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女孩的身份
    默愤怒的指着王小晓,看着她本来很可爱,很娇小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就像一个泼妇一样。

    “你还叫王小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外面的泼妇有什么区别啊?根本就没有区别!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非要死皮赖脸的待在一个魔鬼的地方,你真的是好勇敢啊!”

    默被气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能说的话全都说了。

    默这些话加起来,足足有一个月的话量了,曾经的他,一天不说几句话,让人实在着急。

    可是现在呢?短短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就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大堆,如果凝和老翁在这里的话,怕是下巴都要掉下去了。

    可是王小晓才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的呢,走到默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

    似乎有些钻牛角尖的说:“魔鬼?你也是魔鬼嘛?你那里有魔鬼的样子?魔鬼的翅膀,魔鬼头上的角,你一样也没有,就是魔鬼了么?而且,魔鬼才不是你这样的呢?”

    “”

    听完王小晓的话,默彻底不想说话了,这个女的简直就是强词夺理,太不讲道理了。

    不过,默也懒得管她了,不走就别走,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食物可以给他实用,她自己也会知难而退的。

    所以,默并不着急,就等着她自己忍不下去在离开吧。

    况且,这里这么大,想不见到她还不容易么?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就摔门而出了。

    看到默气冲冲的离开,王小晓跺了跺脚,撇着嘴吧,委屈巴巴的说:“切,你凶什么凶啊!本来就是,我说的有没错,真是的。”

    默不想听到王小晓的声音,在房间里使了个法术,隔音了起来。

    他呼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子可安静多了,她有那个精神,就让她自己在哪里大吵大叫把,反正他是不想多说什么了。

    默站在一旁的水池边,看着里面的人。

    凝坐在桥头,抬头望着天空,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哥哥,我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情,我知道,你也一定能看到我的对吧。”

    凝松了一口气,说:“你回来吧,我们大家终于团聚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我不想让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被黑暗包围着。”

    默没想到,这才多久,她们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应该不是灵那家伙说的,也许是,凝真的是从一些判断里,知道了我的身份吧。

    默微笑着看着水池里面的人,心里热乎乎的,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此时,一个女声响起来:“这个人,是你的妹妹吧?长的可真好看,尤其是 她的眼睛,没想到,你们兄妹两个,长的这么像啊。”

    默忘我的说:“你真的绝对,我们兄妹长的很像么?可不要骗人啊。”

    “对啊对啊,真的很像啊,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们的关系,否则我怎么会知道她是你妹妹啊。”

    “”

    默沉默了一会,觉得和他聊天的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熟悉到有一丝丝的恐怖和害怕。

    果不其然,默一转头,就看到了那张让他恐怖和厌恶的年轻的面孔凑近他的耳朵旁边。

    默冷冷的看着她,失去了刚刚的笑容,冷冷的问:“喂,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怎么我走到哪里,你就非要跟到哪里呢!”

    王小晓很不开心的就说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变脸嘛?明明刚刚还很开心的说不是嘛。怎么突然就这幅表情嘛。”

    默低着头,无奈的说:“那是因为那会,还没有看到你,所以是比较开心,比较快乐的样子啊,可是现在不同啊,为什么你要偷看我的东西?”

    王小晓也很无奈的摊开手说:“哎,房间里太闷了,我得出来散散心啊,碰巧看到了这里面有个美女,就多看了一会呗,有什么问题啊。”

    默简直被她的不讲道理给打败了。

    看到默不说话,王小晓坐在他旁边,给他灌输思想说:“虽然我不清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你是一个好人,你妹妹说的对,你应该回去,回去才是最好的结局,不管你想经历什么,可是有些事,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知道么。”

    现在默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丫头死活不走,留在这里,原来是想度化他一下啊。真是白费力气啊。

    “你就不要在这里,给我说客了,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你在这里说的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

    王小晓给了他一个白眼。想的真美,还给他当说客。

    看到王小晓这么不屑的样子,默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既然他愿意在这里看,就在这里看吧,默自己回到房间,锁上大门,躺着去了。

    看着默的背影,王小晓不由的发出了几声的感叹说:“真的是太帅了,果然,长的帅的人就是与众不同,绝对不是凡夫俗子啊,我喜欢!”

