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出了黑森林
    想到什么一样,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她毫无戒心的暴露了出来,这才露出了破绽。

    依旧死不承认,就好像,我偏偏不说,没有直接证据,说什么都是虚的,夏忆凝抬起手说:“很漂亮么?我也觉得很漂亮,否则怎么会待着呢,怎么,这枚戒指有什么不对?你认识这戒指么?”

    “只要是出现过的东西,就一定会有记载,而我一定看过这些记载,只是偶然间看到过这样类似戒指的来历而已。”耄耋老翁摸了摸嘴上的胡须,胸有成竹的说。

    夏忆凝假装不知道问:“怎么?这戒指有什么不同之处么?不都一样是在手上的?”

    “这应该是梵卓的家族戒指吧,我还记得,蕾蒂娜的手上,也有这样类似的一个戒指,从形状和花纹来判断,应该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也不想说下去,有一股力量阻止着什么,耄耋老翁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就不在说话了。

    夏忆凝很好奇为什么他不继续说下去,可是也不想问,如果问的话,岂不是让他更加那在手中把柄了。

    “你也说只是类似了,我无意间捡到的东西而已,不愿意丢了,觉得实在是太浪费了,没想到因为它,今天有这么大的风波,早知道当初就应该丢了它的,也不至于有现在的事情,老爷爷你说对不对?”夏忆凝微微低着头,抬起眼睛看着他。

    老翁笑了笑,觉得有些话不适合现在说,更何况相安无事将近二十年了,既然有些事能过去,就过去吧,否则受伤害的人太多了。

    他转过身,没有在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窗户纸不必要捅破,只不过,魔法五庭的人对这东西可熟悉的很,幸好这次是我识得了,如果换成其她人,恐怕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说完以后大步的朝默走过去,顺便还说了一句:“出生不是你能选择的,可是你的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的人比比皆是,在没办法证明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时机。”

    这个耄耋老翁好像可以看到夏忆凝心里面在想什么一样,一说一个准,刚刚她还想着如何去报复这些人,误会他们一家人,可是如果不是这个耄耋老翁的话,也许她就真的变成那个人了。

    夏忆凝摇了摇头,笑自己愚蠢:“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刚才的那一番话,我依旧不会承认什么。无论你是谁,默都是一个好人,不要一直欺负他,他没有义务必须去帮助你,要学会感恩戴德才好,尽管您已经是上年纪的老人了。”

    现在这句话,正好是耄耋老翁散去了魔法以后,夏忆凝才说出来的,并不知道刚刚她的这一句话,已经被默尽数受到耳朵里面了。

    默觉得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非常与众不同,不同于任何一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知音,是好友,是离别多年的至亲。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夏忆凝看着他的笑容,妖艳的笑容却美得不像话。

    于是走过去,帮他一块打理要吃的东西,一边帮忙切旁边的菜,一边说:“这样的生活虽然寂寞平淡,可是却是有些人怎么求也求不来的,如果让我选择,我也宁愿选择这样的生活。”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虽然你说的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想让你过这样清苦的生活,很可笑吧。只不过一见如故,希望你是我妹妹,那该多好啊。”默无意间说了这样一句话,或许他并不知道自己真的有一个妹妹,只知道他应该守护一个人,却忘记那个人。

    夏忆凝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变得缓慢了起来,看着忙碌着身影的他,默默的说了一句:“其实,原本我有一个哥哥的,只是,一开始就为了保护我,所以不能和我一起生活,我很想他,我也一样你是我哥哥,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谁也没有在说什么话了,感觉太多的词语也只是苍白无力,只能帮着默默的弄饭。

    耄耋老翁听着两个人的谈话,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以后,看着外面渐渐要变小的雨,佝偻着身子,一步步走出去。

    这边还是晴朗的天空,乌云似乎只笼罩了黑森林而已,因为别的地方依旧是晴空万里,大概是命运刻意安排的,下雨天才能留客,才能让他们说这么多。

    李奕炎左等右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焦急的目光看着门口的方向,久久不见要等待的人回来,慢慢从期待,变得失望。

    赵云霄走过去,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面,看着门口问:“你还是去吃点东西在等吧,就算你不吃不喝,她如果不来,依旧不来,所以别折磨自己了。”

