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凝的母亲没死?
    艾瑞克并没有急着让亚力克离开,因为他认为,其实亚力克留在这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第二日,艾薇儿就带着康伯进了城堡,因为艾瑞克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怀揣着对惊喜的神秘和强烈想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艾薇儿好好打扮了一下,欢欢喜喜的就来了。

    一进门,就着急的问艾瑞克:“艾瑞克,你说的惊喜在哪里?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是什么惊喜了。”

    艾瑞克神秘的笑了笑,因为她丝毫没有发现一旁坐着吃早点的亚力克。

    就把她揽过来,一只手冲着她眼睛的前方指了指,神秘兮兮的说:“你看看,你是都认识那个人呢?”

    顺着艾瑞克的手望过去,那个人吃东西的背影,在她眼中,这个背影怎么那么熟悉啊,好像哪里经常遇到。

    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激动的拉着艾瑞克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艾瑞克很懂的点了点头,表示让她可以过去。

    艾薇儿慢慢走过去,试探的叫了一声:“大哥,是你回来了嘛?你,你回来了?”

    亚力克听到这个声音,猛然的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挺着肚子的艾薇儿。

    他似乎是笑,可是却承载着一种复杂的感觉,艾薇儿一下子就扑克上去抱着亚力克,亚力克紧紧的搂着她。

    亚力克率先开口说:“我们最小的妹妹,如今,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嘛?你比以前,看上去更加漂亮,更加成熟了?我,很想你啊。”

    看着艾薇儿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只是比以前更加美丽了,比以前更加性感了,好像也更加懂事了。

    这是他们兄妹三人,好久没有这样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了,这种坐在一起,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是最好不过得了。

    此时,艾薇儿才想起来,没有介绍自己的儿子给亚力克认识,说起来:“我都忘记说了,康伯,快,这是舅舅,快给舅舅问好啊。”

    康伯是一个比较害羞的男生,有些稍微的内向,可是,艾薇儿说什么,他都是听的。

    所以点点头,躲在艾薇儿的旁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亚力克舅舅好,我叫康伯”

    看到康伯这么害羞的样子,亚力克逗了逗他,笑着说:“我记得,我以前也很害羞呢,可是后来慢慢的,也就变的比较男子汉了呢。”

    然后摸着康伯的头说:“康伯,你记得,你没有什么可害羞的,知道吗?你要记得,你的,你和所有人一样,不必要去害羞什么,知道吗?你会努力学会变成一个小男子汉的,知不知道啊?”

    康伯听了亚力克的话,突然茅塞顿开,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很有气势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亚力克舅舅,我会努力改变自己,变成一个小男子汉的。”

    亚力克又看了看艾薇儿的肚子,问道:“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母亲说是女孩。”

    亚力克微笑的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女孩好啊,女孩是妈妈的小棉袄。”

    这时,康伯好奇的问了一句:“亚力克舅舅没有孩子嘛?艾瑞克舅舅有三个孩子,我的表兄,还有两个表姐。”

    这句话,正好戳痛了亚力克的泪点,艾瑞克和艾薇儿两个人都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是亚力克好像并没有所谓一样。

    云淡风轻的说道:“是啊,我并没有孩子,所以体验不到当父亲的快乐,可是我知道,有你们也很幸福啊。”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亚力克已经回来三四天了,他和大家都相处的很好,艾瑞克准备封他一个亲王当一当。

    可是这件事一和他提,亚力克当场就拒绝了,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回来抢夺一分一毫的东西,他只是想回来帮一帮忙,并不愿意在这里多逗留下去。

    就在这件事说了不久后,亚力克就决定要离开了,艾瑞克知道,这次挽留已经没有任何的效果了。只能任由他了。

    亚力克这次是专门过来辞行的,坐在艾瑞克的对面,两个人都沉默着。

    过了好久,才说:“艾瑞克,谢谢你,这么久以来,一直照顾着希诺,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我很感激你,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她。”

    艾瑞克丝毫不客气的和他说道:“希诺一直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和凝,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了,她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生命。”

    听到艾瑞克这么说,亚力克才放心。

    临走之前,亚力克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这么说的,跟艾瑞克很神秘的说:“你还记得,凝的母亲,埃琳娜嘛?”