    没一会的功夫,小雪又给凝发了消息,让凝现在赶紧过去,她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需要商量一下。

    凝想来,估计是发现默的藏身之处了,赶紧二话不说的飞了过去。

    到了以后,小雪就给她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面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实在俊俏的很。

    凝打量着这张照片,仔细的看着照片上的人,觉得有些似成相识的样子,可是到底也想不出她是谁。

    “这个女孩是谁啊?我从来没见过她?你怎么突然给我看这个啊?”

    凝不解的问着小雪。

    小雪沉默了一会,拿着照片说:“这个孩子,是父亲堂兄弟的孙女,今年十七岁,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失踪人数里面,最小的一个孩子。”

    凝更加疑惑不解了,问:“可是,人不都已经回来了嘛?”

    小雪摇摇头说:“她没有回来,我们并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凝突然想到说:“那这么说,有可能,她还在我哥哥那里?可是,为什么人都回来了,只有她没有回来呢?”

    小雪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可是,很快就会清楚了。

    小雪说:“马上就是月圆之夜了,小晓他还没有变身过,这次的月圆之夜,我们判断,她也许会变身。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循着她的气味去找她,也就找到了,默的藏身之处了。”

    凝一听这话,也十分激动,终于可以找到哥哥了,一开始还没有觉得什么,可是现在想想,他们都十年没见了,突然觉得,自己也好紧张啊。

    “好的,那么,这段时间,我在这里等你的消息,等你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我和你一起去!”

    “好!”

    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凝感激和老翁说了,让他们也准备一下,说到时候如果默不回来的话,他们就联手,把他硬生生的绑回去。

    老翁对此事,明显也是觉得乐此不疲了啊。

    凝出来以后,想去看看自己的两个侄子,毕竟下来这么多次,都是过家门而不入的。

    她来到赵家,推门进去,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

    她进去,说:“嫂子,你别忙活了,我就待一会。想看看两个侄子的,既然他们不在,那我就改天再来吧。”

    这个赵家最后的遗孀说:“那怎么行,你已经这么久没有回来过了,怎么饭也不吃就要离开了。”

    凝想了想说:“有时间再来吧,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情况也比较紧急的,所以,不能待的太晚。”

    听凝这么说,女子也不在说什么了,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家里的事情。

    凝知道两个侄子很努力,也很有成就,心里也就放心了许多。

    然后又去爷爷和叔叔,堂兄那里祭拜了一下才离开,毕竟,这也是她的亲人们,很久没有尝过她的香火了。

    离开后,凝又来到李穆然这里。

    李穆然开门后说:“你怎么来了。”

    “我来了,你很惊恐么?我已经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了,他是我哥哥,默对不对?”

    李穆然刚要喝水,就被凝吓的,水都没喝进去,惊恐的看着她?

    随后小声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通过上次,猜到的,可是我不明白,我哥哥他为什么不愿意回来,明明一切事情都已经清楚了,可是他任就不愿意回来这是为什么啊?”

    听了凝的话,李穆然悠悠然然的才说到:“一个人,经历了十年的黑暗,你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他怎么可能这么快的就恢复了呢?”

    听了李穆然的话,凝点点头,是他想的太简单了,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说回来,就回来呢?

    凝又坐一会问:“你被我哥哥控制的时候,是不是见过他?他现在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那里不对劲?”

    李穆然想了想说:“你哥哥他好的很,只是,感觉和我以前认识的默不一样了,但是,虽然他有点不一样,可是他依旧很善良,不会乱杀无辜,也不会做什么过于偏激的事情。”

    听了李穆然的话,凝还是觉得心里面暖暖的,有一丝丝的暖意。

    让她觉得,只有没事,就是最好的结局了,毕竟,如果这次真的可以找到默的话,那么他们会永远不分开。

    他们兄妹齐心,把控制妈妈的那个坏人在找出来,一家人,就可以永远,其乐融融的在一起了。

    但是,想象永远是美好的,如果真的可以那么容易,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存在那么多的问题了。

    李穆然没有说什么,他这样的想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总比每天都在担忧这个,担心那个来的好吧。

    他给凝填了茶,两个人看着外面的风吹树叶,喝着清茶,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让人舍不得离开啊。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又美丽,又幸福的生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