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你是奋斗的理由
    夏忆凝看着神奇的一幕,发现原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有这么多。

    默把东西捡上来,放在手心里面,凝固的冰变成了小半雪花的形状,然后用后面的树叶汁吊坠进去。

    一个耳环就做好了,神奇的耳环自动串到耳朵上,戴着这一对耳环的夏忆凝,看起来很漂亮,因为她正缺少这个。

    小时候她耳朵上并没有两个耳环洞,可是因为年幼的她,在一群小朋友的鼓励下,一起去扎了耳朵。

    那时候的举动还记忆犹新,大家都很痛的捂着耳朵,还流了点血出来,只有夏忆凝她自己,她感觉不到疼痛,也不会流血,就连那个师傅也很震惊,可是最后还是归功于自己的技术好了。

    可是她没有带过耳环,而耳洞也一直没有愈合,只是这样的形态,估计是因为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会遇到一个人给她带上一对耳环的吧。

    夏忆凝从水中看着自己耳朵上的东西,上手摸了摸,十分冰凉的东西,很优美,尤其是里面那点若隐若现的红色,更是鲜艳让人难以捉摸了。

    默笑着说:“这个耳环很适合你,谢谢你送给我的扇子,我觉得真很好看。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我会永远保留下去的。”

    “我也会的,这个礼物比我收到的任何礼物都好,也是我最喜欢的,我会一直带着的哦。”夏忆凝开心的摸着自己耳朵上的耳环,确实,比起自己收到的那么多礼物,只有这个是让她感动的,因为里面包含着特殊的感情,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了她最缺少的一样礼物。

    两个人相视一笑,夏忆凝看着浓雾深处说:“我要回去了,我相信,有机会的话,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短短几天的相处,夏忆凝发现他们之间有的不是共同点,而是无声的理解和相吸。

    默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因为在离别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诠释着他的不舍又不表现出来他的伤心,这样是无声的,可是胜过了任何的言语表达。

    夏忆凝转身消失在雾里,有这么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哑剧往往那么受到喜欢了,因为好多事,是无论语言多么华丽都表现不出来的。

    打开了大门后,她回到了异界,来到了城堡,看着里面的仆人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正是夜晚,他们居然在城堡里面装饰了许多的明灯。

    一看这种情况,艾瑞克知道了不得生气啊,拉着那些仆人问:“谁让你们把这里弄成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把原先的东西全部都换了?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本来的城堡,她在仔细打量的时候,已经焕然一新的变了些模样了。

    那些仆人颤抖的说:“王,王妃殿下,是艾瑞克王子让我们把这里的东西都换了,还给了我们一张图纸,不,不是我们自作主张的啊”他们都不敢大声的说,因为好几天没有见夏忆凝了,今天看到了,发现她的表情不是很好,不再是笑眯眯的样子了,所以也都害怕了起来。

    “艾瑞克?”夏忆凝结果图纸,看着上面的装饰,自言自语的说着,不明白艾瑞克为什么要把这里弄成这个样子,问:“你们知道艾瑞克王子为什么要把这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重新换一个样子么?”

    这个城堡很古老,因为是先王还是王子的时候住的地方,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动,艾瑞克也更是保留了原来的样子,可是突然间换了这么多东西,还真的有些奇怪了。

    仆人们一致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们只是照吩咐办事的人,主人的事除了凯特,谁还敢打探那么多呢?

    夏忆凝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上楼去了,仆人不解的看着彼此,最后都摇了摇头,又开始了各自手上的工作了。

    一上楼,迎面就遇到了艾薇儿,她的脖子上挂了一条紫色的,人类世界装饰圣诞树用的花条,开心的跳过来。

    看到是夏忆凝回来了,她拉着夏忆凝的手,指着周围的一切说:“你终于回来了!哥说你去人类世界了,去了好久啊。”

    “因为有些事,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夏忆凝看着整体包装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艾瑞克要过生日了,所以才打算这么重新包装一下他的城堡么?

