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叙叙旧
    老翁一边喝着清茶,一边听着她俩的对话,真害怕这两个小祖宗一生气。去吧人家作者给干掉。

    赶紧说:“两个小宝贝啊,听我说听我说,画这个的人,也没有见过你们两个小可爱不是,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何必和他较真呢是不是?”

    希奥可不这么想,指着电视上的那个画面,然后在吧自己的脸印上去,十分不服输的比着。

    然后希诺点点头,和老翁反驳的说:“老翁你自己看,是不是画的一点都不一样!把我们画成这么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以为自己画的很好吗?”

    自古以来,人们心目中的吸血鬼,都是邪恶的化身,然而,人类总是这样,喜欢吧自以为是的东西,强加上去,变成了另外一个不同的角色。

    然后再来诠释他们心中的丑陋,把这种丑陋换成另外一种形象来编造出来。

    老翁无奈的摇摇头,来和她们细心的解释着。生怕他们幼小的心灵因为看这些东西而扭曲了。

    想着,说:“这是他们诠释吸血鬼的一种方法,他们是不知道的,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们计较,因为我们有强大的能力,他们的弱小,根本打不过我们。

    所以,他们喜欢把我们幻想成邪恶的,然后呢,再出现勇士来,把我们消灭掉,来满足他们心中强大的幻想,明白了吗?”

    听完,希奥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好像明白了,就是吃不到葡萄,还要把葡萄给丑化了,对不起。”

    老翁赶紧点点头,说:“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然后又看了看希诺,问她:“那你现在明白了嘛?”

    希诺笑了笑,甜甜的说:“我也明白啦,可是你老翁早点说嘛,你直接这么说我们不是就知道了吗?”

    希奥迎合着说:“对嘛,还要拐弯抹角的来和我们说这些,我们以为是什么嘛,原来只是这样。”

    “”

    老翁不说话,被这两个小娃娃彻底打败了,没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被两个小女娃娃说的没办法还嘴。

    这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他岂不是一世英名都毁了啊。

    这么一想,赶紧摇摇头,这事,绝对不能被金研那个臭小子知道,尤其是他,别人还都无所谓。

    老翁赶紧蹲下来,笑了笑,说:“行行行,是我表达的不清楚,你们两个呢,好好在这里看电视不要乱跑好不好?”

    “好!”

    两个小娃娃一起甜甜的说了一声好,还特意的拉了很长的一声。

    屋外的雷奥,静静的坐在台阶上,抬着头,看着外面的太阳,人类世界的太阳太过于刺眼,可是他却感觉不到这种他们说的灼烫感。

    他觉得这件事自己做的性格没什么错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凝那么生气,可是,他依旧坚持自己是对的。

    过了一会,经过灵和默的开导,凝似乎是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虽然这件事比较严重,可是也不用这样吧。

    凝可是从来没有对雷奥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生气,因为这件事对她来说很严重,可是她却忽略了雷奥的想法。

    看着雷奥沉默不语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呆呆的望着天空的样子,凝就觉得心里一阵痛。

    “雷奥,对不起,妈咪和你道歉了,刚刚的事情,是妈咪比较激动,没有考虑到你的处境,你会原谅妈咪嘛?”

    凝坐在雷奥的旁边,轻轻怀着他瘦小的身躯。

    可是,雷奥微笑的看着凝,摇摇头说:“我如果是妈咪,我也会这么生气的,如果有人调换了我的妹妹,我也会不开心的,是我没有考虑过妈咪的想法,所以,妈咪不用和我道歉。”

    看着雷奥一如既往的懂事,凝觉得她真的是太不应该这么对雷奥了,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了。

    可是,屋里的两个小娃娃可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电视看完了,他们便缠着老翁开始问个不停了。

    希奥揪着老翁的袖子,不依不饶的问:“老翁老翁,为什么灵舅舅和默舅舅长的一模一样啊?我们也是一块出生,为什么长的确不一样啊。”

    老翁坐在凳子上,简直快哭了,他上了年纪了,可是不会照顾小孩的啊,更何况这小孩还不像默和雷奥那样的乖巧可爱。

    “这个,你们得问你们的爸爸妈妈啊,看看为什么长的不一样啊,问我我也不清楚啊。”

    希诺摇摇头说:“老翁清楚。老翁什么都清楚,哥哥说了,老翁是活字典,没有什么能难得到老翁的,你快说啊。”

    又是默这个臭小子,什么活字典啊,乱说一通,让他这个老人家不得安宁。

    听到屋里吵吵闹闹的声音,凝皱着眉头走进去,看着两个孩子拉着老翁的袖子,一左一右的,好壮观。

    凝赶紧过去,把两个孩子拉到一边去,然后看着老翁,笑着说。

    “老翁你风流不减当年啊,这么让我的两个女儿揪着你不放啊?”

