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神秘男子(下)
    默从来不会开口说一句话,如果他想表达什么,也是直接做的,不会拐弯抹角,就好比想要赶走一个人,也只是直接把他赶走而已。

    狼被默四仰八叉的架起来,用刀子在它的身体上割了一些痕迹,然后回到屋子里面,拿了一个瓷罐子,青花瓷的。默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涂到野狼的尸体上,一切就绪以后,把把狼弄到火上面烤。

    张晓宇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动作,又看着被烤的滋滋作响的狼肉,时不时的触碰一下默的胳膊,提醒他快点把狼肉翻一面在烤烤。

    就在这时,默竟然奇迹般的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令人着迷。张晓宇看的居然入迷了。默长得很好看,应该说算一个真正的美男子,因为他面容清秀的不像话,怕是女子看到他,也会自叹不如,真怕男的看到他,都愿意自己变弯。

    大概过了有四十分钟了,张晓宇有些坐不住了,在这附近走开走去的,他对这里已经相当熟悉了,因为每次在等待的时候,他都会到处转转。

    发现这里四面环山,只有刚刚那一条可以出去的路,张晓宇不知道默是怎么熟悉在大雾中识别方向的,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常年都会有这么重的雾气。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张晓宇蹲到默的旁边,眼神焦急的盯着黄灿灿的狼肉,然后有咽了一口唾沫,问到:“默,好了没有啊我看,已经差不多了啊!”

    默知道他已经很馋了,所以故意放慢了动作,看到他急的上蹿下跳就特别有意思,又等了十来分钟,看到他快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的时候,终于宣告完成了。

    “终于好了!你下次能不能快一点啊,果然,好吃的东西就是不容易吃啊!”张晓宇盯着肉,在自己身上擦了擦他的双手,准备开始吃肉。

    默火候控制的非常好,他不会让肉变成黑色的,也不会把肉烤的特别老,总是外焦里嫩,很好下咽,而且刚刚烤的时候,他还涂了一种特制的酱汁。

    用小刀慢慢的把狼的一条腿割下去,然后又用刀子轻轻在肉上划开几道小口子,在涂一些刚刚的酱汁,然后首先给张晓宇递过去,看着他口水都要流出来,默笑的更加灿烂了。

    随后自己又割了一块,随便吃了几口以后,就回到屋子里面了。别看这么大一只狼,张晓宇真的就可以自己消灭光,看着他比较瘦瘦的,可是特别能吃,就是不知道饭全部都吃到哪里了。

    默回到屋子里面躺在竹子做成的床上面,闭着眼睛休息,感受着空气流动过的痕迹。

    张晓宇突然走进来,看着他正在睡觉,这个模样实在太可爱了,觉得他如果有一个妹妹就太好了。

    “默,你有没有妹妹啊?如果有的话,就把她介绍给我当女朋友吧!”

    听到张晓宇的话,本来闭着眼睛的默突然睁大,看着他,随后又闭起来。

    张晓宇继续问:“我对你真的很好奇,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你的一切都很奇怪,你不说话,不是不会说话,因为你能听到,而且你也不是先天性缺陷而不会说话。”

    被他问的不耐烦了,默做起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我不愿意说一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无聊的话。”

    “哇!!!第一次啊!!呜呜呜”张晓宇表情夸张,语气充满了震撼。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默开口说话啊!已经有两年了,他可是从来没听他出声过,今天一定是一个好日子,个大神灵都显灵了!

    默的声音很好听。

    张晓宇放下吃了一半的狼肉,揪着他的胳膊说:“默,这可是第一次听你说话啊!天啊,我真的,我真的是太激动了!你知道吗!我等着一天!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无聊。”

    说完,默甩开他的手,看着自己胳膊上的油脂,瞪了他一眼,然后又走下床去,拿着盆子,重新洗了一次自己的胳膊。

    “默,你会说话,为什么现在才说?为什么你不愿意说话呢?为什么啊,为什么!”

