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可怕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凝来到后面的花园散散心,正巧遇到了雷奥坐在花园的石凳子上。

    凝看着雷奥,心里突然有一丝丝的害怕,可是,梦毕竟是梦,总不能因为一个梦,就一直活在担惊受怕中。

    可是她还是坚持的走过去了。

    凝过去,发现雷奥正在认真的看书,做笔记,很是认真。

    凝坐在一旁,担心打扰他,可是雷奥还是察觉了凝过来。

    放下书,起身坐在凝身边,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妈咪你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你是怕打扰我嘛?”雷奥挤在凝的身边?

    这时,凝才发现,原来,他已经长这么大了,可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抱过他了。自从有了希奥以后,跟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就很少了。

    看着雷奥可爱的样子,想一想,其实,他这么小,肩膀上已经扛了许多东西了。

    凝将他抱在怀里,露出一个微笑,摸着他的头发,笑着说:“妈咪最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更少了?”

    雷奥摇了摇头,说:“没有哦妈咪,妹妹们更小,我才不会和妹妹们吃醋呢,而且,我本来就是血族的继承人,这些都我应该做的,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哪里辛苦了。”

    看着这么懂事的雷奥,她一是觉得欣慰,二是觉得,有些辛酸,他拥有的,应该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啊。

    “果然是好孩子,你从来不会让艾瑞克失望,可是,妈咪希望,你能过的更加轻松一点,最近见到你啊,每天都是很忙,都快赶上你爹地了。”

    雷奥努力的点点头,下定决心一般的说:“爹地说的对,撒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他做的很好,这点,我确实不如他,所以,我会很努力的超过他。”

    雷奥真的是个很有骨气的孩子,可是凝总觉得,这样的他,活的很累。

    凝摸着雷奥的头,说:“要不然,我去和你爹地商量一下,给你放几天假,你也和希奥他们一块玩一玩,放松一下,好吗?”

    雷奥听到这句话,眼睛还是闪着光芒的,赶紧说:“真的可以吗?妈咪?”

    果真还是小孩子天性啊。

    凝点点头,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一切举动都很温柔。

    终于雷奥开心的点了点头。

    回到屋子里,正好艾瑞克在办公事,凝走过去,给他捏着肩膀。

    艾瑞克将她搂过来,让凝坐在自己的腿上,笑着看着她,问:“怎么了,突然过来,有什么事!”

    凝笑了笑,双手盘着他的脖子,说:“你可不可以和雷奥说,给他放个假啊,他还这么小,每天比你都忙,以后可怎么办啊,都没有童年了。”

    听到这句话,艾瑞克皱着眉头,看着凝,一本正经的和她说:“你知道雷奥的身份,他是血族未来的继承人。”

    凝赶紧打住他的话,无奈的垂着头说:“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他身上的责任,他也清楚。

    可是,你就没想过么?他一直这么忙下去,多可怜啊,而且,时间还长的很,你还有很多时间慢慢教他啊。”

    雷奥小小的孩子,身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让人看了都不由自主的心疼起来了。

    凝见艾瑞克没有说话,又说:“他一直很听话,你不知道,当他知道可以放假的时候,有多开心,那种开心的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艾瑞克依旧不放松的说:“他不能放松,他自己对未来,都是有打算的,他从生来,就注定了这个结局,他迟早要接任王,那时候让他习惯,那可就就太迟了。”

    见艾瑞克说不通,凝皱着眉头,不在理他了,临走之前说道:“我今天会去黑森林,晚上不回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雷奥还是一个孩子,他是继承人没错,同样他也需要快乐的过往。”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艾瑞克看着凝的背影,这是他们第一次闹别扭,还是因为孩子闹别扭。

    可是,这不是夫妻之间的常态嘛。这才不会觉得奇怪。

    凝来到黑森林,发现几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不知道在密谋什么,可是谁也不说话。

    凝走过去,看着几个人,坐在旁边,说:“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互相看着对方,也不说话,这样,很奇怪啊。”

    然后转头看看金研,他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默看,默都快憋不住了。

    凝又说:“喂,金研,你干嘛这么色眯眯的盯着我哥哥啊?”

    耄耋老翁摸摸胡须,笑呵呵的说:“你怎么来了啊,还以为,最近,你不会来这里了呢。”

    “我跟艾瑞克生气啦,便出来走走,那个家伙说不通,可气死我了,不愿意看到他。”

    默听了凝的话,充满了气氛,皱着眉头说:“你们吵架了?还是他欺负你了?”

