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像冰沙的雪
    “很美对不对?”李奕炎站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看着这里。

    夏忆凝点点头,张开双手,惊喜的看着他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好美啊!是谁住在这里呢?”

    李奕炎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就喝,然后看着这里笑了笑,招呼她坐下来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里面没有是,没有火,东西是我放进去的。可是一直没见到人回来,所以,我就暂时把他当成我的秘密基地了。”

    听着下意识的点点头,也没太明白,她还不知道,这里居然也能盖房子,如果人来这里住的话,岂不是这里又是一个新的世界了?

    “收起你的小心思吧,这里可不是随便多少人都可以住的,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到的。”李奕炎看透了她的心思,就给了她一盆冷水,让她赶紧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吧。

    夏忆凝冷哼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什么时候你也会读心术了?”

    “就你的心思,还用读心术么?光用猜的就知道了好嘛?”李奕炎一副鄙视的样子,特别的欠揍。

    “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决定不服气的和他比试一下,什么叫自己的心思根本不用读心术。

    李奕炎故作装模作样的样子,死死的盯着她,把她看的脸都红了,又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的点了点头。

    “快说,是什么?”夏忆凝没有耐心的问他说:“猜错了,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啊。”

    “绝对不会错的,我刚刚看到了,你喜欢一个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个李奕炎不会真的有读心术吧,连自己有喜欢的人都知道。如果被他知道了是谁的话,那不就很危险了

    夏忆凝冲上去捂着他的嘴说:“行了,这个游戏不好玩,换一个。”

    “不行,我还没有说完呢!”挣脱了她的手以后,又说:“你喜欢的那个人啊,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我!”

    “”很明显,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夏忆凝表示没有感觉,还是去搜索一下,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吧。

    虽然私自搜索别人的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可是比起来和李奕炎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自恋,还不如离他远远的呢。

    见夏忆凝没有说话,站起来直接走了,赶紧追在她后面问:“你给点反应啊,怎么就走了啊”

    夏忆凝突然停下脚步,看着他,这个眼神简直是太迷人了。

    一步一步的走近李奕炎,把他紧紧的逼到墙角里面,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许多的人说:“因为我没空听你在这里自恋,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你”

    “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喜欢我你就表白啊,你如果诚心的话,我可以认真考虑一下的!”李奕炎依旧不死心的看着她,还特别挺胸抬头的,一副高傲的公鹅的样子。

    夏忆凝尴尬的笑了两声,感觉这家伙是不是今天吃错药了,还是说没吃药就出来了啊,带着,不和智障一般见识的心情,抽搐了一下嘴角,转身就离开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李奕炎撇着嘴,眼睛上翻的,等待着她的表白,可是半天也没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人早就已经没影了:“诶,人呢,人去哪了啊”

    夏忆凝自己走出来,看到这里的景色实在美丽,树上挂着冰,这里很干净,没有一点垃圾。

    她在这雪地里面跳舞,还尝试的要堆起来一个雪人。这里的雪很干净,她一直想尝试一口雪,这次终于可以如愿了。

    “太棒了!就像冰沙一样!”这里的雪居然有味道,甜丝丝的,就像她吃过的冰沙一样美味,这里的一切都这么神奇,石头会发光,雪也是甜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一直在这里,永远都不离开,这里没有烦恼,空气清新。

    不一会李奕炎就找到她了,两个人玩的很开心,虽然他们在一起,不是斗嘴,就是一块玩耍,可是这样的生活也是很快乐的。

    艾瑞克左等右等也不见夏忆凝回去哪里,有些不开心了,不知道那个臭小子把她带去哪里了。

    可是城堡那边有事让她回去,也等不到和她道别就离开了。

    没想到这次一离开,就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又一个深秋时节,夏忆凝坐在后院的亭子里面,看着黯淡无光的珠子,心里烦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烦些什么。

    自从那天以后,已经整整十二个月没有见过艾瑞克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办法呼唤他。

    她的头发是在春天的时候剪短的,没想到到了秋天,才长长了一点点。

    “艾瑞克,为什么你突然离开,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呢?”夏忆凝比一年前更加成熟了,她对着旁边依旧没有长大一点的咻咻说话,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李奕炎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本来想从后面吓唬她一下的,可是这种把戏夏忆凝早就知道了,早她一步说:“二火你偷偷摸摸的想干嘛啊?”

