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也许注定不一样
    两人接走双胞胎的时候,先王和王后十分不舍,毕竟退位后,省去了许多事情,也让他们闲了许多,有小孩子陪着,让他们会充实许多,但是碍于对两个孩子的教育,艾瑞克还是把他们接走了。

    凝微笑的说到:“其实父王和母亲可以去环游世界的,看看大千世界,走一走,也比成天带在城堡里要好的多了。”

    凝的话正戳中了老王后的心思,因为早在以前,他们就商量过,等到这一切,孩子们接手以后,他俩就去环游世界,再也不管这里的任何事情了。

    但是由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变故,就让这些事搁浅了下来,因此,凝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动容了。

    第二天,两个人就跟年少的孩子一样,留着一份字条,就离开了,凝忍不住说:“这样说走就走的生活真好,不用担心什么,不用顾虑什么。”

    艾瑞克把她的话听到了耳朵里面,看着她说:“如果你也想要这样的生活,我可以吗,马上传位给雷奥,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说走就走。”

    凝认真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

    “你不愿意么?为什么?”

    对雷奥来说,现在的生活,是最开心的,不愿意剥夺了他安逸的童年,而给他这样艰巨的任务,岂不是太残忍了?

    回答道:“不是不愿意,只是,雷奥现在的生活,刚刚好,不愿意,看着他,自己承受这一切,所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可以等到那个时候的,我不着急。”

    艾瑞克紧紧的抱着凝,这样的生活,他也向往,只有等待,才是能做的,只有陪伴,才是他可以胜任的。

    次日,雷奥在黑深林住了两天,这两天她过的很好,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祖父母已经去环游了,难免有些失落,但是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这样的情绪没多久,就不见了。

    艾瑞克成天忙于国事,雷奥陪着凝和两个妹妹。

    “妈咪,妹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雷奥摸着希奥的脸问着。

    凝笑了笑说:“妈咪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应该会很快吧,你雷奥对他们的期待,一定会长的很快的,好快点陪你玩耍啊。”

    “真的嘛?”

    “也许吧。”凝也不知道,只能这么说了,也不想欺骗雷奥的感情,所以只能含糊一下了。

    花园里的天气很好,凝看着身边的三个孩子,回想着当初。

    她没什么朋友,只有安安和她最好,那个时候的生活,也很惬意,让她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可能,是父亲出事开始吧,让她的经历,越来越匪夷所思了,原先在心里的谜团,一点点浮出水面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并不能接受这一切。

    失忆的那段时间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享受吧,有李慕然陪在自己身边,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自己是谁,却活的依旧开心,无忧无虑。

    后来,雷奥的出现,又一次的打破了这原本的宁静,让她清楚的记起来了,安安的离开,自己的身份,那些死去的故人。

    可是,还好一切都过去了,最起码现在,再也不会有什么事,让她那么慌神了。

    “妈咪,你在想什么?”雷奥摇晃着凝问。

    回过神来,看着一脸天真的雷奥,凝笑了笑说:“没什么,妈咪只是想到了许多从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真的好难好难。”

    “还好都过去了,是嘛?”

    “对,还好都过去了。”

    凝看着希诺,她的成长一切顺利,可是希奥,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这个孩子有些不对劲。

    希奥总是不哭不闹的,要么睡觉,要么睁着眼睛发呆,一点也不想一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不如希诺,让人看了更想亲近。

    就连艾瑞克也说过,希奥和雷奥都不同,雷奥的发展快,是因为他体内本身的力量大,让他更加强壮,而希奥,却感受不到一点力量,就好像这两个孩子,并不是亲兄妹。

    可是大家都没有多想,毕竟,小孩子的发育不同,更何况,毕竟他们的身份不同,有些闹不懂,也很正常。

    夜晚艾瑞克回来,神色有些不同,凝关切的问:“怎么了?看你的情绪,有个不对劲啊,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艾瑞克看着凝好一会,眉头丝毫没有舒展,最后咬着牙说道:“凝,有件事,是关于你的,我想,你应该,有必要知道。”

    “什么事啊?这么慌张,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你认为,我还有什么理由,是得不到坚强的?”

