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意外情况
    正当他们三个人,默默的发呆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姑娘。

    本来金研是守在入口处的,可是见到一个小姑娘来,也就没那么在意。

    他有些对这个小姑娘掉以轻心了,没想到被吊打了一顿不说,还被用绳子捆着,被丢到了院内。

    老翁惊恐的看着金研,被捆成一个粽子一样,赶紧笑了笑,回头问那个小姑娘说:“小姑娘啊,请问你是何人?怎么带着个人来我们这里啊?我们不认识他啊。”

    凝,默还有灵,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金研,抽了抽嘴角。

    一下子明白了老翁是什么意思,然后凝看到这个小姑娘就是那天在变身的王小晓。

    虽然不知道她来这里干什么,可是金研居然能被她五花大绑的绑在这里,凝也是觉得无言以对了。

    “你不是?王小晓嘛?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啊?”说完,再看一下她旁边的金研,投出一个求救的目光,凝抽了抽眼睛,说:“这个人是?不知道,你今天带他过来,有什么事吗?”

    王小晓踹了一脚旁边的金研说:“你们不认识他嘛?我也不认识,刚刚看到他在前面鬼鬼祟祟的,我就抓了起来,既然这样,怕是一个小偷吧,不用管他,等我把他丢出去。”

    说完,一脚就把金研踹出去了。

    灵看着可怜兮兮的金研,虽然想救他,可是,金研已经在这里学习了那么久了,依旧这幅样子,他也想,让他受点罪,也许会努力几分吧。

    可是金研一定榆木脑袋,怕是在踹两次,也是不开窍。

    王小晓说:“我来这里,是找人的,来找那个,抓走我的人。”

    然后仔细一看,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现在哪里,她惊讶的走过去,天啊,居然有两个大魔王。

    你们那个是抓走我的人?

    王小晓在这里,毫不客气,就像是自己家一样,潇洒,放荡不羁。

    灵笑了笑,赶紧挪开步子,然后伸出一只手,指了指一旁默不作声的默,说:“抓你的人是他,我哥哥,默,我是灵,我们是同胞兄弟,可是,请不要认错人哦。”

    听着灵说,王小晓点了点头,确实,虽然兄弟俩长的一样,可是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区别。

    默和那会一样,冷冰冰的样子,不苟言笑,而这个灵却不一样了,脸上可以看出来很阳光的样子,所以,经过判断,觉得灵说的是真话。

    然后,她冲上去,揪着默的胳膊,撇着嘴,十分委屈的样子,低着头,好久才开口。

    “那天,我醒来以后,你就不见了,我就被带回去了,说,那天你去了哪里啊?为什么我一醒来你就不见了,而且,我还去过哪里找你,你也已经不在那里了,如果不是我寻着味道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不见我了。”

    默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个人,努力的把自己的胳膊抽回来。

    然后皱着眉头说:“我去哪里,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和你说?你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然后凝也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指着默说:“我哥哥他怎么了么?你身上没有伤痕,他应该没有伤害你把,你怎么,还过来寻仇了呢。”

    谁知道王小晓态度十分强硬的说:“他怎么可能舍得伤害我呢?而且,谁告诉你,我是来寻仇的啊!我是过来报恩的好不好。”

    “报恩?”

    “报恩!”

    这三个声音,分别是从凝他们三个人的嘴里发出来了,包括默在内。

    默赶紧走到一边去,谨慎的看着她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我应该可以确定,你没有什么恩可以像我抱的,所以,还是回去吧。”

    王小晓好不容易找到默了,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啊,这次她可不会在轻易离开了。

    上次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这次了不一样了, 她得守在这里,不能离开了。

    然后和默说:“当然有了啊?你忘了,我不小心睡在了外面,是你把我抱回去的。当然要报恩了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有这回事嘛?”听了王小晓的话以后,凝和灵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发出问号。

    然后王小晓似乎很骄傲的说:“那当然了,我是从不骗人的,既然你对我有恩,那我当然就要报恩了?”

    然后,又转到默的身边,揪着默的胳膊,一脸娇羞的说:“这个报恩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报恩,可是,我知道,以前人如果是报恩的话,那几天以身相许了,如果你也同意的话,那我们不如就”

    听到王小晓的话,在座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倒吸一口冷气。

    默更是听了她的话差点噎死,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当初怎么就去绑了这么个冤家回来呢?

