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会有事的
    希奥笑嘻嘻的爬到桌子上,面对面的看着艾瑞克。

    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艾瑞克的眼睛,又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觉得,他们的眼睛特别像。

    可是雷奥不同,雷奥的眼睛比较像妈妈。

    看着希奥的动作,艾瑞克点了点她的鼻子,笑了笑说:“你的眼睛像我,鼻子像你妈咪,是一个小美人。”

    听到艾瑞克这么夸奖自己,希奥装作不好意思的捂着脸,说:“雷奥的眼睛像妈咪,也很帅,很漂亮,像一个女生一样美丽,对么?”

    这么半天,只有这,才说到事情的重点,艾瑞克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走出书房,一边走一边说:“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我嘛?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事要说?”

    听到艾瑞克这么问了,希奥也不隐瞒了,乖乖的爬在艾瑞克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问他说:“爹地,你在因为哥哥的事情生气吗?你有没有怪哥哥,没听话,把怪物放出来了。”

    她们兄妹的关系特别好,希奥也不希望看到雷奥不开心,也不愿意艾瑞克因为什么去责罚他。

    “爹地没有怪雷奥,也没有生气,只是,那些人很厉害,雷奥幸运跑了出来,可是如果不幸运呢?

    虽然我生气,可是我更加担心他的安危,更加生气他对自己这样不负责任的,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你们是爹爹的性命,我无法看到你们身处危险之中,这是我不愿意,也无法接受的。”

    艾瑞克无论怎么生气,也不会怪他们几个小孩子的,他更加担心的是,他们这样的,根本不注意自己的安全。

    雷奥再怎么顽皮,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亲生儿子,无论怎样,还是最关心,在乎他的,只是他不能接受,他这么不爱惜自己,他身为王子,有必要对自己的安全负责的。

    看到艾瑞克没有因为那些事怪罪雷奥,希奥心里也就放心了,而且吵着还要晚上和爹地妈咪一块睡觉,艾瑞克对付希奥最没有办法了,只能带着她回到了房里。

    凝看到希奥爬在艾瑞克的身上,把她抱下来放在地上,蹲下来,问:“这么晚了,雷奥和希诺都已经休息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啊?难道不要去睡觉么?”

    希奥摇摇头,坐在板凳上,笑眯眯的说:“不要,今天晚上我要和爹地,妈咪,一起睡觉,不想回去自己睡。”

    凝很疼孩子,可是也从来不会太过宠溺的溺爱孩子,大多数,她还是一个比较严格的母亲的身份。

    皱了皱眉头,看着希奥,慢慢的和她解释道说:“你知道的,你不可以和爹地妈咪一起睡觉的,我们已经说好的,怎么可以反悔呢?对不对?所以,现在,立刻,马上,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如果不听话,我就把你的保姆叫过来了哦。”

    听到这里,希奥只能吐了吐舌头,撇着嘴,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看着希奥离开的背影,艾瑞克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走到凝身边,从后面抱着她。

    伏在凝的耳边,小声的说:“还是你有办法啊,我对他们,是最无奈的,最没有办法的了呢。”

    “你只对你国家的事情有办法,对孩子,一窍不通,你以为希奥是雷奥啊,她才不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呢,希奥的性格,没有雷奥那么沉稳。”

    听到凝说这些的时候,艾瑞克有些不开心的皱了皱眉,松开了凝,坐在一旁,满脸的愁容。

    看到艾瑞克这个样子,凝是有些惊慌的,很少见她这么的愁眉不展。

    凝走过去,爬在了艾瑞克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他严肃的面孔,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是说错什么话了么?”

