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三个人的滑雪
    茉莉微微的点了点头,脸蛋红红的,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因为不好意思。木安就很大方的说:“小北,我把茉莉交给你了,你帮我保护好她啊!我先走喽!”

    王朝北在后面摇了摇头,看着她的一路划过去的身影,笑了笑,说:“也不担心我和别人在一块,真是一个粗心又傻大气的家伙”

    以为王朝北是生气了,茉莉推了推他说:“我自己可以的,你去陪她吧,不用管我的,要不然一会她会生气的。”

    “是她把我交给你,保护你的,我了解她,她不会生气的,你快点学会,我就可以快点去保护她了。”王朝北有些不耐烦的说,可是依旧很细心的帮助她怎么滑雪,教她一些要领。

    看着他的侧脸,茉莉似乎明白了,木安说的话,无论是什么,王朝北都会言听计从的去迁就她的,从刚刚的话就可以看出来,他真的很喜欢木安,而不是自己这个一厢情愿的人,也许当初取名叫茉莉就是她一生最大的失误了,可是却不知为何,她尽然依旧还不后悔

    茉莉技术越来越熟练了,滑的也越来越好了,正当她开心的朝后面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我,我已经学会了”已经没有人在回答,或者是鼓励她好好滑了。

    王朝北这个时候已经和木安在一起滑雪了,两个人拉着手各种滑雪,所有的人也都忍不住过去看他们的花样滑雪,都拍手鼓掌,甚至还有些人拿出手机在给她们拍照。

    两个人配合的无比默契,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可是早就吧对方放在了心里,一起滑雪十分的默契,不担心谁会失误,因为无论怎样的失误,都会让彼此受到一点伤害。

    滑雪中的木安笑着问:“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技能啊,不错嘛,这么厉害啊!还有什么没展示的技能,一遍说了吧!”

    他故意想了想,仅仅拉着她的手,眼神温柔的看着木安:“我什么也不会,如果你想让我会什么,我就一定会会什么。”木安的摆过她的手,故意不理他的,自己滑的很快的说:“油嘴滑舌,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讨人喜欢了啊?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没说啊?”

    王朝北突然间停下来,整个人都呆住了,风雪弥漫着他的眼睛,看着前面的人滑雪在风中的身影,眉头苦皱着,就像一个站立在风中的等着谁归来的路人一样。

    看到他停下来了,木安赶紧划过去,拍了拍他问:“怎么啦?为什么不走了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又发呆,没事吧?”

    王朝北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木安,抱着她的双肩,眼神流露出来的是坚定不移和情真意切,一字一句的说:“木安,我爱你,真的爱你,现在,包括未来,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知道么?因为我们说好了,说好了要一辈子的。”

    木安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煽情,可是这个样子很严肃,让她也严肃了起来,主动的抱住他,在他耳边说:“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我还想和你在下辈子相遇呢。”

    风雪中的两个人无限情意,茉莉在远处看着她们的身影,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的离开了,这里不适合她来,来到这里是命运的捉弄,也是为了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处境罢了。

    两个人玩了许久,才发现茉莉不见了,在滑雪场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茉莉的身影,木安拍着王朝北说:“小北,你说茉莉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早知道就跟着她了”

    “傻瓜,你为了一个陌生人,这么担心她,值得么?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王朝北看到她担心的样子,觉得这个家伙真傻,可以为了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这么劳心劳力的。

    木安很不满意的看着他,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啊再说了,她自己来这里,都没有一个人跟着,难道不会担心么?既然已经是朋友了,就无论认识了多长时间,我们都有责任担心她,然后保护她。”

    “可是我只想保护你,无论是谁也用不着我去保护,我只担心你。”王朝北把她搂在自己的胸怀,两个人一块回到了刚刚在的酒店,木安趴在他的胸前说:“有你的保护,我会很安全的?。”

