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我是谁?
    艾瑞克若有所思的想着,他的儿子强大难道就不是一件好事么?允许别人的强大,群不允许自己孩子的强大,这怎么能说得通呢?艾瑞克又说:“他遗传了凝,他体内蕴藏的力量太大了,他背上的六翼翅膀,还有那锋利的指甲,怕是狼人族也不过如此吧?”

    凯特点了点头,小王子厉害确实不错。

    二十年了,艾瑞克一直在等待有一天,夏忆凝可以自己回来,告诉他一切都是一场梦,可是看着雷奥一天天的长大,他慢慢的接受了现实,准备带着小雷奥好好生活,可是每次看到夏忆凝的画像,都会忍不住去思念她。

    这二十年中,亚力克对艾瑞克的打击也少了不少,看到他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丝毫不管血族的事情,自己也安心了不少,暗暗发誓,如果他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他不介意给他一生的荣华富贵。

    一个城堡里面的侍卫突然过来,站在门外说:“艾瑞克王子,王和王后要见雷奥小王孙。”

    艾瑞克点了点头,朝凯特摆摆手,示意让他跟着去,要不然小雷奥自己出去他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就算是去城堡,则是一样的。

    凯特出来,看着那个人,说了一句:“走吧,和我去找雷奥小王子。”

    花园里面,雷奥吃的饱饱的,躺在木马上面,看着天上的太阳,黑色的眸子闪耀着无比的欢喜,嘴角扬起一个微笑,他的微笑,像极了夏忆凝。

    “雷奥小王子,王和王后找您过去呢!”凯特冲着雷奥说。

    雷奥听到以后,点了点头,一下子展现出翅膀来,飞在半空中,对着他们说:“我认识去城堡的路,你们在后面跟着我,小心跟丢了!”说要以后,一瞬间就飞了出去,还不得凯特和那个侍卫回过神,他就已经出去很远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敢耽搁,紧跟着也去了。

    城堡里面的花园,和森赫堡的也差不多,千篇一律都是这个样子,雷奥早就已经看腻了,甚至都想给他换一个样子了。

    王和王后正在后面坐着,等待着他的到来。都已经二十年,亚力克和莱卡一直没有任何孩子,而艾瑞克也不愿意在娶任何一个人,所以他们只有小雷奥这一个小孩子,当然是疼爱的不得了。

    更何况雷奥还特别聪明,什么都一学就会,只是他最多的时候也是沉默,自己看一会书,或者练功,也不和别人多说一句话,王和王后都责怪是艾瑞克,把雷奥培养成了这个样子。

    带着六翼翅膀的雷奥从花园降落下来,一下子就扑倒了王后的怀中,甜甜的叫道:“爷爷,奶奶。你们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么?”

    王笑着说:“没有,刚出来而已,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下次我会更快的,争取让你们不用等我,而是我先到这里。”雷奥抬起他的小脸蛋,看着王后和王,露出一个甜丝丝的笑容,这个笑容比女子还要美几分呢。

    王后宠爱的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自己的脸在他的小脸上蹭了蹭,疼爱的说:“哎呀,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到底是怎么养的,既然能生的这么好?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看啊。还是我们雷奥争气!”说完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王笑的不是很明显,可是已经难以掩饰他的喜悦了,看着他背后的六翼翅膀,疑惑的问:“你怎么不收起来你的翅膀?”

    雷奥听到这句话,有些丧气的回答:“因为我还不能很好的控制,有时候可以,可是有时候就不行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让我多练习一下就好了。”

    王一下子手拍在桌子上,生气的说:“别听你爸的,没有诀窍,只知道傻练习,那怎么行!把我们的小雷奥都练傻了!”

    然后站起来,拉着雷奥的小手走到下面去,鲜红的眼眸看着前方,突然一阵风起,王的背后竟然生出了翅膀,他告诉雷奥说:“你一定要自信,因为他们生来就是你的,你要学会怎么控制他们,让他们知道你强大,足以控制他们!就好像有些人天生懦弱,他们的翅膀形成了保护他们。有的人强大,他们的翅膀就变成了武器!”

