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奇怪的老婆婆
    “哥你没事吧!去哪里,你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啊,如果去了,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啊,更何况,母亲不是说忆凝已经怀了咱们德鲁赫斯家族的血脉了么?”艾薇儿当然是拒绝他去的,紧拉着艾瑞克的胳膊,不敢相信这个决定。去了哪里,不就等于和这里没有丝毫关系了么?

    艾瑞克冷冷的笑了笑,看着艾薇儿说:“我这次得罪了莱卡,所以我就要代替他们家族去守护哪里,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也是当初的一个协议,只有这样,我才会安全,她才会安全,不会威胁到亚力克半分了。”艾瑞克的话语很冷,没有一点点的感情,在他心里,已经对某些事失望了,比如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比不上第一个出生的孩子。

    就是这么的不公平,向来如此,艾瑞克早就已经看开了。

    正当他们谈心的时候,凯特突然间进来,深色有些慌张了,看了看艾薇儿,又看了看艾瑞克。

    艾瑞克说:“你说吧,没什么事是艾薇儿不知道的。有什么说什么。”

    艾薇儿和他的关系好,这是整个血族都知道的,所以卡特也不在扭扭捏捏的了,直接说:“您还记得那个在黑森林的男子么?”

    “记得,怎么会忘记呢!能让忆凝心痛的人,我怎么可能忘记!”艾瑞克说话的时候,愤怒已经可以看出来了,明显对这个默十分痛恨。

    凯特不敢抬头的说:“他,他不是别人,他是王妃的亲哥哥。”

    听到他的话,艾瑞克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可思议的想着,艾薇儿也惊了一下,同样有些震惊。艾瑞克冷静了一下,稳住了以后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我说清楚了!一个细节都不要忽略,我要知道这件事的所有故事!”

    “艾瑞克王子,您说王妃很久没有和您联系了,我就去找了一下,又重新去了黑森林,是那天那个老人说的,恐怕,恐怕王妃已经知道了”凯特说的声音特别小,可是艾瑞克还是听的特别的清楚

    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艾薇儿,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没有听凯特的劝告,自己一意孤行,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如果夏忆凝真的知道了,那么铁定是不会原谅他干的这件事了

    艾薇儿问:“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夏忆凝的哥哥已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后果已经知道了,艾瑞克已经知道为什么夏忆凝不联系自己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还有心情去联系呢?对于他来说,不过事情也不是太严重。

    最后又塔拉着脸,冷冷的说:“还好事情不是很严重,还有挽回的余地,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给她一些时间吧,先让她自己静静再说吧。”说完以后起身离开了房间,凯特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艾薇儿走过去,很认真的问凯特:“凯特,发生了什么?哥哥是不是对夏忆凝的哥哥发生了什么冲突啊。”

    凯特摇摇头说:“事情是这样的,王子生日过后,去找过那个叫默的小子,顺便给了他一点教训,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也只是警告了几句而已,我想王妃大概是知道了,才会有些情绪的吧。”

    艾薇儿都觉得他太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动了,一手拍在书架上面,说:“真是的,他这毛病得改改了,有什么事不能在台面上说,他这样的偷偷的,忆凝不生气才怪呢真是的,这下他摊上事了,对自己的小舅子这么说”

    艾瑞克在外面思考这件事应该怎么解决,可是却遇见了德古拉,迎面走来,看似是无意的,可是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在这里,等了有多久呢。

    德古拉很有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艾瑞克王子殿下。”弯着腰,露出一个招牌微笑,两颗牙齿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亚力克找你来的么?”艾瑞克没有给他好语气,自己坐在亭子里面,让德古拉站在那里和他说话,毕竟这里是王的城堡,还是要上下有序的,德古拉这样是为了做给王看的。

    他回答艾瑞克的话:“王子殿下误会了,不是亚力克王子找我来的,是王,王叫我来,商量一下关于艾瑞克王子要去时间通道的事情。”他一边说,还不忘了时刻打量着艾瑞克的表情变化。

    “王是和你怎么说的,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艾瑞克王子这是在问我,打探王的消息,我可以这么理解么?”

