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偶遇熟人
    “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我希望你不要干涉太多,就像我并没有干涉你一样!”王朝北的话是指夏忆凝和艾瑞克的事情,他也没有干预。

    夏忆凝冷漠的笑了笑:“你干预太多?我有一半吸血鬼的血统,你又能怎么干预呢?可是你和我不同,你是狼人,你如果和木安在一起,你是害了她!”

    王朝北也不甘落后的说:“你无论和谁在一起,都一样会被阻止,是我帮你瞒下来了!”

    王朝北现在变得一点也不一样了,和曾经一点都不一样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故,夏忆凝觉得现在的他有些心高气傲不可亲近了,或许他们压根就没有亲近过吧。

    “既然你这么好,不如好人做到底吧,别去伤害木安了,她是一个好女孩,受不起伤。”夏忆凝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觉得他这么说只是强词夺理罢了。

    看着夏忆凝这个样子,王朝北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应该说,无论他说什么,夏忆凝都不会听的:“我说了,我永远不会伤害木安的,我王朝北说过的话,永远在心里铭记!君不食言!”

    深呼吸一口气:“所以呢,我知道,不伤害木安,就要有一个替代她的人,是茉莉么?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又想继承家族,又想娶木安,还找一个甘心为你牺牲的女孩,为什么你会这么贪心呢?”

    王朝北靠近她说:“家族是我的责任,我责无旁贷,难道我就没有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利么?”

    “爱情的权利?你的爱情的权利是牺牲别人么?你明明有机会告诉木安的,可是你没有,你又知不知道茉莉的心里面有多难过?一直以来,我看错你了,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也不屑有你这个朋友!”说完以后,把手从门框上放下来,任由王朝北走或者选择。

    王朝北踏出门的那一刻,说道:“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人不由心,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可是我不知道除了这个决定,还能用什么理由留在她身边,纵使要牺牲一个人,那个人也永远不可能是木安的。”

    说完以后,头也不会的离开,夏忆凝站在院子里面笑了笑,心里面嘲笑着,是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白马非马的理由呢?明明是自己的错误,可是却又把自己说的重重的高尚!

    夏忆凝看着自己怀表上的黯淡无光的珠子。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串,苦涩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我不也一样么?有什么资格诉说别人呢?每个人都有无奈,而我们的无奈都是注定好的,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就好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半吸血鬼,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狼族。”这么想想也释怀了,虽然王朝北的方法也许有问题,可是却也是无路可走中的路了。

    正思考的时候,一个老人缓缓走来,笑着看着她:“你好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啊,身体还好吧?”

    听到老人的问话,夏忆凝下意识的用手捂着小腹,其实听到这句话,她真的本能的下意识的摸了摸,却被老人尽收眼底。

    夏忆凝尴尬的点了点头,“是,很好,您身体还好吧?”不知道为什么,不敢抬起头看老人的眼神,她的眼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睛似乎有一种魔力,可以看透内心,这种能力,似乎比艾瑞克的还要可怕,还要惊悚。

    听到那个老婆婆笑了两声,说自己的身体很不错。

    老婆婆今天和昨天没什么区别,只是都是阴天了,她还是遮着自己的面孔,大概是因为怕遇到风,毕竟人也已经老了。

    老婆婆走过去,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手摸着她的小腹,吓了夏忆凝一跳:“老婆婆您干嘛!”抽搐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紧绷着,感受到老婆婆手的温度,才慢慢放下心来。

    “别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居然看不到他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要去哪里,我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这么邪门的事。”老婆婆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脸上的皱纹瞬间多了起来。

    邪门的事,夏忆凝简直不想和她计较了,到底是谁更邪门,这个老婆婆还真是会颠倒黑白,明明是她把自己吓了个半死,现在又说这么奇怪的话

    夏忆凝放下心以后,老婆婆看着她,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惋惜什么,又似乎是有什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最后她拿出一张塔罗牌,放在她的手中说:“希望,让它带给你希望吧。”说完以后,就自己又蹒跚的离开了。

    魔法五庭又在开会了,现在所有人已经知道默还在,尽管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存在,那么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也不管到底有什么威胁。

    李奕炎偷偷站在门外,听着他们的谈话,得知夏忆凝的哥哥没有离开,心里面也是很开心,真想就见一见他们兄妹两人。

    不一会,赵云霄出来了,看到李奕炎在一旁,就说:“你怎么在这里啊?不进去?”

