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愿意放弃身份
    说完后,亚力克也自己出去了,不用艾瑞克送。

    忍了这么久,最后没想到还是这个结局,现在连自己的孩子都有可能保护不了,那么他到底一直在坚持什么?

    生气之余大手一挥,长袍散开,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门处,最后门就这样被他毫不犹豫的破坏掉了。

    听到这声响,艾薇儿从楼上下来,刚刚一直在听他们的谈话,确实是觉得王和王后的这个决定有些太草率了,这样都没有问过艾瑞克和夏忆凝的想法,自己就那么决定了,未免太过于偏心了。

    艾薇儿心疼的,拉着他的胳膊:“哥,你要不然你先去休息吧,我去城堡,我去个母亲父亲说,他们一定不会一意孤行的”说完就要走,可是被艾瑞克制止了。

    露出猩红的双眸,换上一副愤怒的面孔,咬牙切齿的说:“你觉得就算你去说,又有什么用么?这规矩是一直都有的,尽管是不愿意,又有什么办法呢?”说完,艾瑞克跌跌撞撞的坐在沙发上面,双手抓着头发弯曲着身子,紧闭双眼,不愿意睁开眼来面对着一起。

    艾薇儿是个善良的公主,她最看不得这些了,更加心疼自己的哥哥,打抱不平的说:“这规矩就是个错误,这种规律早就应该废除了,这样不就更加深了彼此的隔阂嘛!哥,一定不能让这个发生在你身上。”

    艾瑞克抬起头,看着二楼上面的油画,攥着拳头说:“凝不在这里也好。这样就不会受到危险,看到那些不该看到的了!”

    “哥,你要干嘛?”艾薇儿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这是第一次这么愤怒,这种气息好像足以杀死一个人了,谁也不一个艾瑞克真正的能力是什么,所以艾薇儿心里面有些恐惧了。

    艾瑞克站起来说:“我会亲自去找王和王后说清楚,如果愿意放弃这个想法,我会带着凝离开这里,永远不会威胁到亚力克的位置,可是如果他们非要一意孤行,那我一定,维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说着,看了看衣服上的胸针,这是那年他冲破了封印,王和王后送给他的,他嘴角裂开一个笑容,手一下子就把胸针拽下来,扔到地上:“我从来不需要这个东西来证明自己,我也不需要这么廉价的鼓励和奢侈,我要的,他们永远都不知道!”然后一步步离开这里。

    艾薇儿在后面叫着:“哥,你去哪里啊!哥,你到底要干嘛啊!告诉我好不好!”

    艾瑞克停下脚步:“艾薇儿,如果我做了什么,你会不会恨我?”

    艾薇儿想了想,终于开口说:“如果是对的,我一定不会恨你,如果不会伤害王和王后,我一定不会恨你的!如果你不让大哥消失,我也一定不会恨你。”

    “呵呵这一切你都想的太天真了,如果到时候,我是那个被伤害的呢?”艾瑞克又说:“你还是公主,所以你回城堡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也会解决,这是唯一一条路,我发誓,我从来不想走这条路!”说完以后直接闪开了。

    他怕在听到艾薇儿的其他的话,让自己又改变了主意,这次,为了维护自己的家庭,他绝对不会给退路的。

    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果当一个人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或者是什么偏激的事,那么一定是他承受了太多东西,做了他根本不愿意做的事,愿意伤害任何人,心里面没有任何的顾虑和惧怕了。

    凯特在后面跟着,一边看着他的神情,一边想要拦着他:“王子殿下,你还记得王妃说的话么?她说无论是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从来有对不起亚力克,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是我的错,亚力克却不会发生任何事情?”他在悬崖上停了下来,看着凯特,扎心的说:“从小到大,我替他背了多少的黑锅?你知道的吧?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这么对我!”

    凯特低着头说:“王子殿下,这也不是大王子想做的,毕竟这样的规定也不是从您这里开始的”

    “凯特,这么说来,你也不支持我?你也觉得是我小题大做,是我胡闹么?”艾瑞克似笑非笑的看着凯特,认真的问他的想法。

    可是凯特缺低着头没有说话,代表了沉默,就是默认的意思。

    突然间,艾瑞克背上的一双大翅膀消失掉,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存在是这么卑微和不值一提的事情。

    千丈高的悬崖,他不收冲击的衰落下去,觉得当初和夏忆凝在一起,不仅不能保护她,反而还是害了他。这样的自己,艾瑞克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看着急剧下降的艾瑞克,凯特冲下去,惊恐的叫着:“艾瑞克!你干嘛!快点上来啊!”

