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还是三个人的旅行
    木安应着她的话点了点头,这么想想也有道理,走着不仅锻炼身体了,更是可以等到过去了以后,才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惊喜,要不然一切就都太简单了。

    “嗯,你们说的有道理,确实,这样走过去的话,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比压迫小动物好太多了。”木安可以为了一条养死的金鱼哭上一天,心地也是很善良的,不是那种可以压榨别人的人。

    王朝北看着她笑了笑,摸了摸她额头前的刘海,用力的把她搀扶起来,两只手一块抱着她说:“这里的雪厚,所以一脚深,一脚浅,特别费力气,要不然我背着你吧,正好这几天还没有健身呢!”他停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木安,脱下自己身上的背包,背到前面,然后就要把她背起来。

    木安赶紧后退两步,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可以过去的,你背着我,岂不是特别累啊快走啦!”

    “你看我像是很累么?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的好不好?”王朝北说话大气都不喘一下的,他的样子看起来确实不像一个很累的人,再看看茉莉,她依旧是温柔的笑着,也没有很累的表现。

    完了,木安感觉自己太丢人了,这里只有她累的走不动一脸苦涩的看着王朝北,最后还是被他一下子给背了起来,猛地一下,吓了木安一跳呢。

    “啊!你下次背我的时候可不可以说一下啊!吓死人了!”木安拍着他的背说,然后看了一眼后面的茉莉,在王朝北耳朵旁小声的说:“再说了,还有茉莉在这里呢,你这样不怕她心里不好受啊?”

    听到她说这话,王朝北十分不开心,走的也越来越慢,喃喃的说:“我为什么要管她的感觉?你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唯一最爱的那个人,我不用怕什么而委屈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以后也是,笨蛋,别说话了。”接着王朝北就越走越快。

    茉莉在后面努力的跟着他们,看着王朝北有说有笑的背着木安,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自作多情了,不仅自作多情,更重要的是,自己爱的太卑微了,可是就算现在想离开,她也做不到了,宁愿这么卑微的爱下去。在心里默默的说:“无论会怎样,我都会不离不弃的跟着你的就算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也会紧紧的跟在你后面,让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我还在你身边。”想着,笑着,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个地方很美丽,也有许多人挤在这里,就是为了来看了看着神奇的雕刻。

    来到的时候,木安赶紧跳了下去,看着这美丽的景色,忍不住拿出来手机,一直不同的拍照,拉着王朝北问:“这里真的是太棒了!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这里都好美啊,还有宫殿!你看,还有宫殿,我要合照,我要拍照!”

    王朝北任由她拉着自己去这里去哪里的,一句怨言也没有陪着她来来去去,茉莉则是一句话也不说的跟在他们后面。

    “你们俩站好了,我给你们拍照。”说着,拿着手机对着她俩,然后又说:“你们两个靠近一点,要不然这样看起来不太好看,稍微靠近一点,说‘茄子’!”

    其实木安不那么拘谨的,只是茉莉,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一副后代的,不敢和木安过于的亲近,可是看到木安这么热情,自己也就放开了,缠着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安,两个人各种拍照,很开心的说!

    其实茉莉在心里面知道,她们俩个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没有王朝北这回事,如果是那样,他们有可能真的会成为一对很好很好的朋友!

    拍好以后,木安接过手机,给夏忆凝发了几条信息,是刚刚的相片,想让夏忆凝也看看这美好的地方,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王朝北疑惑的问:“忆凝现在又不在这里,你为什么给她发过去啊?”

    “因为我想让她看看我们在哪里啊,让她看看我们现在有多好!”

    “我们会一直这么好的,笨蛋啊,你不用发的,等她回来了,一起出来玩不就好了,你这是专门馋她来不了啊?”王朝北搂着她问。

    木安笑了笑,打在他身上,也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说:“对啊,人家很幸福,那么就要分享,夏忆凝是我最好的姐妹,我当然要和她分享喽,我想她一定会为我开心的!你说是不是!”

    “对,她会的!”

    玩的差不多的时候,三个人准备一块离开这里,可是离开的时候在雪地里面发现了一个人。

    茉莉蹲在他旁边,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应该是冻的不轻了,虽然还有呼吸,可是呼吸微弱的好像快没有了一样,她赶紧叫:“王朝北,木安,快过来!我在这里发现一个人!”

