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木棉分手
    艾瑞克点点头,想了想,搂着凝说道:“是,你考虑的是,我有一点考虑欠佳了,是太没有考虑过雷奥的感受了,我决定,以后多和雷奥谈一谈,这样,好像也有助于他的成长。”

    凝瞪了他一眼,说:“切,你就是太一意孤行了,根本不考虑一下雷奥,你只觉得他很努力,这是应该的,可是你可是一个父亲,你要想的,是他应该平安幸福的长大才对啊。”

    听到凝对她不满的抱怨,艾瑞克无奈的低着头,一直听着凝的训斥,还一边点点头。

    表示自己知道了,一副很受教的样子,看着艾瑞克也没有反驳,这么听话的顺从自己,觉得,孺子可教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问:“艾瑞克,你对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嘛?”

    这件事比较严重,艾瑞克收拾气笑脸,一脸严肃正经的想了想。

    “还没有,我们查看了往来血族的名单,除了森林猎人,就没有其他可疑的人物了,只是,默最近来的次数,比以前要平凡了许多。”

    听到艾瑞克的话,凝紧皱眉头,在此更加确定的问了一次:“你说什么?我哥他来这里的次数比较平凡?”

    艾瑞克似乎没有觉得走哪里不对劲,毕竟是凝的哥哥,他也是血族的一份子,来这里没什么不对啊。

    “对啊?”

    凝思考了一下,感觉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有人假装默的样子,来了血族,在血族和黑森林穿梭,所以,才没有人觉得可疑!

    她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惊恐的事情,牢牢的看着艾瑞克,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

    “我哥,除了上次过来安慰我,好像,前前后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血族了吧。”

    艾瑞克瞪大眼睛,惊恐的问:“你说什么!他一直都没有来过?可是这里的资料记录了,他三天前,还来过!我以为,他是和你回来的?”

    凝摇摇头,说:“三天前,我从木棉那边回来的时候,是去过黑森林,可是我哥和老翁,还有金研,三个人在修补结界,他根本没有时间,可以过来这边的。”

    听了凝的话,艾瑞克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

    艾瑞克说:“这个人,为了避免自己的嫌疑,变成了默的模样,可是,守卫人员,并没有探测出来,他是假的啊!会不会真的是你哥哥他”

    凝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艾瑞克,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不可能,而且,在黑森林,那个神秘人的矛头,已经指向了默,三番两次的,想害他了。”

    那这么说,一切的解释,就全部可以说通了,这个人,利用某种办法,把自己变成了默的样子,让他们检测不出来。

    然后,乘机想把默除掉,然后自己在取而代之,这样一来,这么疏密的计划,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突然,凝觉得后背发冷,这个人简直是太可怕了,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虽然没有那么复杂,可是这个人的心真的是太恐怖了。

    凝惊慌失措的揪着艾瑞克的胳膊,一脸担忧的问:“艾瑞克,这下怎么办?这个人变的和默一样,他一定会想办法取而代之的!”

    艾瑞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皱着眉头,说:“你放心吧,我会派人,在黑森林驻守的。保证默的安全。看来。这场持久战,很快,就会结束了吧。”

    第二天一早,艾瑞克就派了训练有素的士兵,驻守在黑森林,为了防止可疑人出没。

    凝也跟着来了黑森林,皱着眉头说:“哥哥,有人,变成了你的样子,进出血族,昨天艾瑞克和我说,我才发觉,原来这个人,是想把你,取而代之了。”

    默听了这话,心里也有些一阵,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神秘人针对自己,原来是这样的意图。

    老翁点点头说:“原本我以为,默和凝的身上,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那个神秘人才想法设法的来接近默,却没想到,他原来是想把默给取而代之了。”

    这么一想,这里的人与不觉得有些恐怖的厉害。

    默看了看周围的士兵,也紧皱眉头,他想不通,这个人到底是有怎样的意图,为什么要把自己取而代之了?

