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对自己负责
    木棉调整了一下她的状态,虽然还有一点点抽泣,可是已经很好了,然后松了一口气。

    看着凝,问:“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怎么样啊?太太还可以嘛?”

    凝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你现在这个状态啊,好得很呢,赶紧去吧。”

    站起来刚要走的木棉,突然抬起头,看着凝问:“你难道不和我一起去么?上次分开,就一直没有见面,要不然,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我再去?”

    凝知道她心里面有些忐忑,这种事也是逼不来的。

    然而凝也不想强迫她,就说:“行吧,我们就先去吃点东西,让你冷静一下,想想怎么和他说,也让他冷静一下。”

    最后,凝带她来到一家不错的饭店,这是她以前经常和安安来的地方。

    这家饭店,一开始,还只是小饭店,可是现在呢,已经成了大酒楼了。

    凝和她走进去,凝说:“这家饭店的饭菜很不错的,我们来吃的时候,他还是一家小饭店呢。”

    “”

    听着凝的话这么老成,可是,在她的记忆里,这家酒店虽然没有来过,可是,在她小时候,这里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吧!

    可是木棉也没有吧她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也许他们说的意思不是一样的呢,这也不妨事啊。

    “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上次既然是你请客,那这次,你也要敞开肚皮来吃了哦,因为我请客。”

    木棉听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凝把菜单拿给她,笑着说:“你的饭量啊,我可算是清楚了,哈哈,你随便点,千万不要客气哦。”

    听了凝的话,木棉害羞的低着头,偷偷看着一旁的女服务员在哪里偷偷的笑着。

    拉着凝的手,做了个嘘的姿势。

    凝识趣的不在说话了。

    和木棉吃完饭以后,该面对的事情,还是得面对的,虽然她知道木棉是不想再次受伤,可是有些事,如果不问清楚,那么是会留下遗憾的。

    她不想让木棉留下遗憾,于是就说:“去面对你的问题吧,也许你今天觉得这么了不得的事,过后以后,会发现,原来只是这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值得你这样的为难。”

    木棉想了想,觉得凝的话有道理,一直逃避问题,确实不是办法,应该去面对,去解决。

    她应该去找阿强,把事情问清楚了,这样,才能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阿强一个交代不是么?

    凝跟着她来到咖啡厅,看到阿强正在里面坐着,垂头丧气的喝着酒,里面并没有什么客人。

    其他的服务员也都离他远远的,谁都不敢上去多说一句什么话,看起来他很痛苦的样子。

    一瞬间,木棉的眼泪又决堤了,唰唰唰的流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木棉进去,看着阿强。

    阿强也刚好一抬头,看到了木棉,于是放下酒杯,很不屑的说:“你怎么又来了?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想干什么?再这么纠缠不休下去,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木棉不听阿强的话,坐在他对面说:“我不相信,我只想问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你爱上了别人,那个人是谁?还是说,你有什么苦衷?你忘了么?我们约定过,任何事,都可以和对方说的,请你不要有什么压力好吗?”

    阿强盯着木棉,似笑非笑的说:“我能有什么苦衷,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然后他说完以后,眼睛偷偷的看着周围,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赶紧指着她说:“我已经爱上了她,我们是一见钟情,对不起,请你走吧,没有必要在纠缠下去了。”

    听了阿强的话。木棉觉得世界都崩塌了,没想到,他真的爱上了别人,爱上了,另外一个人,还是一见钟情的。

    凝这下子可听不下去了,无奈的说:“我觉得,有什么问题,你们应该说清楚吧。”

    阿强看了一眼凝,说:“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的事情?我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凝不想听他扯那些,说:“木棉是我的好朋友,有没有这个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

    说要以后,看了看一旁的那个女的,走过去,打量着这个女孩,又看了看阿强,阿强心虚的低着头。

    凝走过去说:“如果你们真的相爱了,真的一见钟情了,那么你刚刚那么难受的自己一个人喝酒,她又为什么会躲得远远的,而不是上来安慰你呢?这样的骗局,也就只有木棉这个傻丫头才会相信你是吧。”

    过了一会,见阿强没说话,凝又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如果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坚持不了,那么,还有什么事,是可以坚持下来的呢!?人生的路是需要自己走下去的,具体怎么选择,是自己的决定,而不是让别人来代替你做决定。”

    说要以后,凝拉着木棉的手就要离开这里,一边走一边说:“你没必要为了懦弱的男人在这里伤心,如果是真心要保护你的人,是会面对一切压力,让自己努力的成长起来,而不是接受他人的意见,放弃你。”

    木棉跟在凝的后面,不在哭泣了,她觉得,凝说的对,一个没办法掌握自己人生的人,又怎么能和她在一起呢?

