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幻境
    是啊,她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如果不是有事,估计她也不会现在就过来这里了。

    想着想着,就忘神的问道:“对了,我哥和耄耋老翁呢?他家去哪里了?怎么不在这里啊?”

    金研挠挠头发,说实话,他也是一大早起来,就没看到这两个人了,所以他才有机会在这里偷懒啊。

    可是,这件事不能让凝知道,否则是要告状的,那么他在默哪里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形象,就全没了。

    “我也不知道,要不然你在这里等一会,说不定待会他们就回来了呢。”

    金研说着,凝点点头,看着这里的陈设没有什么改变,想着,过去很久了。

    突然间就想到,刚来到这里,刚见面的情况,真的是巧合么?还是说别有洞天?

    现在一切都变了人变了,事情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虽然她现在是血族的王后,可是她身上背负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只要一刻无法解开,她就一刻也不能放松起来。

    等了许久,也没见两人回来,这次金研也有些着急了。

    因为,他俩平时虽然会离开很长时间,可是都会提前说一声,这次居然是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他捺不住性子,着急的问:“凝,你说,他俩不会遇到什么事吧?已经走了一天了,平时这个时候也应该回来了,就算不回来,也会提前告诉我的,可是……”

    凝也发现,事情和预料的有些差别,刚开始,她还能感觉到默的气息,可是现在,她居然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虽然老翁说过,他俩是共生的,可是尽管如此,这也让她十分担心。

    凝说道:“金研,你在这附近搜搜看,我去里面找找看,他俩这是怎么了,现在还不回来。”

    金研点点头,两个人就分开行动了。

    可是没走几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凝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害怕,她心慌,也害怕,这种害怕,超出了平常的好多倍。

    漆黑的夜里,她每走一步。这样的感觉就多曾加一分,起初还告诉自己不要乱想,可是到了后面,他就不得不乱想了。

    直到走到最后,她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已经停止跳动了,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点生的希望了。

    直到自己完全一步也走不了,直到自己的身体再也没发支撑着走下去。

    突然眼前一黑,凝就这样不省人事了。

    在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脑袋昏昏成成的,心脏也依旧是慌慌的,跳个不停。

    她睁开眼,看着艾瑞克担心的神情,努力的做起来,艾瑞克扶着她。

    她扶着自己脑袋,努力的看清楚周围,这还是在小木屋没错,可是依旧没有默和老翁的身影。

    她干瘪着嘴唇,拉着艾瑞克的衣服,艰难的说:“艾瑞克,哥哥和老翁呢?怎么还没回来啊?”

    艾瑞克眉头紧锁,把她扣在自己的怀里,宠溺的说:“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我哪里都不敢去,也不敢贸然带你离开,在这里,守了你整整三天。”

    我一听这话,有些震惊,没想到,一觉睡过去,竟然都三天了。

    可是都三天了,怎么依旧没看见默呢?

    我着急的问:“三天了那我哥他们回来没有!老翁呢?都不在吗?”

    艾瑞克摇摇头说:“我预感到你有危险,就赶了过来,一直在这里守了你三天。

    我派人寻找他们,可是黑森林猎人带回来的消息,都是说没有见过他们,派到外面的人还没回来,所以,目前还没有消息。”

    凝更加愁容满面了。

    看着一旁的金研也无精打采,凝知道,他也在担心这里的事情。

    艾瑞克看着凝,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就,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老翁失踪这么久。

    “金研,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金研看着我,感觉都要哭了,说:“我真的不知道,平常,他们出去都会把我叫起来,告诉我,可是这次,我一觉醒来,已经没有人了。

    起初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就没有告诉我,可是,可是……”

    凝垂着眉毛,心里思绪万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让他真的好累啊。

    她能感觉到,这件事,和往常的任何一件事,都不一样,这件事,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凝静静的坐着,闭着眼睛,她希望可以感觉到默的一丝丝的温度。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察觉默的温度,甚至,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好像,他无声无息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曾经耄耋老翁也说话,她和默是共生两体,只要一个没事,另一个,是绝对不会出现意外的。

    可是如今,她觉得,这话不可信,是死不了,可是,如果连身体也没有了,那么,还能不能活下去呢?

