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冲着默来
    凝在这里等着李穆然,可是,过了许久都不见他的踪影。

    不应该啊,他到底是有什么事,居然这么久都不回来,而且刚刚一块喝咖啡,从他的口中,很明显能听出来,他应该是无事的。

    但是现如今,他不回来看着家宅,反而这么久不回来。

    如果是有什么大事要商量,那么其他三家不可能没有动静啊,这就说明,他是有别的事,自己暗暗行动的。

    这个李穆然,也已经成家了,育有一儿一女,这样的生活已经是很幸福美满的了,可是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来,并非这么简单。

    一时之快,凝对他的怀疑越来越大。

    可是,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李穆然。只能在这里等着,还派人在各个路口守着。

    李穆然现在的能力,一定很轻松就能察觉到吸血鬼的存在,所以,凝让他们攀附在树上,只当监视,不做进攻。

    幻术是道门五庭的绝学,一般人是不能学习的,能学习这个幻境的人,一定很不一般。

    比如她的两个侄子,是可以学习的,但是年纪还好。幻术的功力也到不了这么环环相扣的境界。

    其他两门的可能性很小,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也不想被人指使,去干这样的勾当,家风很是鲜明。

    这么一想,只有李穆然,他的动机,才是最大的,也是最可怕的。

    道门五庭现在不比原来那么风光了,空有其名,其实内部,已经大多腐朽的不成样了,并没有什么威胁力。

    “果然是我太大意了,早就应该想到的,能布幻境的人。一定是道门五庭的人才对,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凝悔恨的说着自己。

    不多时,有吸血鬼给她传来消息,说在路口看到了李穆然的车子。

    凝在这里等着,果然不到一会,李穆然就回来了,回来的他更加沧桑了许多,不知道这半日里,发生了什么,竟然把他糙磨成了这样。

    在他停车下车的时候,凝过去,不声不响的站在他的身后。

    李穆然感觉到有人,他知道这个味道,是凝的味道不会有错的。

    他赶紧转身,看到凝,激动的说:“凝,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

    凝笑了笑,不说话,继续看着他在哪里像个小丑一样,自导自演,自说自话着。

    李穆然见她不说话,皱着眉头,双手拍上了凝的双肩,眼神里流露出来担心和惊慌。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了?凝,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

    凝甩开他的双手,站的离他远远的地方,冷笑的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许久,凝发现他的眼神有些闪躲,说:“如果我被困在幻境里面出不来的话,你今天,还能请我喝咖啡么?”

    听了凝的话,李穆然突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假装不知道的说:“凝,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凝就静静不说话,看着他在哪里惺惺作态,觉得很恶心,也很假。

    她从来没有想过,李穆然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的沧桑,不是因为岁月给他的流逝造成的,而是因为,心中弥漫了太多已经腐烂了的东西。

    此时,凝似乎已经闻到了他肚子里的味道,那种像极了冰箱里的已经坏掉的韭菜的味道。

    让人恶心,想吐,作呕,而此时他的样貌也变得不一样了。

    变得让人觉得恶心,已经看不清楚他本来是什么样子的了,就好像这丑陋的嘴脸是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他的。

    凝摇摇头,无奈的看着李穆然,她不愿意接受,更不愿意去想。

    李穆然依旧不死心的问:“凝,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啊,不用自己一个人承担着的?”

    “发生了什么你不是一清二楚么?还用我来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看着凝的神情,李穆然知道已经瞒不下去了,可是,这也并非他自己的意愿啊。

    只是,事情已经做了,他也应该为他做的事情,负责才对。

    他不是一个愿意逃避的人,他回去承担,可是,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太可怕了,他害怕别人知道。

    李穆然笑了笑说:“我知道,有可能你不相信我,可是,这真的不是我自己的意愿。”

    凝当然不会相信他这个说辞了,看着他似乎无辜的样子,凝只觉得,这个表演真给力。

    他继续靠在车上说:“我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很长时间都是恍恍惚惚的。

    当我在干一件事的时候,总是不知不觉的,当自己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处在一个不知名的环境里。

    我赶紧离开,离开后,过了几天,我就又会在各种地方醒来,然后,做了各种事情。

    你要相信,这些。我都是没有记忆的,可是,我知道,那确确实实是我做的,凝,我被别人控制了你知道吗?

