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阴谋
    拉着夏忆凝转身的瞬间,又说了一句:“对了,不知道老翁和你们什么关系,爷爷,老翁让我带他向你问好。”说完后就拉着夏忆凝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去。

    刚刚那个爷爷叫的十分冷淡,就好像叫了十几二十年了,并没有太多的什么情绪的起伏,反而刚刚那些疑惑很让人难以理解。

    夏忆凝停下来,挣脱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哥哥,你怎么回事?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们的爷爷和叔叔啊,虽然当初有些误会,可是”

    默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心里面的慌乱,还是耐心的问她:“是他们告诉你的?当初的误会?你告诉我什么误会!想知道妈妈怎么死的么?在血族拥有着高贵血统的妈妈,她体内自身的力量,她怎么可能死去,你有没有想过,这事实到底是什么,我不会听任何一个人的片面之词的。”说完以后,不管夏忆凝愿意或者是不愿意,还是把他带出来了。

    夏忆凝就这么被他拉着,直到某个角落里面,他拿出来老翁给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树叶,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中,躲在黑暗的里面。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夏忆凝皱着眉头问:“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要你看清楚一下他们的真面目,让你知道当初母亲为什么会死。”默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扇门,想要看到里面那些人的动静,可是无奈却什么也看不到。

    没想到真的,才过了五六分钟,就有许多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进去,一个个人的脸上凶神恶煞的,拳头都紧紧的握着,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拥有着同一个气味,那就是魔法师!

    夏忆凝不解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为什么会过去爷爷哪里?是不是有人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所以去找麻烦了!”夏忆凝有些担心他们的处境了,都到这个时候了,她心里面渴望着,依旧是美好的亲情或者是什么剪不断的血脉。

    默冷冷的笑了笑,指着进去的一个白头发的人说:“看到了吧,那个人,打伤我的,不止只有艾瑞克一个人,还有他们,除了他们,狼族的人!”鲜红的眼睛望着夏忆凝,充满着悲伤,又咬牙切齿的说:“只有老翁,只有老翁一直在拼死的守护我,让他的灵气一落千丈!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会拉着你这么快的离开了吧!”

    夏忆凝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一直对她那么好的爷爷叔叔,还是堂兄,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夜之间所有的情感都变了,让她有些心慌了,摇着头说:“不可能的,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是这样的!”

    默抱歉的说:“对不起妹妹,我又拖累你了。也许他们爱你是真的,可是我他们是真心想保护你的,可是如果保护你,那我一定就会被牺牲,我们两个,注定不可以同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赵云霄看到我的时候那么吃惊了。”

    夏忆凝不相信的拉着默的手,流着眼泪说:“为什么会这样?哥你早就知道对不对?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要你当我的妹妹,我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直保护你,可是现在唯一保护你的办法,就是我出去,让他们抓起来我,这样,你就会永远都安全了,要不然你以为他们真的认为我死了么?现在没有了老翁,我没有一点能力可以保护你了对不起。”

    没想到一夜之间,竟然她心中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快乐,都变了样,在她还没有丝毫准备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不需要被保护,要走,我们兄妹一块走,咱们家,只剩下我和你了,从今以后,我只信你!”

    默把她抱在怀里,黑暗中的两个人,心口都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也许永远都不会愈合了,会慢慢的化脓,然后结巴,成为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两个人商量好了以后,夏忆凝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默回去黑森林现在也不知道会不会安全了,那么就只能先避避风头了,只是半人半吸血鬼的家伙没有死,所有的魔法师和狼人,包括吸血鬼,都会很警惕,这下他们一定是麻烦了。

    夏忆凝带着默去找木安。

    拨通了木安的电话,木安正玩的开心呢,今天是她们玩耍的最后一天了,所以和王朝北两个人买了许多纪念品才要回去。

    “木安,你现在在哪里呢?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找你有事。”夏忆凝说话很简洁,完全没有当初的那样的软绵绵的气势。

    木安在电话那边微笑着说:“哇,怎么这么久才打一个电话啊,这么久不联系,怎么感觉你变得强势了许多。”

