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下车遇到雨
    正在自己的思绪里面想着,突然老人家笑了两声,把围巾重新带在自己的脖子上面,黑褐色的围巾让她显得更加神秘了,花白的头发乘着她脸上的皱纹,夏忆凝感觉她应该不像是那种骗人的老人家,从她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些高贵的气息。

    老婆婆露出齐白的牙齿,拿起身边的一个皮箱子,看上去有些年限的箱子了,看着夏忆凝说:“信则灵,不信也就不灵了,有些事不要太去在乎他的结果,要知道中间的过程有时候更重要,能更让你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是什么。”

    夏忆凝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火车一点点的买下来了,已经到站了,在坐下去已经没用了,默首先拿着行李,然后和她说:“别想了,不是说了么,既然不明白,就别去想,如果会知道,那么到时候了,无论是怎样的方式,就一定会知道的。”

    “可是”

    “你在可是下去,咱们就要坐到下一站了,老婆婆都走了,我们也快走吧,你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么!”默把她拉起来,搀着她走下火车,怕她在说下去,就真的要去别处了。

    一下车,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这个城市她虽然不是特别的熟悉,可是也和父亲住了几个月的,还是有一些感情在里面的。

    看着熟悉的街道和两旁的树,她就想到了父亲开着车送她的情形了,学校依旧照常开学上学,可是里面再也不会有她了。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经意间落下来了,一颗颗落下来的眼睛引来了风雨,乌云密布,不一会就狂风大作,看这情况,应该是要下雨了

    默拉着她躲在一个商铺的屋檐下,皱着眉头想办法,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怎么了?是想到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了?”

    “哥,我好想爸爸,如果他知道你还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一定不会在担心我们没有人照顾了,因为我们有彼此了。”说着,抱住了默,把自己的头压在他的肩膀处,委屈的哭着。

    他从来没见过夏忆凝这么伤心过,心里面突然有些难受,两具冰冷的身体互相给彼此取暖,默一点也不想看到她这么难受,可是此时此刻他居然一点办法也没有。

    轻轻的揉揉她的小脑袋说:“不论爸爸知不知道,我们都有彼此,可是如果你不开心的话,爸爸就一定会担心的,答应我,永远也不要在委屈自己了。”

    夏忆凝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两个人正愁着这雨什么时候才能不下。因为已经越来越大,这么下去,岂不是要在这里站一晚上了,可是这里也是做生意的地方,让人家老板在里面也很难做事的,所以看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善。

    兄妹两个互相看了彼此一眼,耸耸肩膀,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这个时候,救星来了,是火车上的那个老婆婆,看到他们站在这里避雨,走过去问:“没有拿雨伞么?我猜你们一定没有看天气预报吧,哈哈,正好,我多带了雨伞,如果不嫌弃的话,用我的雨伞吧。”说着,就从行李箱里面吧那把黑色的大雨伞拿了出来递给他俩。

    看着唾手可得的雨伞,夏忆凝和默相互看了看对方,最后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谢谢你啊老婆婆,只是您自己一个人出门,却带着两把雨伞,一定是有用的,要给别人一把,就这样给了我们,那岂不是”

    老婆婆笑着说:“你倒是机灵,不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人,却带着一把多余的雨伞么,我比较喜欢有备无患,防患于未然,这样不是正好嘛?你们需要,那就给你们把。”

    说完以后,把伞硬生生的塞到艾瑞克的手里,然后自己悠闲的离开了,从背后看,她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最多也是一个中年妇女而已。

    可是谁能想到呢,这只是背影杀手而已,默打开伞,两个人站在伞下,一步步离开,默故意让伞很倾斜,让夏忆凝可以完全在伞里面,而自己的另一面却是被雨打湿了。

    夏忆凝偷偷的看到了,所以故意的,有意无意的离他靠近了一点,好让他把伞拿的正规一点,“你看你的衣服都湿了真是的,不会冷么!”

    “我不会冷,你忘了?我们去哪里?”

    夏忆凝想了想说:“我们回家,以前爸爸在的时候,我们住的地方,哪里很好,很有安全感,只是这么久了,哪里一定特别脏了,会去还得好好打扫一下才行。”

    默想了半天才说:“这个,这个没关系大不了咱们重新打扫一次啊。”

    看到他苦命的样子,夏忆凝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忍着笑说:“那就要幸苦你了啊老哥,你一定舍不得我动手打扫吧,更何况,我想在很有可能怀了你的外甥啊!”

