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背后的真凶
    听了这个解释后,艾瑞克不可思议的看着凝,眯着眼睛把她抱在怀里,又更加确定问了一句:“你是故意想看我吃醋,所以故意气我的喽?”

    凝挑着眉毛,得意洋洋的说:“那当然啊,你以为呢,我与那个人都不认识,怎么会聊的那么开心啊,当然是为了气你,看你吃醋,所以才故意的了。”

    艾瑞克摇了摇头,真是既宠爱,又无奈的捏着凝的小脸蛋:“就算是故意的,也不能和别的男人聊的这么开心吧,你可以知道这样的下场是什么嘛?”

    凝故意凑近艾瑞克,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到:“我当然知道了,所以才会故意啊,怎么样,你不依旧爱我,拿我没办法嘛?”

    艾瑞克一下子把凝抱在床上,邪魅的笑着说:“看来你已经很清楚了嘛,这样,就别怪我了!”

    另一边,黑压压的水牢里,缅北被十几根粗壮的铁链子拴着,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能力,折了翅膀的他,让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更加憔悴,更加不堪一击。

    这时,一个人影过去,穿着黑色的衣服,披着黑色的帽子,看着缅北,恶狠狠的说:“废物!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不要轻举妄动,你却偏偏不听!如今,我的心血,全白费了,你这个废物!亏的我舍了那么多东西给你了!”

    缅北虚弱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人,干瘪着嘴唇说:“主人,都是我,枉费了您的一番心血,还请主人责罚。”

    “哼,除了这样的事,你一句责罚就没事了么?你知道,我在你身上下了多少的心血嘛?既然你不成事,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那个人刚说完这句话,就掐着缅北的脖子,将他身上的学一饮而尽了,缅北就这样变成了一具干尸,那人舔了舔嘴唇,只露出一个凶狠的目光,便不见了。

    就在这时,麦风送走了凝等人,过来地牢看缅北,留下的,只有一具尸体,其他的,没有任何的特征,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怕是真正的灾难,还没有过去。

    他不敢自己贸然行动,因为这件事,就怕牵连的不仅是他们,还有血族,他就让人赶紧去了黑森林,再次要和艾瑞克商议一下这件事。

    艾瑞克这次特意带了凝去,几个人就在黑森林,老翁哪里谈这件事。

    凝微笑的看着麦风,笑着说:“我原本以为,下次见面,会很久以后,不知何年何月了,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啊。”

    麦风也笑着说:“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也回来,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上次就唐突了,这次居然也忘了,真是十分惭愧。”

    凝摇摇头说:“没事没事,有这份心意就好了,不用非要送礼物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的十分热络,就连默也吃惊,自己的妹妹对他这样只见过一面的人这么热心还真的是少见呢。

    艾瑞克一把将凝拉到身后,黑着脸说:“这次过来,没有刻意带着她,只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想让他跟在我身边,走动走动而已,麦风千万不要误会什么,我的王后什么都不缺,她什么都有,所以,不劳烦你费心了。”

    麦风摇摇头,否认的说道:“那可不一定,万一有她想要的呢,再说了,这是我见凝一见如故,所以,才想和她多聊几句的,送个小礼物也没什么,艾瑞克不用这么紧张吧,毕竟这是你的王妃,是你的,就不要担心,对她有信心才行,难道不是么?”

    凝也赶紧点点头说:“对啊,艾瑞克,你怎么能这么不相信我呢,我只是和麦风聊几句而已,以示友好,你这样岂不是让我们很尴尬啊。”

    没想到凝也帮着麦风说话,艾瑞克简直就像把麦风给撕碎了,气的想撞墙,可是在外人面前,他必须要表现的乘坐冷静,处变不惊。

    这样真的很累,可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失态,因为他是血族的王,不能为了几句话就和谁闹翻。

    艾瑞克坐下,低着眼睛说:“我想,你这么着急的把我找过了,应该不是为了和我的王后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吧,血族还有事需要我处理,如果你不能好好的说事情,那我只有离开了。”

    说完就站起来要走,麦风这才想起了正事还没说,赶紧说:“我怀疑,缅北不是真正的凶手,只怕,这后面,还有人在操控着这一切。”

    艾瑞克有过这样的猜想,现在麦风也这么说,他就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你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麦风表情很凝重,点了点头说:“没错,我去地牢里看缅北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只剩下一副皮囊了,他的血,被人吸干了!”

