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十四章 好久不见李奕炎
    夏忆凝刚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想念的味道,悄悄的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也没有通知她爷爷和叔叔,所以偷偷的溜到了后院,不愿意回来几天在这么大动干戈的让他们忙活,最后还得伤心。

    一踏进后院,就看到李奕炎那个人,眼巴巴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她心里面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李奕炎真的变了许多,好像比以前更高了,也更加强壮了。

    李奕炎首先冲过去,双手抱着她的肩膀,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把她楼在自己的怀里,现在的李奕炎已经整整高过她一头了。

    夏忆凝也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整个人的头都窝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这个心跳声表示着惊喜和慌乱,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夏忆凝轻轻的拍拍他的背说:“你是怎么了?心都快跳出来了,把我耳朵都震聋了,你还是一样的毛毛躁躁的紧张啊。”

    李奕炎笑了笑,看着她更清秀的面孔了,说:“你还真是越来越漂亮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到是越来越漂亮了嘛。”李奕炎笑着打量着她,还是那副放荡不羁的样子。

    “怎么样啊,你有没有想我啊?看你这激动的样子,不会是想我想的茶不思饭不想了吧?”夏忆凝用拳头推了推他,一推就推到后面去了,就打趣着他说。

    李奕炎更是撇着嘴,蹭到夏忆凝的身边说:“那当然啊,你没发现,我都瘦了么?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啊!”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更胖了啊?比我离开以前胖了太多了吧,不过没事,也长高了,长高了,就看着也不那么胖了,不影响你找个好姑娘把自己给嫁了!”夏忆凝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肩膀,捂着嘴笑了笑。

    没在乎李奕炎有些尴尬的表情,她也不想在乎,然后直接绕过去,看着后面亭子里面站着的赵云霄,依旧一身白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打闹。

    夏忆凝跑过去,笑着和他说:“哥,你还是这么温文尔雅啊,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呢?”

    “因为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而且,看着你们打打闹闹的样子,就觉得自己还年轻啊。”赵云霄打开扇子,天气并不热,可是他还是很优雅的打开了扇子来说话。

    “什么话啊,好了,和你说正经的,我这次来,待不了多久,我来这里是”正要说,看着李奕炎已经凑过来了,还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最后把他推到后面去:“你干嘛啊?我和我哥说话,你干嘛听啊,快去一边去,别在这偷听啊!”

    “为什么我不能听啊,你要说什么不是我能听的啊,我还有事问你呢,这么久了你去哪里了,一点消息也不给我留下啊?”李奕炎不死心的抓着她的肩膀,摇晃着不停的问。

    赵云霄拦着他,把夏忆凝格在后面说:“你干嘛啊。”

    “李奕炎,我和我哥说话,等我们谈完以后,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行不行啊?”

    “那我等着你们说完!”李奕炎坐在石头凳子上,双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拖着下巴看着她。

    夏忆凝小声的在赵云霄耳边说:“你说,他会不会是精神失常了啊?”赵云霄跟着点了点头,顺着夏忆凝的目光看着李奕炎,非常肯定的说:“我看啊,十分有可能估计是看到你,太激动了吧!”

    “这么说,还怨我了?”夏忆凝瞪大眼睛问着。

    最后躲开了李奕炎,两个人来到房间里面,夏忆凝看着她原来的房间还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有些思念的,这动动,那摸摸的,在这里住了也有几年了,说不想念还是假的。

    赵云霄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她,自己也喝了一杯。夏忆凝闻着这茶的味道,很不可思议的说:“这茶好清香啊!”说完以后,抿了一口,这是赵云霄交给她的,她也很细心的学会了。

    喝了一口以后,闭上眼睛仔细的平常,然后看着茶杯里面的茶叶,好奇的指着茶杯里面的几片茶叶问:“真好喝,如此清甜,不会腻,又很爽口,还解渴,可是里面并没有什么茉莉,或者其他提味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你难道没有想过,也许这是茶叶本身的味道嘛?”

