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下雨天留客
    夜深后,两个人也都陷入了梦中,梦境虽然是不同的,可是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那些曾经的过往,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所以都是过去,却又是不同的情景。

    风起,夜中的风吹的很肆虐,无拘无束的,吹的树枝碰撞的声响特别大。

    默正沉浸再过去,可是外界对他造成了影响,豆大的雨开始下,最后越来越大,本来熟睡的人,脸上突然多了这么多的水煮。

    默警惕的睁开眼,还在蒙圈的状态,可是很快的调整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雨打的湿透了,他立马跑回去,抖了抖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就干了。

    看着外面的雨水,轻轻皱着眉头,现在这个时间,本来还有几个小时就天快亮了,可是却来了这么一出。云层特别厚,压的黑漆漆的,就像快要天黑时候的样子,默断定今天的雨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就停了的。

    默从杂货堆里面找到了曾经的一个毛毯子,这么刮风下雨的,想着下面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冻醒的,为了让她能好好休息,就借着昏暗的灯光有下楼梯。

    看着坐起来的身影,他走过去,坐在旁边的桌子旁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到门缝外面的雨水,听着雨水的声音。

    没说话,过了一会,他举起毯子:“我估计应该会冷,就给你再送一条毯子来。”

    听到他的话,才回过神来,斜过头来,看着他的侧脸,好像一个人,可是却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说道:“不用了,我不是很冷,觉得冷的话,你留着吧。”

    “要不然我帮你弄些火吧,这样你可以烤烤火了。”默说些就站起来,刚走两步,就被夏忆凝拉住了:“不用了,不太过于用费事了,因为,我并不觉得很冷”

    默想了想,外面的柴火来不及收拾,应该都已经湿了,如果想找干的柴火,估计一会还要去外面的山洞才可以。

    心里面很是惆怅啊。

    过了一会,他把所有的瓦斯灯都点着了,屋子里面一下子就亮起来了,默说:“看云层这么厚,估计估计很难雨停了,如果你不着急的话,就等雨小小,我就送你出去,要不然雨这么大”

    “哦,没事的,还是等雨小一点再说吧,雨这么大,也很危险,不用急的。”夏忆凝赶紧说不用了,她一点也不愿意离开这里,觉得在这里多待一会也挺好的。

    默静静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以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夏忆凝时不时的看看他,发呆的样子都特别好看。

    就这样,两个人发呆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六点半了,谁的睡意也没有了,默说:“你饿不饿?我帮你做些东西吃吧,没有柴火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后面的山洞里面抱一些过来吧。”说完以后就准备离开了。

    夏忆凝可不愿意自己在这里,关键是她不想白吃白喝白住人家的地方,而且还不劳动,等着伺候,她想着,也帮帮忙吧,既然要去捡柴火,那就一块去吧,也有了劳动,才会吃的更加心安理得。

    “我,我也去吧,我也想去,要不然我在这里坐的也不安稳,还是让我和你一块去吧,这雨应该会一直下下去,我帮你多抱些柴回来也好啊。”夏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凝恳求的看着他。

    默这疼她,可是却不想拒绝,就没有回答,直接打开了门看看雨势。

    没想到刚一开门,雨就被吹进来了,还特别大,乱吹了默的一身,默赶紧又把门关上了。

    转过身来,焦急的说:“还是我自己去吧,外面的雨太大了,让你去的话,会着凉的,万一受寒就不好了。”

    可是夏忆凝坚持要去:“我体质很好,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感冒是什么,还是让我一块去吧,我不会自己在这里待下去的”

    默没办法,还是答应了带她一起去吧。

    从楼上拿了两件“雨衣”下来。

    夏忆凝打量着这雨衣,不由得笑了出来:“这样的雨衣我第一次穿,也是第一次见到真的。”她一直在文章里面看到,是很少在现实中看到这样的“雨衣”。

    这不是普通的雨衣,是用某种不知名的草编织的,最起码夏忆凝不知道是什么草,看起来很结实,不容易那么弄坏,是青绿色的。

    分三件,一个很大的帽子,还有一个披肩的,脖子以下撑的大大的,有了足够的空间,而且还很长,应该不会让雨吹进来。还有下面一件,就像一个裙子一样,套进去以后,紧紧的把绳子绑好了,就没问题了。

    夏忆凝看着他那么简单的就穿好了,自己却怎么也弄不好,最后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帮助她,终于把衣服穿好了。

    两个人的装扮看着对方,忍不住都笑了。

    “哈哈!”“呵呵。”

    夏忆凝指着他的衣服说:“你这身扮相实在太搞笑了就像划船的老公公一样。”

    默憋着笑笑了笑,然后也打量着夏忆凝说:“你这个样子很不错,有一种深居简陋的意思。”

    “哈哈,彼此彼此!”

