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意图
    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凝觉得,就算艾瑞克插手这件事,也有可能是无功而返。

    因为那个人,能控制的了李穆然和瑞琳娜,就说明,这个人不仅法力足够高强,而且知道所以他们的事情。

    他们的秘密,只有几十年前的老人知道一部分,可是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

    老翁也算是一个知道的比较完全的人,可是,竟然也不知道是谁。

    那就说明这个人,城府极深,就连老翁他们,也没发现他们的存在。

    老翁都发现不了的人,那么那个人,一定有着非一般的道行了。

    想到这里,凝有些失落,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就连李穆然也能不知不觉的被控制,更何况他们呢?

    说不定那一天,他们也会被不知不觉的控制,那么这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可是,老翁说:“这个人的玩心很重啊,应该年纪不是很大,而且,他既然这么做,应该是有能力,却不来控制凝和默。

    有两个可能,要不然,就是没办法控制你们,要不然,就是故意把身边的人一点点控制了,自己在哪里,看戏。”

    听了老翁的话,屋里的其他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啊。

    如果真的像老翁说的那样,那么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真的是太可恶了。

    凝突然有些担心了靠近老翁,委屈巴巴的说:“老翁,他会不会把你也控制了啊?我可不想老翁也被他控制!”

    像老翁这么厉害的角色,如果吧老翁控制了,那么,真的是事半功倍了。

    但是如果那样,凝他们的压力,就会更加大了。

    单单是这就已经束手无策了,如果老翁也成了那样,那么根本是已经没有胜算了。

    毕竟老翁是知道这件事最全的一个人了。

    知道当年事情的,就只有爸爸和妈妈,而老翁,也算是其中之一,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隐情是他是不知道的。

    老翁突然笑了笑,点了点凝的脑袋,似乎很骄傲的大笑着。

    一旁的金研一惊,吓的赶紧说:“完了完了,师傅是不是也被控制了,这下糟糕了啊。”

    一旁的老翁用花生米豆谈了过去,给了他一个白眼,骄傲的说。

    “我是什么人物啊,活了这么些年了,怎么可能说被控制,就被控制呢?

    控制他们的要点,就是将神魂软禁起来,可是,我老头子,有神无魂,飘忽不定,想控制我,怕是难啊。”

    众人听了老翁的话,不得不感叹,老翁这个家伙,真是的,让人不由的恐怖了起来。

    果然是活的久了,什么都知道不说,改变的神神乎乎,飘忽不定了起来。

    不过,这也让大家放心了许多。

    毕竟,只要老翁没事,还能给他们出谋划策一下。

    紧接着,老翁看着金研,对他说:“我是没事,可是你小子,就要小心一点了,他一定会在我们身边安排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你很有可能。”

    凝有些害怕了,这个人到底是多厉害,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控制别人。

    默问:“老翁,这个怎么这么厉害,可以随便控制任何人。”

    “不是这样的,纵然他在厉害,也不能随便控制谁,都是要机缘巧合的,先是接触,将神魂引到容器里,才能慢慢控制别人。

    不过,他也不能随便的控制谁,就算他的功力在强大,也是有限度的,就算是活了好几千年的皇族吸血鬼,怕是也没有那个本事。”

    听了老翁这个话,凝稍微放心了些,毕竟,说的也对,不可能这么无法无天的想控制谁,就控制谁。

    凝连夜通知了艾瑞克,让他好好清理一下进出血族的人。

    一个可疑的人都不放过,出了黑森林猎人,一般人,定制出入期限,否则,一律不准。

    只有这样,才能好好的排查一下,以防什么可疑的人随便进出血族,给雷奥他们带来危险。

    默紧紧的拉着凝的手,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救出妈妈,战胜那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不得光的人!”

    默说的很坚定,凝看到他有这样,重新建立起信心,自己也加了几分信心。

    今天她没有回血族去,而是留在这里,她觉得,那个人没有成功的将默困在幻境里,一定还会在想办法的。

    果不其然,晚上,老翁感觉到了外面有陌生人的气味。

    将大家偷偷的叫起来,在各自的床上,安防了假人,凝也布了一个幻术。

    把床上的假人,变换成了他们几个的模样,足以以假乱真的了。

    一般人,没有些道行是看不出来的,就算是行内的人,每个功夫,也是分辨不出来的。

    老翁指着门外的黑影,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我们就来一个,瓮中作弊,让他,自投罗网吧。”

    金研打着哈欠,还没有睡醒,就被叫起来了,表示并不感兴趣。

    不一会,听到旁屋传来一声惨叫,老翁眉头紧皱,说道:“鱼儿上钩了。”

    接着,几个人赶紧从屋里出来,金研也清醒了许多。

    默将灯全部都打开,一瞬间,周围亮了起来,就犹如白昼一般。

    老翁走在前面,凝几个人跟在后面,进入以后,发现一个不大的容器里面,装着一个黑影。

    老翁拿起容器,在手上把玩着,默默吐出一句话:“真是狡猾,他也弄了个假的过来啊。”

    凝不解的问:“什么意思啊?难道这个也是幻术么?”

