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真相浮出
    今晚的气息压制,让人喘不过气来了,夏忆凝沿着记忆中的路走去,却发现那本来弥漫着浓雾的小道已经不见了,剩下的是两旁已经凋艳的玫瑰花。

    “这里发生了什么?才几天,怎么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夏忆凝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看着两旁的玫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的一阵晕眩。

    扶着脑袋靠在两旁的树边,这树长的奇形怪状的已经很难辨认那还是一棵树,而不是扭曲挣扎的,被化成灰烬的人类。

    这里的一切让她这么熟悉,可是熟悉的背后是心痛,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看着这里的一切,就像梦中的一切一样!

    是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那片森林已经很久都不存在了,夏忆凝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一片树林的事,而这里,让她在一起想起来了曾经的种种故事

    慢悠悠的,往里面走去,夏忆凝扶着脑袋,看着两旁的瓦斯灯,依旧还亮着,只是破了几盏灯:“好好的灯,怎么就变成了这样?默是打算要搬家了么?不需要这些东西了么!”夏忆凝认为默应该走了否则他一定不会让这里变成这样的,只不过,他离开了回去哪里,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和他道别,就变成了这样。

    走进里面去的时候,发现屋子还在,只是缺了一块,后面的潭水也在,只是少了木桶在旁边,火堆还在冒着烟火,这火应该是刚刚才扑灭的才对。

    往里面走一下,就有种心痛的感觉,隐隐作痛的心,让她的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

    推开房门的时候,一切照旧,她坐在椅子上面,抚摸着,这椅子是新做的,大概是因为默明白了什么,所以宁愿在多坐一把椅子把:“你还是想明白了,知道一把椅子有多不方便了,这样很好,最起码,大家都有地方坐,不用有一个人去坐石头了”一边说,泪水一边落。

    夏忆凝知道,他一定是刚刚离开这里的,因为东西是新的,火也是新的,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离开的,为什么离开,可是只要离开了,一定有某些道理,或者说,心里面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默!默!默你在哪!是我回来了,默你在这里吗!默”夏忆凝索性对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叫了起来,倘若默离开的话,那么天上的这同一轮明月一定可以帮自己把这问候捎过去的。

    喊累了,自己坐在石头上面,灭了的火已经不在冒烟了,夏忆凝紧皱着自己的眉头,露出一个笑容。

    想想看,默迟早会走的,他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一辈子的,更何况,他离开了也是好事,不用再这个地方了,这么落后,他出去以后,可以生活的更好也说不定。

    夏忆凝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树后有一个人。

    “是谁在哪里!”夏忆凝警惕的看着那个方位,准备好了战斗的模式,虽然她不知道该怎么打架,可是保护自己这是天性和本能,所以早早做好了防护的姿势了。

    只见一个蹒跚的老人走出来,头发更加白了,面孔也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那么多岁了一见熟人,是和默在一块的那个老人,夏忆凝放松了警惕,跑过去,看着那个老人,惊喜的说:“是您!老翁!是我啊,我是夏忆凝,您还记得我不?还记不记得我?”

    “你怎么来这里了!”老人皱褶眉头看着他,似乎对夏忆凝的到来很不敢相信,揪着她躲在树里面,看着她问:“你不是回家去了么?来这里干什么?没事为什么要回来?这里有那么好么!”老翁明显特别生气的和她说,胡子都气的有些发抖了。

    夏忆凝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的看着他,可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种预感,那就是一定出事了,这事和默有关系

    “老翁!老翁是不是默出事了?你在这里,默去哪里了?默呢?老翁你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夏忆凝摇晃着老翁,完全已经忘记他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了。

    耄耋老翁眯着眼睛看着他,然后无意识的抬着头,悄悄的看着远处高高的山顶上面,没说话,可是即使什么都不说,夏忆凝也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她有预感,默一定就在那上面,他感觉到了默的气息

    一句话也没说,看着那个方向,一溜烟的跑了上去,耄耋老翁还来不及去组织她,就已经被夏忆凝冲上去了。

    越上,那气息就越重,夏忆凝清楚的知道,默一定在上面,和自己在开玩笑,一个让她害怕的玩笑。

    上去以后,才发现,默已经很安详的躺在那里了,手中还拿着一把扇子,是她亲手做好,送给默的扇子:“这么冷的天气,躺在这里不冷么?默?刚刚我叫你,为什么你不理我呢?默,这扇子会不会被你弄坏了,所以不敢见我了呢?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小气的,大不了,大不了我在给你坐一个啊”