    “什么!”

    “是真的,我确定,我的侍卫不会背叛我,他们没有看到过任何人的出入,可是把缅北关进去以后,当我再去看时,就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

    艾瑞克这下也愁了,原先他只希望这些只是猜想,可是麦风这么一说,他想这背后,应该还有更大的阴谋,这么一来,事情就不好办了。

    凝皱着眉头说:“看来,缅北后面,真的有人在主使,在操控着一切,只是他应该是失误了,没想到缅北会这样沉不住气,所以一气之下,就杀了缅北灭口。”

    麦风赶紧点点头,应和着说:“是的,我也是这么猜想的,可是那个人能来无影去无踪,不被发现,一定不是泛泛之辈,现在看来,我们的敌人一定比预想的还要强大。”

    艾瑞克愁眉不展,紧紧的攥着拳头说:“关键是,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我们却这样裸的暴露在他面前,这个人,一定是了解血族和人类吸血鬼是事情,所以,才能这么好的规划这一切!”

    这时,在门口偷听的金一下子紧张了,不由的说出了声:“那怎么办啊,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不行啊,刚刚才活命,现在又知道,幕后还有人,怎么能这样啊。”

    默在一旁沉默了好久,才说到:“也不尽然,说不定,是我们想多,这个人,如果真的思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虑周全,也不会这么贸然的行动,将自己暴露的这么明显。”

    “默,你的意思是?”凝问。

    “我想,我们应该还是可以预防的,毕竟,我们现在各自心里也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不是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招一式都会有解决的方式,只是,最近怕是不能安生了。”

    麦风看着默问:“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这个,就是你和艾瑞克的事情了。”说完便起身离开。

    凝看着默离开的背影,紧紧的跟在身后,出来以后,他们站在浓雾之中,凝不解的问:“默,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我还在听他们的想法呢。”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管了,安心的就在血族,哪里目前很安全,事情,自然有该处理他们的人来处理。”

    原来默把她叫出来,只是不想让她掺和这些事,说来确实担心,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孩子过家家。

    缅北的厉害,都是有目共睹的,默不愿意在让楚楚陷入危险里面了。

    凝十分不乐意的摇了摇头,反驳到:“哥,怎么可以这样的,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止是艾瑞克和麦风的事,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才行。”

    “我知道,可是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入危险,这些事,我们会处理的很好,你不用担心,而且,也有会处理这些事的人,你的参与,只会让大家心惊胆战,有可能会因为要担心你,而造成不必要的后果。”

    默的话不允许争议,凝只能不开心的,一甩手走了。

    此时金研过来,现在默的身后,故意叹了一口气的说:“哎,不得不说,你这个王后妹妹真的很犟啊,而且正义感十足,有这样一个妹妹,很操心对吧。”

    默点了点头,随后又微笑的说:“是很让人担心,可是也很可爱,让我会更想去保护她,有这样的妹妹,我觉得很好,她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软肋。”

    金研嬉皮笑脸的贴在默的身上,不要脸的问:“那么对于你来说,我是你的什么?”

    默皱了皱眉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撤上关系的话,那只能是普通朋友吧。”

    金研立马不乐意了,反口的说:“你怎么能这样啊,你忘记你那天和我睡觉的事情了啊,真是一个负心汉啊。”

    默瞪了他一眼说:“那是没办法,只有两张床,你不和老翁睡在一起,才来找我的,我只是同意你在我的床上睡一晚而已,你可不要想多了什么,现在好了,多了一张床,那件事,你可以忘记了。”

    可是金研却故意很娇羞的说道:“这种事情,你都做了,怎么可能让我一下子就忘记啊,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跟你说,你甩不掉我了,不如,就乖乖的”

    “我在说一次,赶紧离开,要不然,别怪我没提醒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