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烦人的女子
    自从十年前他变成了这样,就在也没有和一个人说过这么多的话了。

    他看着这个女孩,问:“你今年,多大了?”

    女孩说:“十七岁。”

    默点点头,十七岁,多好的年纪,这个年纪的人,就如同一朵花一样,盛开在阳光下。

    默他还记得,那年,他和凝也是十七岁的年纪,他们的人生却是天翻覆地的变化,他们成了彼此唯一的亲人。

    那个时候,他记得很清楚,得知自己的妹妹还平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默点点头,对着这个女孩说:“你这个年纪,真好,可以享受这个世间的所有美好和变化啊。”

    对于这个十七岁的小姑娘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本来在放学的路上,好好的,和平常的计划一样,回家去。

    可是,就在那天,默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将她带走,成了她的生命里,最大的变化吧。

    这个变化,也许会影响她一生,可是,默并没有打算将她禁锢下去,那些人,他也会一个个送走的。

    那个小姑娘说:“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平凡单调,一帆风顺的,这次能遇到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也是不同的体验呢。”

    听着她这么大言不惭的说话,默皱着眉头问:“难道你就不害怕嘛?他们,都很害怕的,有些人,甚至都晕厥了过去,你为什么不怕?”

    “因为你不会伤害我们啊,你确实没有伤害我们,你是一个好人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做,但是我相信你。”

    虽然女孩的这番话,很让默感动,可是,感动是感动,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她想的那样,那么美好和谐。

    默说:“不要把人都想成是好人,也不要吧这个世界想的太和谐了。”

    说完,看着沉默不语的小姑娘,默又靠近她说:“每一个人都会蜕变的,而这就是我,你说我没有伤害你们,那是你现在看到的我,可是,如果你的判断有误,那么,终结的,是你的生命,知道了么?”

    听着默的话,女孩点点头,默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行,我知道了。”

    说完,默转身离开,坐在椅子上,扶着头,闭着眼睛,不在说话了。

    那个小姑娘得到自由后,可是好奇的看看这里,摸摸哪里,默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这么稀奇古怪的。

    小姑娘凑到默的身边,小声试探的问:“所以,你是一只吸血鬼么?”

    默点点头,突然又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从出生就不知道,不是人类,不是吸血鬼。

    虽然一直麻痹自己去特殊的存在,可是,谁又想真的和人与众不同,当一个另类一样的存在呢?

    看着默一边摇头,然后又点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说:“难道说,你即是人,也是吸血鬼喽!我说的对吗?”

    默突然转头,伸出手,想要一巴掌抽过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手停在半空中,无法动弹。

    他还是没有这个勇气来刻意的去伤害谁。

    他果然是软弱的,可是尽管如此,他也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小女孩一直围在默的旁边,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最后,尽然爬在椅子旁边睡着了,看起来,还睡的很香,不知道到做什么梦,嘴角都是笑着的。

    默把她抱起来,走向卧室,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你真的就这么不担心我嘛?就这么可以放心的,把性命交给一个你原本就不熟悉的人?”

    他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她熟睡的样子,蹑手蹑脚的关上门出去了。

    接着,他将抓来人的记忆全部都放空,然后让人把他们一个个都送了出去。

    接着,第二天的报道就是,这些人又神秘的出现,不约而同的忘记了失踪那几天发生了什么的记忆。

    随后,外星人的风波声就越来越大了。

    黑森林,凝和老翁都知道,是默干的这件事。

    “看来,哥哥他没有伤害这些人,而是把他们的记忆抽取后,放了他们。果然,我就知道,哥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听着凝说话,灵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现在事情也已经真相大白了,他也不用每天像默一样的活着了。

    这对他来说,也还是轻松的。

    老翁看着灵,默默的问道:“你知道默他在什么地方嘛?毕竟他的离开也是你的计划,你应该会知道吧?”

    灵看着老翁严肃的神情,说:“原本我是知道的,可是,他离开了那个地方,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了。”

    听了灵的话,凝有些失望,虽然这是已经想好了的结局,可是从灵嘴里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的。

    现在他们不想追究任何事了,只想让默知道,然后让他赶快回来。

    只要他能回来,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一切都好说了。

    可是,不管凝怎么祈祷,默依旧是没有消息,就连他的计划。好像也不打算实施了。

    这下让凝觉得更加害怕了。

    既然说他放弃了计划,可是那就应该回来啊,放弃了计划,既没有回来,还把那些人送走了,她越来越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老翁拍了拍凝的肩膀,给她露出一个坚定的目光说:“你要相信默。只要你相信他,那么,事情一定会圆满解决都的啊。”

    也许吧,毕竟世事无常,谁知道未来会发生怎样的变故呢?