    默赶紧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然后走到一边,尽量保持两个人的距离。

    “我是把你抱回房间休息,你年纪轻轻,怕你受不住风寒着凉,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我如果知道,你会因为我把你抱回房间而对我纠缠不休,我是根本不会把你带回去的。”

    可是王小晓可不干,她认定的人,那就是认准了,哪能因为默的几句话就前功尽弃,那岂不是太看不起她这个狼人族的新生儿了。

    其实,默也是有些倒霉的,这个桃花运,偏偏是狼人族的人,所以,对他来说,可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啊。

    不过,王小晓也是情窦初开,他们狼人族,一旦认定了一个人以后,那就是至死不渝的。

    所以这件事,怕是有些不好处理了。

    凝有些震惊,想看戏来着,可是,总归默是她的亲哥哥,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更何况,这件事如果真的招惹上,怕也是处理不了的。

    于是说:“小晓,他都是一个几十岁的家伙了,你才十七岁啊,你这样大好的青春年华,何必要在这里给这个老家伙以身相许啊。”

    王小晓不服的说:“他那里老了啊!几十岁又怎样?你不知道嘛?爱情是没有年龄限制,没有种族限制,没有性别限制的。”

    凝哑口无言了,早知道,那会她就应该跟着孩子们回去的,就不用在这里看着默这么为难了。

    老翁摸着胡须走过来,说:“姑娘,你是偷偷跑来这里的吧?你的家人还不知道吧,你尤其只允许他,为何不回去和家人说呢?如果你家人同意,我想,他也应该不会有什么说法的。”

    王小晓想了想,说:“不用和家里商量,家里已经把我许给别人了,所以我才不想回去呢,我啊,就住在这里了,什么时候他同意了,我才走。”

    “”

    老翁看了一眼默,说道:“你惹的桃花运,我也没办法了,至于最后结果怎么样。就听天由命吧。”

    默看着王小晓,皱着眉头说:“我是不会同意的!你如果不走,那就在这里待着吧!看你自己可以待到何时。”

    说完,甩手就回屋了。

    不过这个王小晓也当真是倔强,还真的就坐在石头上不走了。

    晚上,默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因为吃完这顿饭,凝就要回去了,下次见面,肯定又是许久以后了。

    “今天我亲手给你做了一桌子你喜欢吃的东西,虽然下次见面,可能是许久以后了,不过你可以放心了,我们两个,会好好相处的。”

    凝欢喜的点点头,然后,偷偷看了看外面,王小晓还在哪里倔强的坐着,凝说:“要不然,让她进来吃点东西吧,就算你不同意,可是,好歹让人家小姑娘吃个饭啊。”

    默摇摇头,不是他心狠,而是这个时候,由不得他心软啊。

    “不用,就让她知道,知难而退,这样,对我们谁都好,否则, 她如果真的缠着我不放了,到时候的事情,可不是吃一顿饭这么简单就能解决了。”

    凝点点头,觉得也有道理,只是,她素来都是心软的人,看不了这种场面。

    吃过饭,凝就回去了。

    默也回去休息了,一时之间,院子里暗了下来,只剩下一点点的月光照在王小晓的身上。

    第二天,默起来打水,没想到,她居然还倔强的坐在哪里。

    灵偷偷的走过去,拉着默的衣服说:“哥。这样不好吧,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昨天已经在这里做了一晚上了啊?”

    默想了想说:“你过去,跟她说,让她离开吧,留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的,如果她还不听,就不要管她了,撑不住,她自己就离开了。”

    灵没办法,只能点点头答应。

    于是,拿着一个馒头,笑眯眯的走过去说:“小姑娘,你还在这里啊,诺,给你一个馒头你,你昨天晚上也没吃,肯定饿坏了吧。”

    王小晓拿着馒头,问:“是他让你给我送的嘛?”

    “额,那个,你还是快吃吧。”

    王小晓皱着眉头,把馒头还给了灵说:“那我不吃,如果不是他给的,我才不会吃呢,你也不用来这里劝我回去了,没用的,他不答应,我是不会走的。”

    灵没办法,默默的说了一句:“那好吧,你,继续坐着吧,不过,姑娘,我提醒你一句啊,我哥他,是不会同意的,就算你一直不离开,他也不会心软的哦,所以,还是快回去吧。”

    说要以后,见王小晓依旧没有动静,灵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

    过去以后,对着默说:“哥,这个小丫头的态度很强硬啊,我给馒头都不吃,依旧在执着你。”

    默看了一眼她单薄的背影,皱着眉头说:“她愿意等,就让她等着把,不管出什么事,都与你我无关。”

    说完,默默的离开了,不在看王小晓一眼。

    王小晓看着默离开的身影,垂下眼睛,可是,突然间又很坚定的做好,她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打动他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心里在想什么,可是,灵还是有一点点佩服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