    老翁眼睛一登,说:“咳咳!你说什么呢,没个正经,怪不得两个娃娃会被你教程这样呢,原来你也是这么爱胡闹啊。”

    说着,凝转过身,问这两个小宝宝说:“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揪着老翁不放啊,老翁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们怎么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呢?”

    希奥赶紧摇摇头,嘟着嘴吧说:“我们只是在请教问题而已,只是老翁太过于小气了,不告诉我们罢了。”

    凝看了看希诺,一旁的也赶紧点点头,表示事情真的是这样的。

    凝不解的问:“那你们在问什么问题啊,老翁为什么会不告诉你啊,一定又是一些无理取闹的问题对不对?”

    希诺赶紧摇摇头说:“妈咪不是的,这次的问题很认真啊,因为灵舅舅和默舅舅长的一模一样,我们问老翁,为什么我们不是一模一样的呢?”

    凝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就是这件事啊?”

    “对啊。”两个孩子一块说道。

    凝无奈的看着老翁,说:“就是这件事罢了,你说不就好了,还让他们这么纠缠你,老翁你越来越皮了。”

    然后希诺赶紧充满信心的问:“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凝笑着说:“因为啊,灵和默呢,他们是同卵双胞胎,就是一个可以想成小宝宝的细胞,分裂成了两个。而你们两个呢?是异卵双胞胎姐妹,你们是两个不同可以变成小宝宝的细胞长大的,所以一个像爸爸,一个想妈妈,知道了吗?”

    不得不说,凝的这个解释一点问题都没有,老翁发愁不知道这件事应该怎么和他们说,没想到她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两个孩子一块点点头,感兴趣的说:“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原本只有一个舅舅,最后分裂成了两个舅舅,好神奇啊。”

    凝摸着他们的头说:“神奇的事情,还有很多呢,要等你们一点点的发现这些事情。”

    两个孩子一块点点头。

    凝看着雷奥,说:“雷奥,你带着两个妹妹去后面看看番茄熟了没有,老翁可是偷偷的种了许多啊,都是精品!”

    “好!”

    三个孩子一块举手说好。这才把他们支开。

    凝无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这三个孩子,可是累死她了啊,没有一天是可以轻轻松松的度过的。

    看着凝这么累,默走过去笑着说:“他们三个,很幸运,可以在大家都关爱里,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这样的童年,不正是咱们盼望的嘛?”

    凝点点头说:“是啊,其实我还好,因为一直,爹地都很照顾我,很注意我的心情我的想法,所以,童年对我来说,只是多了一份不解,少了一份母亲。”

    他们兄妹三人里面,其实,凝是最好命的了,因为她的童年,是有父亲的陪伴,也活的很开心,不用担心什么。

    可是,灵和默,可以说,默是第二幸运的。因为遇到老翁,虽然生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却也过的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

    至于灵,灵的身世,凝也很难受。

    觉得,其实他们中间,灵是最不容易的了,可是,他能坚持自己的内心,没有走上弯路,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了。

    兄妹三人看着对方,也许这样的情况,就是他们的父母最想看到的事情吧,他们现在过的很幸福。

    凝抬起头,无奈的说:“不知道,那个控制妈妈的人,到底是谁,一天找不到那个人,我一天不会安心的。”

    “是的,更何况,妈妈没有死,我们必须找出那个人,然后把妈妈救出来。”默说着,露出一个坚定的眼神来。

    他们三个现在唯一的目标和困难,就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有什么样的目的。

    只有找出那个人神秘人,才能把妈妈救回来,他们才能真正的一家团聚。

    可是,就算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梦想,好像也无法实现。

    凝耷拉着脑袋,心里也是万分难受啊。

    默说:“别担心了,总会有一天,我们能把那个人找出来,把妈妈救出来的,放心吧,好么?这件事,交给我和灵,我们两个一定会找出那个人的。”

    这事,不能全靠灵和默,他们两个的不容易,凝也是看在眼里的。

    他们总是不约而同的,想来守护凝,不过,他们忘了,凝也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在无微不至的呵护了。

    凝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没有说出来,也不想不要他们的好意。

    天色今天不知怎么的,灰蒙蒙的。

    因为雷奥他们兄妹三人,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得回去办他们的事情,所以没待多久,也就离开了。

    只剩下凝自己在这里,想和他们多待一会,她是血族的王后,这个身份她不能忘记,已经逗留了这么多天了,再不走也说不过去了。

    但是凝因为还在在待一天,所以艾瑞克也不好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