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真像
    李穆然攥紧了拳头,气的瑟瑟发抖,可是现在他也没办法对付眼前这个黑子男子。

    眼前这个男子很是奸诈, 他本来想出去以后,把这件事赶紧通知给凝他们的,可是,这下一来,自己岂不是还要被收到控制。

    李穆然气的牙痒痒,盯着眼前这个男子,好不怯懦的说:“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

    黑衣男子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看着李穆然。

    打量着李穆然,嘴里还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似乎是在嘲讽他一样。

    最后走过去,用手指着他的心口处说:“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么?我不想杀你,自然有我不想杀的理由,你如果在激怒我,我就把你这里的东西,掏出来,你信不信。”

    说完,手指用力的戳进去,鲜血染红了李穆然的衣服。

    李穆然忍着疼痛,看着眼前的这个跟,可是却没办法,只能摇摇头笑了笑。

    看到李穆然如此淡然的样子,黑衣男子先是惊讶,可是,他才不管李穆然是怎么想的。

    随后把手抽出来,鲜血流的更加痛快了,李穆然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处,死死的盯着黑衣男子。

    冷冷的说:“为什么不杀了我?”

    黑衣男子摇摇头,说:“你留着,还有一点点的价值,所以我不会杀你,赶紧走,离开这里,就算你告诉了他们,也一样斗不过我,所以,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站在我这边,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信不信有你。”

    李穆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里。

    当李穆然一离开这里,便昏倒了,黑衣人将他在这里的记忆全部都封闭了起来。

    黑森林那边,凝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坐在椅子上。

    咻咻窜过去,围绕在凝的身边。

    凝摸着咻咻的头,贴着它,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说道:“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怕是根本赢不了他们,咻咻,你真好啊。”

    咻咻是灵蛇,认主人的家伙,跟了凝几十年了,早就已经是和凝融为一体了。

    默了走过去,给凝递过一块毛巾,笑着说:“多亏你了,我竟然没能帮上一点忙,让你自己一个人撑着,都是我的错。”

    凝看着默落寞的样子,心里也有一丝丝的难受。

    赶紧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说:“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成功了,就是最好的结局,而且我也没事,你根本用不着自责。”

    此时老翁点点头说:“是的,没错,现在,神魂已经全部都回到李穆然的身上了,那个神秘的人,一下两下是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了。”

    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对李穆然来说,这也是他的一个解脱了吧,再也不用收到别人的摆布了。

    “老翁,你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总感觉,这个人,一定在某个地方,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吧?”凝试探的说着。

    耄耋老翁也点点头,抬头看着天空说:“是,没错,我们的动向,能这么清楚的摸透,看来,他是在某个地方,监视着我们才对。”

    黑衣人看着他们,微微一笑,说道:“没想到,还是挺聪明的啊,居然能猜到,我在监视你们。”

    这不是废话吗?管他是谁,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当然能猜出有人在监视他们了。

    离开黑森林以后,凝想去找小雪。

    可是,路上,凝遇到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的长相,简直和安安一模一样!

    凝是为了融入人群中,特意搭地铁过去,可是凝发现,她的旁边坐着等一个女的,和安安,简直是一模一样。

    凝不可思议的看着旁边的女生,眼睛登的大大的。

    以至于旁边的人感觉到她炙热的眼光,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然后问:“不,不好意思,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啊?”

    这才惊了一惊,凝发现自己有些太失态了,赶紧低头道歉。

    “对不起,给你带来困扰了,只是,你像极了一个我已经不在了的好姐妹,不应该说是,一模一样吧”

    听了凝的话,那个女子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一样,赶紧低着头,不在说话。

    车又经过了几站地,那个女孩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对着凝说:“你好,我叫木棉,木棉花的木棉。”

    凝看到这个女孩主动和自己搭讪,心里面突然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想抱一抱她。

    她跟安安,真的一模一样,她真想抱一抱安安,她最好的好姐妹,可是,却再也不能了。

    “我叫夏忆凝,你叫我凝就好了。”

    凝差点都快哭了,激动的说:“你也姓木对吧,她也姓木,她是个热心肠的女孩,一个,很好的女孩。”

    木棉听着,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笑容,是安安的站牌笑容,她还记得。

    木棉说:“你不是中国人?”

    凝摇了摇头说:“我是混血,爸爸是中国人,虽然从小生活在国外,可是,不久之前,回国了。”

    混血儿本来就很漂亮,也很讨人喜欢,木棉最喜欢的就是混血小孩了。

    所以她特别特别的稀罕凝,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听到这句话,凝激动的差点昏过去了。

    赶紧三百六十度的点点头,赶紧同意,生怕她突然间变故,不想当朋友了,那就糟糕了不是吗?

