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谁是凶手
    泪水顺着手背落下,来到默的手心,两个人不仅血脉相连,就连泪水也是一样的,默虽然现在听不到,也看不到,可是他眼角的泪水也一样的散落下来。

    夏忆凝转了方向,拉着耄耋老翁的衣袖,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老人家,老人家,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知道你是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我求求你了,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唯一的哥哥了,我不能失去他啊!”

    一开始夏忆凝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还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期盼了,可是现在不同了,她看到自己的哥哥就在眼前,可是却无能为力,但是无论说什么,她都不会放弃一丝丝的希望,她会像哥哥一样,愿意用自己的时间去等待他的。

    耄耋老翁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默,然后无能为力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了。

    夏忆凝不知道好好的,为什么哥哥会变成这个样子,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眼底一片猩红,问耄耋老翁:“告诉我!是谁!是谁把默害成这个样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要你!全部都告诉我!”夏忆凝已经忘记当初的不当初心了,现在她的眼睛里面只有默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的样子。

    “是谁,你不知道么?血族的王子,屠杀了这里的一切,十九年前是,现在也是!如果不是你来这里,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忆凝停顿了一下,她来这里的事情只有艾瑞克知道,艾瑞克还说一切都不重要,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只是骗人的,暗地里面,居然

    老翁都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夏忆凝现在,已经和他见过的不一样了,身上散发着一种压倒众生的气息,好像在与一切为敌了一样。

    夏忆凝看着远处被风吹动的树叶,眼睛里面变成了陌生的迷雾,现在的她,好像谁也不再了解她了。夏忆凝心里面默默的想着,看着默躺在那里:“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为你陪葬!既然动了你,让我失去了你这唯一亲人!我就要亲手,让他失去所有,让他为你陪葬!”

    夏忆凝一边生气,一边看着默,四周已经是风卷残云,再也看不清楚天上的月亮和星辰了,黑色的风到处都是,树枝被一根根的划断在地上,夏忆凝红色的头发,就这样随着风在空中舞动。

    耄耋老翁一看,这下子事情弄大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夏忆凝的能力早就已经超出了他可以控制的范围,一开始以为她和默一样,只是有着不死的身体和自身的力量,可是现在看来,她已经结合了自己被封印和后期的修炼了,这样下去,她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会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耄耋老翁说话了:“夏忆凝!你要什么!你忘记了你父母对你的期许了么!你这样,岂不是让他们的坚持变成了错误的成果!”

    “错误的成果!你和我说错误的成果!没人在乎我们,没人在乎我和哥哥!他们所有人都巴不得我们死掉!可是偏偏叫我活到了现在!”他们的出生从来不会受到任何的祝福,也没有祝福。

    夏忆凝早就已经累了,偏偏在自己想休息的时候,在哥哥快要死去的时候,让她知道自己原来一直都活的太天真的一厢情愿了。

    耄耋老翁用自己的力量一直在压制着,要不然离这里最近的狼人也会感觉到她的气息的,还有血族和魔法师,那么她就真的成为众矢之的了。

    “夏忆凝,你不要冲动,你在不收敛一下,那么所有人都会被惊动的,到时候,救不了你哥哥,更加会害了你自己!难道这就是你父母想看到的吗?你真的要他们所坚持的,都成为错误么?”只能这么说试试看看了,耄耋老翁已经连最后的力气也不够了。

    听到这里,夏忆凝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间收手,一下子跌到在地上,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用双臂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咬着牙从嘴里面说出:“对不起我,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他们的坚持,落空的!可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知道,当初他们的决定是错误的是错误的。”

    他点了点头,看来夏忆凝的力量是太强大了,又在心里压抑了这么多的东西,所以有时候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可是又会一瞬间清醒,这是最可怕的了。

    当初他会把默送去给自己的徒弟抚养,就是知道徒弟不会教默什么东西,反而告诉他让他怎么去控制自己的心和身体里面的力量,夏忆凝不同,她从小就异于常人,也习惯了这样子的生活,虽然一直太平,一生平凡也就算了,偏偏命运让她们不平凡,那么迟早会爆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次的。

    突然间问:“老翁,你刚刚是不是说可以救我哥哥?你刚刚是不是说可以救他?”夏忆凝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不放手的摇晃着他的衣服。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他就这样离开的,有一点是好的,默的身体不同,他拥有一半的吸血鬼,他是在夜里重生的,可是他也有人类的特征,这不是致命的弱点,相反,是救他一命!”