    “他把哥哥取而代之了,到底有什么用意,如果说是冲着血族来的,那么就算是他变成哥哥,想控制血族,也是痴人说梦啊。”

    凝不解的想着这个问题。

    老翁这次也迷糊了,这个人完全是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啊。

    就算是把默取而代之了,也很不不可能控制血族,就算是黑森林,他也没有把握可以控制。

    老翁想了想,说道:“我看,他的意图,就只有报复,或许说,他为了变成默,并不是为了他们身上的什么秘密,而是把默,来取而代之!然后把默变成他,这样一来,真正的默,就消失了,他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存在到这里了。”

    听了老翁的话,凝觉得,这个人兼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是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太恐怖了,居然有这样的心思。”

    艾瑞克把凝抱在怀里,想了一会,安慰着凝说:“还好我们发现的比较早,让他的计划没办法执行下去,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时间商量对策了。”

    凝点点头,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了十来天,那个神秘的人依旧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大家也始终不敢放松紧惕。

    凝想到小雪了,他把收集起来的一些气味,想让小雪帮忙找找看,所以决定再去碰碰运气。

    这次,小雪果然在,凝和她说:“我遇到了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帮帮忙。”

    小雪笑着说:“凝阿姨,你还是这么年轻啊,不过,你要我帮你,还说自己的那么客气干什么啊,放心吧,我会尽快交给他们去办的。”

    凝笑了笑,看着小雪,她是老了许多,或者说,沧桑了许多。

    凝问她:“你结婚了,也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对嘛?”

    小雪微笑的点点头,说:“是啊,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呢。不过他今天上学,没在家。”

    小雪沉默啊一会,又说:“其实,我生了一对龙凤胎,可是,他妹妹,身子太弱,一出生,就没了气息。”

    听了小雪的话,凝也沉思了起来。

    两个人说了一下最近这几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凝就离开了,她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待下去了,不过看到小雪现在好好的,心里面,也就放心了。

    走的时候,路过咖啡店。

    凝看了看里面,心想,去喝一杯咖啡也挺好的,为什么不享受一下这个惬意的下午呢?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发现里面的人有些不对劲了。

    她看到木棉正红着眼睛在和她那个心仪的男子说什么,而那个男子也好像不耐烦的看着她。

    凝觉得事情可能比想象的要严重了,就赶紧进去,现在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因为他们吵架,所以人都走光了。

    凝过去,看着他们两个脸红脖子粗的,拉着木棉,替她擦了擦眼泪。

    看到凝过来了,木棉一下子扑到了凝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凝拍着木棉的背,轻声的说:“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木棉哄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凝,说道:“阿强,他要,他要和我分手,他说他爱上了别人,决定要和我分手了。”

    凝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是这种人,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凝把木棉带出来,木棉坐在路旁,止不住的留着眼泪,看着凝心里很不是滋味。

    毕竟,凝是有一瞬间看到她像木安安的,可是后来相处了一会发现,木棉就是木棉,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木棉的性格很好,也很热心肠,这样的木棉虽然和安安很像,可是总有一些地方,和安安是不同的。

    虽然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同,但是,这样的木棉很适合当朋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别哭了,慢慢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啊?”

    宁拆十座庙,也不毁一桩亲。

    凝不想让他们就这样不欢而散,毕竟上次见面,他们还是那么要好,怎么才不到半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呢?

    木棉摇摇头说:“没有误会,没有误会,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今天突然就和我说,要和我分手,说他爱上了别人,说我们不合适,说了好多好多,呜呜呜呜。”

    看着伤心的木棉,凝觉得自己也被同化了。

    轻轻的抱着她,说:“你可不可以和我说一下,最近都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能判断一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木棉抽泣的,点点头,说:“前几天,我家人让我去相亲,是世叔的一个儿子,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就不同意,可是没办法,为了家里,还是去见了他。”

    凝听着,问:“然后呢?你们?”

    “我没有啊,我已经很明确的和他说了,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让他也和家里说清楚,这件事,强迫总是不好的。

    可是他却说什么,为了两家的利益,他们结合是最好的结局,说了一大堆,然后,我就离开了。”

    凝大概已经明白了,可是,这种事是人家的家里事,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于是就问:“阿强,说他爱上了别人,可是那个别人,你见过么?他突然这么说,怎么可能是一下子就爱上了别人呢?

    毕竟,你们两个是从大学开始就在一起的啊,对不对?”

    木棉听了凝的话,睁大眼睛问:“这么说,你说,有可能,阿强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不是真的要离开我?”

    凝笑了笑,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说:“我想,你应该和她说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先不要哭。”

    听了凝的话,木棉止住了哭泣,赶紧点点头说:“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去找她问清楚的,嘿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