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城堡走丢了
    艾瑞克听着她毫不避讳的赞叹,故意生气的说:“难道你不喜欢我那里?而是更加喜欢这里?”

    夏忆凝赶紧拉着他解释,顺便收回了打量的目光:“没有没有,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各有不同的美啊,他这是哗众取宠而已,怎么能和你那里比啊!”她的每一个字都小心翼翼的说,生怕又说错那一句话,让他不开心了。

    不知何时,夏忆凝居然这么害怕他不开心,害怕他的担心。就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牵连,冥冥之中的钥匙打开了某个人心上的锁。

    听着她低声的解释,艾瑞克在心里笑了笑,可是不能表现出来,必须要惩罚她一下,这么喜欢别人的地方,所以不能这么轻易的饶了她。

    依旧板着脸,冷哼一声:“没关系,如果你喜欢的话,这很简单,我可以把城堡装饰的和这里一样。”

    “不要不要,每天在这里看着,会被闪瞎眼睛的,住在这么奢侈的地方,容易不居安思危,所以啊,还是觉得你那里比较好,这里的豪华,偏偏还是不适合我的地方呢。”夏忆凝露出一副高傲的样子,不屑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然后还傲娇的看了艾瑞克一眼,点点头,拉着他继续前进了。

    任由夏忆凝带路往前走,走了一会,才发现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心里面有点不对劲,才问身后的艾瑞克:“艾瑞克,为什么人越来越少了啊?”

    等了半天也没有回声,夏忆凝一边打量着墙上的油画,一边问:“艾瑞克,这个是你的画像么?应该是你小时候对不起?”

    还是没有回答,夏忆凝伸手摸了摸油画,然后开心的转过身说:“花的好棒啊,就好像照片一样”看着身后空无一人,她尴尬的咳嗽一声:“咳咳人,人呢怎么,都去吃东西了么?”

    身后空无一人,这时候,夏忆凝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长长的走廊里面,走廊非常昏暗,两边长长的墙壁上,全部都贴满了画,每一张都几乎有半个人那么高。

    夏忆凝有些害怕了,不敢往里面走,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因为这里四通八达的,不知道那一条通道才是走出去的路,其实她自己也很好奇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进这里,还一点也不知不觉的。

    想告诉艾瑞克他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怎么传达,毕竟这里也没有电话之类的东西啊,这真的是太失职了,这里虽然都有超能力,可是总有电话,是比超能力更加有力量的,就是手机了啊

    久久不散的沮丧的声音响起:“天啊!我这是在哪里啊我是从哪里进来的啊有没有人啊?艾瑞克你把我丢了”

    夏忆凝靠在墙上,望着昏暗的走廊开始哀嚎着,现在她已经不想在保持淑女的影向了,这个鬼地方果然还是没有艾瑞克的城堡好,毕竟她不会走丢了啊。

    她看了看怀表上的珠子,没有反应,也不知道给艾瑞克传递信息,突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不如就坐在这里,等着救援算了,这里这么偏僻,就算她浪费时间的吼叫,估计也没多大用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于是干脆不叫了,燃起一个光球,给自己照着前面的路,反正已经出不去了,不如就在这里看看画,那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这是艾瑞克交给她的一个法术,就是用自身的力量,怎么做一个光球出来,很简单,艾瑞克只讲了一遍她就记住了,只认为不难,而不是自身本来就很聪明。

    画像每一张都很相似,里面的人多多少少的,这个和那个有些像,那个和这个像,所以摆在一起,这么连着看起来,大体都特别像了。

    看着某一张画像,感觉似曾相识的样子,可是却没有任何记忆了,只能在脑海中苦苦的回忆:“这张画像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画上是一个男子,英俊潇洒,一身华丽的吸血鬼服饰。然后又看了看艾瑞克的画像,自言自语的说:“原来是和这张特别像啊,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这就是艾瑞克的哥哥,亚力克!”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那我真是太荣幸了呢。”本来是寂静的,可是从深处却传来一声极其优美的声音,这个声音她听过,可是还是舍不得让他停止,因为能发出这么美妙的声音,就像音乐一样。

    声音没了以后,一个男子缓缓走出来,面带微笑,脸庞和艾瑞克有五分的相似之处,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丝毫不同,

    男子站到她身边,起唇说:“怎么样?和你记忆中的样子,还相同么?”这是当初和她打架的那个吸血鬼,还袭击了李奕炎,她是认识的,并且不会忘记的。

    夏忆凝冷冷的笑出了声:“不,画像中的你更安静,不会伤害别人。”确实,画像中的男子还不够花妖。

    亚力克听着她的话,微微一笑,贴近她的脸说:“没想到,你还这么记仇啊?”然后直起身,来回的走着说:“这里是禁地,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什么禁地,我不知道,也没人告诉我,不知不觉的就走进来了。”夏忆凝无所谓的说。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随便走进这禁地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亚力克的声音变得粗暴起来,继续说:“后果就是,万劫不复啊!”