    木棉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觉得好笑,也不想掩饰自己的笑,于是,两个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虽然在地铁里,可是,也只有他们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笑,充满了开心快乐的笑。

    “凝,你要去哪里啊?我上车之前,你就在车上了,去的地方很远吗?”

    凝点点头说:“对啊,很远,我要去的地方,在郊区,怕是得坐到最后一站呢。”

    听了这句话,木棉倒是觉得特别开心的说:“我也是要去那里啊,太好了,我们可以一直相跟过去。”

    凝欢快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个人无话不谈,凝说了好多她和安安以前的事情。

    木棉有些惊讶的说:“我看你的年纪,我就十岁的样子吧,没想到,你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吗?真厉害啊。”

    因为凝总不能说她是吸血鬼,不会变老吧,所以只能这么生硬的解释:“我们那里,上学的年纪都比较早”

    木棉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木棉说:“你们的友谊真的很让人感动啊。”

    到站以后,他们其实在一个区内,只是两栋不同的房子罢了。

    凝去的时候,正好小雪不在,所以她有些失落,只能无功而返了。

    凝失落的走在路上,本来想让小雪派人,帮个忙,寻找一下那个人的老窝,虽然不一定她会帮忙,可是,一来想看看她,没想到,她不在家,有些失落了。

    正当凝往回返的时候,发现木棉也正好出来,两人又是在一次的巧遇。

    木棉惊讶的说:“你不是说要去见朋友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啊?”

    凝无奈的说:“哎,他不在呢,所以,看来今天是只能回去了。”

    然后凝又看着木棉拿着包重新出来,不解的问:“你不是回家了吗?你怎么也出来了啊?”

    “嘿嘿,我回家拿点东西,待会还要回去呢,我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自己打拼啊,总不能一直依赖家里面吧。”

    看到木棉自食其力的样子,凝突然想到了安安。

    安安也是一个自强独立的孩子,可是她太冲动了,为了一个男的,放弃了一切,这个男的,还是一个渣男。

    凝又像是在对木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你们两个,真的是很像啊,她也是这样,很独立自强呢。”

    木棉看到凝有些失落的样子。

    “这样吧,我请你去喝咖啡吧?正好今天天气不错,也没有什么事,咱们出去,好好玩一下,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啊。”

    凝得到了木棉的邀请,也欣然接受了。

    毕竟,凝也想多多了解一下这个女子,她真的跟与众不同,成功的引起了凝的兴趣来。

    木棉和她来到附近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厅。

    木棉指着这里说:“这里的环境很不错哦,虽然开了没多久,可是口碑很不错,也很正宗呢,就来这家吧。”

    凝对这里已经不熟悉了,木棉说好,那一定是不错的。

    毕竟能住的起这样房子的人,家里总是有些钱的,能让她这种大小姐说好的人,估计一定差不到哪里去。

    这么一想,凝还真想去再尝尝看呢。

    木棉带凝进去以后,很明显这里的人和木棉的关系挺好的啊。

    他们在二楼,找到一处靠窗户的地方坐下,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在这里喝咖啡,也很惬意呢。

    木棉微笑的说:“今天的咖啡呢,我来请,你想喝什么?”

    凝笑了笑,想着说:“那我先谢谢你喽,不过,我喝黑咖啡就好了。”

    木棉点点头说:“你还真是客气,我们是朋友嘛,请你喝个咖啡而已。”

    然后又对着服务员说:“我要两杯黑咖啡,在要两份甜,嗯,就来两份抹茶蛋糕吧。”

    服务员笑眯眯的说:“好的,请稍等。”

    等那个服务员走了以后,凝看着他的背影,说:“这个男服务员可真帅啊,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帅哥,木棉,你还真是会享受啊。”

    木棉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偷偷你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男服务员的背影,又看了看凝的眼神。更加害羞了,再也不肯抬头了。

    凝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既然是朋友,你有什么好害羞的啊,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你啊,你怎么脸红成这个样子啊,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凝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看啊,你,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吧。”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自从木棉进来,两个人就开始在哪里眉来眼去了,只把旁边的人当成空气而已。

    凝不满的说:“欺负我,我也是过来人了啊,再说了,怎么可能有误会啊,你们俩那个样子,很明显就是,哼哼,你懂的。”

    木棉赶紧摆摆手,制止了凝的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