    夏忆凝走的这段时间,李奕炎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恍恍惚惚的,除了练功就还是练功,要不然就是找赵云霄比试,两个人一起坐着喝茶吃东西。

    “可是只要她没回来,我一定吃不下任何东西的!”依旧坐在石凳子上面,就是曾经夏忆凝坐的地方,好像只有坐在这里,才会感觉到她曾今真的存在过。

    赵云霄没说话,李奕炎就揪着他的衣服问说:“忆凝那家伙到底告诉你她什么时候会来啊?我都等了这么久了,她还不来的话,我都担心她是不是有迷路了。”

    “你放心吧,她传给我消息,说今天回到,那就一定会到的,如果不来,也会告诉我消息的,现在一定是还没有到而已,你就不用着急了,她是不会迷路的。”

    “那会不会被别人欺负呢?”

    “你忘了么?她的身份,她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有人欺负她呢?你就别多想了,我只怕她欺负别人。”赵云霄摇着头笑了笑,夏忆凝的能力他还是知道的,估计就算是李奕炎,现在也不是她的对手吧。

    虽然夏忆凝并没有怎么刻意努力的去练习,可是天才就是天才,哪怕是听一次,或者说看一次,对他们来说,就变成了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是。

    “你确定么!”李奕炎还是不停的问。

    果然是关心则乱,好不容易听到夏忆凝要回来了,整个人激动的饭都吃不下去,恨不得快点看到夏忆凝。

    赵云霄没有告诉李奕炎关于夏忆凝的一些事情,怕告诉以后,他也许会接受不了,或者是发生什么不好的结果,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吧,等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缓和一点,或者是夏忆凝亲自告诉他事情的来由,也许会好一点。

    黑森林处,此刻雨水已经停止了,夏忆凝望着外面蔚蓝的天空,这样的空气让她好舒服,吸进肺里,感觉浑身上下都焕然一新了。

    默看着天上当头顶的红太阳,说:“已经不下雨了,你可以去你应该去的地方了,终于不用在这里了。”

    “在这里很好,有一时间,是让我忘记自己本来是要干什么的,真希望,以后还可以再来这里,可是,就怕没机会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都已经快听不到了。

    耄耋老翁没那么悲观,开导她说:“怎么会没有机会呢?时间太长了,想去哪里都没问题,所以,不用怕没有机会,只要想,就有无限的机会。”

    夏忆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所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走吧,我送你出去。”默走在前面带路。

    夏忆凝紧紧的跟在他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沿途的风景很美,可是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不知道走了有多久,才看到了尽头。

    两个人停下来,默转过身来对她说:“从这里,直走,就能出去了,我就把你送到这里吧,你自己,小心一点”说完转身就要走,夏忆凝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那个为什么你不出去?为什么愿意一直在这里?”

    “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不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默笑着说。

    夏忆凝走进他说:“你没有亲友么?你只有自己一个人么?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很孤独呢?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夏忆凝不是第一个问他的,默也相信,她也不是最后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也许夏忆凝会像所有人一样,问一句话,然后同情一会,可是他并不需要这样的同情,因为他没什仫值得同情的,夏忆凝也会跟着那些人一样,一去不复返的。

    他并不想瞒着夏忆凝,忽略她说一些什么话,反而想告诉她自己在等什么:“我不知道,只是我有一个记忆,告诉我,我要在这里,我应该在这里,有一个人,那个人需要我去保护,所以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值到那个人出现。”

    “你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么?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么如果他出现了,你又怎么判断呢?这个地方这么隐蔽,又有谁回来找你呢!”

    “我不知道怎么判断,可是我知道,如果出现的话,我一定会知道。无论还有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下去。”默抬头看着天空,他在等的人真的会来么?

    夏忆凝没有再说话,直接转过身离去了,最好的道别,就是赶快离开,只有快点离开,离开以后,才会恢复的很快。

    看着离开的背影,默没有走,只是席地而坐,看着天空上偶尔飞过的小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走,大概是累了吧。

    出来以后,她很快的就找到了地方,虽然不会飞,可是跳跃对她来说更加轻松,所以没用多久,就看到了赵家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