    似乎是凝的话点醒了阿强,阿强赶紧追上去,给木棉一个劲的道歉。

    “木棉,对不起,我混蛋,都是我不好,是你妈妈过来找我,说我们不合适,说你和我在一起,只能受委屈,还给了我一笔钱。是我混蛋,是我糊涂,求你,别走好不好?”

    木棉听着他的话,冷冷的笑了笑,看着阿强,努力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挣脱下来。

    双手背后,收起眼泪,微笑的看着阿强。

    然后一字一句的说:“你放弃我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你拿了钱,放弃了我,我们就已经结束了。”

    阿强摇摇头说:“没有,没有结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怎么可能说结束,就结束了呢?”

    木棉点点头,说:“是,我们从大学就买一起了,可是我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是我看错你了。”

    阿强拉着木棉,委屈巴巴的说:“是我错了,求你了,别离开好吗?”

    木棉点点头说:“我会继续支持你的生意,可是,我想我们应该不合适吧?”

    说完,和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凝问她:“难受么?”

    木棉回答:“难受,很难受,窒息的难受。”

    “既然难受,为什么还要做这样一个决定呢?”凝接着问。

    木棉望着天空,说了一句:“因为我要对自己负责,他也应该学会长大了,也许我们并不合适,只是谁都不知道而已。”

    看着木棉这么洒脱的样子,凝心中想,如果当时,安安也能这么想,他现在,会不会有一不一样的结局呢?会不会现在也是,儿孙承欢膝下呢?

    她对木棉说:“你比安安要勇敢,要理智,你的做法很正确,一个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人,注定不会成就什么事的,所以,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凝说的没错,这是十几年以后的事情了,在凝的见证下,阿强确实干什么都不顺利。

    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最真诚的那份东西了。

    凝看着天色不早了,说:“我要回去了,答应我,别乱想,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知道么?顺着自己的心走,不要强迫自己干任何事。”

    木棉点点头,听着凝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可是,她有预感,好像凝这一次离开,他们就再也没办法见面了一样。

    于是,她有些依依不舍的说:“为什么,我感觉,你这次离开以后,咱们就再也见不得了呢?”

    女人的第六感,通常都是最可怕的了。

    凝看着木棉,笑着说:“怎么可能?过几天阿,我还会来这里的,来的时候我和你通电话,我们一起逛一逛,怎么样阿?”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

    离开后,凝回到黑森林,说:“东西我已经交给小雪了,他说会尽快给我们答复的,希望我从李穆然的神上提取的气味,可以找到那个人的藏身之处吧。”

    老翁说:“气味有点太淡了,我在想,就算是狼人族,也不一定会有办法的啊!”一边说,一边摸着胡须。

    凝皱着眉头说:“没办法,只能试一试了,一,得看运气,二,就得看他们的狼人族的本事了。”

    艾瑞克说:“你去了这么久,干嘛去了!”

    凝吐吐舌头说:“你难道还会不知道我去哪里嘛?明知故问啊,我也只是去帮个忙而已啊。”

    艾瑞克无奈的摇摇头说:“人家的事,你还是少管吧,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路线,你这样,会给人家带来困扰的。”

    说完,凝冷冷的看着他,不满意的说:“原来你也知道啊,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时候偷偷过来打扰我,也会给我带来很多的困扰啊!”

    艾瑞克一时之间无话可说,摆摆手说:“行吧,当我什么也没说,你有理。”

    一两天以后,小雪派人送来了消息。

    凝问:“怎么样?有结果了么?”

    那个狼人族的人皱了皱眉说:“是有了一点结果,只是,我们并没有找到他藏身在哪里,找到了他经常回去的一个固定路线,因为他藏身的地点不确定,但是有一个地方,他经常会去。”

    说完以后,交给凝一张地图,上面标记了,根据气味,他们都在那里闻到过,都去了那些地方,那些地方去的次数比较多。

    默看着这个地图,说:“这个家伙,真的很狡猾,就是怕我们找到他,所以一直在换地方。”

    凝想了想,也迎合着说:“是啊,这样一来,我们没有见过他,想要找到他,也是很吃力的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