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没有神魂了?
    原来一切都是因果循环罢了,看着撒清澈的瞳孔,她觉得很放心,也许,不是所有德古拉家族的人,都是这么坏的。

    凝眉头紧锁的,看着那个人,依旧在哪里狂躁不安的甩动着她的技能,心中思绪万千。

    最后撒,把他带来一个安全的地方,凝喝了一杯番茄汁,在这里,这是最好的能量了。

    撒小心翼翼的问:“阿姨,您没事吧?你好像,受伤了,没事吧?”

    凝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胳膊,只是擦伤而已,并不妨碍,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听了她的话,撒也微微的放心了些,只是,他可以感觉出来,她和那个人的关系,可能不一般,只是具体怎样的,他也不敢妄加揣测,在这里生活的他,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隐忍。

    这是生存,不得不教会他的一些东西。

    “我看你们的关系,好像有些不寻常,你和那个人,长得很像啊。”撒试探的问。

    凝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会有这样的心思,只是,告诉他也无妨,毕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时之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撒不敢多问,赶紧说:“哦,没事的,你先休息吧,我去外头看看,那个吸血鬼没有追过来就好。”

    “她”凝说着,停了下来,似乎又是鼓起勇气一样,微笑的说:“她,应该是我的母亲吧,如果没错的话,我想应该不会错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啊。

    大概这也在撒的预料之中,没说什么,回应了他一个微笑,就大步离开了。

    凝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他,心里到底埋藏了多少的秘密,心里到底是沉淀了多少,才会变得这样老成。

    不过说出来以后,凝也放松了,看着手臂上慢慢愈合的伤口,她松了一口气,这一切,都让她有些疲惫。

    在这里的吸血鬼,没有什么特殊的能量,只是耐寒性特别好这里是血族最冷的地方,凝知道,血族的吸血鬼其实是怕冷的,可是这里的却不同,而她的母亲,到底为何,十年前会来到这里,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将思绪拉回来,她跟着撒走出去,看着这个平凡的小镇,这是血族最安逸,最平凡的小镇了吧,虽然没有那么豪华,可是,让人觉得,却十分安逸。

    撒走到一个在卖水晶杯的女子面前,撒娇的叫到:“妈妈,我不是说了吗,你不用出来的,怎么不听我的话?”

    只见那女子摸了摸撒的头发,宠溺的说:“我也闲来无事啊,出来也没关系。”

    说完,朝我看了看,问:“她是你的朋友吗?”

    撒看着我,点点头说道:“她差点被那么暴力吸血鬼打伤,我将她带了过来,比较安全。”

    那个女子很温柔的向我走来,她看起来很温和,有一种想亲切的感觉,凝说:“还是多亏了撒,否则,我怕是逃不出来了。”

    那女子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拉着凝回到屋子里,坐在凳子上。

    那个女子名塔拉,她本就是这里的人,说道:“虽不知你的身份,可是,我也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的吸血鬼,我不知你来的目的,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一下,那么女的,怕是被抽了神,成了傀儡,找不出那个人,是打不过他的。”

    听了塔拉的一句话,凝的眉头就再也没有舒展开过了,现在,她似乎更加确定,那个人就是她的母亲,根本没有死亡,而是,被谁控制了一样,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撒小声的对塔拉说道:“妈妈,阿姨说,那个人,好像是她失散多年的妈妈,只是,还不是很确定啊。”

    “对不起,抱歉,我,我不知道,你还好吧?”

    凝笑着点点头说:“没什么可抱歉的,你说的话,是为我着想,也是实话,实在没什么好抱歉的不是么?只是,我听说,她刚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塔拉点点头说:“这也是我很奇怪的事情,一开始是好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变成了这样。”

    突然,凝想起来刚刚她出去,街上的吸血鬼看着她的神情了,那种眼神,是恐怖,是厌恶,甚至还出现了憎恨,现在一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们害怕了外来客。

    凝若有所思的说道:“所以,也是因为这个,让他们不敢再相信外来人了,对么?”

    撒赶紧辩解道:“可是,这也不能怪他们啊,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会让大姐害怕,他们只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而已,不想惹出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啊。”

    “对,不只是他们,有谁不想安安稳稳的生活呢?谁也不愿意每天事实烦心,每天担心受怕,这是,常态,我也想。”

    凝似乎是自嘲的说。

    看着撒,他虽然是德古拉家族的血脉,可是,却和德古拉家族的人不像,他更加柔和一点,怕是随了她的母亲吧。

    凝问道:“你是德古拉家族唯一的幸存者吧?你一直在这里,就没想过,有一天要报仇么?”

