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永生不灭
    夏忆凝失了不少的血,所以虚弱的很,嘴唇一直是白色的,身体也是冰冷的,随然她不会死去,可是这也会让她虚弱好一阵的。

    想让她恢复也有一个办法,就是拿血来让她喝,夏忆凝怎么说也是半个吸血鬼,吃血对她的帮助不是一点两点,随然人类的事物可以让她保持活力,但是血可以让她提升自身的修复能力。

    老翁看了一会,最后转身去外面,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只兔子过来,丢到默的身上,冷冷的说:“把这兔子杀了,血给她喝,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耄耋老翁是一个好人,他虽然有时候就像一个小孩一样,那大概是他想逃避这世俗的一种手段吧。

    默静静的看着自己怀中的这个兔子,灰色的毛发,鼻子一动一动的,身上还在颤抖,耳朵不停的竖起来,紧张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最后看了看,默放开了那只兔子,让它自己跑了出去,耄耋老翁一看就着急了,问默说:“你怎么就把它放了!只有喝了血,你妹妹才会尽快恢复的!”

    默没说话,拿出自己的手,把随身配戴的匕首拿出来,冲着自己的手腕处狠狠的划开,鲜血一瞬间就像觉提一样,喷涌而出了。可是默的脸上丝毫没有痛苦的深色。

    “你干什么?你这是自毁身体!”别人不知道,恐怕老翁是最清楚的,他是半人半吸血鬼,或许别人那他们没什么办法,可是却只有他们自己,可以自毁身体,永远的消失掉。

    只见默笑了笑,把胳膊举到夏忆凝的嘴边,血流入她的口中,夏忆凝似乎是被鲜血惊醒了,鲜红的眼睛看着默,拿起他的手腕,似乎忘记了默是谁,只是狠狠的从他的伤口处吸血。

    慢慢的,身上渐渐有了温度,整个人都灵活了起来,嘴唇鲜红,不知道是不是被鲜血而染红的,总之就是特别红,都有点吓人的样子了。

    “你好些了么?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默把她扶起来,让她可以靠在哪里,然后坐在她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胳膊,有了温度以后,笑着说:“还好,身上已经恢复了热量,这就好。”

    夏忆凝看着默的笑容,一下子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抱着默,趴在他的肩膀上,一边抽泣的说:“哥哥,我终于,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希望和你在一起么?”

    默也抱着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把她紧紧的抱着,许久才说:“我终于等到你了,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了,没想到,我妹妹一直在我身边啊。”

    耄耋老翁年纪大了,看不了这种煽情的场面,就没有说话,悄悄的退了出去,夏忆凝看着默胳膊上的血口子,想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就用自己的力量,帮他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默笑着说:“没想到,你已经不用我的保护了,你自己可以保护自己了,我的任务算不算完成了?”

    “不,没有,还没有完成,我没办法保护我自己,只有你才会保护我,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永远你都会保护我的,对不对?”夏忆凝紧张的拉着他的手,就怕说这样的话,然后在一声不吭的离开,那是最吓人的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默看着她情绪有些激动,安抚了她一下,然后轻柔她的秀发,和自己截然不同,就笑着说:“当然会一直保护你了,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了,也只会保护你了!”

    夏忆凝欢快的点了点头,可是突然间觉得腹部有什么东西一样,让她疼痛的卷缩着身体。

    “你怎么了?”看着夏忆凝一点点躺在床上,痛苦的样子让默已经手足无措了,赶紧冲着外面叫:“老翁!老翁你快进来!你看我妹妹怎么了!她有点不对劲!”

    听到声音,老翁赶紧走进来,看到夏忆凝疼的在床上打滚,用自己的气息稳住了她,然后走过去,给她把脉,好像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一样,目光移动到夏忆凝腹部,满脸的愁容。

    默第一次见耄耋老翁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揪着他问:“你怎么了!我妹妹她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翁你快点说话,你看着她干什么?”

