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七十七章突破口
    他们两个,始终只不过是半人半吸血鬼的身份而已,为什么偏偏会遇到这么多事。

    其实,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和大家一样,只想平平凡凡的生活下去。

    没有这么多的不可思议,也没有这么多的轰轰烈烈,每个人都想拥有幸福,可是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他们不奢望有多好,只是想排除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就好了。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才是最可贵的,可是,简简单单的平淡,他们都无法享受到,才是最可悲的。

    凝靠在默的肩膀上,说:“如果,我们从小就没有分开,而爸爸妈妈也一直在一起,你说,我们的人生,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啊?”

    这也是默常常想的问题,他点点头说:“会对,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会很平凡,但是我想我,我们也会很幸福,最起码,比现在还要幸福的多才对。”

    他们俩看着血族的阳光,这样的阳光,没有任何的伤害,对他们来说,真的很合适把。

    可是,什么时候,他们的天空,也能出现像这样的阳光呢?

    “你说,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有怎样的目的?为什么一定要揪着我们不放呢?”凝实在是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她觉得一切都太荒唐了。

    默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造成的这一系列的事情。

    他只能用沉默来代替回答,因为回答出来的,不一定比沉默要好到哪里去把。

    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雷奥躲在后面,看着凝和默此时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凄凉许多。

    他从来没有见过凝现在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好。好像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堕落在深渊里。

    让人有些心疼,也有些害怕。

    默离开以后,凝出了血族,去看望了老熟人,她站在赵家屋顶,看着里面的人,嘴角微微一笑。

    她的两个侄子现在很好,赵家后继有人,这样他也放心了,不算是对不起爸爸和爷爷了吧。

    她从赵家出来,遇到了李穆然。

    “好久不见啊,你怎么样,还好吧?”李慕炎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凝一开始有心紧慌失措,看着他,那个曾经熟悉的人,悉心的照顾她的人,如今,他们也只能这么打招呼了。

    凝莞尔一笑,看着他沧桑的面容,不改当年的英俊潇洒。

    点点头说:“依旧是老样子,挺好的,你呢?你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近些年来,没什么不顺利的事情吧。”

    李穆然摆摆手,觉得她说的话太客气了,可是回头想想,自己不也是一样么?

    现在两个人各自的身份都不同了,能这么相安无事的说话,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吧。

    “还好,我也还是老样子啊,只是,比平时更加忙碌了而已,不过,我喜欢这么忙碌的生活,因为很充实,没有时间让我去想起他的东西。”

    是啊,其实能有一个忙碌的生活,也很好,也还不错啊,因为,有很多的事,都来不及想,也没功夫想。

    她的生活不忙碌,但是也还算比较充实了。

    李穆然又开口说:“要不然,一起出去喝一杯啊,我请你喝咖啡,我记得以前,你很喜欢自己一个人做咖啡的,这次,不用你亲自动手,怎么样啊?”

    凝点点头,李穆然开车,带她来到那家,他们常常来的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比以前更家豪华了许多,了,可是,仿佛也从这里,看到了岁月流逝的痕迹。

    凝和当初一点变化都没有,只不过李穆然不一样,虽然他是道门五庭的人,可是,岁月在他脸上痕迹,也是很多很多。

    也许,凝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会不拒绝他呢?而是跟着他来到这里。

    不知道自己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可以和他坐在这里喝咖啡。

    李穆然说:“两杯黑咖啡。”

    服务员小姐很有礼貌,很恭敬的说:“好的,请稍等。”

    这里的人,只管你来喝咖啡,不管男女老少,跟着谁来的。

    凝看到,这里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姑娘,跟着比自己年龄大几岁的男士过来喝咖啡。

    想到这里,凝不由得笑了笑,可是想到自己,虽然看不出来岁月的痕迹,可是实际上,是自己要比李穆然大的许多把。

    咖啡来了以后,李穆然给凝加了两勺糖,两勺奶。

    这么久过去了,凝的口味,他一点也没有忘记,凝的眼睛,不由的有些湿润了。

    湿润的,不是说有多么的可惜或者是惋惜,而是,当初的日子,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比现在要好很多。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很惬意,如果没有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她宁愿,当一个平平淡淡的人,哪怕在家里,喝着几块钱的咖啡,那也是很美丽的不嘛?

    他俩慢慢的品尝的咖啡的味道,李穆然说:“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这里变了很多。”

    “什么?”

