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不需要第二个继承人
    看着她这样一副爱咋咋地的样子,艾瑞克忍不住想要在戏弄她一下了,故意想要撩起她的上衣,因为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所以很方便。

    夏忆凝感觉到他手在自己身上动,睁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不相信艾瑞克会在自己不愿意的情况下去强迫自己的,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双眸闪动的靠着艾瑞克,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心里的方法,可是又很害怕。

    “你很害怕嘛?”艾瑞克在她唇上温柔的吻了一下,然后用手抚摸着她散落在头下的秀发,发出阵阵的清香,让他更加有些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

    夏忆凝赶紧摇了摇头,然后撇过脑袋,不敢看他的眼神:“没,没有还好吧,因为因为不习惯而已。”

    这种事她如果习惯了,那么艾瑞克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叫好,还是应该说不好了,暗想,还好她不习惯。

    看着她视死如归的样子,艾瑞克笑了笑,揉揉她的小脸,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到:“笨蛋,真担心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也会变笨了!”

    艾瑞克没有动作了,夏忆凝也不乐意了,站在床上看着他的动作,听到他说的话,还以为是自己不主动,没有吸引力呢,一下子就不开心了。

    冲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艾瑞克,一脸懵逼的样子,指着他说:“你什么意思啊!什么跟着我会变笨啊!”

    “因为你跟着我没有变聪明啊!”艾瑞克淡淡的说,没有一丝的不悦或者是其他的情绪。

    夏忆凝其实很害怕他这样,因为他不笑,也不会发怒,而是面瘫,平淡的让人害怕,每次看到艾瑞克这个样子,她总会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艾瑞克乘着她瞎想的时候,一下子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公主抱的,把人抱在怀里,然后笑着说:“别乱想了,我还有事要忙,可是看在你这么欲求不满的样子,那我可以晚一点再来,你洗白了,等着我。”

    这是裸的美人计啊,太没有天理了。

    夏忆凝的心早就被俘虏了,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红着双颊,这个样子美丽极了,也就艾瑞克可以控制住了,因为他想的是,来日方长,不着急这一刻。

    最后把她放下以后,艾瑞克欢快的离开了。

    夏忆凝自己还在床上呆呆的,想着刚刚的事情,脸更红了,可是她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样,停顿了半天后,突然暴怒的站在门口,对着前面的人大声的说。

    “你说谁欲求不满啊!骗子!迷惑我!我为什么要洗白了等你啊!做梦啊!”一口气把自己的不满意都说了出来。

    却没看到旁边的仆人还在,听到她这么大大方方的吧这种事说出来,一个个都想笑,又只能憋着不笑,那个样子太丑了,最后都掩着面部,小声的笑了起来,因为这个王妃很和谐善良,所以大家很喜欢她,知道这么小声的笑笑没关系的。

    看着大家的样子,夏忆凝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尴尬的皱着眉头,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诠释着她到底有多尴尬,因为比哭都还难看。

    让她呆不下去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最后一溜烟的溜回房间去了,靠着门板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和自己说:“平时没见到会有这么多吸血鬼啊,怎么偏偏今天这么多呢?”正想着呢,然后恍然大悟的伸出一根手指,最后气的掐着腰,嘟着嘴说:“哼!你死定了!一定是你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啊啊啊,好丢人啊”

    今天的事她一辈子都不愿意想起来,为了麻痹自己,还是钻到被窝里睡觉算了吧,毕竟,天大地大,吃饭睡觉最大啊!

    异界的天气,也是时好时坏,更多的,其实是坏天气,只是夏忆凝来的这几天,正赶上了天气比较好的时候。

    电闪雷鸣,似乎都可以看到闪电攻占下来的样子了。

    艾瑞克现在城堡里面,王和王后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正襟危坐在王位上面,可以看出来,王的脸色很不好。

    最后王还是气的站了起来,王后也没办法拦着他,毕竟他才是领导者,统治者。

    “你和莱卡的婚礼,如期举行,不可能有任何变化,所以,你不用再说什么了!”王背后手,深吸一口气,语气毋庸置疑。

    艾瑞克并不吃这一套,挺起胸膛,斩钉截铁的说:“我和莱卡,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娶她。”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

    “我知道,而且很清楚,这件事,是你自己自作主张,你一厢情愿而已!”艾瑞克也毫不胆怯的看着王的眼神,站在他面前的这个至高无上的人,虽然是这里的王,可是同时也是他的父亲,虽然他们不能像寻常父子那样融洽,可是却有普通父子那样的矛盾!

