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第一次心脏痛
    “啊”凄惨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面,女子捂着胸口,蹲在一旁的某个角落里面,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的红润。额头上的汗水一颗颗的落下,就像黄豆一样,身子发出阵阵的颤抖。

    珍妮看着她这幅样子已经吓坏了,想要去扶起她,可是却被拒绝了。只能现在一旁紧张的叫到:“王妃殿下,王妃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夏忆凝用手撑着身子站起来,摇晃的走了两步,靠着一个柜子,一只手依旧紧紧的捂着心脏,用颤抖的双唇说:“出,出去出去。”

    珍妮是艾瑞克给她的仆人,她会更好的照顾夏忆凝的,而且是死身,特别衷心,所以不会走漏任何的风声的。

    看着夏忆凝艰难的样子,她却没办法帮忙,珍妮已经很悔恨了,现在听着夏忆凝居然还要让她出去,就更加伤心了。

    不死心的说:“王妃殿下,不要赶走珍妮啊!”

    现在痛苦的夏忆凝不想解释那么多,可是也不想让她误会,只能挪动到床上,然后深呼吸一下,感觉心脏痛的厉害,又憋着气,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艰难的说:“你,你快起来,你出去,别管我,我一会就好了不要打扰我”

    说完以后,夏忆凝就躺在床上,被子闷过头顶,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衣服,脖颈处和脸上的汗水更加是清楚可见的。

    珍妮听了她的话,只能难过的离开了,可是现在艾瑞克在王堡里面,通知不到他,王妃又不让人过去看看她,珍妮急的已经站不住了。

    刚好在她着急的时候,艾薇儿来这里了,想要找夏忆凝,喜欢极了她带来的刺绣,想要再来请教的时候,看到珍妮站在门口走来走去的。

    艾薇儿走上前问:“珍妮?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在这走来走去的?”

    看到艾薇儿来了,珍妮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马揪着她的袖子不放手,使劲的摇晃,已经忘了她是公主,自己这样是大不敬的。

    “公主,艾薇儿公主。您来了!您快去看看把,王妃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都在抽搐,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啊!”因为艾薇儿和夏忆凝的关系特别好,这些珍妮也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这些情况也敢和她说出来。

    一听是夏忆凝出事了,艾薇儿立刻冲进去,看到床上盖着被子,瑟瑟发抖的身影,她常识的过去拍拍她的身体。

    小心翼翼的问:“你还好吗?是我,艾薇儿?珍妮说你有着不对劲”然后把手放在被子上面,隔着她的衣服和皮肤,艾薇儿真的感觉到了,她在瑟瑟发抖。

    扶手,珍妮出去以后,艾薇儿赶紧帮她把被子掀开,看着她的小脸,还有她用手捂着的心脏,艾薇儿拉着她的手问:“忆凝?你怎么了,为什么浑身发抖?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是艾薇儿,夏忆凝才松了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和她说:“心,心脏痛,我的心脏好痛,痛的,好像要死掉了一样。”

    听到她这么说,还有些不明白,她知道心脏是什么,可是她的心脏本来就是死的,不会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疼痛,不会去呼吸,相当于一个摆设一样,可是人类的心脏会跳动,会痛,让她不明白那种感觉。

    “我能帮助你什么?我该怎么办!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艾薇儿扶着他靠在床上,看着她已经发紫的嘴唇。虽然不知道心脏疼痛是什么感觉,可是看到夏忆凝现在这样的表现,她也已经可想而知了

    夏忆凝没说话,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浑身上下就像裂开了一样,尤其是心脏,心脏很热,很痛,就像快要跳出来了,快要精疲力尽了。

    看着她这么痛苦,艾薇儿转身离开说:“我去叫艾瑞克,也许他有办法!”

    “别,别去别让他知道,没,没有办法的,没办法好起来的”她从来不会生病,也不会有任何不舒服的症状,心脏更是好的没话说,可是今天突然心脏这么痛,真怕是一种不好的预兆

    “可是你这样,总要有一个原因啊!”

    夏忆凝捂着心脏,过了一会,发现好了许多,紧接着就一点事也没有了,她睁大眼睛看着前方,然后慢慢站起来,发现自己已经没事了,如果不是汗水还在的话,她都怀疑刚刚只是幻觉而已。

    艾薇儿看着她一脸淡定的走来走去,不解的拉着她的胳膊问:“凝,你好了么?”

