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神秘人
    这个想法,吓的凝有些自己都感觉到恐怖了。

    就好像在深夜十二点看着恐怖电影,刚好灯灭了,一个无归属地的电话号码打过来的感觉是一样的。

    怀着这个想法,凝有些害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和他们猜想的一样的话,那么这个人,是爸爸的私生子,如果年纪比他们小,那么现在也都已经好几十岁了吧。

    一个老头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呢?孙子大概都不小了吧。

    如果成家的话,就跟不可能了啊,已经儿女成群了吧,那么生活依旧很幸福美好啊,没理由来干这种事吧。

    凝的话,也正是默想说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孙子都已经不小了吧,这么幸福美满的生活,有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来显示自己的存在啊?”

    然后摇摇头,凝说:“就不要在这里自己吓自己的乱猜了,这怎么可能,那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愿意干这种事情,而且,我从小跟着爸爸,确定他没有什么私生子。”

    是的,以前,赵宇航去任何地方,都会带着凝的。

    一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还有一个。就是担心别人照顾不好她,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做那些事情。

    所以,凝很确定的说:“我敢肯定,爸爸一定没有什么私生子这样的话,如果有,那么那个私生子,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呢?而且在爷爷那里的那段时间,我根本也没有听到过任何这样的情况啊。”

    老翁也确定的说:“这个人,也许和你们有关系,可是私生子这样的事,我觉得没太大的可能性。也许是有仇,也许是有恨,但是私生子应该不会的。

    你爸妈那么恩爱,就算是失忆了,可是,这么久,也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他们有私生子啊。

    所以,这件事,就不要从这里想了,这应该,不可能是正确的出发点。”

    过了一会,凝又想:“会不会是他模仿哥哥的声音,来迷惑我们啊?我觉得,很可疑,他对我们很了解啊。”

    老翁点点头说:“他对我们,既了解,又熟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已经掌握在他的眼睛里面了。”

    黑暗的深处,没有一丝丝的光明,水潭之中,倒影着凝和他们说话时的画面,久久挥之不去。

    黑暗中的那个人,冷冷的看着他们的对话,看着他们的行动,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对着水潭,轻轻的说了一句话:“我想,就算你们想破脑袋,可能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吧?凭你们,也想和我斗,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说着,突然转头,对着黑暗中的一个身形,说了一句:“你说对吧,李穆然。”

    被问到的李穆然一惊,然后毕恭毕敬的对着这个比自己大这么多,却比自己年轻几十岁的人。

    李穆然知道,他就是一个怪物,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他一直都在黑暗中,用黑色的斗篷把自己裹起来,他就是一个怪物,控制着他,让他备受煎熬。

    黑衣男子走过去,看着已经驼背的李穆然。

    “啧啧啧,这才几天,你的背就已经直不起来了么?哎,选你还真是个错误啊。

    想你以前,也是一表人才,堂堂正正,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恐怕,你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今天吧?”

    是啊,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背叛五庭,背叛凝,这件事,他一定会牢牢记在心里。

    黑衣人突然揪着他的衣领,好无情面的说:“怎么样?心里很恨是吧?是不是在骂我是怪物!”

    “没有,没有!”

    “哈哈!有又怎么样?我就是怪物,我一直都是怪物,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他们也一样,所以,犯下这些罪的人,统统都要接受惩罚啊!

    我以前,也以为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想当一个普通人,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说我是怪物!既然如此,那么,谁都别想好过,就让我这个怪物,来审判你们吧!哈哈!”

    黑暗中,回荡着他的笑声。

    这个笑声,不是狂妄,不是自大,而是,可悲,多可悲的笑声啊。

    这个笑,可以听得出来,里面好像包含了许多不可言喻的故事一样,不是那种催人泪下的故事,而是那种,可悲的故事。

    李穆然觉得,他现在也一样,虽然掌控着别人,可是,他是被命运掌控的可悲者,一样是一个可悲的人。

    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可悲者啊,可是,可是他,现在已经很疯狂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李穆然小心翼翼的问:“那么,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

    黑衣人冷哼一声说:“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你的神已经被他们躲了过去,我想下一步,应该就是把你的魂从我这里引出去,接下来,可是斗法的时间,你如果不想死,就好好协助我,明白么?”