    这个想法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凝看着艾瑞克,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对不对?从你出现开始,从我爸爸突然去世,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对不对!”

    艾瑞克被她说的有些疑惑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冷静一点,我一定调查清楚的好吗!你先别激动。”艾瑞克要努力稳住凝。

    可是现在凝早就已经不受控制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小木屋的一切,都觉得,突然间好陌生。

    就连眼前的这个艾瑞克,她都觉得很陌生。

    就在此时,她不经意间看到了金研那抹得意的笑容。

    这里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是真的,这里,一定不是真的小木屋。

    这么想着,凝冲出小木屋,看着周围的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她知道,这一定不是那个地方。

    凝扶着脑袋,头越来越疼。

    艾瑞克走出来,揪着她的手臂,冷冷的说:“别闹了,快和我回去!”

    凝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他到底是怎么了,这里的一切,突然间变的这么扭曲。

    “别碰我!”凝甩开艾瑞克的手,看着这里的人,皱着眉:“你们到底是谁!这到底是哪里?默和老翁,根本没有走,对不对!”

    金研走过来,冷笑一声,看着凝,面无表情的说:“你是怎么了?发疯了么?在说些什么胡言乱语,这里是黑森林啊!”

    “这里不是黑森林!”

    凝现在可以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这里一定不是黑森林。

    而对面的两个人,一定不是艾瑞克和金研。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去黑森林,从一开始,她就走入了这个错误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呢?

    如果这是真的,艾瑞克一定会吧自己带回血族,而不是在这里待三天。

    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变得十分模糊。

    凝的头好像被炸开了一样,疼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突然间,她想起来,自己是道门五庭的人啊,他也有赵家的血脉啊。

    就在此时,她想起来,在赵家的时候,堂哥曾经告诉他,道家有一种法术,就是只要一个大的幻境,把人带入到幻境里面。

    这个幻境里面的一切,都是十分真实的,可以说,就是制造的另一个世界,可以让人迷失在这里。

    里面所出现的一切,都是进入幻境的人心中想的东西,里面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可是就因为这虚幻,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最后,期望,而魂神就永远留在了这个地方。

    凝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虽然她不知道怎么破解,可是她最起码,知道了这里,不是真实的存在。

    原来,从一开始,就有人,在这里布下这样的阵法,导致她从一开始,就被迷惑着。

    突然间,眼前的人,变得越来越模糊了,最后竟然就变成了一滩黑水。

    幻境里,会出现一切东西,把人的神魂留在这里。

    此时,雷奥出现了,跑过来牵着凝的手,哭着说:“妈咪,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和爹地,还有妹妹们好不好?”

    凝有些动摇了,看着自己的孩子,可是她知道,这不是真的,她的孩子,绝对不会是他们。

    凝甩开他的手,突然,四周暗了下来,黑漆漆的一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自己的呐喊。

    她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累了,感觉,已经到了尽头。

    她倒在地上,托着疲惫的身体,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却没办法。

    只能感觉自己一点点的消失,感觉变得轻松了,变得不再那么疲惫了。

    她似乎看到了爸爸和妈妈,他们在一起,很幸福,凝努力的想走过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远。

    隐隐约约,她似乎看到,他们在对她说话,可是不管怎么听,都听不到在说什么。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凝!凝,你醒醒!”

    “振作一点啊!你能听到吗?快点起来,不要再睡懒觉了!”

    默对着凝大声的叫着。

    这是默第一次这么冲动的叫着,一旁的金研,也从来没有见过,默这么冲动过。

    一旁的老翁神色有些凝重,说道:“她中了幻术,也不知道是谁布在黑森林的。”

    默着急的,大声问:“那现在怎么办?老翁你快点想想办法啊!我已经感觉不到她的温度了!你快点想想办法啊!”

    老翁想着:“得她自己走出来,要不然。就得道家的人,给她施法,让她走出来,否则,我也没办法啊。”

    默已经有些不淡定了,一拳打在桌子上,可怜的桌椅,就这样成了两半。

    这是金研看到默第一次这么冲动,心里默默的想着,大概只有凝,才能让他变成这样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凝突然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模模糊糊的,看着一旁落寞的默,突然有些心疼,想伸手去抓他,可是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

    耄耋老翁开心的说:“凝!你醒来了?太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