    艾薇儿贼贼的笑了笑,蹭到夏忆凝的身边说:“你不知道嘛?这都是哥哥给你准备的啊?我问他为什么突然间要把城堡变一个模样,他只和我说,因为你喜欢,所以要整体改装一下。”

    听着艾薇儿的话,夏忆凝沉默了,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快要流出来了一样,就在这个时候,她想起来的那个人不是艾瑞克,而是默。

    “艾薇儿,我累了,我先进去休息一下,不用叫我吃东西。”确实,她一直在过白天,是没怎么休息了。

    进到房间以后,她把自己闷在被子里面,内心做着生死挣扎,艾瑞克对自己那么好,可是她现在却想着别人,还是一个认识不长时间的一个陌生人。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面会进来别人,她以为会一生只想着艾瑞克的,可是遇见了默以后,她发现心里面原来是可以在住一个人的,就算是李奕炎,也从没让她这么纠结过。

    此刻的艾瑞克也已经回来了,没拿到东西,还是有些失落的,可是也并不是没有什么收获了。

    回来以后,就看到艾薇儿跑过来和他一本正经的说:“哥,凝回来了!”听到夏忆凝回来了,艾瑞克着急就要去找她,可是被艾薇儿揪着了:“哥,你别着急,先等等,听我和你说好嘛?”

    艾瑞克感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收起了笑容,皱着眉头问:“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她受伤了?还是”

    “她很好,只是有些不对劲,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而且她还要哭了呢,总之就是情绪不对,听到你为她特意把城堡都改装了,情绪就更不好了”

    艾瑞克一边走一边想,为什么夏忆凝会不喜欢自己为她改装古堡呢?这是她喜欢的风格,她喜欢的样子,可是为什么却又不开心了?

    不知道是哪里做的不好,所以加快脚步,想去安慰她一下,或者是问问她哪里不满意,然后改进。

    艾瑞克进去以后,发现夏忆凝正躺在床上,把自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闷在被子里面。

    他轻轻过去,拍了拍她的背部,宠溺的搂着她和她一块躺下:“怎么了?不开心么?如果你不喜欢,我马上让他们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夏忆凝还是没有说话,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想要哭出来的情绪,摇了摇头。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无论什么事,都告诉我,你不用自己一个人扛着,知道么?”艾瑞克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想要问清楚,可是看到他的情绪不好,又只能温柔的对她说,等她平静以后,在慢慢的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才好。

    终于,夏忆凝转过身,看着她面前放大了这么多倍的脸,更加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坏了,和他说:“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真的很好,只是,你可不可以不用这么对我好了?我真的怕我还不起”

    “为什么还不起?你怎么突然说这些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忆凝不想瞒着他,无论有什么变故,他都有权利知道,最起码现在还是。

    过了一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一身情绪说:“我去了黑森林,在哪里,我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让我觉得更熟悉,让我心里面更加想要去了解他,去给他温暖,我忘不了他,他好像住在了我的心里,好想我们之间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

    夏忆凝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艾瑞克的情绪,见他没生气,也没有其他的表情,就是听着他说:“艾瑞克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以为我会和你在一起一世的我,对不起”

    艾瑞克把她扣在自己的胸膛,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告诉我,你爱他么?还是更爱我呢?”

    夏忆凝靠在他的胸膛说:“我对他不是爱,是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和对你的不一样,对我爸爸的也不一样,我想和你在一起过余生,可是我会不由自主的问问,他要怎么办?就好像我现在有你,很幸福,我也想让他得到同样的幸福,要不然,我会感觉到心痛”

    这大概就是她当初心痛的前奏吧。

    听到了夏忆凝说是爱自己的,艾瑞克也放松了,放松下来,把她抱在怀里,刚刚的那一秒,他真怕夏忆凝说出来的答案会和他想的是不一样的。

    艾瑞克摸了摸她的头,轻轻的对她说:“放心吧,你幸福,他也会幸福的,这就是你们之间的牵引。”

    艾瑞克不知道夏忆凝口中的那个他是谁,可是感觉那个人也不简单,不知道为什么夏忆凝会有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稀里糊涂的去了黑森林这个地方,感觉这一切都很像是故意安排的一样。

    夏忆凝说:“谢谢你艾瑞克,谢谢你听我说完以后,还愿意这么抱着我我还以为你会”

    “以为我会不理你?还是离开你?我永远不会选择离开你,你不知道,刚刚我有多害怕你没有选我,多害怕你会选择离开我,我等了你两百年,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艾瑞克的深情告白,不知不觉中,夏忆凝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成为了他奋斗的一个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