    听到埃琳娜这个名字,艾瑞克不陌生,这是凝的母亲的名字。

    艾瑞克不解的说:“怎么了,凝一直很想念她的母亲,可是已经过世了,你怎么,突然提起她来了?”

    说到这里,亚力克皱着眉头,有些不愿意说,却又不得不说:“我觉得,埃琳娜好像并没有死,而是,而是被什么控制了,因为,我似乎见过她,还和她,交过手。”

    听到这里,艾瑞克也激动了起来,抓紧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的和我说一说这件事。”

    亚力克点点头,继续说:“这件事,发生在,五年前,我在西部的哆喇地区,哪里,是血族气温最寒冷的地方,一般隐居在哪里的,都是一些不问世事的吸血鬼的先祖们?

    那一次,我去哪里,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子,这个女子,和埃琳娜一模一样,我们血族人有的不同的面貌,有与人相似,也不奇怪。

    可是,我看到她耳朵后面的纹身,那是梵卓家族特有的,我在想,难道梵卓家族还有另一个女儿么?”

    艾瑞克站起来,激动的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梵卓家族有记载,并没有一个和埃琳娜一样的人,而且,那个纹身,就是最好的证明。”

    亚力克说:“这么说来,凝的母亲没有死,不过,她好像已经完全没有心智了,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虽然不敌我,却也不能低估。”

    艾瑞克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如果埃琳娜还活着,为什么不和凝相认呢?就算不认识凝,可是,也应该回去看看自己的父亲,这也不为过吧。

    可是居然,他就自己躲在那里,谁也不见:“你是怎么和她发生冲突的?”

    亚力克接着说:“那日我去到哪里,是想办法,复活我的妻子,尽管我知道不可能,可是我依旧不放弃任何办法,去了哆喇神秘山洞寻找线索。

    可是,突然出现的她吓了我一大跳,并不让我靠近,最后几次交战过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

    艾瑞克,我觉得,哪里一定有什么秘密的,虽然哪里很少有人去,可是,就是因为哪里是最冷的地方,严防也较为不严格,所以我担心,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听了亚力克的话,艾瑞克觉得这么多年来,他确实没有注意过哆喇的太多的动向了,看来是轻视了许多。

    但是,这件事也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就怕小事变大,这样,就追悔莫及了。

    艾瑞克皱着眉头想了想:“现在,谁在哆喇那边防守?”

    “是德古拉家族的后裔,上次一战过后,你生气,将德古拉家族产出殆尽,有一个孙子辈的小孩,你放了他,交给了哆喇的姨妈管教,也就让他驻守在哪里了。”

    艾瑞克皱着没头说:“都已经二十年了,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亚力克摇了摇头说:“我并没有看到,我去探望姨妈的时候,姨妈说,他出去巡逻了,我也没有在深究,怎么,你是怀疑,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吗?”

    这两件事,不得不防啊。

    而此时,门外的凝听着一清二楚,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有可能还活着,这个信息,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没想到屋里的人并没有打算吧这个消息告诉凝,因为,是好是坏,事情还没有结果,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可以现在告诉她。

    凝不理解,自己的母亲活着是好事,为什么艾瑞克要和他隐瞒,但是,她知道,不能轻举妄动。

    亚力克离开了,雷奥和希奥希诺都特别不舍得自己这个大伯的离开,觉得有他在的时候很开心很幸福,可以陪自己玩耍。

    所以亚力克离开的时候,她们三兄妹都不特别开心,一整天都是闷闷不乐的。

    由于上次默的建议,艾瑞克今天给自己放了一个假,特意留在家里陪着孩子们,一群人准备出去玩耍。

    希奥开心的转了一个圈,美滋滋的说道:“太好了,爹地有时间陪我们出来玩,真的是太惊讶了。”

    艾瑞克微笑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你默舅舅说得对,是应该给自己放一个假,带你们出去玩一玩,否则,怕你们都忘记了有我这个父亲了。”

    希诺摇摇头,骑在艾瑞克的脖子上,开心的说:“不会的,爹地永远是爹地,永远不会忘记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