    夏忆凝才不会怕他这个呢,不服气的和他理论道:“既然是禁地,你为什么不拿一个门锁着呢?为什么不立一个牌子呢?为什么我有进来也不让人拦着我呢?原来你这个禁地就是随便人都可以进来,然后进来以后你才说这里是禁地,然后万劫不复之类的,你还真是强势啊!”

    亚力克听着她叨叨叨的说了一堆,简直耳朵疼了,也不打算继续逗她了,一点也不好玩,不应该是吓得腿软,然后跌进他的怀抱,求他不要的嘛,怎么今天剧情却不一样了呢!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怎么那么多话?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了!”

    “怎么。你理亏了?我说的不对嘛?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停以前还真没发现,原来你是这样的夏忆凝,真不知道艾瑞克是看上你那一点了”然后打量着她全身,说道:“不过,那天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血族的不过那天为什么你要帮助那个魔法师呢?这我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明白了,难道你”

    “我帮助他,只是不想让无辜的人被你打死,他只是秉承他的职责而已,并没有犯错,那么敬业,在被你打死,就太不值了。”夏忆凝怕他看出端详,干脆就开始胡扯了,能扯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吧,总之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夏忆凝心虚的说这些话,也不敢抬头看他,双手不停的打着勾。

    亚力克听着她的话,目光看到了她的手上,那枚戒指很是显眼,而且他认得这戒指,是梵卓家族的标志。

    也不在乎她说些什么,指着她的手指问:“你是梵卓家族的人?”

    “对,对啊怎么了?”夏忆,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立马紧张了起来,颤抖的声音说。

    亚力克搜索了一下,梵卓家族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其他的人物,根本没有权利带这样的戒指,能带上这样戒指的,必定有着最尊贵的血统,可是据他所知,卡罗唯一的女儿已经死了,那么眼前这个女孩是?

    “你是卡罗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外孙女,他女儿的女儿有问题嘛?”夏忆凝颤抖的说。

    “呵呵,卡罗的女儿,蕾蒂娜·梵卓,已经去世很久了,这戒指,不会是你偷过来的吧?你可知道,这罪名,也足够让你被流放到时空之轮了。”

    夏忆凝立马激动的说:“我根本没有骗你,我母亲确实已经不在了,可是我确实是她的女儿,只不过一直流落在外罢了,你别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就强加到别的上面啊,那样很讨厌的!”

    “既然你说了,那么这件事我会好好查清楚的,如果你是小偷的话,艾瑞克可是也会受到牵连的哦。”

    “如果我不是,那你就是故意蓄意诋毁,我相信王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你如果真的想把事情弄大,那么我也不介意,毕竟我是不会害怕的,就看你敢不敢赌了!”夏忆凝丝毫不害怕他的威胁,毕竟自己真的是卡罗的外孙女,只不过去过一查的话,查到了当年的事情,那就麻烦了,所以只能赌一赌他不会说了,虽然是激将法,可是她觉得一定会有效的。

    迷之自信,可是她就是有这种自信。

    亚力克微微的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没有在搭理她了,冷冷的说:“算了,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别影响我和艾瑞克之间的比拼,我也没空去调查你。”

    然后自己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说:“如果你在不出去的话,估计艾瑞克会把我这里给翻个底朝天,我可不想重新在装饰一遍我的城堡。”

    夏忆凝一听他要带着自己出去,然后立马狗腿子一样的跟在他后面,生怕他把自己丢在某个地方。

    看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亚力克笑着问:“你这个样子,艾瑞克知道嘛!”

    能出去才是王道,现在夏忆凝才不会傻的去反驳他呢,随便他说什么,自己默默跟着就是了,等找到了艾瑞克,其他的再说也不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