    默说不会允许艾瑞克做什么能伤害到凝的事情的,不管他是血族的王还是什么,只要他对不起凝,那么就算是拼命,也会让他跪着道歉的。

    凝看着默突然间凶神恶煞的样子,赶紧摆摆手,说:“是因为雷奥的事情, 雷奥虽然是血族的继承人,可是他也是一个小孩子啊,也需要轻松一下啊!可是艾瑞克那个老古董,无论如何,都不给雷奥放假。”

    金研差异的问:“就因为这个?”

    “喂!你什么意思啊!这个怎么了啊?这个也很重要好吗?你不当爸妈。当然不知道我们的心了,不要一副好像不是什么大事的样子好不好?”

    “额额。”

    金研被说的哑口无言,就连默和老翁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老翁说:“雷奥这孩子,一直很争气的,从小他干什么都很努力,比任何人都努力。

    其实,他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你说的对,即使是继承人,也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给未来的自己,留下一个可以回忆的过往的。”

    说完,摸了摸胡须,好像老翁是在说他自己的故事一样。

    默其实比较赞同艾瑞克的看法。

    因为雷奥的身份确实不一般,他既然有更加强大的能力,就应该更加努力。

    只有这样,才能给未来打好基础,才能让未来,更加不用担心。

    只是,这些话他没有说,他才不会这么不识趣的和自己的亲妹妹抬杠呢。

    而且这些事,是他们夫妻俩的事,所以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凝看着他们,问:“不说我的事,你们刚刚是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六目相对却不说话呢,那样看起来,真的是很怪啊……”

    默说:“这是金研的注意,说看谁先撑不住,还说,这是什么犯罪心理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这样,可以更加真切的,感受到那个人,在做些事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凝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梦,不自觉的说。

    “我觉得,他应该是被排挤,被排斥的人吧,他的心里,我想应该也不会很好受,之所以这么办,也许会有一瞬间,让他觉得,自己是可以主宰一切的那个人。”

    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呢?万一他就是一个怪物呢?”

    “哥你说什么?”凝突然停顿了一下,惊恐的看着默问。

    默觉得没什么,皱着眉头说:“被排斥,就要努力去证明,可是,做这些,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心里的一时之快罢了,他没必要像任何人来证明,因为,他就是一个怪物。”

    这时候,凝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和默的声音真的很像,很像。

    虽然不算是一模一样吧,可是最起码,真的很一样。

    默说话,是比较有些阴沉沉的,可是那个人说话,是比较冲动,比较乖僻的那种口气。

    凝过了好久才说:“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那个人了,所以我判断,他是那样的心情。”

    然后又看着默说:“那个人的声音,我一开始就觉得很熟悉,可是一直想不起来是谁……那是因为,你们说话的语气不同。我觉得,他的声音,和你很像。”

    说道这里的时候,金研惊恐的看着默,指着他说:“原来你才是那个幕后主使!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

    “……”

    除了金研外,大家都知道在说什么,只有这一个蠢货,在这里人为默是那个凶手。

    一时之间,众人不说话,静静的看着金研。

    金研吞了一口口水,看着大家冷冷的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

    凝转头问老翁:“这个蠢货真的是你的徒弟嘛。”

    老翁赶紧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然后转头问金研:“朋友啊,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呢?你是有什么事么!”

    金研不满的看着他们,转头就走了:“切,你们这群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我才懒得和你们说话呢,真是的,怎么都这样啊。”

    看着金研的背影,屋里的人无奈的笑了笑。

    只是,凝的话,一直围绕在默的心头,其实,他也不是不知道,因为,他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其实,我也听到过,在梦中,不知道是谁在对我说话,用我熟悉的声音,这个人看起来,和我们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这个时候,凝突然打趣的说:“不会是爸爸和别人的私生子吧!”

    默摇摇头说:“你应该怀疑,是妈妈和别人的私生子吧。”

    “我觉得不可能了,你爸妈感情很好的,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这一说啊?”老翁否定着他们的话。

    凝突然觉得有可能啊,因为,她就失忆过啊,失忆的时候,也是还有一段艳遇的不是嘛。

    突然,凝和默相视一看,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啊!”

    老翁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说:“你们怀疑,这个人,之所以针对你们,是和你们有一定得关系了?”

    凝点点头,默也紧跟着说:“是,很有这个可能,也许,在不知道的地方,我们有其他的兄弟姐妹说不准。他能修炼道术,爸爸可是道门五庭的后人啊!”

    这个想法真的是太疯狂了。

    可是,这是目前为止,唯一能解释道比较好的原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