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终于回来了
    可是,幸福的时间,总是那么多短暂,还没有来得及去享受,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还没等凝来深刻的享受这美好的下午时间,太阳就已经悄悄的下山了。

    只剩下满天的星辰照耀在院子里,撒下了一点点的星光,看着这星光,凝才回过神来?

    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说:“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啊?从什么时候开始,时间尽然已经过的这么快了。”

    李穆然说:“时间在你不知不觉的中,就已经流逝不见了,你的容颜依旧没有变化。”

    说完,摸摸自己头上的白发,自嘲的笑着说:“不像我,已经是满头白发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子,早就淹没在时光里了。”

    是啊,当年的李穆然,确实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是,他的愿望也只是,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可是,总是事与愿违,他从医生,一步步学习,继承了李家,他每一步走来,都是那么多不容易,可是这一点,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凝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看着天上的月亮,已经很圆了,距离十五,就剩下两天了,两天以后,她就可以,和哥哥重逢了。

    这么一想,到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了。

    凝回到黑森林的时候,大家都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明月。

    凝不解的走过去,疑惑的说:“你们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坐在一排看月亮啊。你们这个样子真奇怪。”

    老翁笑了笑,摸着自己的胡须说:“哈哈,呆在屋里,也是及其的无聊,还不如,在这里看看风景呢,岂不是很惬意啊。”

    凝想了想,觉得也是,岂不是很美好嘛?

    和老翁他们一起坐下来,看着头顶上的月光。

    撒下来的月光打在他们的身上,好像撒下了银色的纱布一样。

    默看着他们一行人坐在院子里,看着月亮,感受着风,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啊?要不然这样,我们也出去看看,感受一下月光打在身上的感觉。”

    不出所料,这话又是王小晓过来说的。

    默摇了摇头,冷冷的说:“我才不要呢,那样一定很傻,要去,你就自己去吧。”

    王小晓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啊?我就说嘛,你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说完,也不等默越不愿意,就硬生生的拉着他出来。

    王小晓坐在一块石头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拍拍旁边的位置,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你坐在这里,我们一起看啊,出都出来了,在扭扭捏捏的,就真的不像话了。”

    默没办法,只能坐在一旁,抬着头,看着天上撒下来的月光,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一旁的王小晓闭着眼睛,忘我的说:“感受着月光撒在身上的感觉,是最幸福的事情了,不想太阳的光芒那样,那么刺眼,这样的光芒,正好。”

    默看着闭着眼睛的王小晓,自言自语的说着。

    不知为何,现在的王小晓,看起来,并不是很讨厌,好像,他从来也没有讨厌过王小晓吧。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的错觉开始,他认为王小晓很烦人,然后有些讨厌她,但是现在的她,让人又有些舍不得吧目光从她的身上拿下去。

    不过这样也好,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感受着月光,很不错啊。

    时间过得真快,两天的时间,过的更快了。

    今天晚上,王小晓不像往常一样,一直缠着默,在默耳边吵吵个不停,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没有了王小晓的吵闹,一瞬间,默有些不习惯了。

    默这次主动过去,看着沉默的王小晓,似乎很痛苦的样子,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留下来。

    看着王小晓这个样子,默有些担心了,赶紧拉着王小晓的手,可是,没想到,她身上这么烫,滚烫滚烫的,就像一个大火炉一样。

    默一时之间有些慌了神。

    赶紧摇晃着王小晓的身子,让她努力保持清新,问:“喂,你怎么了?发烧了么?怎么身上这么烫?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王小晓摇摇头,露出红红的脸颊,似乎很难受的说:“喂,你说,我会不会死掉啊?没有被你吃了,却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默赶紧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在说什么傻话?这怎么可能啊!你不要乱讲了好不好?我一定救你。”

    就在此时,小雪也感应到了王小晓的气味,赶紧带人过去,快速的通知了凝他们。

    得知消息以后,凝和老翁他们也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没想到的是,他们来到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黑森林不远处的一个小丛林里面。