    回去的时候,发现茉莉已经在吃东西了,端着饭菜坐在一个角落里面自己吃,吃的很慢,脸色也很苍白。

    木安一下子就跑过去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坐在她旁边问:“茉莉,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啊?我很担心你的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过啊,回来就好了!”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刚刚有点饿了,没看到你们,所以我就自己先回来吃东西了,觉得你们应该可以认识回来的路。”茉莉低着头,微微的笑着,只是这个笑容看起来那么悲伤,这是女生的直觉,看女生特别准,知道她一定是受伤了,只有受伤的女生才会这样的,就像是夏忆凝一样,经常说着没事,可是却最让人担心了。

    木安没说话,静静的陪着她,不一会,王朝北就已经把饭菜都端过来了,放在桌子上说:“好了,快吃东西啊,玩了一天很累了,吃完以后回去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带你去看更好的东西!”

    一听有好东西,木安来了兴致,揪着他的袖子问:“什么啊,你要带我去看什么好东西啊!”

    王朝北捏了捏她的鼻子说:“就不告诉你,明天你就知道了,今天呢,先给你一个期盼喽!呵呵!”说完以后和木安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跑开了。

    木安和茉莉一块吃完饭,两个人一起上去睡觉了,夜晚的时候,王朝北偷偷来到茉莉的房间,她还没睡觉,趴在沙发上面看着外面的风雪。

    “这么晚了,为什么不睡觉,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快去休息吧。”王朝北冷冷的说了一声,好像是在命令一样。

    茉莉苦涩的笑了笑了,转过身看着他,和他坐在一起,给他倒了一杯水:“我知道你要来,我如果去睡了,那么你自己在这里坐着有什么意思呢?”

    王朝北想了想,也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这有的没的身份,这无情的血统或者是什么使命,对王朝北来说,简直就是笑话一样,他根本没有心这个,却无奈被压制的披上了传承的使命。

    一口喝完杯中的水,靠在沙发上说:“你后悔么?如果后悔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不想辜负了你一生,所以,我们还是放手吧。”

    “我已经被赶出来了,如今,你也要赶我出来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不想伤害你而已”

    茉莉看着他说:“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你可以永远不用承认我,让我完成我得任务就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再有任何关系了,我也才能毫无顾虑的离开”

    她一点也不为自己考虑,这么说,完全是为了王朝北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完成认为,才可以和他喜欢的人在一块。

    王朝北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面,说了一声:“谢谢你茉莉,我,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义不容辞。如果会有下辈子,我会希望我们都没有这样的身份,或许那个时候,大家都可以很轻松的找到那个可以相伴到老的人”

    茉莉靠在他的胸膛,这结实的,温暖的胸膛,无论什么时候,也不会属于她的,茉莉为人和善,不会多说什么,多要求什么,只是因为这样,王朝北才更舍不得去欺负她。要怪,就怪这不公平的命运吧。

    命运是公平的么?如果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有人那么信命。可是如果公平,为什么又有人非要逆天而行呢?

    就算有来生,在茉莉心里,再有一个来生,她也愿意和王朝北在一起,无论是用什么身份,那怕是远远的看着他也是一种满足,可是在王朝北心里,只有木安才是唯一可以和自己在一块的那个人。

    他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你休息吧,明天我带你们出去玩,有些远,你别走丢了,后天我们就回去。”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不会表达自己,因为对于王朝北来说,只喜欢一个人就够了,不会做别人的暖男,要说一些关心的话,也就是冷冷的,甚至还会让别人感觉到寒心。

    茉莉看着他的背影,想起那天初见他的时候,他啊一个茉莉花的吊坠送给她,那一送,顺便送了自己的心,在也没办法回头了。

    手里面紧握着那个吊坠。

    血族

    夏忆凝嗜睡了两天,在床上翻来覆去,睡的死死的,谁叫也醒不来,艾瑞克时不时坐在旁边,看着她睡眼朦胧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也会时常逗逗她。

    终于,迷迷糊糊的人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艾瑞克,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夏忆凝伸出手揉揉眼睛,看到他,用手拍了拍他的大脸说:“已经这么晚了,你都醒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