和周边的狼人都会来见证这个时刻。

    王朝北站在祭坛上面,接受月光的洗礼,以掌心血起誓,月光洒下的光辉照在他的身上,整个苍山顶都变得一片明亮,好像白昼一样。

    王队在下面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王朝北紧皱着眉头,异常的庄重。

    举起手掌,血在他的手心中展开,顺着他手掌心的纹路蔓延下去,进入每一个毛孔,重新灌溉。

    身体里面的力量一瞬间像要炸开了一样,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倒在地上,单膝跪在地上,他咬着牙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额头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滴在青石上面。

    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身上的经络都暴露出来,寒夜下的他穿的单薄,可是却浑身散发着火热的力量。

    王队更是紧张的,紧握着双手,心中祈祷着:成功,一定要成功,成为最强大的领袖,守护你血液里面的使命!

    终于,最后一刻!王朝北忍不住的大吼一声:“啊啊!”

    强大的力量冲击了所有的人,大家都掩面,怕被这强大的力量所冲击到自己,最后终于,成功了。

    再次看向祭坛的时候,上面的翩翩少年已经不见了。替代着他现在哪里的,是一匹在夜中的狼,浑身黑色毛发,体型庞大,犹如王者一般,站在那里,傲世大地。

    下面的人,看着王朝北,发出惊叹的声音。

    “太好了,成功了!”王队在下面激动的发出赞叹,赞叹他果然不负此名,他是最厉害的。

    王朝北十分震惊的看着自己,现在他是真正的狼人了,他不再是曾经空有其名了,他成了真正的狼人。

    所有人都在欢呼,大家都在祝贺,他是王家的嫡孙,他会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带领家族,走向最繁华,最强大的顶峰!

    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一种非常激动,非常荣耀的感觉,就像叔叔说的,这大概就是血液中的使命吧,是老祖宗给他的血液流传至今,流传给他,让他继承了他们的使命!

    王朝北冲着月亮大叫一声。无比自豪的声音。

    他跳下去,来到王队身边,他还没有熟悉怎么去变化,可是这是与生俱来的能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叔叔,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王朝北自豪的说,他的皮肤变得有些古铜颜色了,更加有味道了。

    王队拍着他的肩膀,竖起一个大拇指:“我相信你会变得强大起来,你会承担起你的使命,守护你所守护的!”

    听着王队的话,王朝北坚定的点了点头。

    今夜狼人族欢乐无比,因为王朝北的幻化,诠释了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女生站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红红的,想上去说话,可是不知道需要说什么才好。

    唯唯诺诺的走过来,赶紧弯腰,给他鞠了躬,红着脸,朝身后看了看父母,叫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好,赶紧调整状态,咳嗽了两声,对着王朝北说。

    “你好,你好我,我那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