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原来如此
    “你听我说,我是你哥哥啊!我是你的亲哥哥啊!我是人,也是吸血鬼,我们是一样的啊,我们一起经历过生。经历过死,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其实,默的反常,老翁也察觉了不少。

    默很聪明,是一个天才,任何事情,都是一点就通的,什么事,都不用说,就很明了了。

    可是,如今的这个默,什么事,都会听的很认真,生怕漏下点什么东西。

    而且,曾经的默,确实也是不苟言笑的,可是如今的默,笑的越来越频繁,而且,还越来越乐观了。

    老翁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总觉得太荒唐了,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啊。

    所以,也觉得只是无稽之谈,可能是默如今变的更加努力了也说不定,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现如今,听凝说了这些事以后,才发现,真的有些可疑了。

    凝听了默的话,实在有些太牵强了,说:“那你说说,我们经历过那些生,那些死?或者是,不问你这些,我就想问一问,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嘛。那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那么你呢?你可还记得么?”

    默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可是,如果我真的说了,那么我们的兄妹情谊,真的就到这里了嘛?”

    凝看着默,点点头,说:“我就想看看,你是否还记得那些事,是否还记得,我们见面时候的事情,这为什么会涉及到我们的兄妹情义呢?”

    最后,默是说出来了,可是,好像是在讲一个人的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不带着任何情感。

    凝知道,如果是默,他绝对不会说的,那一天,对默,对她,都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因为那天,是他们兄妹见面的一天,也是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彼此存在的一天。

    所以这个故事,不应该是就这样讲出来的,而是,包含了许许多多更多的内容和表情在里面的。

    听这个默说要以后,凝微微一笑,说道:“这些事,是你从我哥哥那边听来的吧,绝对不是你自己亲身体验的吧。”

    凝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默,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凝已经知道,他是一个冒牌货了。

    最后,他也不在表演什么了,看着凝,看着老翁,看着金研,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暴露了。

    然而他也不打算在解释什么了,反而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没错,我不是默,我叫灵,我从小生活在人类世界的吸血鬼族群里,在哪里,我像一个怪物一样,被大家嘲笑,讥讽,几十年,年年如此。”

    说着,这个灵突然低着头,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又看着凝,皱着眉头说:“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确实不是默,可是,我确实,是你哥哥。”

    “”

    “!!!!”

    灵的这句话一出来,大家都被他的话弄的晕头转向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天大的笑话。

    老翁突然一惊,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看着一旁失落的灵。

    灵接着说:“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要受到这样的嘲笑,这样的欺辱呢?可是他,他是怎样的生活,他和老翁生活在一起,后来,你们相认了,你们又生活在一起,那样的幸福,那样的快乐,可是,从来,从来都没有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我的存在!”

    听着灵的话,凝似乎已经听出来什么了一样,这个灵,是她的哥哥,却不是默,而是,另外一个哥哥!

    “我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意外,除了爸爸妈妈,在没有人,知道还有一个我了。默,他是老大,他被抱出去,化解这场战争,你被爸爸,偷偷送走,而我呢,我就是一个,他们担心的意外,怕你和默,会有危险,我就是一个替你们去死的人。

    呵呵,不过,天不亡我,我流落到人类世界的吸血族群,我还平平安安的长大了。可是,就因为我的与众不同,你知道,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嘛?”

    灵不在说话了。

    凝似乎也吧事情的关系,整理清楚了。

    老翁坐在那里,看着灵痛苦的样子,没想到,当年,瑞琳娜怀的居然是兄妹三人,他们为了能有其中一个孩子平安的活着,居然用了这样的方式。

    每个父母都是不容易的,每个父母,都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啊。

    凝看着灵,默默的流着泪,走过去,抱住他,跟着哭了起来。

    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为什么现在才来,你明明知道事情的缘由,你可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啊。”

    灵摇摇头说:“这件事,十一年前,我才知道的,是救我的那个老婆婆说的,可惜,她已经不在了,在她临死之前,才将我的身世,告诉了我。”

    没想到,一直苦苦寻找的真相,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事情的真相,一旦揭开,里面一定会有一个身不由己,或者一个万分辛苦的原因。

    而灵和默就是这样的,他们两个互换了身份,体验了彼此不同的人生,体验了不同的生活,知道了对方的不容易。

    黑暗深处的神秘男子,看着被自己抓回来的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那么惊恐,那么害怕。

    这个神秘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默,被黑暗折磨了十年的默,现在的他,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

    默看着那十几个人,走过去,走到一个女子的身边,用手掐着她的脖子,强迫她看着自己。

    这个才十七岁的姑娘,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经历,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相貌悄悄的帅哥,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怪物。

    默露出獠牙,看着这个女孩,冷冷的问:“怎么?你很害怕?是吗?”

    废话问题,遇到这种事,这种人,谁会不害怕。

    “现在,你心里,是不是在骂我是妖怪,是怪物,是变态?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命运,太不公平了?可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公平,就好像,我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给了我这样的人生。”

    那个女子颤抖的说:“可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注定了的。虽然一开始,我们没办法改变,可是,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改变局面的,不是么?”

    听着这个女孩的话,默突然放手,坐在一旁,闭着眼睛说:“我妹妹,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我已经十年,没有见过她了,我被迫接受这样的命运,不是我选择去。”

    说完,他不在看这个女孩,而是从旁边那个人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大口大口的吸着他的鲜血。

    吸够了,就替他把伤口处理好。

    他吸血,并么有伤谁的性命。

    因为他现在,也还不想,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那个女孩看到他吸了血以后,又细心的帮那个人处理伤口,还叫人给他喂了猪肝红枣之类的东西。

    最近这几天,都是这样,他从来没有想伤害谁的性命,只是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女孩又说:“你既然不想这样,为什么不去改变呢?你应该有能力这样做吧?可是,为什么你还会选择就这样下去呢。”

    默看了看那个女孩,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因为,以前的几十年,都是他来承受的这种痛苦,也该轮到我了。”

    女孩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一切事情,都不是表面的这么难以解决,都还会有别的路可以走。

    “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可是,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

    默点点头,心想,也许是吧,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回头了。

    在黑暗中生活了十年,虽然对他来说,十年的时间也许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十年的黑化,已经让他已经不能在光明里行走了。

    他恨,恨这里一切人,当然,他也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死掉,尽然还会活着。

    默看着那个小女孩,虽然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让自己放了她,可是他真的有这个想法了。

    “你想让我放了你么?”

    女孩听到这句话,摇了摇头。

    默走过去,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女孩问:“为什么?你不是怕我么?你不是想离开这里么?为什么,又不想了呢?”

    听了默的话,女孩也摇了摇头说:“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现在我好像没有那么怕你了,因为,你把我们抓过来,并没有伤害我们,你是为了自己的存活,才这样的,不是么。”

    默突然觉得这个小女孩很有意思。成功的引起了自己的兴趣。

    他走过去,看着女孩,冷冷的说:“和魔鬼对话,是要小心一点的,你以为你好像了解什么,可是,你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人生,所以,你是不会明白的。”

    说要以后,默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了,说到底,这个女孩也是无辜的,自己抓一个人,放一个人,全凭自己不是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