    “我在这里,怕我在这里么?你们还真是防患于未然啊,这事让你们办的,也真是仁至义尽了啊。”刚刚他们说的话李奕炎已经全部都听到了,所以才对赵云霄的态度一落千丈。

    赵云霄笑着,把他带到一边说:“我们之所以要这样,是为了要保护忆凝,否则,忆凝永远都在危险里面我们不可以冒险。”

    李奕炎简直吃惊了,感叹的和他说:“保护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去伤害另外一个人,这么久了,忆凝的哥哥都没有出现,更不是什么威胁,为什么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都不去支持他们呢?”

    “如果想支持就能支持的话李奕炎,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见的多了,也会慢慢明白的。”赵云霄靠在柱子上面,低着头,白色的衣服让他显得更加憔悴了,额头前的刘海落下,随着风孤独的摆动着。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李奕炎扶着他的肩膀问他:“接下来呢?你们打算怎么办?有什么计划么?”

    “目前是要找到那个人,接下来的事情,等先找到他以后,在做其他的打算把”赵云霄这么说就不怕他会告诉夏忆凝,因为他也不是真心的想要去抓谁去

    李奕炎问:“你们怎么打算抓到他?有办法么!”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一半是人,一半是吸血鬼,我们想找狼人族来帮忙,否则这么多人,从哪里下手找都不知道。”

    说起狼人,让李奕炎想起来王朝北,虽然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不是很多,可是也有交情在里面,也在一起吃过饭,看样子,和忆凝的关系也很好,可以放水也说不定啊。

    说走就走,总不能让王朝北过来这里,有求于人的话,最起码也要自己有一点诚意才行。

    看到赵云霄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也不愿意管那么多了,自己先去找王朝北才是最重要的。

    次日下午,默和夏忆凝在商场,想买些衣服,毕竟他们身上的衣服不是太华丽,就是太复古了,夏忆凝的衣服是从城堡拿出来的,穿的当然不合适了。

    默有气无力的说:“为什么我们要坐火车来这里,还要用腿慢慢的逛来逛去呢?”

    夏忆凝看看这件,摸摸那件,一件一件的试衣服,默已经不想吐槽了,夏忆凝说:“毕竟这里是人类世界,如果我们那样开挂的话,不是很不公平嘛?更何况,如果被发现的话,那又应该怎么解释啊”从更衣室里面出来,夏忆凝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问说:“哥怎么样啊!这身衣服好看么?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啊?”

    默已经审美疲劳了,一上午,夏忆凝都快把能试穿的漂亮衣服都试过了,还买了一大堆,默虽然身体不累,可是心累啊。

    只能顺着她的意思,点了点头说:“很漂亮啊,你身材太好了,可以换一个小一点的,更凸显身材不是?”

    夏忆凝点点头,对着售货员说:“麻烦你帮我拿小一号的,然后抱起来,刷卡。”然后潇洒的从默的包里面吧卡拿出来,刷刷刷两下,又已经成功的买了一件衣服。

    售货员把衣服包好以后,笑着说:“这是您的哥哥啊,你们兄妹两个真像,遗传的基因太强大了,你们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

    夏忆凝笑了笑说:“我们是这里的人,只不过是混血儿。”

    那个售货员一脸痴迷的看着默,一边说:“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太幸福了”

    钱是夏宇航身前的,都是留给夏忆凝的,密码是她的生日,也是昨天晚上找到的,没想到他的父亲另外还留了这么多钱,应该是怕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才藏起来的吧。

    买完东西出来以后,夏忆凝用胳膊肘处了一下默,骄傲的说:“怎么样啊?帮人刷卡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

    “好么?哪里好了,我可没看出来,这么久,你都快把这个商店给买下来了,如果不是我拎不了那么多东西,你说你还打算买多少?”默没好气的数落这夏忆凝。

    最后她嘟嘟嘴走出去了,直到出来的时候,才遇到了一个熟人

    李奕炎看着自己面前的人,赶紧冲上去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突然来这里了?”夏忆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在这里遇到李奕炎,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个城市,只是不同的地方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