    说完两个人就上路了,她们拿着两个大大的袋子,是进不去水的那种,准备吧木柴装进去,好拖着回去。

    刚走了几步路,风雨就更肆虐的吹着她们,虽然帽子够大,可是尽管低着头,雨也会找机会钻进去,拍打她们的脸。

    夏忆凝其实不怕这些的,可是里突然不怕,也顶不住这么久的吹打吧,还好衣服是可以的,因为毕竟又长又大,想湿了衣服还是不容易的。

    只不过她的鞋子已经湿透了,不例外的是,默的鞋子也已经湿透了,只不过他穿的是草鞋,因此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乘着风雨,夏忆凝在他身后问:“什么时候到啊?还远不远?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风雨啊!”

    “看天气就知道,风雨绝对不会小。马上快到了,穿过这条十字路,就能看到了,在哪里就没有雨水了。”默一边安慰她,也是在安慰自己,他确实也没想到,风雨真的会这么大,有史以来,他见过最大的风雨了。

    路上都是泥泞。夏忆凝的鞋袜已经不打算要了,跟在他后面妞妞逛逛的走了好一会,才看到一个黑蒙蒙的洞口。

    默指着前面的黑色洞口说:“到了,就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那,我在哪里放了许多木柴,都是干的,可以用!”

    夏忆凝不满意的说:“你干嘛吧东西藏的这么隐蔽啊,只是一些木柴而已,又不是金银珠宝。”

    “我也不想,只不过这是偶然间发现的洞,平时没事,就在这附近,捡了木柴就放进去,想着冬天的时候可以从里面拿,不用再到处找了。”默耐心的解释着。想着看来迟早有一天,他得自己做一个柴房了,省得还得这么费劲的过来拿东西。

    进去以后,夏忆凝每走一步,就有水流出来,默看着她湿了的鞋子说:“你鞋子湿了?”

    “没事,待会烤烤就行了。”默就默默的点了点头,觉得很不对住她。

    看着里面堆积的柴火还真不少啊,看来他一定是日积月累在这里积累了很久的,感觉真的是,一个冬天用都够了。

    “别发呆了,一起帮忙,回去以后,给你吃好东西补偿一下。”

    听到呼唤,夏忆凝走过去,蹲下去一块帮忙:“嗯嗯,好!”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把柴火放到来的时候拿的袋子里面。

    两个人没一会,就拿了满满的一袋子了。

    回去的时候,是默自己一个人扛着回去的,对他来说,这并不费力,所以很轻松的,一边拉着夏忆凝小心的走。

    回去以后,看到房门是半掩着的,默很不理解,刚刚出去的时候明明关好了的,难道风吧门吹开的么?

    谁知道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耄耋老翁了,正盘着腿坐在床上面,吃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半个鸡,看到他回来了,激动的跳下地说:“小默啊,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今天的雨太大了!”说了几句,看着他旁边那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指着夏忆凝就问:“哇,她是谁啊,好相貌啊,小默,你出去一趟,捡了一个小姑娘回来?”

    夏忆凝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个老人,这么潇洒洒脱,看着他的年龄也应该不小了,觉得不会是默的爷爷之类的吧

    默没有理他,直接拉着夏忆凝绕过她,然后两个人吧雨衣脱了,挂在墙上,然后默才冷冷的问:“你在这里干嘛?不是已经有房子了么?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夏忆凝轻轻的拉了拉他,默和她说:“不用管他,一个蹭吃蹭喝的老头子而已,我不认识他。”说完以后看着耄耋老翁,和他说:“快回去,今天没你的份。”

    “你看你,好歹咋们也相伴了六七年了,这么大的雨,我连柴火也没有,能吃什么东西啊,所以才过来投奔你的!”

    默说:“我刚好有柴火,拿了以后回家去吧”

    “你我不会听你的。”

    默很生气,刚想说什么,夏忆凝就拉住他了,小声的在他耳边说:“还是算了吧,他已经是一个老爷爷了,在这里,就在这里待一会吧”

    听到夏忆凝的挽留,耄耋老翁一下子有了精神,指着她说:“你看看这个小姑娘多好,你再看看你!切!”又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啊?”

    “哦,老爷爷你好,我叫夏忆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