    更何况,他们的人生太长太长了,如果就这样平凡如水的过,岂不是太无聊了。

    偶尔来一点这种类型的插曲,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啊,起码可以改变一下生活的口味不是。

    灵走过去,坐在凝的旁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别太担心了,就像老翁说的,总会解决的。”

    凝点点头说:“其实你和默,你们两个一点都不像,可是我却一早没有发现,哎,都怪我了。”

    老翁安慰着凝说:“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与你没有半分的和关系,灵和默是同胞孪生兄弟,他们的相貌一致,就连气味也很难分辨出不同,更何况是你呢!”

    灵低着头不说话。

    十年前,灵遇到了默,将心中的不满,全部发泄给了他。

    默最终成全了自己弟弟,他要尝试一下灵曾经受过的一切,说总有一天,还会自己吧该拿的拿回来,于是,完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其实,如果当时,他们没有这么极端的想法,而是灵直接表示自己的存在,也就不会发生后来这么多事情了。

    灵的能力不输给默,可是他却始终在别人眼里是怪人,是他的与众不同,让大家认为,他就是一个怪物。

    默这一生,也不好过,他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也从来不会去抱怨什么。

    突然间,凝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灵说:“对了,那你知道,妈妈是怎么去的血族么?她是被你,还是被默控制的呢!”

    对啊,一直在查黑衣人的问题,结果忘记了自己妈妈的事情。

    既然如果是灵或者默控制着妈妈,那么就说明,妈妈一定还会好起来的。

    所以,知道了这件事,不就很快就能把妈妈救出来了嘛?

    说道这件事,灵也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

    “其实,我觉得,妈妈那件事的黑衣人,和这件事,不是同一件事,因为,我和默,根本就不知道妈妈还活在世上,更不可能我们两个的其中一个去抽取妈妈的神魂。”

    听了灵的话,凝和老翁都有些难以接受这件事。

    因为,如果默不是操控瑞琳娜的人。那么久说明,在不知道的地方。还有着一个人,在操控着这一切。

    凝有些着急的问:“你怎么不早说!我一直以为,是咱们寻找的这个黑衣人控制的妈妈?”

    灵有些失落的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吧这两件事当成一件事了啊。

    我和默,我们两个从来不知道妈妈还在人世,我们聊的,始终没有关于妈妈的话题啊,更不可能去控制妈妈?”

    现在看来,事情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一点了啊。

    因为,如果这两件事,不是一件事的话,那么默的事应该很好解决,可是依旧没有找到是谁把瑞琳娜送到血族的。

    也没办法查出来,到底是谁,抽取了瑞琳娜的神魂,将她控制起来,看来知道这件事的人,才很有可能这么做吧。

    得知这件事以后,大家又变的有些失落了,因为,默的事对凝来说,是比较好解决的。

    因为,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是可以受到肯定的,而且凝也相信,默的性格和人品,是绝对不会甘愿自己在黑暗中生活的。

    虽然现在没有办法和他对话,可是,从他把人都放了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他一定是在和自己作斗争了。

    可怜的默,当时他不应该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应该把事情说出来,这样兄妹三人团聚,岂不是更好的结局嘛?

    但是他选择了代替灵去接受这一切,因为听了灵抱怨的话,他觉得自己这个哥哥,真的是任何一件事都没有办好。

    所以,才会走上这样的一条路。

    可是,好在现在一切都已经清楚了,任何事也都解决的差不多了,这就让她,安心了许多。

    现在,只需要寻找默,或者是故意在默的监视里,让他知道,可以回来了,这里永远是他的家。

    大家也都在等着他回去呢。

    一切的事情,都已经很明了了。

    可是,默现在可顾不上听这些话,因为,那个留下来的小姑娘,说什么也不离开。

    默紧皱眉头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赶快离开这里,别逼我对你动手,我不愿意打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可是那个女子叉着腰,十分凶悍的说:“你当我是那种很随便的人么?让我来就抓我来,不让我在就赶我离开?你这样做,让我的面子放在哪里啊?”

    “你还需要面子!我再和你说最后一次,赶紧离开这里,这里不属于你,你就在这里,不会有一点好处的。”

    可是,那女子可不是这么容易服输的,也更加大声的说:“我王小晓可不是吓大的!你这样做,让我也很被动啊。”

    这个女子,原来名字叫王小晓,很娇气的一个名字,也很容易记住,可是,在抬头看看这个女子,比,真的是无理取闹,要以实物为准啊。听名字可听不出来什么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