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春秋轮回
    说到底,这么久了,确实是没有什么反应,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恐怕都已经行动不便了,夏忆凝这会上串下跳的不说了,跑个几公里是绝对不成问题的,还能砍柴挑水,是有点不像孕妇的样子,要不然就是这个孕妇十足十的强悍啊

    夏忆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最近是没有什么感觉了:“你这么说好像还有点道理啊,我好像,是没有什么反应!”突然一惊,惶恐的拉着默的衣袖,神情担心的望着他说:“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孩子出什么事了,所以才不发育了,我也没有什么反应了怎么办啊!”

    默想了想问:“你最近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么?那几个平常不一样,不对劲的地方?”如果夏忆凝有的话,或许就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就要去找老翁问问了,毕竟那个老家伙还是懂得一点的。

    这里,老翁正悠闲的煮着茶水,可是突然间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阿嚏阿嚏,阿嚏,唔,一定是那个臭小子又在说我了,真是不知好歹哦!”说完以后,又继续悠闲的逗着一旁的咻咻,自己喝着茶水在馋它。

    夏忆凝果断的摇了摇头,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身体上面的任何不适,觉得棒棒哒,而且饭量还特别增大了呢,怎么可能像是出事,应该是发育的更好了。

    只是光吃不长,这一点还真心让人头痛啊。

    最后默拉着夏忆凝下去,来到老翁这里,看到他正在一旁戏弄一条蛇,有些不开心的说:“老翁,你怎么还有心思玩啊!你知不知道出了多大的事情啊你的心还真是大啊!”

    老翁被说的一脸无奈,心里面暗自想着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他知道啊,看默这么风风火火的过来,一定是出事了,可是他也不会预言,又怎么知道是什么事啊

    夏忆凝在后面拉了拉默,他这个人唯一的毛病就是,一遇到夏忆凝的事,百分之百的不淡定了,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吧气撒到别人的身上,当然,那个别人正是现在一脸无奈的老翁了!

    “老翁,为什么忆凝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反应啊,这都好几个月了一点情况也没有,你说她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怀孕,当初只是你们误诊了啊”默换了一副态度,变的轻声细语的和他们说,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啊,现在才见识到了。

    耄耋老翁摸了摸胡子,然后在夏忆凝身边转了转,看了看她,笑着说:“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都说了,她肚子里面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啊,绝对不可能出事的,至于其他的的嘛”老翁背着手说:“其他的我也就不清楚了,她肚子里面啊是没事,没事。”

    这话有些不中听,可是总算有用的是,孩子很好,孩子没有事。对于夏忆凝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至于她怀的,不管是什么,都是长在她身体里面的,爱它胜过所有人

    “谢谢你啊老翁,这么久一直麻烦你的照顾,我都不好意思了”老翁和他们相伴这么久,其实一直是老翁用力量把这里隔绝,让那些人没办法找到他们兄妹两人,夏忆凝清楚这一点,所以不愿意对老翁发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默也想了想:“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今天晚上就多做些好吃的,就当是犒劳你吧,顺便也庆祝一下,这下的第一场雪”

    说道吃,老翁当然十分乐意了。

    夏忆凝走到外面,脚踩在雪地上面,非常松软,就像踏在了棉花一样,一脚又一脚,渐渐的不去想一个人,心里面也少了那份落寞,可是只要一想到他,心里面还是会痛,难以忍受的痛,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哭一哭,或者是伤心一会。

    她披着衣服,站在树下面,红色的靴子在雪地里面变成了一道极其美丽的风景,一身红色的衣服更让她成为了冬天的一道风景,这样的美丽,真希望是可以永远停留。

    夏忆凝滚烫的泪水滴在雪里面,立马融化了一篇的雪,她不忍心让雪消失,所以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眼泪,被迫自己笑着才是最好的。

    喃喃自语的说着:“我爱过一个人,也恨过一个人了。有最好的朋友,也有最关心我的朋友,还有一个时时刻刻紧张我的哥哥,一个好心的老翁。对于我来说,这是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再多一丝一毫,都消受不起了?”

