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一起出去玩
    “你睁开眼睛看看,谁才是色狼,嗯?”艾瑞克没有挣扎,反而很配合的躺在她身边,看她这么配合,就把夏忆凝揽在自己的怀里,圈起来,头压在她的脖颈间假寐。

    听着话不对啊,这真实的感觉,跟做梦还是有些区别的。试探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她忘记了,她不会感觉到疼痛的

    转过头,看着他浓密的头发和那冰冷的皮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个我不是故意梦到你的,我要再睡会,你还是离开吧”有些话挑明就不好了,夏忆凝以为他这样说,艾瑞克会很配合的离开,谁知道并没有。

    “你睡了我,就像让我走?哪有这么好的事?你就不认为你要对我负责?”艾瑞克可也是会赖皮的,这么个大美女主动的投怀送抱,他如果现在就走了,那他就真的成了傻逼了吧。

    被他抱着也很舒服,夏忆凝也习惯了被他抱着,而且他这么正人君子,绝对不会趁人之危的,于是干脆翻了一个身,抱着他继续睡觉。

    抱着这么一个大帅哥,睡意没有了,于是和他闲聊了起来:“艾瑞克,为什么吸血鬼会个人一样,也可以从那么小,慢慢长大呢?”

    “就像你们这里的蚊子一样,我们需要靠着吸血,才可以存活,这是一种特性,一种生命,尽管许多人都觉得我们是坏的,而我们也只不过是为了维持生命罢了。”

    夏忆凝举起手,在他的眉毛边轻轻的画着圈,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他,也有些那么多她不知道的心事,他和所有人一样,只是为了生活而生活,没有谁对谁错。

    “我知道,就好像,我们吃牛肉,羊肉,我们为了生存而生存,你们也一样,只不过换成了我们收到伤害。我们的血液对你们更加诱惑,就像是一道绝世美味一样。”夏忆凝说完,骄傲的看着他,表示要得到表扬。

    艾瑞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虽然知道她不会感觉到疼痛,可是这种手势他已经习惯了:“真聪明,果然,还不是笨的无可救药。”

    既然她有一部分是吸血鬼,那么她就可以去血族,去了哪里,由他来保护她。会更加安全。

    “你跟我走吧,哪里有最美丽的星空,你会喜欢的。”语气有些期待,显然不担心她会拒绝自己。太有自信了也不是一件什么太好的事情。夏忆凝虽然很像去看看他生活的地方,很想去看看妈妈曾经生活的地方,可是这里有太多是她牵挂的了:“艾瑞克,我很想和你去,可是我不能,这里的人,是我不忍心离去的,而且,去了哪里,我就不会危险了么?”

    “有我在,不会有任何人敢伤害你。”他不愿意强求她什么,只能等着她愿意,而自己也会努力让她安心的。

    夏忆凝做起来,看了看时间,其实已经不早了,不能再这么赖床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没有再去理床上的艾瑞克,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这样的拒绝对艾瑞克应该太残忍了。

    收拾好以后,看着站在窗口的人,她勾着双手,像极了一个犯错误的孩子的样子,说到:“今天我要出去玩可以让我想想么?总得让我和叔叔,爷爷说一声,否则,他们会担心的。”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你是要和那个臭小子一块出去吧。”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是你的心欺骗了我,没想到我做的一切,都还是比不上他是吧?”艾瑞克的语气有些生气,有些落寞。

    看着孤寂的身躯,夏忆凝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紧紧的抱着他,想给他一丝丝的安心:“我已经答应了,如果现在你别生气好么?”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一份来之不易的爱,到底是对,还是错误?

    爱这东西一旦来临,就没办法在离开了,明明知道希望不大,可能性不法,可是往往都喜欢自欺欺人的认为可以走到一块。就好像夏忆凝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们的不明确的爱。

    艾瑞克不会强迫她:“我会等你答案,无论等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等。带上我给你的东西,让我知道你是不是安全的,是不是好好的。”艾瑞克转过身来,将东西融到她的怀表上面:“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会弄丢了,这是另一个我,他会记住你的。”

    夏忆凝看着自己的怀表,上面镶着这样一颗珠子,确实很漂亮,有种更加复古的样子了。

    说完后,艾瑞克就不见了,夏忆凝开开心心的跑了出去,对她来说,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早晨,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这个开始诠释着,这一天她应该过得不同,应该更加开心,时光还长,她应该对自己更好一点。

    李奕炎已经在等她了,站在后院里面走来走去,见她过来了,赶紧走上前去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慢啊,是不是睡过头了啊?”