    “没有,只是,雷奥今天私自去了时间之轮,不小心,把先王镇压的几个叛贼放了出来,要知道,他们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都是一天天赋异禀的天才,没有为血族所用,反而成了叛军,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算是我,怕也是有心无力啊。”

    听到艾瑞克这么说,凝心里一阵,她好像在血族的历史上,看到过这些人,说:“你说的,是一千多年前,被封印在时间之轮的时间漩涡里面的人吧,我记得,记载。

    当时,有一个女子没有被抓住,可是被打成了重伤,从此以后,就销声匿迹了,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可是,这都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啊。”

    艾瑞克点点头,正因为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才更加的棘手,谁知道那几个人在哪里是更加强大了,还是变得被削弱了。

    如果是削弱了,那就好办,根本不用大费周章,可是如果时间没到,变得更加强大了,那么,可就没那么简单应付了。

    当年父亲和祖父为了应付他们,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所以,祖父才退位,父亲继承了王的位置。

    父亲哪一站,也有了不少的伤害,如果这次想重新封印他们,就得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人,重新合理,打开一个新的时间漩涡,把他们封印,可是前提,是要先打败他们,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凝看着艾瑞克紧紧的皱着眉头,走上去,轻轻的抚摸着他的眉心,笑着说:“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了,还有什么,是无法承受的呢?我想,一定会逢凶化的。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艾瑞克把凝搂在怀里,是啊,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没有经历过,什么没有发生过,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天大的事情,到了明天,也就是芝麻绿豆的事情,没有什么太过忧心的必要。

    毕竟只要他不放弃,只要他努力,只要凝还在他身边,三个孩子都还平安快乐,就没有什么事可以把他打到。

    这样的生活,虽然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可是这才是生活啊,不会有顺风顺水的现象的。

    第二天一早,希奥就来找雷奥,可是雷奥已经不在了,然后才发现,他在书房翻阅各种书籍,想帮忙抓住坏人。

    希奥跑过去,笑着说:“雷奥雷奥,别担心了,爹地没有怪你,昨天我去问过了,他只是生气你不注意自己的安全而已。”

    雷奥坐在那里,一边看书,一边回答道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想帮你把那些坏蛋给弄回去啊,我的能力太弱了,哎,如果不是我,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麻烦的。”

    “其实你太悲观了,如果他们根本就不厉害呢?都这么长时间了,时间之轮很消耗力量的,他们在强大的也守不住在哪里带上一千多年啊。”

    听希奥这么说,雷奥觉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也是啊,都已经一千年了,时间之轮那地方,可是最消耗力量的啊。

    雷奥惊喜的看着希奥,摸摸她的小脑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随后笑着说:“小丫头很聪明啊,你说得对,谁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啊,爹地都不着急,也许,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呢?”

    希奥赞同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更何况,爹地是谁啊,你真的以为,他会没有对策嘛?吓唬你的,爹地一项干什么都是最有办法,最有主意的。”

    艾瑞克是那种,默默无闻,属于最后爆发的人,什么事都感觉不上心,不重要,可是总有办法,化险为夷,一招制胜的。

    此时,希诺正好来到书房,看到书房的地上,散了一地的书,吓了一跳。

    慢慢的越过那些被扔在地上的书,看着雷奥和希奥,不解的问:“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这书爹地可是很宝贵的,万一被看到了,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希奥把希诺拉过去,三个人围城一圈坐在一起,开心的说:“没事没事,爹地这个时间不会过来的,待会再放回去不就行了嘛。”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艾瑞克现在哪里,看着眼前的景象,三个孩子坐在书的中间,一些书散开了的被丢在地上。

    希诺瞪大眼睛,看着艾瑞克,小心翼翼的问:“你不是说,爹地不会来的嘛,这是什么情况啊?”

    希奥欲哭无泪的说:“这个我怎么知道啊,平时这个时候爹地就应该和大家在商量国家大事啊,怎么可能来书房啊。”

    “现在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啊。”

    艾瑞克一步步的靠近,看着地上的书,突然发火了,看着三个小家伙:“这地上的书,是怎么回事?”

    希奥笑了笑,厚脸皮的说:“就说嘛,我们一进来,就变成这样了,还想帮忙打扫呢,也不知道是谁,弄的这么乱,真是的,哎。”

    艾瑞克才不会相信呢,冷冷的说:“门卫说,进来的,只有你们几个啊。”

    希奥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我知道了!那就一定是门卫干的!他在污蔑我们!真的是太不可理喻了,我这就去找他理论,爹地你等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