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徒弟
    凝同情的望着金研,觉得相处了虽然不是很久,可是这个人让她觉得很单纯,只是一心想着报恩而已,可是没想到,他的身世居然也是这样的凄惨。

    大概这就是金不愿意说的原因吧,有谁愿意让别人用这样的眼神来看自己的?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真真切切的朋友而已,他不需要这样同情弱者的目光。

    “你们别这样看我,这些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既然过去了,我就让他留在记忆里面了,你们也不用觉得我很可怜,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可怜了。”

    凝也点了点头,是啊,金不需要这样的同情说:“你说的没错,谁还没有一点鲜为人知的过往呢?正是因为这样的过去,才会让我们成长起来,让我们成熟起来,你没有像他一样步入歧途,你是一个好的吸血鬼,堂兄没有救错人。”

    金十分骄傲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必须的啊,我的好,可是大家公认的,你以为,所有人都像缅北那样嘛?他自傲,很不服输,就是因为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

    默不作声,听着金研的话,突然觉得,自己曾经也差点步入了缅北的路。

    那个时候的他,比任何人都不好受,他一心想报仇,他从小就不服输,他的孤傲,自信,是耄耋老翁一直在教育他,把他从崎岖的路上拉了回来。

    金又说:“说回来,你们那个老翁还真是厉害啊!你们知道吗?他居然什么都知道了,他真的是什么都猜出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这个过去,我可是谁都没有说过的啊!”

    “哈哈!”凝笑了笑,仰着头说:“那必须的,你知道啊,耄耋老翁那个家伙,神出鬼没的,他可是世外高人啊,最厉害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没有他解决不了都问题哦!”

    此时,耄耋老翁从后面缓缓走来,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听着凝在哪里吹牛,然后在后面突然袭击的说。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只是一切刚好话赶话赶到哪里了罢,活得比你们久,当然看事情的方式,也要比你们高喽,这是经验,算不得神。”

    凝摇了摇头,对于老翁的神出鬼没,她已经可以完全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毕竟这样的突然袭击,会很容易让她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所以已经练就的处变不惊了。

    金都差点吓到,可是凝和默却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反应。

    凝环着老翁的胳膊,笑眯眯的说:“可不是,您就是一个神人,就像当年我怀着雷奥的时候,您也说过,这个孩子是非同一般的,现在看来,果真如此,您是有先见之明,可以预知未来的。”

    老翁拍了一下凝的小脑袋,外人看来,就像是爷爷宠溺孙女一样,金真的好羡慕他们这样的关系呢。

    不过,只有凝知道,她的爷爷,可不是这样的,尽管爷爷很保护她,可是在最后的抉择中,还是没有选择她。

    老翁和自己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老翁平易近人,收养哥哥,保护自己,这样的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关系,已经超越了血浓于水的血脉相连了。

    金忘乎所以的说着:“哎,我真羡慕你们,好幸福啊,有老翁对你们这么好,你们还有兄弟姐妹,可以在父母离开的情况下,帮助自己,相信自己,可是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凝现在已经不讨厌金了,觉得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很多,他是好样的,而自己也没有什么权利去嫌弃一个通过努力,通过自身的力量去过好生活的人。

    “你也可以把我们当成你的兄弟姐妹啊,其实你并不孤独,因为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许多可以更努力的朋友不是么?”

    金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支支吾吾的说:“你还是当我师傅吧,你真的很厉害,我想跟你学习。”

    “你认她当师傅,还不如认我呢,我的能力,远在她上啊,为什么你就这么死脑筋,非要认一个姑娘做师傅呢?”耄耋老翁有些不服气的说。

    金说:“我认她当师傅,不在于她是男的还是女的,而是她有能力,她的能力您也见到了,我觉得我能学习到什么,才会想认她当师傅的。”

    凝摇了摇头说:“你说的没错,可是,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的能力,很大一部分不懂的如何去作用,能帮上你的,其实是你自己,外界辅导的话,应该是老翁,他真的,很厉害,很厉害。”

    看到凝都这么说了,金觉得,老翁一定还有别的能力,不可思议的说:“难道您出了能掐会算,还有别的很厉害啊能力么?老翁,你可得教我啊!”