    小雷奥似乎是听懂了什么,学着王的样子,努力的散发着自己身体里面的力量,控制着身后的翅膀。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居然已经成功了,王后拍手说好。

    王在一旁,看着雷奥开心的样子,心里面想着:雷奥天生就与众不同,居然还能召唤六翼翅膀。如果让他成为继承人,那么一定会带领血族走向一个巅峰的。可是他的能力又太强了,难免会受伤或者是惹人嫉妒。

    雷奥就这样,陪着王后和王在花园里面一直唠嗑,时不时的还逗逗他们,这样的生活也很好,雷奥是这样想的,虽然他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可是这里的人都特别疼他,他很幸福,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以知道。

    高楼矗立在街上,车水马龙的车辆川流不息,人群来来往往,打电话的,聊天的,买东西的,甚至还有吵架的。

    女子静静的现在楼房顶上,一头褐色的头发随着风摆动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让他她起来是那么凄美,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

    她就这样看着下面的人,脸上没有一丝任何的表情。

    一个男子从后面走过来,赶紧把她拉到后面来,有些生气的说:“你怎么又站在这里了啊?这里不安全,很危险的”

    女子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听着他的话,慢慢的顺着楼梯又走下去。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只是在没有人的黑夜里面,她会孤独,会害怕,会看到黑暗中的一切东西。

    李穆然跟在她后面,然后走上前,悄悄的拉着她的手,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女子的脚步突然停止了,抬起手,看着拉着自己手的李穆然,冷冷的说:“李医生,你这样,被别人看到会误会的。我,不想面对那些流言蜚语”

    李穆然激动的说:“哪有啊,他们误会什么,就让他们误会把,总之,我不会放开你的手的。”

    女子露出一个为难的神情,想把手抽出才,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让自己没办法挣脱掉,只能呼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一口气说:“李医生,我只是你的一个病号,病好了,我就走了,你这样会给我带来一些没必要的困扰的。”

    李穆然开心的说:“叫我穆然!”然后又两只手紧紧的拉着她,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是怕给我带来困扰对不对?你放心吧,不会的,更何况,我母亲也特别喜欢你,你你不用有任何的顾虑。”

    李穆然,一个医生,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很大的名气了,不少有钱人花大价钱请他看病,可是这个李穆然就是有个自命清高的心,偏偏只给那些没钱的义诊,然后在抱怨什么不挣钱,工资低之类的话。

    女子忍住心里面的怒气,很努力的微笑的说:“李穆然医生,您是有名的名医,又是一个富家公子,我呢?我只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一个人,我们门不当户不对的,怎么在一起啊,所以,您还是接受现实把”说完,飞一样的赶紧逃走了。

    李穆然不死心的在后面喊着:“我知道你所想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会为你坚持到底的!”

    女子躲在墙角,听着他的呼唤,默默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直到看不到他以后,才走出来:“真的,当自己的富家少爷多好?纠缠我干什么啊?”

    然后自己坐在病床上,看着手臂上的伤痕,十分落寞的抹着两个牙记一样的疤痕,皱着眉头:“算了,既然除不去你,那就就这吧,也不妨事,大不了,不要穿太短袖子衣服就好了!”自己倒也是想的开。

    自从醒来侄女,她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决定,既然不记得,那就忘记吧,因为之所以让她忘记,是为了以后接受更好的生活!

    是在六个月前,她倒在街上,被李穆然发现了,她浑身是伤,可是心脏依旧还在跳动着,所以生为医生的他努力的抢救,终于好了。又在两个月以前苏醒,李穆然对他一见如故,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临床的一个病人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叫小雪,平时和她的关系很好,看到她手臂上的痕迹,早就好奇了,就问:“lucky,你胳膊上的那个是什么啊?我很好奇诶就像是牙印一样,可是,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牙印,很特别啊。”

    “我也不记得了,我也忘记了,我不是失忆了嘛,如果能记起来了话,那就好了!”夏忆凝的胳膊上,是她没有呼吸以后,艾瑞克留下来的。

    lucky这个名字,是李穆然给她取的,因为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来自哪里,所以就给她这样一个名字,让她可以一直幸运,好运下去。

    时间久了,她也就习惯了这个名字,周围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个名字,渐渐的都开始叫她这个新名字了。

    小雪点了点头,拉着她的胳膊说:“你已经好了,马上就要走了以后就剩我自己了,好舍不得你啊,真希望你不要走。”

    小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夏忆凝的头突然痛了一下,特别特别痛,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面波动似乎想要告诉她一些事情:“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夏忆凝扶着头,痛苦的压着疼痛的脑袋,小雪吓坏了,赶紧扶着她问:“lucky?你没事吧lucky?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