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快要来临的情人节
    “大概是因为没什么值得开心的吧。”

    “你有秘密,自己压抑着。却从来不肯说出来。”

    “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秘密,如果秘密说出来了,那还能称之为秘密么?”

    “有些本来可以不成为秘密,你也不用这么压抑着自己,我们都很担心你,虽然你看起来很开心。”

    夏忆凝轻笑,深深的埋下了头。

    时间过得飞快,自从那天谈话以后,他们之间就在没有多说过什么话,相见也只是兄妹之间开一些玩笑。

    有些事大家都知道,只是心照不宣了吧,自从失去父亲以后,夏忆凝还从来没有这么压抑过了。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在这城市上空飘落。空气中也还弥漫着新年刚过的气氛,许多女孩子都已经兴奋的,开始准备下一个节日的礼物了——又苦又甜的巧克力。

    一年之中最浪漫,最充满爱意的节日,那就是情人节,正姗姗来临。

    巧克力,又甜,又苦。就像爱一样,让人心生甜蜜,可是却又有许多苦涩难以表达,只能两颗心,小心的守护着来之不易的爱。

    人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在这许多人中,寻找那个和自己度过一生的伴侣,是来之不易的。

    也许一生不会只爱上一个人,他们会不断寻找和探索,直到那个人来临,就会竭尽全力去守护。

    可是,夏忆凝却是这个节日的局外人。自从心有所属以后,而那个人也在没有出现,“情人”二字也就飞出了她的世界。

    虽然李奕炎一直都特别期望可以吃到夏忆凝准备的巧克力,可是恐怕这次又要让他失望了。

    李奕炎可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生,每年的什么七夕节,情人节,都会收到许多的礼物,虽然都接受了,可是也都没有打开。

    “蛇保姆,情人节快到了,你有没有收到礼物啊?你有没有打算要送礼物啊?”李奕炎一副欠揍的样子,贴在夏忆凝的身边。

    “二货,你怎么也这么傻呢?什么情人节不过是商家们挖空心思,掏人们的腰包而已。把屯的,卖不出去的货,这几天用各种方式销售出去而已。”话一出口,她朝二货吐了吐舌头,感觉自己小心眼了,因为自己的缘故,连情人节都讨厌了。

    果然,李奕炎大笑了两声,不怕死的凑上去,一阵叽叽嘎嘎:“我说,蛇保姆啊,你不会是因为自己没礼物,所以才嫉妒了吧?”

    “痛”李奕炎捂着肚子,心想夏忆凝下手也太重了,打的他真的直不起腰来了啊果然是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从古至今,一点都没错。

    “是啊,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劝你离我远点,别打扰我干活,要不然,你看我不捶死你。”夏忆凝绕过他的身边,嫌弃的瞅了他一个白眼。

    赵云霄看了她们许久了,冷冷的说:“忆凝说的没错,情人节是个无聊的节日罢了。还不知道,情人节本来是范连蒂奴斯司教被拷打至死的日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赵云霄也是因为收不到礼物,所以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呃”李奕炎的气焰顿时少了三分,“是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结果夏忆凝和赵云霄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块摇了摇头,看着前面的二货说道:“没文化,真可怕。”

    “这就是你贪玩,不好好读书的结果,虽然你的魔法已经很厉害了,但是有勇无谋。外表光鲜亮丽,却是就是满腹草莽。”夏忆凝的这些话是运用了红楼梦里面的,只不过是怕二货听不懂,才翻译了白话一下。

    今天木安打来了电话。

    “忆凝,你说,我应该送什么给朝北才好呢?”

    夏忆凝躺在床上面,手中看着一本夏洛克的小说,她最近喜欢看侦探小说,虽然自己的智商看不懂,可是谁让喜欢呢?

    漫无目的说了一句:“巧克力啊,情人节送巧克力不是很好嘛?”

    “可是我不会做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会什么料理的”

    夏忆凝丢下书做起来,生气的说:“你还真是笨啊,你不会买一块巧克力,然后融化了,在凝固,不就行了嘛!”

    只听见电话那边传啦的咆哮声:“夏忆凝啊!你是不是傻了!也亏你能想到这么个办法你还真是会给我出馊主意啊!还是不是朋友了啊?”

    “是朋友我才帮你的嘛,嘿嘿,其实有心意就够了,他可以感觉到你对他,浓浓的爱意,这就够了嘛。用心了,就是最棒的。”

    木安想了想她说的话,是的,其实不用怎样华丽的去表达,平平淡淡的才是最好的,自己用心做到了最好的,他才会感觉到浓情蜜意。

    传来了夸赞的声音:“哎呀,你这脑袋瓜也很灵光的嘛!”