    没想到,这么近,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原来十年之间,他们一直离的这么近。

    小雪听到了默呼救的声音。

    和凝一块赶过去,发现默正抱着王小晓,王小晓现在整个人已经被烧的红彤彤的了。

    看到默,凝冲了过去,叫到:“哥!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默看到凝,突然不动了,他低着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就不在说话了。

    小雪跑过去,看着王小晓,给她看了看,说:“你快点把她放下来,她要变身了,第一次变身,是最痛苦的,要让她自己熬过去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默才突然明白,原来,这个王小晓,不是别人,正是狼人族,王家的人。

    怪不得,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点点的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是在哪里见的。

    没想到,这个家伙留在这里不离开,就是为了吧大家引到这里来的,看来,还是他太天真了。

    凝走过去拉着默的手,皱着眉头说:“哥哥,为什么,明明就在这里,却不回去呢?”

    默看了一眼凝,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对不起,我没办法离开这里了,在黑暗中,我生活了十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离开。”

    “能,你为什么不能,你生活的,才是十年,可是,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多久了么?”

    默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凝,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妹妹。”

    此时,老翁也走过来,拍了拍默的肩膀,长叹一口气说:“没想到,你小子在这里啊,你可知道,没有你给我烤鸡吃,我是有多孤单啊。”

    默摇摇头说:“只是因为烤鸡么?老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薄情寡义了啊。”

    就在此时,还不等老翁说什么,王小晓的身上,突然发出一阵光芒。

    她是一只雪白色的狼。

    默看了一眼她,低着头,说:“既然知道逃不了,那我和你们回去就是了,我们走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凝知道,默心里面一定有什么别的事情,可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他已经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回到黑森林以后,默打量着这里,摸着这里的每一个根木头,看着熟悉的这里,突然觉得,恍如隔世一般。

    回去以后,凝扑倒他的怀里,泪水浸湿了衣服,默也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这个拥抱他等了太久,太久了。

    凝抬起头,仰着哭花的脸颊说:“哥哥,默,我希望,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可以告诉我好吗?我们说好了的啊,你怎么可以自己去承受这些呢?你置我于何地啊。”

    默用手,擦拭着凝的眼泪,点点头说:“是哥的错,以后,绝对不会了,我向你保证,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商量,好不好?”

    也是因为有了这一次的事情,默也明白了不少的事情,他现在知道了,没什么比亲人在一起,更来幸福的事。

    没什么事,比亲人在一起,更让人暖心的。

    不管遇到怎样的事情,只有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最好的,因为无论什么事,他们都会体检你,了解你,帮助你。

    此时,灵低着头走过来,看着默,说了一句:“对不起,哥,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

    默走过去,看着灵,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你没有做错什么,你生活的那些年,经历的,要比我痛苦的多,我是哥哥,却没有把你保护好,是我的责任。”

    老翁摸着胡须笑了笑,开心的说:“最重要的是,你们兄妹三人都平平安安的,这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金研偷偷摸摸的留过来,看着和灵一模一样的脸,真的是一模一样啊,分不清楚谁是谁。

    “天下居然有这么像的两个人,简直太恐怖了。”

    接着,撇着嘴,看着灵说:“怎么办怎么办,万一我找你的时候认错人可怎么办啊,岂不是闹笑话嘛?”说完,勾着灵的手,一脸委屈的样子。

    灵皱着眉头,努力想挣脱金研的手,可是徒劳无功,说:“你不要在这里这么恶心好不好?你这样说,会被别人误会的知不知道啊?”

    金研更加过分了,直接爬在了灵的身上,一脸娇羞的说:“哎呦,这有什么可误会的嘛,再说了,你明明喜欢人家,却不好意思开口,这些我都不说什么了。”

    灵无奈的垂着头说:“你这个人还真是很恶心啊,我简直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了。”

    “哈哈哈哈!”

    屋里的众人看着金研,都笑了起来。

    只有金研自己,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种事有什么好笑的。

    “行了行了,今天的事情,总的来说,还是很圆满的,既然这样,事情都解决了,总算是可以睡一个好觉了,至于明天得事情,就留着明天再去解决吧,我是累了,没功夫了,你们年轻人,也早点休息吧。”

    老翁这个家伙,自己比年轻人还强健呢,现在确这么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