    就像刚刚,我又是那样,浑浑噩噩的,在一处地方醒来,我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样。”

    听了李穆然的话,看着他恐惧,痛苦的样子,凝有些动摇了。

    她也不确定,李穆然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这件事是他做的,已经是没有疑惑了。

    事后,凝认真的想了想,也许,李穆然说的是真的,因为,如果那个神秘的幕后人,想让他参与,绝对不不会这么冒险的让他暴露出来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就是,李穆然,确确实实的是被别人控制了心神,就像妈妈那样。

    凝觉得有些可怕,这个人到底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让她不得不害怕了起来。

    看着李穆然痛苦的样子,她又问:“你在黑森林,布下幻境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当时你不知道吗?你是怎么完成的?”

    李穆然委屈的说:“我真的不记得了,只是,那个时候,隐隐约约的,有一种声音,那就是,一定要让默陷进去,一定要让他陷进去。

    直到我完全清醒以后,这个声音还在我的脑海中,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赶紧赶了回来。”

    凝现在才明白,那天她去黑森林是毫无征兆的。

    所以,那个幻境,其实,不是给她的陷阱,而是,要来让她哥哥默,陷进去。

    没想到,注意尽然已经打了黑森林,打到了默和老翁的身上,看来,那个人,目的真的很不简单啊。

    看着李穆然现在的样子,凝觉得他很可怜,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也许,她的妈妈也是这样,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那个人的折磨。

    凝走上前去,扶着他疲惫的身躯,突然好同情他。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一些事,没错,是有人控制了你,来把我们,都套进去。”

    李穆然摇摇头,看着凝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我都没办法算到那个人是谁。”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受控制了,迟早都是一个隐患,可是他没办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是的,他们都没有办法,只能任由那个人摆布,一点办法也没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凝和李穆然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着,陪着对方。

    凝语气沉重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可是,我真的不想,你变成没有神魂的人。”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可是,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要选中我,明明我什么都没做。我为了五庭,为了李家,我付出了多少,牺牲了多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报应?”

    李穆然苍老了许多,可是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让人多么多么的心疼他。

    “这不是报应,这是人为,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就是,无辜的我们,都陷入其中,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李穆然知道,这件事,已经不首任何人的控制了。

    这个蚂蚁洞,已经越来越大了。

    凝突然问:“难道五庭的人,合力,都没有办法找出来那个人么?”

    李穆然摇摇头说:“五庭的人,说不定,还有和我一样的人,而且,他们不会选择去管不想干的事,现在的五庭,已经不是当初的了。”

    这些事凝知道,可是,没想到,世事变迁,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李穆然望着家门口的方向说:“如果到时候,我真的失去神魂,没发控制自己,拜托你,不要手下留情,留着我,只能对你们造成伤害。”

    凝摇摇头说:“你在说什么傻话,你明知道不可能的……”

    “可能的,我只希望,你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孩子们,他们不应该承担这些东西,有我,就够了,到时候,给我来一个痛快的,我知道你能办得到,好么?”

    听了李穆然的话,凝的眼睛有些湿润,然后只能点点头,让他安心。

    回到黑森林,凝看着一旁同样神情凝固的默和老翁。

    许久。才开口说第一句话:“下幻境的,是李穆然,他被人控制了,就像妈妈那样,不知道自己正在干什么,做什么。”

    默有些不敢相信的说:“怎么会是这样?他不是道门五庭的人么?难道查不出来么?”

    “是,他们没有查出来,到底是谁,所以,他现在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听了凝的话,默垂下了头,这次,他居然没有把握了,凝看了看默,又说。

    “这次,这个幻境,是给你准备的,只是我,误入黑森林,陷入了幻境,这个幻境,本身,是想困住你。”

    默紧紧的盯着一旁的火堆。

    现在的事态,比他预想的更加严重了,有人知道了他的存在,而现在,注意,也打在他身上了。

    老翁摸着胡须,慢悠悠的说:“那个人,很厉害啊,如果在不把他找出来,在发生事情,怕就是我们,无法预料的了啊。”

    耄耋老翁说的没错,如果在不找出来,那么,事态的严重,是谁都无法估计得了。

    一时之快,屋子里面的几个人,都各自沉默,不在说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