    夏忆凝疑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耄耋老翁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翁解释道:“或许刚刚没办法,可是现在嘛!你是默的亲妹妹,你可以把你的血液给他,这样,他的血就是活的了。我就可以让他在日出前,身体里总有活的血液,在晨曦出来的时候,平安无事!”

    “我的血液!好!我该怎么办?”夏忆凝根本没有思考什么,只要是自己可以救哥哥,要她的血液算什么,就算是命她也一样会毫不犹豫的让他拿去的。

    耄耋老翁笑了笑,从她的手上划开一个小口子,让夏忆凝的血滴在默的天灵盖上,血居然慢慢的渗透进去了。

    夏忆凝惊喜的看着,望着耄耋老翁,只见他用光圈把默包裹起来,让他的身体一点点的热起来,然后脸色也慢慢的好看起来。

    想不通也猜不透,夏忆凝皱着眉头,一边滴血,一边在心里苦涩的想着。

    为什么艾瑞克要下毒手,为什么对这个美丽的地方做了这样的事情,她一直以为,艾瑞克永远不会伤害她重要的人,一直以为,艾瑞克不会残害任何美好的东西,可是现在她发现,对艾瑞克的幻想有些模糊了。

    太阳一点点的上升起来,直到完全露出来,默已经睁开眼睛了,夏忆凝手上的血口也已经愈合了,因为能力越强大,愈合的能力也就越强了。

    “老翁,忆凝,你们怎么了?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小默,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嘛?”

    默想了想,扶着头,想着正是中午十分,血族的人来这里,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也就罢了,还扬言要毁了这里,然后就打起来了,之后老翁就出现了,然后发生了什么,好像就和他没关系了。

    夏忆凝想了想,终于,拿出一幅画,在他面前打开,紧皱眉头,深呼吸一口气,紧张的问:“是不是,来这里的,是不是这个人?”

    默点了点头,夏忆凝突然间好想失去了一切的力量一样,再一次的昏过去了,晕厥的时候,眼角是留下一滴泪的。

    默抱着夏忆凝跑到山下的房间里面去,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坐在床边陪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夏忆凝的感觉好像更强烈了,强烈到快要感觉到她心里面的伤痛了。

    耄耋老翁看了他们一眼,冷冷的说:“你刚刚醒来,身体也很虚弱,她一下子也没事,你就先去我哪里,我替你看着你妹妹,你就放心吧。”

    “老翁你说什么?什么我妹妹?你在开什么玩笑话?”默正要走,却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步步紧逼耄耋老翁,直到他说出真相才肯罢休。

    风雪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落下,毫无预兆,也让人措手不及,无法预料怎样去迎接风花雪月,却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夏忆凝那边的事刚刚解决,木安这边也不闲着,随然现在没什么交际,可是事情总是好一会,不好一会,让人的心脏实在接受不了。

    “好远啊,累死了啦!”木安有些快要发火了,揪着王朝北的衣服跟在后面,而茉莉则是跟在她的后面走着,没有一句抱怨。

    王朝北把她拉倒前面来,扶着她一步深一步浅的走在雪地里面,安慰道:“快到了快到了,你在坚持一会嘛。”

    木安不开心的说:“都没有车,我说坐雪橇,你又说,那狗太可怜了,不让用,现在呢,咱们走了那么久,你再看看人家,不还是坐着雪橇走了吗,狗也一样的累,有什么区别嘛”

    茉莉不这么想,都是同类的缘故,她很明白王朝北的心,所以不会计较那么多,更何况她的体质来说,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累。

    看着木安有气无力的样子,她也走上前,扶着木安说:“安安,其实这样走走也好啊,这样的话,等到地方了,我们就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胜利和坚持的成果啦!那样岂不是比他们坐雪橇去更加有意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