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颓废的李穆然
    “够了!”夏忆凝突然大叫一声,站在大家最后面,非常痛苦的样子:“够了都别说了,我什么都忘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包括对你们任何一个人的感情,我全部都不记得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从我苏醒到现在,陪在我身边,不图回报的,就只有李穆然一个人!只有他”

    说要以后,转身就要离开,刚踏出一步,她的手臂似乎被什么牵制住了。

    回头看到是艾瑞克冷冷的望着她,眼睛里面闪耀着的红色,就像盛开在夏天的红色玫瑰一样美丽。

    可是夏忆凝看着他,就算在美丽,也提不起一丝丝的兴趣来。

    看着他,似乎就像是认识了比较长时间的陌生人一样

    艾瑞克读到了她的内心,从而慢慢松开她的手臂,别过脸不再去看她了。

    是应该放手了,这就是结局,当初放开她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结束了她们之间的所有的关系,就算有雷奥的牵绊,那也是曾经。

    艾瑞克心里面的痛苦夏忆凝不知道,因为这颗心里面没有他,人类唯一的缺点就是有心,且心是可以忘记的,可是变化的

    夏忆凝看着松开的手,心里面的某个枷锁似乎也一并被松开了一样,嘴角扬起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

    默刺眼的看着这一幕,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妹妹忘记了一切,去和自己的仇人在一块。

    “夏忆凝!你叫夏忆凝,你不是lucky,你是半吸血鬼,你不可以和魔法师在一块,你是吧自己送到了火坑,把我们送去了冰窖!你可知你现在有多么的无情!”

    默的大声喊叫让离开的夏忆凝停住了脚步。

    迷茫的回过头来看他。

    耄耋老翁来不及拦着默,想想,有些事迟早要知道的,就算是说了,也只是提前早点结束这件事。

    默走进她,一只手指着后面,皱着眉头说:“他们是你的丈夫,你的儿子!你失去了原本的记忆,大家都在帮忙想让你走出来,可是你抛弃了你的丈夫,你的儿子,去和你的仇人在一块,还这么的理直气壮,这么的振振有词!”

    “夏忆凝,你叫夏忆凝!你是我妹妹,你是雷奥的母亲,你是艾瑞克的妻子,你是半吸血鬼王妃!”

    “”

    两种身份让她的内心纠葛着。

    一个告诉她不能离开李穆然,李穆然为她放弃了许多,为她付出了许多,她不能一走了之。

    可是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她有家庭,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可爱的孩子,疼爱自己的哥哥,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丈夫。

    身体里面的两个人不停的在打架。

    “为什么为什么?”

    夏忆凝晕倒在了地上。

    默把她抱了回去,还好的是她没有走,最后一刻,她还是没有离开。

    雷奥紧紧的守在夏忆凝的身边,尽管自己也被囚禁的人筋疲力尽了,可是他依旧坚持的陪在夏忆凝的身边。

    已是黄昏十分了,都市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已。

    李穆然自己一个人颓废的走在街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手中拿些一罐啤酒,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把酒一饮而尽后,又跌跌撞撞的到旁边的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许多出来。

    一边喝酒,一边颓废的笑着,直到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虽然只是短短半年的相处,可是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认真,这么迁就过,他本来就是一个念旧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老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李穆然悲情的说着,最后躺在长椅上面,卷缩着自己的身体,抱着自己的头部开始轻轻的抽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罢了。

    一夜,他在这里躺了一夜,清晨的公园人来人往,年纪大的人都忍不住要看他一眼。

    李穆然站起来,扶着自己疼痛的头部,看着大家看自己的异样眼光,慌张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今天他没有去工作,而是走遍了所有和夏忆凝走过的地方,每一个地方都忍不住要停留着。

    那个时候不知道她的身份,只以为她是一个失忆落魄的女孩,可是让人惊叹的是,她有了家庭,有了孩子,还有丈夫

    李穆然苦笑着问自己,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为什么还那么苦苦的不愿意放手呢!

    王雪遇到了李穆然这个落魄的样子,她记忆中的李医生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看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生怕出什么事了。

    李穆然似乎是发现了她一样,猛的回过头来,让王雪无处可藏了。

    “你怎么在这里?你这是在跟踪我吗?”