    “是是是。”

    这次,李穆然的神被夺走,完全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使用了障眼法,给他来了这么一招,如果这次魂被引过去,那么他在选择其他人,可是又得费不少的功夫啊。

    一边,黑森林这边,老翁看着容器里面,李穆然的神,冷冷的说。

    “看来,是时候,把他的魂引出来了,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在受到那个人的胁迫了。”

    凝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一样,说:“我感觉这个人,其实并没有多厉害,他只是可以,控制别人的神魂,但是目前为止,只看到我妈妈,和李穆然被控制,说明他的极限也快到了。”

    默点点头说:“没错,他在暗处,这是我们的弱点,可是,他自己的能力,始终没有使出来,说明了,第一,他没有把握,第二,就是他不敢。”

    这样的判断是没错的,那么这样一说,其实这个人,也没有那么恐怖,那么可怕了。

    他们得到了这个判断以后,就有了更大的把握了,毕竟这个人的能耐,也就那么点。

    他控制的人数,不是无止境的,而是用特别的方式,来控制有限的人,他目前为止控制了两个人。

    或许不是说他只能控制这两个人,而是控制的人数越多,对他的消耗越大。

    毕竟,道门里面的这个法术,也是非同小可的存在。

    要控制这样的人,不是说,光有用不完的精神力就够了,更多的是修炼的程度和技巧,对他来说,是有存在一定得消耗的。

    这里面,老翁虽然知道一些道家法术,可是毕竟他是一个外行人,而默虽然了解,可是并没有真正的运用过,那么唯一可以把李穆然的魂引过来的,就只有凝了。

    这种事情,晚上做最好了,入夜,凝坐在院子里,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耄耋老翁。

    毕竟,她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熟悉啊。

    虽然学过一段时间,可是真正的运用起来,还是相对来说有些难度的,不过,幸好,她还有一件法宝。

    默笑了笑说:“当年,你收下咻咻,是对的,毕竟,他可是道家的宝贝啊,它的厉害,一般人可是不明白的。”

    也是刚刚默提醒,否则,凝都忘记了,她还有咻咻这个秘密武器。

    因为时间一长,安稳的生活过的久了,她也没功夫管咻咻,咻咻在血族,仿佛到了一处天然的修炼场所一样。

    因为咻咻是上古存留下来的灵蛇,所以难免有些与众不用,在血族,它修炼的已经快要幻化成人形了。

    而雷奥和希奥也是对那个家伙关爱有加,所以,这次,有咻咻出马,就算是李家元老,也没办法赢的了她了。

    这么一想,原来自己还是很厉害的啊。

    凝看着头上的月亮,一点点被乌云所埋没。

    时间到了,她把装了李穆然神的罐子拿出来,放在前面,把咻咻也召唤了出来,负责守护着李穆然的神。

    凝皱着眉头在施功,她也是第一次和别人在这里决斗,虽然心里打鼓,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输,也不能放弃。

    “咻咻,这次,可要靠你帮我了啊,对付他,我是没有信心的,可是,我们只能成功,绝对不可以失败。”

    咻咻很有灵性的吐着蛇信子。

    黑衣人处,黑衣人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李穆然现在也不好松懈,只能尽全力的帮助这个黑衣人,毕竟为了自己的家人,他只能这么委曲求全了。

    可是,他倾尽全力,也没办法斗得过凝他们,这个时候,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丝激动的。

    因为只要凝赢了,他就可以自由了,他就可以揭发这个人的丑陋的嘴脸了。

    “该死!”黑衣人看着水潭里的映像,看着咻咻一动不动的镇守在哪里,说道:“我居然,忘了还有这么个好东西了,看来这次,我要输了啊。”

    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凝居然会有上古灵蛇在这里给她护法,这本来就是道家的宝贝,他当然斗不过了。

    届时,李穆然的魂终于受不住了,和神融为一体,回到了李穆然的身上。

    李穆然如今,终于自由了,这种感觉,自由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从来没有发现过,原来自由,是这么美丽的一件事。

    黑衣人冷冷的看着李穆然,现在的他,已经没办法操控李穆然了,说:“怎么样?回复自由的感觉,是不是超级好啊?”

    “放过我,我不会说你是谁,你在哪里,我只想,过安安稳稳的生活,你们的纠葛,不应该拉着无辜的来来给你们垫背。”

    黑衣人点点头,他确实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留着也没用,就说:“你可以走了,不过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还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