    “本王子什么也没有问你,只是无意间说起来的,本王也什么都没有听见,我这么说,德古拉伯爵是否能明白呢?”艾瑞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虽然是笑着的,可是却还是有一丝的恐怖在里面。

    德古拉赶紧说:“王子今天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啊,是遇到了什么事么?如果可以的话,也许能和我说说,看看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才会更妥当。”

    艾瑞克突然站起来,一步步紧逼他走进,贴近他的脸,吐出寒冷的气息,对他说:“可别跑题了,我说了什么,你要说什么,我不希望在你嘴里听到其他的内容,如果你非要干涉,那么”艾瑞克话只说了一半,如果是聪明的,德古拉也应该知道他下面会说什么了。

    赶紧点了点头,在外人眼里,两个人似乎就是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他们也没办法听到内容,没什么可疑的,王也自然不会知道这件事了。

    艾瑞克早就猜到了,王一定不会就这么罢休的,如果亚力克的王位不稳定,他怎么会甘心让自己就这样离开呢?

    德古拉小心翼翼的说:“不知王妃是否是真的怀孕了,如果是真的话,那么,王子可要看紧了,这是德鲁赫斯一族的第一个孙辈啊,在他身上,以后的担子,可是不比大王子的轻。”

    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往往被寄予厚望,无论是谁的孩子,只要是直系的血亲,那么那个就是最有可能继承未来的一切的人,所以也许艾瑞克会没有机会,但是他的孩子,机会比他还要高许多。

    之所以王和王后那么看中夏忆凝的肚子,就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孩子,而亚力克连妻子都没有,更别说孩子了,如果给亚力克抚养,那么效果会更好了。

    艾瑞克本来是紧皱眉头的,可是想了想又说:“我不稀罕那个位置,当然,我的孩子也是一样,无论他是不是长孙,他都不会在乎那个位置的。”

    “王子这样想,可不代表王和王后的意思啊,毕竟这个传统,从开始,延续至今了,又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呢?”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德古拉说的话让艾瑞克心里面更是有些不舒服了,原来他们是打的这个主意

    艾瑞克愤恨的看着这里的一切,让他不生气怎么可能,他相信亚力克,把亚力克当成了兄弟,可是亚力克却没有把他当成兄弟,他们两个人注定是水火不容的,可他不愿意用自己的孩子去换任何东西。

    艾瑞克的想法夏忆凝是不知道的,她感受到了艾瑞克在联系她,可是她还是选择了不去理睬,在自己没有完全想通的时候,她是不愿意听艾瑞克的任何解释或者是不会解释。

    坐在火车里面,夏忆凝的头靠着玻璃,看着外面飞驰离开的风景,心绪完全不在这上面。

    坐在她旁边的默问她:“怎么了?走神了,心情不好。”

    “没事,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可是却有些想不通,所以忽略了外面的风景了。”夏忆凝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到:“先别想了,到时候自然会有答案的,我会陪着你一起的,放心吧。”

    两个人正说着,对面的一个老婆婆开口说话了,笑容有些慈祥的说:“你们两个要去哪里啊?”

    听到回答,夏忆凝笑着说:“我们要去x哪里。”

    “哦,正好,我也要去哪里,你们是?家就在那里么?”

    家,说到家,夏忆凝苦涩的笑了笑,自己哪里还有什么家啊,此时此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了。

    避免尴尬,只能说:“不是,是去找一个朋友的。”

    老人又问:“你们两个是?”

    默笑着说:“我们两个是兄妹,一母同胞的亲兄妹。”

    那个老婆婆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光看就看出来了,你们两个一看就是兄妹,只不过你们两个人的命运却完全不同啊好像在两条永远不可能重逢的线上,可以重逢,也是奇迹啊”

    这个老婆婆一定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出这些的人,一定会一些什么东西,夏忆凝和默互相看了看对方。

    夏忆凝尴尬的问:“老婆婆您为什么这么说?什么叫我们的命运完全不同,我们在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线上。”

    老婆婆看着外面笑了笑:“既然有生命,就各自有各自的线路,当然是不同的了,至于你们的命运,也是只在于你们,谁也没办法算命的。”

    这话说的有些白马非马了,明明刚刚不是这个意思,还是一开始就理解错了,默不解的看着这个老婆婆,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或许的慈祥了:“老婆婆,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我们听着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劲呢”

    “没什么不对劲,只是你们的心想的不同而已,我只是比较喜欢研究塔罗牌,从以前就开始研究,一直到现在罢了。”

    也许这只是意外而已,毕竟是玩塔罗牌的老人,夏忆凝觉得这么说只是她的一个套路而已,对谁都这么说,故意玄乎其乎而已。然后再说一些听不懂的什么命理的话,再让人玩玩塔罗,一收钱,就这么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