    李穆然皱着眉头,看着手中拿着一个小熊玩偶的人,还把它挡在自己脸上,就以为别人看不到她了一样。

    小雪当下挡在脸上的玩偶,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看周围,然后慢慢的挪过去,说道:“哈哈,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啊?”

    “你跟了这么久,才说好巧?那也确实很巧。”李穆然摇摇头笑着说,这个家伙,明明是跟踪自己,可是却偏偏用这么烂的理由来搪塞。

    小雪挠挠自己的头发,然后跑到他身边,开始问起来:“你今天没有手术嘛。怎么来这里了啊?”

    “我今天请假了,出来散散心吧,也算是告别一下过去把!”

    小雪疑惑的看着他,陪他坐在海边的岩石上面,小雪望着他的侧脸,还没发现过,原来李穆然长的真的很帅呢。

    “你告别过去?告别什么过去啊!”

    李穆然今天的装扮特别的落魄,脸上的胡子也没有刮,显得特别的沧桑,给他添加了许多故事情节,简称,有故事的男人!

    “没什么,只不过,明白了一些事而已,有些人,有些事,迟早会过去的,就算再怎么揪着不放,也是徒劳无功啊。”

    说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看着小雪。

    毕竟在医院的时间长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两百多天都在医院,两个人的关系也熟了很多,慢慢的就变成了可以谈话的朋友了。

    小雪四十五度角仰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着天空,看着夕阳染红的红晕,露出一个微笑。

    她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怎样的,可是每天爸爸都在房间里面,拿些妈妈的照片,时哭,时叹息,她想,爱一个人,大概就是,至死不忘把。

    “其实,有些事注定会过去的,就算是天大的事,睡一觉以后,也会变得没那么重要了,在重要的人,伤心过后,也就会慢慢放开了,因为彼此安好,就是对对方最大的恩赐了,不忘初心。”

    李穆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当初他所希望的,也只是lucky可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快快乐乐的,可以重新找回自己,活的无比开心。

    现在她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和方向,那么自己当初的愿望已经完成了,这本来就是她的初心,那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

    和小雪聊过以后,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最重要的就是不忘初心啊,既然如此,那她开心不就可以了?

    突然站起来,笑着说:“谢谢你,你说的对,原本不忘初心就好了,既然得不到,那不如相忘江湖,既然她好,那我也可以放心离开她。”

    小雪看着他的样子,心里面泛起涟漪,就像六月的荷花感染了风一样,随着风的速度而波动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小雪嘴角不知不觉的扬起一丝丝的笑容,可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很失落的低着头,闷闷不乐的。

    最后在他转角处的时候,小雪突然追上去,气喘吁吁的说:“诺,这个熊送给你吧,就当是,告别昨天,开始新的生活的纪念品把。怎么样啊!”

    李穆然看着手中硬塞过来的熊,笑了笑,摇了摇头,说:“好,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可送你的啊”

    “不用,今天是开导你啊,所以我送你礼物,你也不用送我什么啊”

    李穆然挑了挑眉头,露出一个诱人的笑容,虽然满脸的胡渣,可是却显得更加有魅力了。

    小雪这样情窦初开的女孩,对着这样一个不失魅力的男人,脸已经红的不像样了。

    看着李穆然迈着大步子的离开,小雪的魂也一并跟着走了。

    黑森林的日落总比别的地方要早,虽然没有月亮,可是这里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了。

    夏忆凝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面是昏暗的,只有蜡烛的光辉,好在她的眼睛很好,就算是黑暗中,也可以看清楚任何东西。

    小雷奥已经很累了,趴在那里睡着了。

    夏忆凝坐起来,摸着雷奥的头,挣扎的做起来,把他抱上了床上,好好的盖好被子,自己走了出去。

    “你醒来了啊?”

    默看着她说。

    夏忆凝点点头。

    现在院子里面的人,全部都围着一个火堆坐着。

    夏忆凝也跟着坐了过去,好久才说:“对不起是我非要考虑到你们的感受,我只想到了我自己。”

    “我们也有错,没有考虑到你,毕竟这么久了,强迫你也是我们的不对。”默静静的说,就好像是他们兄妹两的一个互相道歉的对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