    “我只不过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而已!”

    “既然你一语惊醒了我,自己也别再当局者迷了,路还是得向前看才对的。”木安是想说她对艾瑞克的事,本来两个人就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却偏偏不死心的要去尝试,最后满身伤痕。

    夏忆凝看了看时间,打趣她说:“你快点去学习一下吧,我可不能去帮你。”

    “好了好了,既然你嫌我烦,那我就不和你说了,真是伤心啊。”

    翌日,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载着夏忆凝和后面的李奕炎。车子飞驰在公路上面。车子越往前开进,公路两边的森林越是浓密,从车窗往外望,远处的深山野岭,人迹罕至,景色荒凉。

    开着车子的赵云霄,看着前面的路,脸上没有以往的笑容了,抱怨的说:“真是的,这么好的天气,还以为你要去什么新鲜的地方,没想到是这么一个鬼地方。”

    “这个地方难道不够新鲜嘛?你看啊,这里接近自然,依山傍海,是个绝佳的地方呢。”李奕炎笑嘻嘻的说。

    赵云霄铁青着脸嘟囔着:“可是你也没说来这里,如果你想找一个依山傍海的好地方,不是可以上网找找么?”

    李奕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行了行了,来都来了啊。”

    夏忆凝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两个人,似乎是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云霄哥?这个地方有什么问题么?”

    赵云霄隐去平时温文尔雅的笑意,皱着眉头道:“这是狼人的地盘。这条路偏僻,很少有行人,而且这里有凶兽出没,所以来的人更少了,魔法师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更不会来这里了。”

    狼人她听艾瑞克说过,虽然没听爷爷怎么说过,可是话里话外都能听的出来,看来狼人的关系和魔法师不是特别有好啊。

    这她就不明白了,既然都是惩恶扬善的,那么有什么是化不开的矛盾呢?

    李奕炎淡淡的说道:“你别听他们的话,都是老古董的心思,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呢?”

    “哦可是,我们来这里干嘛啊。”夏忆凝瞪得两个圆圆的大眼睛问。

    赵云霄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对啊,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对啊,这样的大冷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总不会去海里面游泳吧。”

    “没看到我带着烤箱来的嘛,我们来这里烧烤啊,接近大自然,吃着烧烤,一定特别幸福啊!”李奕炎一边说着,一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是不是就知道吃!除了吃就是玩。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呢,无聊死了”

    车子停在了离海不远处的树林里面,赵云霄和李奕炎把烧烤架弄好,夏忆凝只是简单的帮个忙,搭把手而已。

    她来到海边,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股又一股的涌上来。拍打着礁石。

    正直冬天,海边还吹着海风,夏忆凝整个人都感觉是假的了,早知道要来这里,她就应该多穿一点,现在就想回到车上去暖暖。

    “你不是说去看海了嘛?怎么又折回来了啊?怎么?那里的景色不满意么!”赵云霄看到她又小碎步的跑了回来。

    “景色是很美丽,可是我是很冷。有没有人和你说过,吸血鬼会不会怕这么冷的天气呢?”夏忆凝坐在车上,把车打着以后,还开着暖气,压下半个车窗,跟外面的人对话。

    李奕炎想了想,跑过来,张开胸怀说:“没事没事,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啊,来吧,别不好意思。”

    “二货,你成心想让我揍你是不是?你怎么一天不打都不行啊!”夏忆凝看着他做了一个打人的手势。

    赵云霄没空看着他们耍宝,他总感觉这个地方不是那么好带的,还是赶紧吃完东西就回去吧,也没心思在这里欣赏什么美丽的景色。

    见他把东西都放好了,开始点火。

    李奕炎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已经是中午了,确实应该吃东西了,就帮着他一块弄。

    一个快速的影子冲过来,速度特别快,一瞬间变成人形,看着他们手中拿着火:“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果然,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狼人不可能不在这里的。

    “我们来这里烧烤,打扰到你们了。”赵云霄露出一个招牌笑容,虽然他很不愿意笑,可是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啊。

    那个狼人竟然就单薄的穿了一件衬衫,车上的夏忆凝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你们是魔法师,难道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来么?居然还是过来烧烤。”那个狼人明显语气很不友善。

    他嗅了嗅,紧皱眉头,警惕的看着他们,突然露出了利爪,看着四周,最后眼神落在了黑色的越野车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