    闻声,两个人看着茉莉的方向跑过去,直到到跟前了,才看到雪地里的这么一个人,这个人穿了一声的白色衣服,白色的裤子,鞋子,还有羽绒服,奇怪的是,帽子都是白色的,在这漫天雪地里,他穿成这样不是太奇怪了么?

    王朝北用手摸着他的脖子上的动脉,然后趴下去,耳朵贴着他的心脏的位置,说:“还有呼吸,再等一会如果没人发现,估计就快被冻死了,这样吧,我先给他保暖,你们去叫救护车。”

    说着,王朝北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那个男子的身上,把他扶起来,让他靠着自己,王朝北的身上温热,没一会就让他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男子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王朝北,还有就是焦急的等待中的茉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然后又昏了过去。

    没一会救护车就来了,把那个昏迷不醒的人带了回去。

    木安赶紧把衣服给他穿上说:“你快穿上衣服,我知道你不怕冷,可是万一生病怎么办!这次事情紧急,不会有下次了!”然后帮他把羽绒服穿好。

    王朝北一直看着她,木安不好意思的问:“你看着我干嘛啊?我脸上有什么很脏的东西么?”王朝北摸摸她冰冷的小脸说:“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呢,对不对?别担心,就算我生病了,也有你会一直照顾我的对不对?”

    “你如果是故意的,我一定不会照顾你!”说要一边笑,一边跑,不知不觉的时候,太阳已经慢慢西移。

    茉莉很在他们后面,真的好羡慕他们这样的感情,可是遗憾的是,自己永远也不会拥有了。

    快到旅馆的时候,王朝北从他的衣服里面掏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一个水灵做的东西,是一个心形的,里面刻了他们俩个的名字。然后把东西送到木安的手心上。

    “这是?”木安看着水晶心,不解的问。

    “这是欠你的一个礼物,欠了好久了,现在,终于可以送给你了。里面是你和我,无论在哪里,我都希望我们被绑定在一起了,好不好?”

    木安欢快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拉着手一起走回去。

    茉莉看着他们,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觉得自己始终都是一个笑话,干嘛还要在这里不离开呢?

    吃了饭以后,茉莉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就要快走的时候,王朝北敲门了。

    茉莉打开门,印入眼帘的,是一个水晶的茉莉花的手串,十分漂亮,王朝北一脸天真的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总觉得茉莉就是你的象征,这是送给你的,也是一个欠了好久的礼物了,拿着吧,希望可以给你带来好运。”

    她颤抖的双手接过这个吊坠,紧张的看着王朝北,想自己给自己戴上,可是谁知道她太笨了,没办法。

    王朝北笑了笑,拿过手链,然后亲自,很仔细的给她带好,看了看说:“很不错,看来我得眼光是真的好,太适合挑选礼物了!”

    “谢谢你,王朝北,没想到,你也会给我准备礼物”

    下面的话王朝北一句也没听进去,看着她身后的行李箱,推开她,自己走进去,看着房间里已经没有她的东西了。

    指着行李箱问:“你要去哪里?东西都打包好了?是准备要自己离开了么?”

    “对啊”看着王朝北不太高兴的面孔,她赶紧笑着说:“我该玩的也玩了,该看的也看了,可不是要回去了嘛!在住下去,岂不是太浪费钱了!”

    皱着眉头的王朝北,似乎明白了什么,问:“你没钱了?我这里有,完全可以够你玩,以后有什么难事就告诉我!别自己一个人傻撑着知不知道?虽然我们可是从名义上来说,我也是有义务照顾你的,好好住着吧。”说完就离开了。

    茉莉恨死自己了,干嘛说没钱啊这下子可又走不了了,看着他俩每天秀恩爱,不虐死自己才怪呢,可是就是不敢吧那个字说出口,真是觉得自己太懦弱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已经天黑了,在黑森林那边,夏忆凝依旧躺在那里,额头上竟然布满了汗水。

    默虚弱的坐在她旁边,看着她扭曲的五官,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是在做什么梦,让她这么害怕,这么难过,泪水都不受控制的流出来了。

    耄耋老翁也站在那里,默回过头来,惨白的嘴唇启动:“老翁,她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做噩梦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问问她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又不是她,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啊!”老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眯着眼睛和他说。

    默甩开他的衣服,低着头说:“算了,问你也是白问,以后不会在问你什么事了,你只会欺骗所有相信你的人罢了。”说完,继续拉着夏忆凝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