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害怕了
    凝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人让她觉得有一丝丝的恐怖,却想不由自主的心安,她是再说太累了。

    “啊……”凝虚弱的张开嘴,努力的挤出声音来,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疼痛。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

    以前就算是会感冒生病,可是也从来不会发生这种症状。

    她的嗓子已经不支持她说任何一句话了,就连张嘴,吸进来的空气,都是火辣辣的。

    看着凝痛苦的样子,默看着老翁,希望可以有一个解释。

    老翁摸着自己厚厚的胡须说:“被幻境反噬,所以嗓子暂时说不了话了,不过幸好是醒过来的,醒过来,一切都是小事。”

    说要以后,又看了看凝说:“你很厉害,我们在入口发现你,你已经进入幻境了,无论用什么方法,你都没办法醒来。”

    听了老翁的话,凝才稍微放心一点。

    看来,她是真的出来了。

    金研端来一碗露水,默小心翼翼的喂凝喝下去。

    喝完以后,这才觉得,嗓子好受一点,没有那么火辣辣的了,可以说些话了。

    凝垂着头说:“我一开始进入幻境,看到的是金研,他说你和老翁出去了,我等了一天,你们都没有回来,在找你的时候,我晕倒了,在此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艾瑞克来了,说我昏睡了三天,你们都还没有回来,我便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没想到,真的是进入幻境了。”

    默听完凝的话,眉头紧锁,比平时更严肃了,看着老翁说:“不知道是谁,下的这个幻境在这里了,还好你挺了过来,要不然,就危险了。”

    这次也真的是大难不死啊,否则,就算死不了,时间一长,和幻境融为一体,也在也没办法出来了。

    金研看到默的神情,觉得,这样的默很陌生,可是却很有爱哦。

    凝看到金研盯着默傻笑着,眉头一皱,不开心的说:“你这个臭小子,盯着我哥傻笑什么呢!”

    金研赶紧收回眼睛,假装不知道的说:“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盯着他看了啊,真是的,我是那么没有水准的人么?”

    默看着金研红着脸的样子,也没有说话。

    凝把默拦在身后,警惕的说:“哥,我跟你说,金研这家伙,目的不单纯啊,你可是要小心一点啊,别被他占便宜才是。”

    金研赶紧说:“喂喂喂,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

    不等金研说完,默就抢先一步,一边点头,一边说:“放心吧,我知道了。”

    听了这话,只留下金研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金研恼怒的说:“那露水可是我天天早上起来,幸幸苦苦收集的。还给你喝,你就这样对我啊,真是的。”

    默走过去,笑了笑,一直手拍在他肩膀上,对他说:“凝跟你开玩笑的,谢谢你,把这么宝贵的东西贡献出来。”

    “哈哈哈。”

    屋里的人突然都笑了起来,只有金研自己在风中凌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默知道凝这次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不然也不会被困在幻境里这么久。

    过了一会,等凝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一会,默问:“到底是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你这么着急来见我们?”

    说了这么就,总归才是言归正传来了。

    凝神色有些慌张的说:“我觉得,我们一直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为什么这么说。”这话说的,默也是一头雾水。

    凝解释道:“从爸爸去世那天开始,不,是从我能回国开始,就一切,都在别人的监控下了,发生了这么多,真的都只是一些巧合么?我不相信?”

    听了凝的话,默也想了想,觉得事情也许真的没那么简单,可是,万一是他们想的太复杂了怎么办?

    “不是我想的复杂,而是……我见到了妈妈。”

    “什么?”

    “什么?”

    老翁和默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凝点点头,示意他们自己说的并没有错,是真的。

    老翁摸着自己的胡须,不敢相信的说:“这怎么可能呢?你母亲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呢?不应该啊!”