    “”默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坚信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拉着夏忆凝的手,一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样子说:“嗯,你放心吧,有我在,你只需要负责休息就好了!”

    “真的嘛?你了不用勉强哦,我会帮你一块打扫的!”

    “不勉强,你好好保重你的身体,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都交给我就好了!”默坚定的看了她一眼才说。

    看着他认真又视死如归的样子,夏忆凝可不想在逗自己的哥哥了,毕竟就这一个哥哥,可怕他会伤心的,最后拍着他的肩膀说:“放心吧,骗你的,哪里我经常让木安找人打扫的,想来也脏不到哪里去的,你啊,安心吧!”

    两个人来到旧房子,果然木安这个家伙很值得托付,房子被她照顾的特别好,就连外面都是很干净,这么久了,没什么灰烬,看起来她确实是经常打扫的缘故吧

    夏忆凝找了半天才有了钥匙,打开门,里面依旧和原来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夏忆凝看着这里的一切,泪水又忍不住想要落下来了。

    “这是你和爸爸生活的地方?这里很美丽。”默把东西放在地方,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客厅里面的墙壁上,都是他们的合照。

    默慢慢站起来,走过去,用手拂过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和夏忆凝说:“我们两个人,和爸爸都不太像,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夏忆凝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妈妈更漂亮吧,或者说,吸血鬼的基因太强大了,把我们两个都改造了。”这才说道重点上面。

    默很赞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嗯,我很喜欢这个改造。”

    因为夏忆凝硬拉着默去做了一个发型,其实就是把他的稍微长的头发剪短了,换了一个更加适合他的发型,这样一看,更是一眼就迷死万千少女,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是混血儿,更增加了许多的好感度。

    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因为默的衣服湿了一大半,穿着湿衣服任谁都会不舒服的,可是默一句话也没说,夏忆凝到是很自觉的,去以前的房间,把爸爸还保留的几件衣服拿出来,丢给他说:“这是爸爸以前的衣服,你穿着试试吧,总比你那个湿衣服穿着舒服,再说了,这上面还有爸爸的味道啊!”

    接过衣服的默看了看,白色的衬衫,可是自己穿的是牛仔裤,搭配起来一定不是很好,可是总比没有好,更何况是自己父亲的衣服,他当然是更加珍惜了。

    换好衣服的人出来,夏忆凝看着他,竖起一个大拇指来。

    突然间有人在敲门,不用问,知道他们回来的,除了木安也没有别人了,但是时间刚好,他们都忙完了,她也来了,一定是事先故意这样安排的,为了逃避劳动。

    一开门,果然是她,木安手中拿着一个礼物盒,挡在自己的脸上,说:“当当当当小仙女拆礼物喽!看你最好的姐妹送你的什么礼物!”

    夏忆凝接过礼物,顺手也给了她一个礼包,就像是交换了信物一样。

    两个人包在一块,夏忆凝说:“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又胖了啊?”

    木安骄傲的说:“我有人惯着,胖一点还不行啊,到是你,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被卖去做苦工了?告诉我,我一定不会同情你的,哈哈!”

    两个人一见面就开始互掐了。

    没发现原来木安后面还有一个人,夏忆凝的身后也有一个人,两个人都发出了不同程度的声音。

    “他是谁啊!”“你怎么和他在一块啊?”

    夏忆凝笑说:“这是我哥哥,你应该知道吧,我有一个哥哥,更幸运的是,他还在。”然后又看着木安身后的王朝北,不怀好意的说:“他怎么来了啊?我不是和你说,不可以告诉别人的么?”

    木安结结巴巴的,避开这句话,然后直接走到默身边,看着他帅气的脸庞和酷酷的发型,花痴的伸出手说:“你好,我是忆凝的最好的闺蜜了”

    默笑了笑,看着这个女孩真有意思,也同样伸出手,微微的弯腰说:“你好,我是你最最好的闺蜜的哥哥,我叫默。”

    木安已经心里面变成一朵花了,觉得这个名字实在太有型了,叫默,沉默的默,简直就是少女杀手吧

    夏忆凝没去管他们,看着王朝北,皱着眉头问:“你怎么来了?”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有什么的话,我觉得还是说开了好”

    “说开?你告诉我怎么说开?当着木安的面?你确定要我说开?”夏忆凝怕木安听到,离得王朝北特别近,在他耳边问到,语气不是很好,反而还有一些厌倦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