    她摸着扁平的小腹:“你有一个很爱你的舅舅,一个看似疯癫的老翁,还有一个愿意陪着你走你的路的我,你是不是也很知足了呢?”

    这样的生活也许就是最好的,偶尔可以和李奕炎联系一下,因为他会担心。也会无聊的时候和木安聊聊天,听她说说生活上的事,听听她和王朝北的趣事,或者是伤心的事。

    忘记了又过了几个春天和冬天,忘记了雪融化了几回,只知道咻咻已经在迅速成长了,林中的小树也已经结果了。

    四个春秋轮回,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四个春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夏忆凝的身体也有了微微的变化,原本平坦的小腹,现在也微微凸起,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是夏忆凝依旧很开心了,证明她的孩子已经在成长了,而且她可以感觉到,他很开心,也很健康,会安抚自己的心情,非常贴心。

    看着三月桃花尽开,风吹过的时候,会带走些花瓣,铺满了长满青苔的石子路上,变成了一道更美丽的风景线。

    夏忆凝手上拿着一片桃花,再鼻间嗅了嗅说:“真香的味道,我竟然觉得,这味道一年比一年好闻了。”夏忆凝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这是她的一个新的毛病,总会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肚子,会觉得很幸福的感觉。

    “真希望你会是一个女孩,你会喜欢这一切美好的事物。”其实,她希望是一个女孩,是因为如果是一个女孩的话,未来就算会被找到,那么也不用担心,会被推上某种利益,争夺王的位置,走上危险的道路。

    现在她有很多的打算,都是为了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因为不管未来如何,她都会陪在自己孩子的身边。

    默前面走过来,笑着说:“又在这里发呆了啊,你每天都会在这里站一会,无论是春夏秋冬,日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断,你从没有和我说过这是为什么,我真的很好奇。”

    “站这里很美好啊,两旁的树木,还有脚下的石子路,让人的心情很好,所以我喜欢每天在这里站一会。”夏忆凝说着。

    不知道她的孩子什么时候才会出生,因为按照这个速度发展的话,确实有些慢,都四年了,就像三个半月一样,那么要等出生,不还得等好几年啊。

    不过三年前的时候,夏忆凝发现,自己就已经没有变化了,不会在生长什么周围,或者是任何一个痘痘。

    这一点她问过老翁,老翁说是因为她是半吸血鬼的缘故,她会停止成长,停留在那个年龄段,可是她的身体内的器官也都停留了,不会老化,也不会收分损害,就好像进了一个时间胶嚢里面,把她全部包围起来,让她不受到时间的侵蚀。

    默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她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你就别每天感慨那么你了,魔法师已经放弃了对我们的追捕,我知道,他们一定不会就这么死心的,可是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都四年了,他们一无所获,想来应该是已经放弃了一大半,可是也不会全部都放心下来,一定有人站岗的,所以他们还不能说百分之百的安全。这一点李奕炎也和她说过的。可是只要小心一点,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李奕炎自己还和我说过了,只是我们真的要这么一直躲下去么?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要这么穷追不舍呢?意义在哪里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不是如果说凭实力去对抗,我相信我们一定也不差,可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你现在也不方便,只能等待了啊”

    夏忆凝总觉自己是个拖累。

    在这里整整待了四年,鬼知道这四年是怎么过来了。任谁在这里四年,心情都会有些变化,都会变得不一样的吧,可能是这里的气氛有些渲染了。

    默觉得她在这么下去,一定会抑郁的,所以说:“这样吧,我带你出去看看吧,你一定很想木安他们了,不如我们去看看她,这也是唯一可以去的安全的地方。”

    说实话,夏忆凝现在已经无欲无求了,对他来说,外面没有一个亲人了,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和人,出不出去都一样,反正出去了,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不如就在这里待着,

    默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又说:“不管外面有什么,出去,或者不出去,这都是你的权利,他们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不过是掩人耳目,想要掩饰他们真正的意思,怕我们威胁他们罢了。”

    这个提议很好,去看看木安,看看就看看,虽然外面没有她留恋的东西了,可是木安是她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姐妹,她应该去看看。

    就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我可以出去,也没有理由不出去啊,这么久了,我真想看看木安,虽然手机上可以看到,哪有真实见面那么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