    王盯着他说:“你知道莱卡等了你多久嘛!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她有多爱你。”

    “可是你不清楚我爱不爱她,如果我娶了她,那么,我们都会永生,永生活在困苦,活在折磨里,如果是那样,我宁愿从现在开始,就放弃这个机会!”

    窗外的闪电划破天空,艾瑞克的眼神就好像是那道闪电一样,充满了不满个愤怒。

    王一步步靠近他,死死的盯着他,这是一场心理战,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你知道嘛?你的兄弟,即使是他,也不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因为王也是长子,当初为了这个位置,也不昔杀掉他唯一的兄弟,所以他对长子继承王位没有任何的偏见。

    艾瑞克勾起一抹寒冷的表情,抬高头,更加贴紧他的面部说:“您是王,也是我的父亲,我希望,您可以尊重我的意见,如果您认为我不配当您的儿子,那么,这个血族王子的身份,我也宁可放弃!”

    “你在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想过我要的生活,而不是任您的安排,欺骗您,最后,赔上了永远的自由!”艾瑞克说出了他的真心话,只是现在他还没办法告诉有夏忆凝的存在,只能等王撤销了婚约才行。

    一步错步步错,当初王以为他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好,现在结婚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他早就应该明白了,艾瑞克已经变了,当初的那个逆来顺受的小儿子,早就已经不在了。

    艾瑞克知道他顾虑什么,继续说:“如果你担心,我会代替泥瓦家族,守护在时空轮旁,永远不会回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不会威胁到任何人。唯一的要求,就是解除我和莱卡的婚约。”

    王并不是真的这么狠心,只是只有他娶了莱卡,亚力克才会有估计,就算以后成了王,也会有些顾虑的,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变成第二个,自己的弟弟那样的下场。

    王后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在那样的地方生存了,他已经被照顾了两百年了,不会让他独自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赶紧站起来,拉着艾瑞克的手说:“这绝对不行,你待在这里,才是最好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不用非去哪里。”

    艾瑞克拉着王后的手,表情虽然是冷冷的,可是还是有些温柔了:“如果我在这里,谁也不会安心的,只有我离开,才能让大家都安心,也可以解除我和莱卡的婚事,这是唯一的办法。”

    虽然这样,会让夏忆凝受委屈,可是只有这样,她们才会自由自在的,不受任何人的限制。

    王后说:“你不会妨碍到任何人的!”

    “在我被尘封了一个世纪后,我就明白了,我的存在没有丝毫的意义,我是所有人的眼中钉,这里,不需要第二个皇室顺位继承人。”这些话其实是一些心照不宣的秘密,可是他还是说了出来,毕竟窗户纸捅破了,也不一定都是坏事,毕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说开了也许更好。

    王对此很愧疚,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比起当王,你比你的兄弟更加合适,只不过如果他失去了王的位置,他会永远抬不起头,即使你是善良的,我也不能”

    艾瑞克冷笑一声,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片,风雨交加,树枝被吹的摇摇晃晃的,就像是末日来临一样。

    他把手敷在窗户上说:“你从来,只知道想着亚力克,包括他封印了我你也没有任何一句责怪他的话,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功劳才会比我多。”

    “我”

    “你从来不会强迫亚力克做任何事,包括这次给我结婚,也有一半,是他说的吧。”艾瑞克只能感叹一句话了,那就是,这双眼睛看透太多东西了。

    王后身子一阵,过去,看着他的背影,是否对他的关心真的太少了,自己都有些怀疑了。

    王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只不过两个人,他想保全,却只能保全一个,亚力克从小就很懂事,他不忍心让亚力克冒险。

    艾瑞克看他们没说话,继续说:“虽然我有时候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既然有这样的心情,我永远不会对我的孩子办出这样的事情。”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已经没什么在说下去的信念了。

    风吹乱了艾瑞克的头发,他没有眼泪,也不会伤心,只是他不明白,同样都是王的儿子,难道只因为自己比亚力克晚出生了几十年么?

    夏忆凝在家里,看着外面的天气,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天气,害怕的把自己抱成一团,因为这样的天气,会让她想起来,当初父母的遭遇,她还怕。

    “艾瑞克你怎么还不回来啊这天气很可怕的好不好,你怎么从来都没说过,这么美的地方,还会有这样的天气啊。”看着脖子上淡淡发光的珠子,自言自语的和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