    “因为你很烦。没必要,所以不用说话,说太多的话,太浪费时间。”默的语气冷冷的,因为他觉得,没事就可以不用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估计是自己一个人时间久了,时间长了,所以已经忘记为什么要说话了,该和谁说话,说话有什么意思。明明可以表达的,不用说话也没有关系。

    大概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态,所以才觉得没必要去说话了。

    听着他的话,张晓宇有些不服输的和他说:“我怎么很烦了?自从我认识你以来,一直陪着你聊天,你算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不得有二百天都来陪你啊,现在你还嫌我烦了”

    默走出屋子,来到后面的山崖下,突然背着他,一溜烟的就跑了上去,陡峭的山崖,背着一个和他同样大的男子跑上去,就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

    张晓宇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默。默指着手,让他看过去,张晓宇顺着他的手看过去。

    眼前的风景让他感叹,擦擦额头上吓出的汗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着他眼前的这一切,真想大叫一声才好。

    正准备发泄一下,被默阻止了:“别出声,就这样看。”

    张晓宇不明白为什么,可是最后还是听了他的话,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树木葱茏的环绕着他们,不远处,还有几座和这个一样的山峰,云彩好像都在他们的脚底下了,太阳的余辉染红了一半的天空,不一会,一群鸟儿轰轰烈烈的飞过去。

    他们并排坐在那里。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色,比在飞机上看到的,美丽太多了,真好,真美丽!”张晓宇不禁的感叹着这一切。

    默从上来以后,就一直是微笑着,很显然,他很喜欢这美好的一刻:“这些美丽都是无声的,他们是沉默的,又是有声音的,他们的声音就是沉默,只有彼此和大自然才会明白。”

    张晓宇被他说的已经一头雾水了,实在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心里面愤恨的说:“这家伙,没想到一开始不说话,这一开口说话,都说了一些奇怪的,让人听不懂的话,真是一个怪人。”

    这时,张晓宇已经忘记问他是怎么上来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也忘记感叹他这么厉害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被这美丽震撼了。

    又过了一会,默站起来说:“我带你出去吧。”没有太多的语言,继续背着他跑了下去,顺便把他送出来浓雾外,一句话也没有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不等他开口问,就已经消失在黑森林的深处了。

    张晓宇挠了挠头,皱着眉头,觉得这个默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野人吧,有着神奇的身世——最后一个野人。

    天色确实不早了,张晓宇也没想那么多了,虽然很神奇,可是现在问也来不及了,等有时间一定好好谈谈,想着,独自走了出去。

    很多人都会相信有平衡世界的存在,也许在平行世界里面,一切都会是一个美好的存在,只不过,也都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而已。

    夏忆凝熟睡着,眉头慢慢的紧皱着,头慢慢的左右摇晃着,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双手紧紧的攥着被子。

    看到她这样的情景,艾瑞克焦急的,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身体,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夏忆凝,凝,凝,怎么了?快醒醒,快点醒来!”

    “啊!”夏忆凝突然间坐了起来!眼睛鲜红,嘴里面喘着粗气:“呼呼”

    看着她这个样子,艾瑞克一只手摸着她的脑袋,紧皱着眉头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做梦了我做了,一个一个好真实,可是又很假的梦”夏忆凝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尤其是,解开了父母的谜语以后,她就更少做梦了,可以说,几乎不做梦的,但是今天,她睡觉的时候,却真真切切的做了一个梦。

    艾瑞克是吸血鬼,他从来不会做梦,也不知道做梦是什么,只不过他从书上看到过,人类都会做梦,做梦就是在睡觉的时候,脑海里面,无意识出现的幻想而已。他是这样的理解。

    “做梦而已,不用害怕。”艾瑞克觉得做梦应该不用害怕的,不管是什么梦,都只不过是假的幻觉而已,只要一醒来,什么都不存在了。

    夏忆凝眼睛里面不自觉的滴下几滴泪水,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呢,伸出手,摸着脸上的泪痕,觉得很惊讶。

    抬起头说:“在梦里,我梦到了妈妈,爸爸,还有还有哥哥,哥哥他,浑身是血,血淋淋的现在我面前,我看不到他的脸,怎么样都看不清楚,他在召唤我,他很孤独,他想要我去陪他我”

    “这都是假的,你自己想的而已。”艾瑞克看着她有些失魂的样子,赶紧抱紧她,生怕一下子,这个人就会消失不见了。

    夏忆凝挣脱开他的怀抱,委屈的说着:“这是,我第一次梦到哥哥,哥哥高高的,也瘦瘦的”

    “可是你看不到他的样子,因为你根本没有见过他,因为他已经不存在了,别乱想了,我抱着你。”艾瑞克说着,重新又把她搂在自己的怀中。

    夏忆凝靠在他的胸前,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艾瑞克说的有道理,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个梦,让她心里好痛苦。

    想着当时,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又怎么会牺牲了哥哥,如果没有牺牲的话,那她的亲哥哥,就可以和她一起长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