    撒先是吃惊,和塔拉相互看了一眼,塔拉赶紧说:“王能放我们母子一条生路,已经是大恩大德,我们怎么敢做那种事呢?我看你是说笑的吧?”

    撒也赶紧说:“我们母子,本来就不受欢迎,他们的错,已经得到最好的惩罚了,这就是自作自受最好的结果了,我们可以活到今天,已经是不幸里的万幸了,更何况,他们也没有亏待我,我还是这里的守城呢。”

    凝看着这两母子,懂得以德报怨,就是最好的结局,看来,当初的决定没有错误,留下他们是正确的。

    后来,从撒的口中,凝渐渐了解到,塔拉是被绑过去的,为此,德古拉还泯没了她的父母,看来,她对德古拉的恨,也是不少的,不过这样也好,德古拉家族千百年来的血脉保住了,也不愧对血族的先辈。

    凝点点头,觉得,这次来的收获,还是挺大的。

    没多久,艾瑞克就派人来找上门了。凝看着艾瑞克,脸上的怒火没有消,知道在劫难逃。

    于是,赶紧蹭过去,就像一只小猫一样的说道:“嘿嘿,你怎么来了啊,担心我吗?我知道,我不应该偷偷跑来,可是,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吧?”

    艾瑞克看着凝,看了一眼她身上没什么伤,也就放心了,这边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就怕凝冲动受伤,这么一看,平安无事,也就放心了。

    一旁的雷奥跑过来,趴在凝的身上,很撒娇的说:“妈咪,还好你没事,爹地在过来的路上,一直是冷冰冰的,怕是要把这里给冻住了。”

    凝捏了一下雷奥的鼻子,笑眯眯的看着艾瑞克,说道:“我怎么可能有事啊,瞎担心。”

    此时,一旁的塔拉和撒赶紧跪下了,他们早就想到,凝的身份不一般,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血族的王后,感觉刚刚的话,实在是失礼了。

    艾瑞克此时才注意到身后的人,疑惑的看着这个小孩,走过去,冷冷的说:“你就是德古拉唯一的血脉,撒?”

    撒听到后,赶紧回话说道:“是,我就是撒·德古拉。”

    艾瑞克听了后,点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这里被你打理的也很不错,这里是要加强守卫了,我会派兵给你,由你指挥,希望你会把这里,弄的更好。”

    塔拉和撒一听,赶紧叩谢,这是莫大的荣耀啊。居然会派兵给撒指挥,说明了艾瑞克已经足够相信他可以的,才会下这样的命令,简直就让人很意外不是么?

    天色渐晚,艾瑞克将凝带走,可是凝香打探消息,未来让凝放心,艾瑞克派人守在哪里,又承诺他会调查清楚,她这才离开。

    路上,凝不解的问:“撒还是小孩子,你确定这么做可以么?”

    艾瑞克笑了笑说:“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吗?撒年纪不大,可是他很有能力,能把极寒之地治理成这样,功不可没。”

    说完,又看了看一旁的雷奥,皱着眉头说:“这一点,撒做的比你好,我觉得,你应该向他学习,为来你要管理的,是整个血族,明白么?”

    雷奥赶紧点点头,他知道,这次,艾瑞克对他是有些失望的,毕竟,他做的,确实没有撒好。

    凝赶紧打住说:“艾瑞克,你对雷奥太严格一点了吧,雷奥年纪还小,跟你在一起学习的时间还多,不用这么着急的。”

    艾瑞克无奈的摇摇头说:“这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我的让他明白,这个啊,你就不用管了,我还么有惩罚你,私自逃出来呢。”

    一听艾瑞克这个话,凝赶紧凑过去,一副可爱卖萌的样子,雷奥赶紧转过头去,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想着:“人家还是小孩子,都不懂得避讳一点吗?真是的,太没有大人的样子了。”

    回到城堡后,凝还是放不下找妈妈这件事,她觉得,从她父亲出事开始,一切,就好像被人牵引了一样。

    她有些东西,越想越可怕,甚至,越来越想不通。

    虽然有些事,已经过了几十年,可是一闭上眼,就历历在目,好像从没有改变一样。

    入夜,她像往常一样,又做梦了,梦里的内容,大多就是她开始去赵家的那天开始吧。

    从她得到父亲意外去世的噩耗开始,这一切,变得好像有规律了起来,把她一步步的牵引着。

    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她来到黑森林,金研正悠闲自在的躺在一边,享受着美好的春天呢。

    凝过去,笑笑说:“你现在,过的很舒服啊,怎么样啊,在这里,是不是已经习惯的自然自在了,跟闲云野鹤一样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金研赶紧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凝。

    “你可是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