    夏忆凝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愿意去接受,慢慢的移动到前面,她的双腿从来没有这么沉重过,就好像被灌了千斤的铅一样,每一步的行驶都十分艰难。

    终于走过去了,夏忆凝蹲下,跪在哪里,用颤抖冰冷,还有惨白的手去触碰默的脸庞,刚摸上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怔住了一样,勾起嘴角笑着:“你是不是很冷啊?很冷就快起来啊!你这样可是会生病的!下次我睡桌子可以么?默,你为什么不能,不能回答我一句呢?为什么睡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啊!”

    耄耋老翁看着她,轻轻的咳嗽一声,走过去想要把她扶起来,可是被夏忆凝挣脱了他的双手。

    指着他说:“老翁,默他怎么了!你让他起来啊!如果你不愿意,那房子就还给你,如果你还不行,我便在给你买一片林子,随便你怎么盖房子,你别让默在睡到这里了好不好!”夏忆凝知道那屋子是老翁的,只是借给默住的。

    “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别再自欺欺人了,如果要走,就让他走的安稳一点吧,别让人打扰他了。”耄耋老翁说的十分淡定,可是他的眼底的那一份背痛,没人可以看得到。

    “呵呵,老翁你在说什么啊?”

    “夏忆凝,你知道他已经”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啊!”

    老翁的话没说完,夏忆凝大吼了一声,扑在他的身边,看着人躺在哪里,一动不动的好吓人,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再一次的涌上了心头。

    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明明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明明已经看惯了生死,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夏忆凝感觉心里面唯一的那条线也已经断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断了线的一切,都从脑海的深处慢慢涌现了上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要哭?我为什么会这么伤心为什么?”

    耄耋老翁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毕竟他也是活了这么久的人了,随然说对于生死已经麻木了,可是毕竟也是知道人情世故的,既狠心麻木,也很感性。

    他走了过去,冷冷的对夏忆凝说:“你在这里,好好看看默,送你哥哥,最后一程吧,当第一抹晨曦出来,照耀在这里的时候,他的呼吸,也就终止了”

    “哥哥”夏忆凝突然站起来,揪着耄耋老翁,看着他,紧皱着眉头,再一次不敢相信的问他:“你刚刚说什么?谁哥哥?什么哥哥?你告诉我你在说什么!”

    “没错,我就是当年拐走你哥哥的那个人。”说着,老翁背着手,看着快要隐去的月亮:“可是我没有伤害他,我只想他一辈子,过得和我一样,就这样,当一只闲云野鹤也不错啊,可是这一切都改变了,是你改变了他,改变了这一切。”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就是当年劫走我哥哥,想要杀了他的人?这和默有什么关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是谁!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夏忆凝已经彻底要奔溃的,不仅越听越糊涂,还越听越想从这里跳下去了。

    “对,对,默就是你哥哥,就是我当年劫走的那个小孩子!他是你的哥哥,和你一起出生的亲哥哥,和你一样,一半人,一半吸血鬼!”耄耋老翁还是佩服了她的智商,蠢的时候还真的无可救药了。

    夏忆凝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脸,老翁接着说:“知道为什么你们一见如故么?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你们就忘不了彼此么?知道为什么在心里有一根看不到的线么?”耄耋老翁一点点靠近了夏忆凝,说着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有些震裂山崩的颤抖:“之所以有这些感受!就是因为,你的哥哥还在!就是因为他就是你的哥哥!可是你,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吧一切灾难留给他?”

    耄耋老翁和默一块生活了这么多年,而且当初留了善心没有下手,就注定了有缘分,可是这缘分知道这里就没有了,一切都还来不及告诉默,他就愿意自己这样,一个人的离开了。

    夏忆凝看着默,渐渐明白了,自己对他的依赖,对他的熟悉,一切都源自于她们血脉牵挂。现在,夏忆凝终于知道他要在这里等什么了,要在这里等自己,因为父亲说过,要他永远保护自己,而这里,就是他们约定的地方,那片被烧焦的地方。

    蹲在默的身边,用手拉着默的手:“你没有忘,你没忘,是我忘了,是我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