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释
    现在摆明着,就是想多给凝他们三个人一点独处的时间。

    看着老翁离去的背影,金研也识趣的跟了出去,一时之间,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来。

    三个人许久都没有怎么说话,虽然灵长的和默一样的容貌,也和默一样,对凝很好,可是,凝总是对他有一些的隔阂。

    默先开口说:“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你的存在,也不知道你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听到默这么说,凝这皱着眉头来反驳道:“可是,这件事也不是你自己来承担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可是你却要选择抛弃我们,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听着默和凝你一言我一语的,灵久久不肯说话,最后,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看着他们两个,紧皱的灵说道:“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怪我,如果我不是这么气冲冲的来找大哥,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听着灵这么说,一瞬间,凝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不公平。

    他们去兄妹三人,他们应该是一样哦感情,可是她现在为了默,留在这里挖苦灵。

    于是她对着默说:“对不起二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并不是说责怪谁,只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默走过去轻轻的摸着凝的头发,柔软的头发在她手心里的感觉,让人融化到了心里,那种疼爱和宠溺。

    默笑了笑对他说:“也是这一次的经历,我更加明白了,有些事情的不容易,所以,这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和经历。”

    接着,默又转过头来看了看灵,他失落的样子,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他也明白了这样的心情。

    “灵,现在,一切都好了,我们三个人也都团聚了,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其他的事,都不用在想了,好么?”

    听到默的话,灵点点头,垂着头,不在说什么了。

    默把凝和灵,轻轻的搂在怀里,露出一个微笑,在他们耳边说:“现在,我们兄妹三人,已经团聚了,以后,我们会更好的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事,惧怕任何人了。”

    此时过后,灵给他们讲了许多自己从前的一些事情。

    灵说:“那个血族的老婆婆,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可是,好像已经活了很久了,她是在那次血族大乱的时候,死去的。

    她死的时候,才告诉了我身世,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在哪里,总之,她对我很好,就像亲孙子一样。”

    总之,事情已经过去了。

    凝说:“那我们,要好好慰藉她一下,毕竟,她顶着危险和压力收养了二哥,这个人,我想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默点点头的说:“凝说的对,不管这个人是怎样的人,总归她没有在危险的时候出卖你。就凭这一点,也确实应该好好的去,问候她一下吧。”

    兄妹三人点点头,都很同意这个说法,决定,明天去看一看她。

    第二天一早,兄妹三人就踏上了去找那个婆婆的旅行中去。

    在一处荒山地界,那里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因为障气很大,也很难有人可以找到,那个地方,是埋葬人类地界血族的一处墓地。

    这个墓地,死亡的吸血鬼,自然而亡的,无法再次获得重生的,还有就是妄死的。

    这里的坟墓很杂乱无章,都是随意搭建的坟墓,并没有任何的规格,因为这里一般是普通吸血鬼来埋葬的地方,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讲究。

    走了一会,灵终于找到了那个老婆婆的埋葬之地。

    凝看着这里乱糟糟的说:“你自己埋得,怎么找了这么久啊,而且这里都这么乱了,你一定不会收拾吧。”

    灵不好意思的,赶紧收拾着坟前的东西,好好打扫了一下,跪下来说:“黄婆,真是对不起啊,我一直以来,也都没有回来看你。”

    一旁的默和凝把白菊花放在她的两旁。

    默说:“黄婆,你放心吧,现在,灵已经找到我们了,以后的生活,你也不用替他担心了,你可以安心了,我们会平平安安,和睦相处,永远在一起,黄婆你的心愿完成了。”

    说完,灵很不舍的流下了眼泪,一滴滴的泪水打在石头上。

    灵的手紧紧的扣在地上,久久不肯离去,这种揪心的感觉,让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失去一个人是这么痛苦的。

    一开始,黄婆离开的时候,他因为被黄婆说的身世所震惊,后来成了默,尽然忘记了抚养他几十年的黄婆不在了。

    直到今天,他才真正的了解到,原来黄婆已经离开自己了,这种感觉真的是撕心裂肺一样。

    凝知道这种感觉,蹲下来,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黄婆看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好,他也会安心的,黄婆也一定希望你坚强的。”

    话虽如此说,可是他又怎么能真的不难过呢?