    “我,感觉没事了一点都不痛了,好奇怪的事情”来的快,去的也快,这速度也很惊讶啊。

    艾薇儿不明白的看着她,夏忆凝说:“我好像感觉,有什么人在呼唤我,他在找我,在等我他很痛苦,痛苦的,让我也感觉到了难受。”然后用手指摸了摸脸上,果然从眼角流出一行清泪,她没有任何的情绪,可是泪就真真切切的流了出来。

    这件事情过去了也就算过去了,谁也没有在纠结什么。

    夜晚的时候,杰莱特·德古拉和艾瑞克坐在一起,昏暗的房间里面,只有一盏幽暗的小油灯,艾瑞克打量了一下四周,冷冷的说:“伯爵这里还真是独特,这样的构造,也只有你能想出来了。”

    这里的构造完全是模仿了几千年以前的样子,就是古代吸血鬼城的样子,昏暗,幽明,身处这里,就像是一个鬼城一样。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自己的杰作,谦虚的说:“王子说笑了,我恢复成这样,是为了不忘记初心而已,也是用来怀念一下先人,因为,先也应该快要苏醒了,我想他看到这样的装饰,一定会很开心的。”

    艾瑞克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德古拉口中的先王,是指艾瑞克的爷爷,现在的王的父亲,他已经沉睡了一千多年了,马上就会苏醒了,但是苏醒以后,他们不会在接受血族的任何事情,反而,会去时空逍遥,等待再一次沉睡的时候,才会回来。

    先王生性也是比较暴躁的,更何况,现在的先王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叔叔的事情,到时候,怕会变成一场风波。

    过了一会,德古拉又说:“王子,我们要好好准备一下啊,毕竟,如果有先王的支持,那么想要坐上王位,更加是轻而易举的啊。”

    “你想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让我讨好先王,然后和我哥哥竞争,然后赢得王位么?”

    “从古至今,有能力的,才是王啊。”

    “杰莱特·德古拉,我今天来这里,只是告诉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一起对抗我的哥哥,我们兄弟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还有,告诉尼卡勒森巴,让他别再亚力克耳边说些没用的,否则,我不介意让德古拉家族消失在这里。”他说的简单明了,不转弯抹角,德古拉家族的心,也是路人皆知了,以他的身份,没必要拐弯抹角的和他说话。

    “艾瑞克王子,你是这样想的,可是您的兄弟呢?他也是这样想的么?到时候在后悔,可是太晚了。”德古拉开始威胁他了,意思是,不和他合作,那么受伤害的就是艾瑞克了。

    只可惜,他算盘错了,艾瑞克没有理会他,自己一闪而出了,王位他不稀罕,他愿意和夏忆凝两个人平平淡淡的,不去争抢那些东西。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吧所有的事都交给以后,毕竟他还有很多东西是需要弄明白的,出了夏忆凝的事,别的事一概不在乎。

    回到城堡以后,看到夏忆凝和艾薇儿两个人正在弄什么刺绣,他也看不懂,只是不知道艾薇儿这个暴脾气也会喜欢这种东西,有些不符合她的性子了。

    “哥,你回来了啊!”艾薇儿放下手中的工具跑过去,跳到他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血族,艾薇儿是最小的一个公主,年龄也特别小,所以虽然比夏忆凝年纪大,就是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他们的面前,也会撒娇。

    艾瑞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看着被她扔下的刺绣,拿起来看了看,问:“你在秀在秀什么?”

    “”

    突然,一旁的夏忆凝笑了,抢过艾薇儿的刺绣,对着她俩说:“看吧,我说对了,艾瑞克不会知道你秀了什么东西的!”

    “哼!哥你很讨厌,我秀的是苍天大树啊,就是小时候我们常常在它旁边玩,你忘记了嘛?”

    艾瑞克尴尬了一秒钟,然后点了点头,只能硬着头皮给他一个自信了。

    没过一会,莱卡就来了,这个时间不是很晚,应该也只是吃饭的时间,三个人面面相窥,心中各有各的打算,不知道她来这里做什么

    尤其是艾瑞克,生怕夏忆凝生气,整个人紧张了都快晕过去了。

    莱卡进来以后,先是行礼,然后毫不客气的就坐下了,莱卡很讨厌她,没有看她只拉着夏忆凝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嫂,你和哥哥准备要一个小孩吗?像你们,一定会特别特别可爱的!这样的话,我就不是皇室最小的一个了!”

    夏忆凝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莱卡,知道艾薇儿这么说,是为了让某个人难堪,可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艾瑞克拉着她的手说:“快了,快了。”

    “公主别乱叫,王好像还没有承认什么把,况且,先王马上要苏醒了,到时候,还不一定什么结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