    从老翁知道的故事里,瑞琳娜确实已经去世了啊。

    可是凝又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真的是巧合吗?而且如果妈妈真的死了,又是谁,这么大费周章的,要冒着个险。”

    确实是没错,如果她死了,是谁非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制造这个麻烦出来呢?可是如果她没死,这么久,去了哪里,为何杳无音讯。

    凝说:“现在,我甚至怀疑,爸爸,到底有没有去世,因为,我并没有看到爸爸的脸,那个人到底是谁,还说不定呢。”

    这得去查几十年前的档案,当然不容易,可是,凝说的这些猜测,确实是不无道理的。

    老翁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不可思议为什么瑞琳娜没有死,而且不可思议,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

    如果凝设想的没错的话,那么这个幕后oss,一定还藏在某一个地方,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要这样一步步的来折磨这两个人。

    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难道还有什么不是不能释怀的么?他也真是搞不懂,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他不知道。

    老翁想着,凝没有去打扰他的思绪。

    默静静的看着凝,问:“你见到妈妈,是怎样的情况?你为何没有和她相认?还是说,你们。”

    凝点点头说:“她的神魂已经没有了,现在是一个傀儡,被人操控的一个傀儡。”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十年前,她去了血族的极寒之地,在哪里的族人一开始,和妈妈相处的很友好。

    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她越来越暴躁,甚至开始无端伤人,后来,就没了神魂,成了一个傀儡,无论是谁,只要被她看到,就是死。

    后来,那里的人,合力,把她赶到了峰顶的山洞附近。”

    这个故事,看来很长。很有趣。

    金研这么想着,可是却替凝和默赶到悲伤。

    老翁听完凝的话,说:“根据你的描述,她应该,早就是傀儡了,可是一直在用自己的意念控制着自己正常,但是,最终还是控了。”

    凝无法想象,自己的妈妈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曾经多么的努力,和那些人抗争,可是最后还是被抹去了神魂。

    她无法想象,这里面到底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默问:“那老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老翁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的说:“这件事,不是你我可以办成的,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是真的,如凝猜想的那样,那么,那个幕后的人,就太可怕了。”

    凝回到血族,看着一旁玩耍的希奥和希诺,她们这个年纪,真好,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担心,真好。

    这么多年了,她不记得了,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的问题越来越多,思考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她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再也没有那么开心,那么认真的笑过了。

    虽然现在的她很幸福,很快乐,可是,依旧有一些事,压在她心里,让她喘不上气来。

    艾瑞克今晚处理事情到很晚,回去的时候,凝已经睡着了。

    他走到凝身边,轻轻的亲吻了她一下,心疼的看着这个人,觉得,自己纵然操控着整个血族,可是依旧是没办法,给她一点点的安定。

    时间越久,凝的心思就越重,因为调查不到任何线索。

    谁也不一个,瑞琳娜是怎么去的哪里,也不知道她以前在哪里,线索又断了。

    凝最近的精神也不是很好,整天恍恍惚惚的,艾瑞克有些害怕了,更加努力的寻找着线索。

    艾瑞克和凝两人在闲聊的时候,凝说:“不用在线了,是找不到任何线索的,如果那个人,想让你知道,他自然会给你线索的。”

    “那个人?”

    凝看着艾瑞克,说:“是的,你没发现么,从一开始,我们就被他牵着鼻子走,我累了,很累了,我想投降了。”

    艾瑞克绝对不会认输了,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虽然是一场胜率很小的仗,可是他依旧会拼尽全力的。

    凝静静的靠在艾瑞克的肩膀上。

    以前觉得,这个肩膀很踏实,可是现在呢?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假。

    虚假的不是艾瑞克,而是这个世界,她想不通,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恶作剧呢?

    夜晚,又是那么梦,红色的蔷薇花一朵也不剩的被火烧没了。

    女人手护着自己的肚子,拼命的跑着。

    突然做起来,梦醒了,一切还都是老样子,没有丝毫变化。

    艾瑞克醒来,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说:“别担心了,我相信,我们没问题的,一切谜团,都会解开的。”

    凝点点头,窝在艾瑞克的怀里。

    有时候她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这一切要由她来承担,她真的很累了。

    听说凝的状态不好,默特意赶来陪一陪她。

    他俩坐在花园的草坪上。

    默说:“还记得,你刚来黑森林的时候么?我没想到,我居然,还能见到我妹妹,那个时候真好。”

    “那个时候,知道你是我哥哥,我开心的不得了,开心,终于这个孤零零的世间,还剩一个亲人,这种感觉,无法言语。”

    默点点头,迎合着说:“是啊,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凝沉默了一会,看着默说:“哥,你说,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这里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可是,如果不打起精神来,我知道,我们一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的。”

    是啊,一路走来,挺过了这么多的灾难,她还在怕什么嘛?只是累了的话,休息一下,不就好了么?

    她努力的点点头,向默挤出来一个微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