    老翁摇摇头说:“这是李穆然的一神,还差一魂,就能救的了他了。”

    简直不敢相信,这几年的这个小东西,居然是李穆然的一个神。

    “只要神到手,那么,就能把魂引过来了,那个人,到底打的是一个怎样的主意呢?”

    默听了也是模模糊糊的,因为他本来对这些事不是很了解。

    老翁看到默沉默沉默不语,就说:“那个人,把李穆然的神派来,一,是为了用他本身的道行,把你的神强行带回去,二,如果失败了,我们只能得到李穆然的神,魂还在他手里,还可以和我们周璇。”

    听了老翁的解释后,凝更加不可思议了,这个人,真的是很可怕啊。

    默终于点点头,看来这个人,是冲着他来的。

    可是,到底是怎样的目的,事实针对他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凝不太放心默在继续待在这里了,毕竟,这是她唯一的哥哥了,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

    以前是她没有能力,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她,已经可以保护默了,他们也完全可以不用担惊受怕了。

    于是,就说:“哥哥,你明天和我回血族的吧,我觉得,哪里才适合你,你和我一样,不适合一直留在人类世界。”

    默知道凝是太担心他了,才这么说,他很感动,自己妹妹,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过他。

    他微微一笑,说:“你担心我,我知道,可是,如果也和你去了血族,那么你也会受到牵连的。”

    接着,长叹一口气,说:“好在,他现在的目标,暂时是我,所以,我不能逃避,只有这样,才能把他引出来。”

    凝才不管那么多呢,说:“我不管用什么方法,或者是怎么办,把他引出来,可是,你绝对不能冒险,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让你在这里自己面对危险的啊!”

    老翁了解凝,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凝已经在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小姑娘了,现在的她,只关心在乎她在乎的人。

    为了这个人,付出一切,都在所不辞。

    可是,也不能任由她胡来。

    为了稳住凝,老翁说:“我知道你的担心,可是,默说的没错啊,如果,他去了血族,那么,这个隐患,就会进入血族了,现在一切都还是一个谜团,所以他不能冒险。”

    金研也是一个急性子,说:“你们都有各自的想法,可是,你们有没有想一想,那个人,他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呢?”

    金研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值得考虑一下。

    对啊,他们从来都是想的,怎么去解决问题,怎么找出来这个人。

    可是,他们太大意,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才会被一直牵着鼻子走。

    那就是,那个人是怎么操控的他们,是怀着怎样的想法来面对着一些?如果不是报复,就是复仇。

    但是,凝和默,并没有的罪过什么人,所以,复仇可以先不谈,那么,如果是一个玩笑的话,那么这个玩笑,又是根据什么来的?

    凝想了想,说:“这个人很聪明,可是老翁也说了,还是孩子心,所以,对复仇来说,我们并没有的罪过什么人,复仇不谈。”

    老翁日常的摸了摸胡须,眯着眼睛,思绪回到了几十年前。

    几十年前的事情,其实他还历历在目,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到,当年,怎么又会孩子参与这件事呢?

    “我记得,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都是道门的一些老头子了,血族的人也有参与,只不过,血族的人,如果想报复什么,他们是没有办法,修炼道门的法术啊。”

    默说:“那您的意思是,那个人,他是道家的人?”

    “我还不能肯定,但是,可以排除是血族,他能操控血族的瑞琳娜,让她放下警惕,从而对她下手,那么这个人,一定和他们,有交情才对。”

    老翁半天说话都不清不楚的,金研实在是没有耐心了,说:“你们仔细想一想,是不是你们的什么兄弟姐妹,叔叔伯伯干的这种事啊?”

    说起来叔叔伯伯,更是不可能了,可是兄弟姐妹,数都数的过来啊,也是无稽之谈了。

    总之,下手的方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目标方向,那就是,道家那边,他们,应该是最大的突破口了。

    天色还晚,除了金研,谁都没有心思睡觉,这种事,发生的绝对太突然就,一定是有什么刺激了他,才会突然出手。

    而且,时间也只是十年前,十年前,那个时候,他们很幸福快乐,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啊?

    说来,还真的是有很多的古怪之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