    凝似笑非笑的说,毕竟经历过三次生命的她,对一些事情早就看开了,已经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内心可谓是毫无波澜。

    终于,艾瑞克才开口:“你堂兄,去世了,只留下两个孩子,这事,刚刚从黑森林那边传过来,他无论如何,都是你的亲人,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

    凝的身子一震,那段记忆中,堂兄,对他很好,没有做什么让她反感过的事情,那次,他也去看过堂兄。

    “那次我还去看过他,当时,明明还好好的,可是,可是怎么会,一下子,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来以为,什么事,都已经不算事了,都可以接受的了,可是偏偏,偏偏遇到这样的情况

    艾瑞克赶紧抱着凝,心疼的摸着她的脸庞,看着她眼中的泪水,说:“应该,应该是吸血鬼所为,传来的消息,症状,是相同的。”

    凝不敢相信,是什么吸血鬼,这么厉害,敢光明正大的对魔法世家的人动手?是不知道规矩的么?

    “不对,我堂兄的能力,你我都是有目共睹的,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吸血鬼所霸占,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艾瑞克,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事?求求你了,告诉我吧。”

    艾瑞克摇摇头,继续说:“我也很好奇,按理来说,吸血鬼不会这么大摇大摆的去杀一个魔法家的人,更何况,是一方掌门人,所以,我觉得,是不在管辖内的吸血鬼,构成的这个悲剧。”

    艾瑞克的猜想,凝是不知道的,她以为,所有的吸血鬼,都是这里的,谁能出去,谁出去过,都是有备案的,更何况,也不会这么轻举妄动,应该很好就查出来了。

    “艾瑞克,能找到嘛?为什么不在管辖内呢?”

    凝现在是一大堆的问题得不到解释,只能求助于艾瑞克了。

    艾瑞克说:“不在管辖内的吸血鬼,有一部分,都是被传染的吸血鬼,他们,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有一个自己的团体,我们一直以来,也都在想办法清除掉。”

    凝不明白了,问:“是那些,被咬过的人,没有即使的处理,变成了吸血鬼么?”

    “对,更准确的说,是某些吸血鬼有意而为之的,他们往那些人的体内,注射了大量自己的毒液,强迫让他们转换,那个过程,十分痛苦,难以想象。”

    看着艾瑞克的样子,凝可以想到那个过程,皱着眉头来问:“那你有办法,替我堂兄报仇嘛?”

    凝很清楚,魔法世家打着惩恶扬善的名义,其实很少会管这些事的,而他堂兄的事,不一定会得到更好的解释,只能求助艾瑞克。

    看着凝期待的眼神,艾瑞克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的话,怕她失望。

    “我们不能干涉,毕竟,他们杀的,是魔法师,我们和魔法师的仇恨,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这个时候,去帮助魔法师,无疑,是自掘坟墓啊。”艾瑞克说的时候,没有敢看凝,因为害怕看到她失望的样子。

    凝明白,可是这口气她怎么能咽的下去了。

    又想:“可是,吸血鬼不听指挥,擅自杀人,总归是不对的,你不能帮忙报仇,可是你可以借他们挑起战争的名义,进行追查和抓捕啊!”

    艾瑞克一想,嘴角微微一笑,说到:“可以啊,有道理,他们一定是看准了我不敢查,才这样的,我就来一个出其不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凝独自来到了夏家,看着依旧不变的模样,让她心里五味杂陈。

    进了门,进了内堂,看着堂兄的遗像,眼睛里面又是忍不住的泪水。

    “嫂子,节哀顺变吧,以后这个家,就只能,靠你了。”凝说着,看了一眼哭成不像样的女子和身边两个年幼的孩子。

    白玉点了点头,哭泣的说:“他一生,都不是在为自己活,可是为什么,偏偏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不应该啊,不应该。”

    凝看着两个哭泣的孩子,蹲下身子,摸着两个孩子的头,他们长的很像堂兄,说到:“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长大,才能保护好妈妈,知道吗?”

    年长一点的孩子点点头说:“姑姑,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给爸爸报仇的。”

    “小光,你听着,不要想着报仇,他不会伴随你一生的,你要做的,是努力,学好本领,照顾好弟弟和妈妈,知道吗?”

    小光很懂事的点了点头,凝却更加悲伤了,这么好的孩子,却让他失去了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