    被她发现以后,李奕炎特别不开心的耷拉个脸,坐在她身边说:“你怎么每次都不能好好配合一下啊,真是的”

    “那好吧,下次我一定配合,如果你觉得有意思的话。”夏忆凝说的语气平淡,一副和我没关系东西的样子。

    他也发现了,夏忆凝一直心不在焉,总会自己一个人发呆。他也问过怎么回事,可是她总是搪塞了过去。

    这一年来,他们的关系没有丝毫的进展,最多可以算是一个特别好的朋友而已,每次两个人玩的也都很开心,可是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我真怕你一直这样下去,慢慢的就抑郁了,我跟你说,抑郁症很可怕的,到时候啊,你可能要被关到精神病医院的。”

    “”夏忆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一年来,没增长什么知识,反而智商还直线下降了:“抑郁症,为什么会去精神病院啊”

    “因为因为是,抑郁症,导致了精神失常,不去那,应该去哪里啊?”李奕炎牵强的,硬生生的吧话题给扭转过来。

    夏忆凝在心里给他一个大拇指,要说瞎说八道的话,那这个二货还真是一把手啊,无人能敌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是这都已经一年了,艾瑞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次也没有来找自己,心里面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经常那样的来无影去无踪,突然改变,即使过了一年也无法习惯。

    看到她又在发呆了,李奕炎换了一个话题说:“今天要去哪里玩啊?”每次在她不开心的时候,李奕炎都会这么说,带着她到处去玩。

    “哎呀,你怎么老想的玩啊,你怎么不能跟我哥学习学习,你看看你。”夏忆凝瞪了他一眼,继续皱着眉头。

    天地良心,李奕炎感觉自己可真冤枉啊

    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她这几天心情不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李奕炎也没在跟她斗嘴了。

    “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那就等你心情好了再说吧。”

    “李奕炎你什么意思啊?”

    “没事啊”

    “我跟你说,赶紧在我眼前消失,要不然的话,你小心!”说着伸出一只拳头,挡在他脸前。

    李奕炎赶紧后退了两步,还不服气的“切”了一声,离她远远的,边走边说:“你不就是仗着自己力气大嘛!我就不明白了,你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啊”

    “嘀嘀咕咕什么呢你!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小白脸,快去吧,我哥还在等你呢,你要是去的晚了,哼哼,小心他又收拾你。”夏忆凝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他,还一边摇着头。

    “小丫头我告诉你,别用你那猥琐的思想乱想,要不然,你哥一样揍你。”李奕炎一边往前面跑,一边交代着夏忆凝。

    “我都没说什么,你干嘛那么紧张啊,真是的,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虽然她不如李奕炎能胡编乱造,可是说起这个来,她还是游刃有余的,毕竟这个李奕炎还是相当害怕赵云霄的。

    看着他的身影不见后,又呈现了发呆的模式,心里面放不下的只有那个吸血鬼了,夏忆凝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了魔咒了。

    这一年里,王朝北和木安也来找过自己,也都询问过艾瑞克,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这个人好像就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如果不是他们的记忆,这个人好像根本不存在。

    他们也在回去过,去过那个广场,可是根本没人被吸血鬼杀害,他们那天看到的,只是障眼法而已。尽管她知道这里面的一切,可是这一切还是都变得神秘了起来。

    天渐渐暗沉了下来,夏忆凝自己在外面走走,就当是消化了食物吧。今天是新月,月亮刚刚出现。

    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那么清冷,像柳叶弯刀一样美丽:“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更美丽的夜空么?”

    轻叹一声,可以看到,嘴里面呼出来的气息,暴露在空气中,行成白色的气体,她才感觉,原来自己是呼吸的。

    “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声音的主人越来越近了。

    “在这里消食呢,晚饭吃太多了。”夏忆凝看着赵云霄,标志性的笑了笑,也没什么意思。

    赵云霄抬头看着天空:“天气又变凉了,这一年来,你越来越沉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