    李穆然笑了笑,说:“听说这家店,被别人购买了,经营的很不错,不过还好,煮咖啡的手艺没有变,我会经常来这里,一个人喝咖啡。”

    凝恍然大悟,笑着说:“原来如此,怪不得刚刚那个服务员,对你这么毕恭毕敬的,原来是老熟人了。”

    “你就别取笑我了,只是累了的时候,喜欢来这里,觉得喝一杯黑咖啡,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会让自己的心,平静一点。”

    看到凝若有所思的,李穆然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她和以前一样,只有一有事,就会一边走神,手里一边搅动着黑咖啡。

    这件事,他李穆然不方便过问,如果凝不说的话,他就没有任何资格去过问这件事,所以很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看到她这样,李穆然的心里确实不是很舒服,于是说:“对了,他家的甜点,也是很正宗的,很不错,你要不要来点什么?”

    凝疑惑不解的看着李穆然,李穆然说:“吃点甜的东西,嘴巴很甜,心情也会好许多的,怎么样?要不要来点?”

    听了李穆然的话,凝欣然的点点头。

    李穆然一个响指,服务员过来:“要一份黑森林和奶油千层。”

    这是曾经,凝最喜欢吃的蛋糕了。

    凝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原来是喜欢吃奶油蛋糕的。

    有些事情,你忘记了,总会有一个人,来替你记住的,李穆然就是这么一个人,凝已经忘记了她自己喜欢什么,可是李穆然过了这么久,依旧不敢忘记。

    蛋糕上来,凝吃着蛋糕,突然发现,心情确实好了许多,和李穆然,也可以有说有笑的了。

    李穆然说:“真的很怀念以前的时光啊,你说,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身份,当初会不会就在一起了?”

    听了李穆然的话,凝身子一震,接着皱着眉头,说:“就算不是这样的关系,我想,也不可能吧,因为,我的年纪,比你都大,我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是他天真了,说的也是。

    凝想太尴尬了,赶紧换一个话题吧,否则,她不会窒息,也一定会先逃离这里的。

    “最近,小雪怎么样了?我这次来,一是想找她,二是,想问问道门五庭的事情。”

    说道小雪,李穆然苦涩的笑了笑说:“几年前,她结婚了,和狼人族的一个男子,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听到这样的话,凝看着窗外的车子,忘我的说了一句:“这么说,小雪现在,过的应该挺幸福的吧?”

    李穆然点点头说:“应该是吧,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都有了各自的陪伴,也有了各自的传承。

    虽然,没有了当时的年少轻狂,没有了当时的狂妄,可是,这样的生活,平平静静的,也很好。”

    凝应合的说道:“是啊,我很向往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想你们一样啊。”

    她看着外面,渐渐浮现出来安安的面孔。

    她这一生,没有几个朋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朋友,安安,是她唯一的好姐妹,唯一一个。

    不怕惹祸上身,也不怕困难,还愿意无条件的帮助凝,给凝鼓励的人。

    想到小雪现在过的也很好,她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她曾发誓,说要好好照顾小雪,虽然不如所愿,可是她依旧希望小雪好好的。

    如今,小雪,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安安在那边,也一定会感觉到很欣慰的。

    吃完蛋糕,凝就告辞了,只留下李穆然一个人,呆呆的现在哪里。

    在别人眼里,他应该就像一个被年轻小姑娘甩了的中年老大叔吧。

    凝来到安安的坟前,给她折了白菊。

    看着安安曾经年轻的笑容,她突然觉得,心口好痛。

    “安安,你知道么?我听李穆然说,小雪现在很幸福,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吧,你也就放心了吧?”

    凝看着头顶上的一片白云,闭上眼睛,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她还是努力的扯开一个微笑来对着安安说:“我很久没有来看你了吧?安安,什么时候,还能遇到一个像你一样这么好的朋友呢?”

    怕是,在也遇不到了吧。

    说着,她看了看旁边的王朝北,这个男人,一生辜负过两个女人,可是这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怪他的,真是一个好命的男人啊。

    “王朝北,你知道么,那段时间,我很恨你,你辜负了两个女人,如果不爱,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们呢?其实,你真的很讨厌啊。”

    说完以后,觉得不对,又说:“其实,你也还可以,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路而已。”

    说完以后,将菊花放在他的墓碑前,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她这次来的目的,其实就是想打探一下谁在黑森林布的幻境了,突然想到,刚刚李穆然点的蛋糕……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疯狂的向前跑着,来到咖啡厅,李穆然已经不在了。

    她又来到李家门前,可是没有发现李穆然的车子,这就说明,他没有回来。

    凝觉得不对,自己是用跑的,不能比李穆然的车子还快啊?

    她觉得,事情的突破口,也许已经找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