    “我凭什么教你啊!”老翁装模作样的摸着胡子。

    这可急坏了金,只有凝知道,老翁也只是装装样子,这个老家伙,巴不得有人拜他为师呢,好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凝摇摇头,看着金焦急的样子,说:“哎,你除了脑子笨,其实哪里都好。”又看着老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老翁,你这个徒弟,怕是要累死你的,可没有我哥哥那么聪明,一点就通啊!”

    老翁摸摸胡子,摆了摆手说:“不怕笨,就怕懒,只要有心,笨不是什么理由,就怕自己不上进,不过,我想他应该不是一个懒得不愿意上进的孩子。”

    金听的迷糊的很,默也终于忍不住了,瞅了他一眼说:“你还愣着?说了这么多,你都没有听懂么?老翁已经同意收你当徒弟了,还不拜师。”

    金一听,赶紧拜了耄耋老翁为师。

    凝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老翁说:“看到了吧,这个徒弟啊,果然是笨的很,你啊,可得好好努力,才能教会他啊。”

    “无妨无妨,哈哈,山中无岁月,时间长的很,慢慢教导便是了,我老头子也无事,他也无事,正好相互切磋了不是?”

    山中岁月长,不知不觉,过多久都没有感觉,如果没有外人打扰,就算世事变迁,出山之时,也忘记了自己曾经在里面待了多少个岁月了。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就像是默,和老翁一直待在山中,初次见面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个野人呢,因为山里面什么都接通不了,他们也不出去,所以有些事不知道。

    凝点了点头,觉得是这样,然后说:“哈哈,人家金长的也是一表人才的,你可别把人家祸害的衣衫褴褛啊,到时候,我们可不负责给他送衣服过来。”

    听了凝的话,金突然抱紧了可怜的自己,然后退后了几步,撇着嘴吧,有些瑟瑟发抖的看着老翁。

    然后皱着眉头说:“我可是拜师,不卖身的啊我可是一个很单纯的吸血鬼,不,不能强迫我的,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啊?”凝不屑的问。

    金突然过去拉着凝的胳膊:“你们就别吓我了我是来学习本事的,不是,不是过来,你们,你们不能欺骗这么善良可爱的我啊!”

    凝一笑,看着金,靠近他,然后一字一句的说:“正因为你单纯善良,所以才要欺骗啊,你以为,你还能跑出去么?进来容易,可是出去,哼哼,那就不是你能说出去就出去的了。

    我劝你啊,还是想清楚,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你啊,就顺从了吧,我想老翁,也不会亏待你的。”

    “啊啊啊啊!你,你们,你们骗我!”

    默看着金担惊受怕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凝,然后说:“你就别吓唬他了,好不容易收的一个徒弟,就这样要被你吓的潜逃了。”

    然后又看着金,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说:“你放心,凝是逗你的,她的意思是,山中无岁月,只担心你的一身衣服而已,并无他意。”

    金研放心的点了点头,看着老翁憋着笑容,他也放心了,看着凝,皱着眉头说:“光会吓唬我,吓死我了你。”

    “好好好,对不起,我的错,不应该吓唬你的。”

    金有一点不明白,说:“对了,默难道不是老翁的徒弟么?我一直以为,默是老翁的徒弟,没想到,我是第一个啊?”

    默摇了摇头说:“老翁收养我,教导我,我们不是师徒。”

    然后看了看金,说:“你不是第一个徒弟,你是第二个,第一个徒弟,已经不在这里了,自我来以后,就已经不在了,所以,以后在老翁面前,禁止说这个,明白了么?”

    金虽然不知道老翁的大徒弟是谁,为什么说不在了,可是他很听默的话,点点头说:“行,我知道了。”

    凝不满意的说:“我说,你怎么那么听默的话啊,我说什么,也没见你这么听话,你可是一开始要拜我为师的,怎么,这么快就叛变了?”

    “我,我没有啊,我只是,我只是在遵循应该遵循的规则啊。”

    金十分无辜的说着。

    凝摇了摇头:“都说同性相斥,我看你们相处的也挺不错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