    电话这边的夏忆凝笑了笑,坐在石头上面,看着闪动的云彩:“你倒是越来越没有个正形了啊,我找你可真的是有事问,你要是不愿意见我,或者是说什么不方便,没时间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一切看你了。”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现在和小北在一块呢,恐怕要回去也是明天下午了,怎么了?如果是很着急的事,那我换成今晚的机票吧。”木安发觉她应该是真的有事,否则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和自己打电话,而不是发一个短信就解决了。

    夏忆凝停顿了一会说:“你和王朝北在一块,这个我知道,可是,旁边那个女孩,你认识是谁么?看起来,你们的关系,好像很要好啊”

    木安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捂着嘴笑了笑:“怎么了?怕自己失宠啊?你放心吧,我还是最爱你的!那个女孩是茉莉,我们偶遇的,她自己一个人旅行,我们看她孤单,所以我就决定和他一块玩,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好啊?”木安骄傲的说,等待着夏忆凝的表扬。

    只不过失望的是,等来的不是表扬,而是一句拜拜:“随你了吧,我还有事,先不和你说了,明天下午我再去找你那,那你先玩得开心”

    挂断电话以后,夏忆凝长叹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坐着,默在她旁边,一只胳膊夸在她的肩膀上说:“其实,他们的事,你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那个王朝北既然知道,他就一定不会害木安的。”

    夏忆凝已经把他们的事情和默全部都交代了,当然有些能省略的,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都自动被她屏蔽起来了,说的都是关于王朝北和木安的一些问题。

    默当然直到她有些事没说,可是没说的原因只有是为了让他安心而已,所以也就没问,相对来说,他还真的不愿意知道那些事,不是说过了么?这样活着更好。

    “可是木安是我的最好的朋友啊,她是个好女孩。”夏忆凝一脸无奈的说:“更何况,其实我也害怕王朝北会伤害那个叫茉莉的女孩,那个茉莉对他死心塌地,更重要的是,心眼特别好,不会为了争宠而伤害别人的,我真怕她们俩个最后受到伤害。”

    默说:“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你还管别人,再说了,这一切到头来都会有结果的,就算你去改变,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的结局,倒不如顺其自然了,这样还能到最后会责怪自己不是?”

    夏忆凝点了点头,喃喃的说:“真不知道王朝北那家伙踩了多少的狗屎,有这样好的桃花运,可真是不公平极了”

    在木安那边,木安笑着挂断了电话,放在包包里面,王朝北走了过来,看到她笑的这么开心,又刚刚放了手机,就好奇的问她:“是谁的电话啊?你笑的这么开心,还真是不多见啊,坦白从宽啊!”故意装作不开心的样子问她。

    木安狠狠的在他腿上踢了一下,然后说:“除了忆凝,还能有那个女的可以进的了我的心啊?怎么啦?你这是吃醋了么?”

    “我怎么会和一个女的吃醋呢,你说只有夏忆凝可以进你的心,那么茉莉呢?她还没有进去么?”说着,指了指前面正在看冰雕的茉莉。

    木安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茉莉的侧脸特别漂亮,很有立体感,还很白嫩,可是木安却说:“她只是好朋友而已,虽然我觉得茉莉也不错,可是对她还是有些隔阂,大概是因为和忆凝认识的时间长了,所以习惯了她的风格吧。”

    “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啊。”

    血族

    艾瑞克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夏忆凝的讯号了,就在不久,他还感觉到夏忆凝有危险呢,可是只是一瞬间,又什么事也没有了,反而还是精神更好。

    做什么也没有心思,虽然不担心她会遇到危险,可是总觉得有些慌乱。

    艾薇儿看到他在城堡里面,就问:“哥,你没有回去啊,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因为艾瑞克已经和王有了协议,所以他这几天会在城堡里帮助王一块整理一些资料的,这一点让艾薇儿有些震惊。

    指着一叠资料说:“哇,这不是大哥干的事么!怎么王交给你了?难道说,王有意思,想让你”

    “你别瞎猜了,不是的,只是这是一个协议而已,我这是整理的时间录,等到凝回来了,我就会去看管时间通道,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艾薇儿知道哪里,那怎么可以是艾瑞克去的地方呢?哪里不仅危险,还缺食物,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凶兽或者野生的动物在哪里生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