    “本身的味道?这是什么茶叶,我从前没有喝过么?”夏忆凝问着,又喝了一口,发现没什么不对劲的啊,疑惑不解的看着赵云霄。

    “这是茶本身的味道,只是这水有些不同而已,你刚刚喝到了水的味道,可是并没有尝出来茶叶的味道,对不对?”赵云霄也学者她的样子喝了一口茶。

    将小小的茶杯放下,然后回味了一下口中的味道说:“这茶解渴,清香,只是这水不同,这水本身的味道带着甘甜,用这水煮茶,会影藏一些本身的味道,两者抵消。”

    夏忆凝听不懂他说的这些话,直接忽略掉了,问他:“云霄哥,我这次偷偷回来是为了一件事的,所以不想惊动爷爷和叔叔,只告诉了你。”

    “我知道,所以我谁也没说,只告诉了李奕炎,我想他应该很想见你,所以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不会,其实,这么久了,我也很想见见他。有些话,还是说清楚比较好,要不然就觉得我太罪过了。”夏忆凝一边说,一边低着头喝了一口茶,没想到在喝到嘴里的时候,茶就已经变得苦涩了,和刚刚的味道截然不同。

    如果有一天,可以不用面对这样的选择,夏忆凝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她会为了自己选择艾瑞克还是李奕炎,也许两个都不会选择,因为那个时候,她就再也没有现在的顾虑和想法了吧。

    说道艾瑞克的时候,夏忆凝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艾瑞克要过生日了,血族的继续没什仫好准备的,所以我就想到,来这里找找礼物,他一定会喜欢的!”

    赵云霄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翻着白眼说:“我就猜到了,一定是为了他才来的,否则你还没有什么大事,这么轻快的偷偷摸摸的回来呢?”

    看了看她愧疚的样子,估计是也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着不合适,所以一直没说话,赵云霄笑了笑,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说:“还好你告诉我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在和你开玩笑么?”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都不知道该送他一些什么礼物,要新奇的礼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要很实用的,可以当纪念用品的东西。”夏忆凝一边说一边想,脑海里面努力的规划着这东西应该怎么弄。

    最后夏忆凝没想到,反而赵云霄想到了应该弄些什么东西了。

    他举起扇子,给夏忆凝看。

    “扇子?你要我送他扇子啊?”

    “是扇子和流苏,你亲手做的扇子,亲手挂上去的流苏,他可以保留下去,对不对?”赵云霄拎着自己扇子上的流苏给她看:“这就是我自己亲手做的第一个,我很喜欢,所以愿意随身携带。”

    对于这把扇子,她已经好奇了很久了,今天终于知道谜底了,可是听说这是他第一次做成功的,还是有些羡慕的。

    拿着扇子,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你好聪明啊,第一次做扇子就这么好,你是怎么办到的?而且还不会坏掉,太有本事了吧!”

    “我给你准备材料,准备好了告诉你,你去找李奕炎吧,我想他一定偷听的很幸苦了。”赵云霄点了点头,主动提出给她准备材料,然后教她做扇子。

    夏忆凝很安心的说:“放心吧,我已经在这里施法了,他听不到我们的谈话的。”说完以后,站起来把门打开。李奕炎一个不小心就扑了进来,一脸尴尬的样子,夏忆凝看着他笑着说:“你在干嘛啊?怎么就这么扑进来了啊,我哪里有邀请你啊?真的是。”一边说,一边笑着看着他的窘迫的样子。

    李奕炎尴尬的半天说不出话,皱着眉头,看着赵云霄他们都笑了,这才略带生气的说:“笑什么啊,我只不过是没站稳而已啊,你看你笑的也太夸张了吧。”

    赵云霄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背着手说:“没想到,堂堂的李奕炎,自称君子,却也会偷听别人说话,我当真也是小看了你啊。”

    李奕炎重新站好说:“你能两个人说没说话自己知道,寂静的就跟屋子里面没人一样,我如果偷听到了,也不会继续趴着,不会不知道有人来开门。”确实是,他刚刚一直在好奇,因为确实什么话也没听到,反而屋子里面寂静的不像样,让他不敢相信也是真的。

    “好了,我出去了,我是不会做偷听这种事的。对了,忆凝,咱们今天下午开始做吧。”说完以后,露出一个神秘的表情给李奕炎,然后发布离开了,白衣飘飘,不留下一点来过的痕迹。

    “忆凝,赵云霄又玩什么花样啊?”

    “没什么,这就是我找他的事,对了,你不是有话想说么?什么话啊?”夏忆凝忽略掉问题。

    李奕炎想了想,突然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夏忆凝,非常认真的和她说:“这么久,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感觉你变得不一样了?”

    “我一直生活在血族,在哪里,我不会觉得我和他们格格不入,因为我好像本身就适合哪里,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在哪里生活,也许正确吧。”夏忆凝不打算隐瞒他什么,只要是他问道的,自己一定会全部都告诉李奕炎,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欺骗他。

    “哪里怎么可能安全?它们吃人血,你也在吃么?你是人类!你和他们完全不同!”李奕炎有些激动的摇晃着她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