    他想起黄婆生前说的话,黄婆告诉过他,不能流泪,不能示弱,他的存在是最特殊的,所以,他应该要坚强,只有这样,才会让黄婆放心,就算上心,也不能让泪流出来。

    想着,他将泪水憋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坚定着看着黄婆的坟。

    其实,今天这一哭,对他来说,也挺好的,发泄一下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让他的心里,也觉得松懈了一点点。

    看完黄婆以后,三个人又重新回到了黑森林。

    凝看了看时间,说:“我已经四五天没有回去了,在这里待的时间太久了,希奥和希诺见不到我的话,可能会担心的,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灵突然说:“你这么快就要走了,我们才团聚了一天而已啊,要不然,你把雷奥他们都接过来吧,我想,他们也应该想知道自己多了一个人在疼爱他们吧?”

    凝想了想,觉得二哥说的有道理,这件事,艾瑞克应该已经和他们说了,不过,说了和亲眼见到,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

    于是,凝就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他们一定想不到,这么久陪他们玩的,是二哥你。”

    说完,就发消息,让人把他们三个带了过来。

    雷奥三人过来以后,赶紧冲到凝的怀抱里。

    尤其是希奥,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蹭着凝的衣服,许久不松手,还说:“娘亲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啊,不会家,也不见我们。”

    凝摇摇头,随手将希奥抱起来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一个小孩一样啊,我才不会不要雷奥和希诺的,他们多乖啊,你看你,太顽皮了,我倒是应该考虑一下了。”

    说完,就把希奥放了下来。

    希奥三人看着凝后面长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觉得特别神奇的说:“两个舅舅,居然长的一模一样啊!太神奇了!那一直陪着我们的,是小舅舅了?”

    灵微笑的点了点头。

    以后雷奥,走过去,看着默,露出一个伤感的神情来。

    然后,老气横秋的对着默说:“哎,你离开这么久,都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默蹲下来,摸了摸雷奥的小脑袋说:“我怎么可能不会回来呢?我不是答应过你嘛,要教你很多东西的,我不可能言而无信的。”

    就在此时,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雷奥。

    把他拉过来,惊讶的问着:“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故意不告诉我们!看着我们瞎忙活?”

    雷奥赶紧缩回身子,小心翼翼的说:“只有你们才会这么粗心大意,看不出来呢。可是,这个灵舅舅对我们是真的好,我也不想伤害他,而且,这件事,你们始终会知道的,所以,不用我说,这不你们也知道了?”

    “”

    突然就在这一瞬间,凝觉得,自己包括这里的人,好像都被这个小鬼给耍了一样。

    凝把雷奥揪到一边去,捏着他的耳朵,瞪着他说:“我问你,这件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呢?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

    雷奥委屈的说:“我不觉得啊,因为,舅舅也因为这件事,有了曾经不同的经历,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啊,而且,这件事,你们始终会发现的嘛,我只是在等你们发现而已,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

    凝简直暴怒了,一拳打在雷奥的头上,气的凝已经快抽出了。

    得得瑟瑟的说着:“你这个臭小子!看来我是不应该让你爹地给你放假的对不对?你居然给我下套子?”

    “妈咪我没有啊,这是你自己误会我的,我不说自然有我不说的道理,而且,如果到最后,你们没有发现的话,我怎么可能还不说啊,你是太冲动了。”

    听着雷奥的话,似乎是自己很有理一样喽。

    这时,灵赶紧过来,把雷奥带走,然后让他跟一旁的希奥去玩,目前先不要过来这边。

    随后,和凝说:“君子协议,雷奥这小家伙很聪明的,第一天,就知道我是谁了。你别看他这么小,聪明的很,还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

    凝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简直是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现在明白,当了母亲就是有些不同的,她都快被气死了,可是却无能无力,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我原先以为,这个家伙是个很听话,很有注意的人呢,可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个家伙的心思,不知道用在哪里了。”

    说着,死死的瞪了他一眼。

    吓的雷奥赶紧跑到屋子里,不敢出来了。

    默这时也走过去,拍着凝的肩膀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责怪他也不是办法啊,而且,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啊,两边都是他舅舅,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他也是进退两难的地步啊,他还那么小,让他接受这些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是嘛?”

    听完默的话,凝只能点点头作罢了。

    只是这件事,也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没想到雷奥知道这件事,还能守口如瓶的等了十年,不得不说,凝还是不够了解这个孩子。

    他心思缜密,沉淀的足够好,就算是一个大人,怕是也不能做到像他这个样子,所以说,雷奥很厉害。

    也很让她欣慰啊。

    屋内,希奥和希诺喝着番茄汁,看着卡通动漫,两个人若有所思的说:“这个画画的人真讨厌,怎么把吸血鬼画成这个样子啊,好丑啊。”

    希诺也点点头说:“而且把我们画的这么中吧,我们可是正义的,真想把他吞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