    “李奕炎,你在瞎说的话,我就走了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好不好?”夏忆凝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个人虽然经常逗她开心,可是不得不说,也太幼稚了,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拉着我,我带你去更美丽的地放看看!”

    说完后,夏忆凝还来不及准备后就已经被他拖出去了。

    自己跳是自己跳,可是被人这么带出去,就是另一种感觉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想废了一样,被拖着有半个小时吧。

    停下来的时候,夏忆凝已经是头晕目眩了。

    李奕炎把她放下来的时候,虽然这个地方很美,可是她一点也不愿意欣赏,她是那个坐飞机都会晕机的人,看到旁边的一棵大树,扶着大树就开始狂吐,感觉早点都没吃,反而吧昨天晚上消化的东西都给吐了。

    李奕炎拿了一瓶水递给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说:“天啊,不会吧,你怎么吐成这样啊?”边说边摇摇头,还帮她拍拍背。

    夏忆凝用水漱了一下口,一下子甩开他的胳膊,仇视着看的李奕炎:“滚你大爷的!李奕炎你是不是找抽,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出人命的!”这是非要逼她爆粗口啊。

    可是李奕炎还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委屈的看着夏忆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惹她大怒的事情。

    夏忆凝走过去,狠狠的瞪了他一样,指着周围说到:“下次你要带着我跑的时候,麻烦你先说一声,我好准备一下可以嘛?”说完给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一个白眼,就不理了他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吓的李奕炎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误呢。

    “好了好了,我记住了,您啊,就原谅我吧,我这不是着急带你来这里欣赏美景的嘛”

    夏忆凝看了看这周围,确实很美丽,枫叶鲜红的样子特别美丽,她捡起一片叶子,拿在手中仔细打量着。

    “这不是重头戏,重头戏在这里!”李奕炎拉着她走到大树旁边。

    可是夏忆凝尴尬的看着树下,还有她吐过的痕迹呢,“都说了别闹了,你如果还是没完没了的话,那我就回去了,你自己玩吧!”说完扭头就走。

    “等等,等等,你等等啊,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在生气啊。”李奕炎还真佩服她离开的速度啊,赶紧跑过去拉着她,指着大树的方向,嘴里面碎碎念什么。

    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那树竟然从肚子哪里开了一个口一,就像一个树洞一样。

    夏忆凝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刚明明还没有呢,拉着李奕炎问:“你又耍了什么把戏啊?”

    他没说话,笑了笑,直接拉着她往里面走去,知道他们的背影被光芒淹没,夏忆凝遮着眼睛跟着他走进去。

    看到她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李奕炎笑了笑,推了推她说:“好了,睁开眼睛看看,怎么样?还满意嘛?”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变了,这里是满天的雪花,地上洁白的雪,铺平了大地。雪把树穿上了一层衣服,装点的他们像一个个卫兵一样,守护着这里的世外桃源。

    “哇!这里的冬天好美好美啊!”夏忆凝从来李奕炎的手跑过去,脚踩在雪地上面,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就好像踩在了棉花糖上面一样。

    李奕炎看着她在雪地里面转圈,看着她在雪地里面跑来跑去,笑声充满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夏忆凝跑过去,拉着他跑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只有我们后院才有么?为什么这里也有?”

    李奕炎带着她来到一条结冻的小河边,虽然小河被冻住了,可是里面的鱼儿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下面游来游去。

    “这是我偶然发现的,这里永远都是冬天,走,那边还有一个小屋子呢,我带你去看。”

    拉着夏忆凝跑到他说的那个地方去。

    小木屋依水而建,在解冻的小河边,白雪皑皑的世界里,这样一座温暖的小木屋,里面还有光。

    她走上前,这个小木屋其实也不小,后面还连着一座小屋子。手轻轻的触碰到小木屋的门。

    门“咯吱”一声就开了。夏忆凝尝试的走进去,里面很温暖,有壁橱,有火堆,还有瓦斯灯。有沙发,有书架,还有厨房,里面有房间,可以睡觉,还有衣橱。

    站在这里,就好像是一个温暖的小屋一样,如果一家人生活在这里,那该多好啊?夏忆凝想着,把自己带入这个小屋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