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李穆然
    夏忆凝微笑的摇了摇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告诉她没什么,“没事,小雪,就是刚刚有些头晕了,大概是血压有点低吧。”

    自从她醒来以后,每次测量血压,她总是很低,可是这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也不管李穆然用什么办法,都没办法提升她的血压,这就变成了一个永久的难题。

    小雪小心的把她扶到床上去,坐在她床边,担心的问:“你确定你没事么?要不要我找医生来看一看?”

    “哎呀,不用了,我能有什么事啊,马上我就要出去了,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什么事。”夏忆凝长叹一口气,眯着眼睛露出微笑和她说。

    一直以来,她都是在医院里面,再远的地方就都没有去过了。现在,她只想出去看了看,外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可是回头想想,就算出去了,自己又能去哪里呢?她没有身份,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就算出去了,又有什么用?该不知道的,依旧也还是不知道了

    日子就在这沉闷中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今天是出院的日子。

    夏忆凝拿着仅有的两件行李,这也是李穆然买给她的,现在她都不知道该那什么还他了。

    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依旧记得要找工作,要挣钱,要吃饭,要找一个住的地方。

    夜晚是寒冷的,尤其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本来还期待快点出来,可是现在,想想还不如去医院住呢,连个去处都没有只能坐在这里吹着风。

    一个灯光照过来,豪华的车子停在了夏忆凝的面前。从上面匆匆走下一个人来,面色看起来特别的慌张。

    “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了你一天了!我不是说了么,你等着我下班,我帮你安排住的地方,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出来呢?遇到危险怎么办?”李穆然紧张又担心的拉着夏忆凝的手,皱着么头质问她,可是字字句句里面,都透露着无比的关心和爱护。

    夏忆凝站起来,挠了挠头,笑着说:“我这不是不想咋说一直麻烦你了么,谁知道出来以后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没地方去了”

    “不是还有我么?相逢即是有缘,你以后别在这么见外了好不好?”李穆然有些不开心的,扶着她的两个肩膀,略有生气的和她说。

    赶紧点点头,毕竟现在找一个住的地方才是最最重要的,就只能先继续打扰李穆然了,毕竟他这么有能力,找一个住的地方,然后在找一份工作,以后挣了钱以后,慢慢的分期付款还给他就好了。

    李穆然微笑的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夏忆凝顺势点点头坐进去了。

    李穆然帮她安排了一个住的地方,是他在外面买的房子,因为不经常回来住,索性就租给夏忆凝了。

    第二天一早,就是星期天,也不用他去值班,所以就陪夏忆凝好好逛逛,想想两个人除了医院,都还哪里还没有去过呢!

    李穆然拉着夏忆凝来到海边,指着一艘游艇说:“走,我带你去海上玩玩,你一定会喜欢的,你知道么?在这里啊,会让人特别放松的,可以放下一切不开心,或者烦恼的事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夏忆凝和他登上游艇,好奇的问:“你经常来这里么?”

    “对啊,我会经常来这里,在有空的情况下,在无聊的情况下,都会来的。我说的没错。这里很美吧?”李穆然开动游艇,游艇慢慢的形式到了前面。

    夏忆凝,在外面,看着后面的水花,露出一个微笑,看着时不时飞来的几只海鸥,还有海中偶尔越出水面的海豚。

    李穆然走出来,端了一杯红酒给她,自己靠在栏杆上面,看着她身后的那片海。

    “看来你有很多心事啊,平时还真看不出来呢。”夏忆凝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故意问他。

    “你很了解我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我很忧郁么?感染了你的内心?”

    “不是。是你自己刚刚说的,我只是把话听进去了而已。”

    李穆然想了想,然后笑着说:“你还真是听进去了。这些啊,都是我哥告诉我的。他告诉我,只要我站在这里,看着大海,大海就会把一切都藏起来,然后送走。”。

    “你和你的哥哥感情很好啊?”