    可是艾瑞克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任由自己的身体降落下去。

    终于在最后一刻,凯特还是接住了他,两个人都安全落地了,艾瑞克看着他,冷冷的问:“为什么要冲下来接着我?我允许了么?”

    “从这里摔下去”

    “就算在高,我也不会有危险!我所经历的,难道都不比这些么?难道就这样?我还会害怕么?我以为你很了解我,因为你看到我这么久所经历的一切,可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凯特,从今以后,你就不用在跟着我了!”说完,艾瑞克重新飞起来,向着城堡的方向去了。

    隐蔽处,德古拉笑着说:“看着吧,艾瑞克王子很快就会找我们帮忙的!”

    尼卡悄悄的拍了拍手,勾起一抹鲜艳的微笑,仰着下巴说:“杰莱特,还是你有办法啊,好说歹说的说通了王,才会激起艾瑞克的愤怒。”

    杰莱特·德古拉骄傲的看着已经不了身影的艾瑞克,说:“尼卡,你说我们的计划,是不是又进了一步啊?”

    “我看是一大步,只要艾瑞克一反,到时候,我们为了血族和他拼命,到时候,德鲁赫斯家族,我看就算是始族醒来,也很难挽回局面了,就算是挽回,又有谁还会听从他们呢?”

    尼卡·勒森巴又怎么会信服德鲁赫斯家族呢?明明都是古老崛起的家族,凭什么一个是至高无上的王,王族尊贵的身份,另一个却要世世代代的臣服在他们手下,这样的不甘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现在的王杀了他的兄弟开始,到现在艾瑞克也要夺位,他们已经快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垮台了。

    德古拉看着冷笑的尼卡,也陪着他一块笑,虽然说坐收渔利,可是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比起来勒森巴族,德古拉家族可是更加久远,他们体内的能量,更是世世相传的啊!

    艾瑞克来到城堡里面,看来亚力克还没有回来。

    艾瑞克看着王和王后,三个人坐在一块,现在没有君臣,只是普通的父母和孩子的谈话。

    “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决定,我可以让你施法,禁锢胎儿,直到亚力克的孩子出生,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做?”艾瑞克坐在沙发上,还想最后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用那么偏激了。

    王语重心长的说:“艾瑞克,我们这样做也是没办法的,你要知道,如果有一天亚力克坐上王的位置,那么最危险的就是你!”

    艾瑞克皱着眉头,心里面实在好笑,就像是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他一样:“我说了,我愿意带着她们离开这里,永远不会来,永远不威胁他!”

    王后也说:“你以为,你去了哪里重要么?只要你有这个身份,他就永远都不会放心的!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我不想看着你们自相残杀啊!”

    “所以你们就决定保护他,过来伤害我么!”艾瑞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眶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一样:“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要这么偏心?”

    “艾瑞克,只有这样,你才能安全,你的孩子会是未来的继承人,这样你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亚力克就不敢轻举妄动的去危害你了!”王着急的说,生怕他不明白。

    艾瑞克站起来,冷笑的看着这两个人,摇了摇头,把双手插在裤兜里面:“你觉得这样就有用么?只要他想,什么办法没有呢?我看你们是高高在上太久了,忘记了铲除异己可以怎样的不择手段了!”

    王突然站起来,指着他大声的说:“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怎么可以说这些话!你知不知道”

    “如果你们真的想保护我,就废除我的身份吧,让我和德鲁赫斯家族没有任何关系,让我和凝去看守时间通道吧。”艾瑞克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思考了很久的。

    血族这里,很看重的是血统,所以,如果失去了德鲁赫斯家庭的这个关系,他很有可能永远都不能翻身,可是只有那样才会安全,他们才能永远不受到这样的攻击和伤害。

    就像他曾经和亚力克·德鲁赫斯说过。这样尊贵的身份,都是王给的,没有王,他们就什么都不是,更别说在这里争夺这个可有可无的位置了。

    王想了想,摇了摇头,他也清楚这样做会发生怎样的后果,所以摇摆不定,一是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又不想让他被排挤,这么做的话,他未来的生活也不一定会好受到哪里去的。

    看了看他说:“让我好好想想,你先离开吧”王说完以后,背着双手,闭着鲜红的眸子,背过身不再去看他。

    王后心疼的看了看艾瑞克,最后也只能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投个他一个温柔的眼光,可是只换来了艾瑞克一个冷冷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