    “你妹妹的肚子里面,有个东西”耄耋老翁不知道那是什么,非常活跃,想来应该是鲜血把它唤醒了才对,现在那个东西已经醒来了,虽然很难感觉到它的存在,可是确确实实它是存在的。

    “东西!什么东西?你在说什么?我妹妹她到底怎么了?”默完全搞不懂是发生了什么事。

    耄耋老翁没有理默,反而转过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夏忆凝,她没有说话,同样也是皱着眉头,用一只手抹着自己的小腹,脸上同样是苦涩的。

    过了许久,老翁才说:“你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嘛?为什么宁愿这么大意呢?哎。”

    “我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原来我还是和人类不一样啊。”

    “通过他的表现,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去阻止他。你确定你要?”

    “老翁,一切后果,都由我自己承担,希望你,不要管。”夏忆凝抓着老翁的手,用恳求的目光看着他,希望老翁可以给她一次机会,就像是给母亲一次机会一样。

    说了真多,默大概也明白了什么,看着夏忆凝平坦的小腹,不愿意那么悲观,再怎么说,那也会是自己未来的外甥,问到耄耋老翁:“他什么时候会出来?我们需要做什么准备么?会不会被”

    耄耋老翁摸摸自己的胡须说:“我不知道,当初你们的母亲,只是怀了六个月,你们就出生了,我不知道夏忆凝肚子里的,是什么,也许也是短短几个月,也有可能是几年,十几年。”

    默震惊的问:“怎么会这么久啊!只是一个小孩而已!”

    “那不是一个小孩!我们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可是”

    夏忆凝突然站起来,笑着说:“谢谢你老翁,我不会在这里给你添麻烦的。”说完以后就起身离开了,无论默怎么说,都是不肯回头了。

    夏忆凝想不通,为什么艾瑞克要那样对默,也害怕自己肚子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觉得自己以前吧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也把一切都看的太美好了。

    “你要去哪里!”默在后面喊着,一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跟着她走出去。

    是啊,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可是既然哥哥回来了,那么久应该让爷爷和外公见见他,只是她不愿意再回血族了,她恨她一直相信的那个人欺骗了自己,也伤害了自己的哥哥,让她在回去面对,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哥,我带你去爷爷那里,赵家,魔法五庭之首,你去哪里,他们会有办法保护你的,我们快走。”说着,拉着他就走。

    默也许已经习惯了这里,不愿意离开:“可是我们就这样离开么?那么,老翁呢?”不仅是因为这里与世隔绝,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可以找到父亲和母亲的味道,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先和我去,爷爷一直都在自责,你去了,他安心了,你就带着老翁,你们去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那你呢?你把自己安排在了哪里?你想自己一个人离开?”默猜中了她的心思,他现在似乎可以感觉到了夏忆凝心里面的那种纠结了。

    夏忆凝想了想,拉着他的胳膊说:“我自有办法,现在我们先去找爷爷,然后找老翁,接下来的事,等见到老翁以后再说,可不可以?”

    默回头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耄耋老翁,有些纠结了,老翁和他说:“放心吧,我在这里等着,快去快回把,对了,和我像你爷爷问好,我也不好意思去见他了,你们替我道歉把。”

    完全是十九年前的事情,老翁把默带走,可能成为了一个心结把。他不愿意再去面对任何人了。

    默也没有强求,和老翁生活了这么久,他们早就已经把彼此当成了亲人了,默大声的说:“老翁!你等我回来,我们去别的世外桃源,我还愿意和你每天犟嘴,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回来!”

    老翁突然间给他丢了一包东西出来,是给他打包的行李,口是心非的说:“哼!不用很快回来!霸占了我的屋子,我可不想让你这么快的就回来!”说完话,老翁一下子就把门给关上了。

    夏忆凝看着他说:“哥,我们走吧。”

    默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这样离开了,没看到门缝里的那个老人正眼巴巴的盼着快点回去呢。

    夏忆凝若有所思的想着,她不愿意表现出来悲伤,怕默伤心。默也不去问她别的问题,因为无论是什么问题,他都相信自己是可以保护好夏忆凝的。

    正是夜晚。这么晚出来很不方便,夏忆凝和默就在一个空地上吃着饼子,自己望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艾瑞克,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还要欺骗我?”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对默的情感不同么?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有什么事,不如和我说说把,省得自己一个人瞎寻思呢。”

    “哥,你确定,就是我给你看的那个人,故意打伤了你么?”夏忆凝再一次十分认真的问默,想做最后一次的确认!

    默知道他们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可是这又让他怎么说呢?左右为难的事情。

    “我已经知道了,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