    “那是曾经了,以前我没有烦心的事,所以不懂,可是现在我懂了。可惜,他在也不会知道了。”李穆然低着头,沉沉的笑了笑,这个笑容刺痛了夏忆凝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会觉得有些替他难过。

    好奇心害死猫,可是尽管如此,她也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他看不到了?你哥哥”

    “他不在了,永远的离开我了,那个天才,人人赞颂的天才。真是天妒英才啊!”说要以后,把红酒一饮而尽,咳嗽了两声,默默的不说话,趴在了围栏上面。

    夏忆凝手俯在他的肩膀上,把红酒放下,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啊,我知道我不该问这么多的。”

    “哎呀,没关系,本来就是事实,也没什么该不该的。再说了,都已经过了二十年了,有些事,我早就习惯了我能感觉到,他一直都在我身边。”李穆然说要以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展现在她的面前。

    夏忆凝陪他笑了笑:“有些事既然注定了,发生了,那么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毕竟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是啊,走,待会放松好了,就带你爬山吧!你休息了这么久,看看有没有手脚不灵活。”李穆然朝她挤挤眼睛。

    “好啊,奉陪到底!”夏忆凝不会觉得累的,永远也不会累,就算是爬山,不吃不喝的爬山,对她来说都没有丝毫的问题。

    两个人站在山顶上,李穆然呼呼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直手扶着旁边的一颗大树,冲一旁的夏忆凝竖起一个大拇指。

    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太厉害了,我,我可真不能小看你,怎么连大气也不喘,你,你还是不是个人啊?”李穆然坐在树下,拿出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为了追上夏忆凝,他一刻也没有停过,偏偏夏忆凝走的又快,好不容易上来了,她居然跟没事人一样,李穆然真的觉得自己太丢人了,应该好好锻炼的。

    夏忆凝突然愣住了,脑袋里面回荡着那个声音,有些慌张。“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是不是个人啊”

    最后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人,尴尬的说了一句:“当然,我当然是人啊我不是人是什么!”她突然间非常害怕,害怕别人这么质疑她!当然,毋庸置疑的是,她确实是人啊,可是心里面就是害怕,说不清楚的在害怕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太强悍了,不想被当成怪物。

    夜晚来的太快了,两个人疯了一天了,肚子都饿了,他们两个人没有去外面吃东西,买了食物在家里,因为李穆然说他做饭特别好,夏忆凝就决定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好好表现自己。

    酒足饭饱以后,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李穆然问:“lucky,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住在哪里了么?我也听不出你有哪里的口音。”

    夏忆凝摇摇头:“真的不记得了,一点记忆都没有,好像我的过去是一片空白一样,可是又有的时候,会突然听到一些话,想到某些地方,却又记不起来”

    “你应该是失忆了没错,看情况,你应该会慢慢想起来的,别着急,顺其自然把,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谢谢你啊李穆然,最近一直都在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夏忆凝有些歉意的和他说。

    李穆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又拍拍自己的胸膛,义正言辞的说:“这有什么啊,咱们是什么关系,还用说这些客套话?”

    “这不是客套话,我是说真的。谢谢你。”

    看夏忆凝特别认真,李穆然也认真了起来,可是依旧像在开玩笑一样的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当我女朋友,照顾我,来报答我吧,这样怎么样?”

    李穆然说的特别认真,夏忆凝看着他,眼睛不自觉的眨巴着。

    “我真怕,我怕我丢了什么东西,想不起来的东西,对我很重要的东西越是记不起来,我就越觉得重要,还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他在等着我我觉得,我应该是想忘记的,可是我现在又想知道了”

    李穆然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面,就当是一个朋友给的安慰的怀抱:“既然你都选择忘记了,那就别再去想了过好现在才重要啊!”

    “直到某一天,我把该丢的丢了,把该忘的忘了,但只要每每回想起那片开满红色蔷薇花和玫瑰的森林,那座我翻越过的高山,还有那个小世外桃源,就觉得,曾经的一切,都对自己那么重要。”

    夏忆凝捂着自己的脑袋,无论怎么努力,也都想不起来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把那些画面拼凑起来,更重要的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冷清的,冷清的要窒息了一样。

    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那个印记,印记是这么的清晰,这么的真实和清楚,她却记不起来盖这个印记的人是谁了。

    李穆然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面十分心痛,他想帮助夏忆凝找回曾经,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找。

    遇到一个人,无论时间长短,只要是遇到了,有那种感觉,心里面就有一个声音,会告诉自己,既然遇到了,就一定不可以放弃。

    李穆然就是这个心境,既然遇到了,那就不能放弃,他会努力帮助夏忆凝,然后努力和她在一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