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打不相识
    老翁出来了,伸了个懒腰,晃了晃脑袋,看着新的一天,也让自己尽量拥有一个新的心情。

    老翁没走几步,就看到角落里的人了,不声不响的坐在那里,垂着头。

    “哎呦,这不是昨天那个姑娘嘛!小晓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老翁惊讶的问,以为昨天晚上她已经走了呢。

    小晓看了看老翁,露出一个花一样的笑容说:“我说过的,不达到目的,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说完还要露出一个坚定的眼神来。

    老翁点点头,没说什么,只觉得这个姑娘还是有点死心眼啊。

    可是,今天早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老翁走到默很前,两个人将脸洗干净,老翁碎碎念的说:“我怎么觉得今天不太对劲啊?好像缺了点东西一样,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了。”

    说到这里,默也觉得不对劲,好像是丢了点什么东西啊,只是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来了。

    于是说:“没事,老翁,想不到的事就不要想,如果真的重要,自然会有答案的啊。”

    老翁赞同的点点头,眯着眼睛说:“你说的有道理。”

    “”

    突然两个人沉默了一会,灵走过来,默和老翁一块转头,看着灵,问道说:“你昨天没有把金研那臭小子给救回来么?”

    灵突然听到这句话,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问:“你们,没有去找他嘛?”

    “哦!”默突然赞同了一声,略微尴尬的说道:“我好像知道,缺了点什么了啊。”

    没想到,他们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去把金研给拉回来,得知这个以后,三个人一阵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王小晓看着他们三个人奇怪的很,一大早就处在一块,在哪里碎碎念,现在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王小晓摇摇头,心想,这群人,还真是小孩子一样啊。

    他们三人寻着方向找到了草丛中的金研,这个时候的他,还别捆着,在草丛里,四仰八叉的。

    没想到,他居然用这样的姿势,在这里待了一晚上。

    灵赶紧过去,把金研身上的绳子解开,这绳子不是普通的绳子。

    灵认真的说:“这绳子是专门捆吸血鬼的,怪不得金研挣脱不开,如果是普通的绳子,可不会难得到金研的。”

    老翁接过绳子看了看,点了点头,这次,看来不怪金研了。

    金研踉踉跄跄的扶着灵站起来,老泪纵横的看着他们三个人。

    抹了一把辛酸的泪说:“你们知不知道,我被这跟绳子反捆着,在这里待了一夜,是什么感受嘛?”

    老翁赶紧上去安慰说:“那个,小研啊,昨天的事,我们是有点过分了,我们都以为对方把你带回来了,可是,没想到谁也没去救你啊。”

    金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委屈的说:“你们真是的,知道她是个什么小姑娘嘛?你们见过那么强悍的小姑娘吧,下手可真狠,我差点就交代在她手里了啊。”

    默突然想到了凝,凝看起来是个小姑娘,外表可以迷惑所有人,可是,只有默知道,凝强悍起来,根本没有男人什么事。

    灵和默扶着金研慢慢走回去。

    金研回去以后,发现了角落里面的王小晓,突然指着她大笑起来,十分嚣张的很啊。

    “哈哈哈哈!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是这么落魄的样子,怎么?被赶出来了是不是。”

    “”

    默和灵赶紧放开金研,这人还真是,没本事也不省事。

    谁不好招惹,他还非要去招惹谁,真的是一言难尽了。

    金研疑惑的看着默和灵,不解的问:“你们继续扶着我啊,这还没有进屋呢。”

    默看了一眼金研,无奈的摇摇头说:“你自己作死,我俩不陪着你。”

    一旁的灵也点点头说:“你得罪了那小祖宗,你觉得我们会冒着危险过来惹祸上身嘛?好自为之吧。”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回家去了。

    老翁拍了拍金研的肩膀,说了一句:“明明可以一帆风顺,你非要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老夫也救不了你了,不过,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说,你有师傅,嗯,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说完,一时之间,院子里面就只剩下金研和王小晓了。

    王小晓黑着脸站起来,双手攥紧了拳头,一步步的朝金研的方向走过去。

    金研一步步后退着,伸出手妄想挡着她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刚刚的话我是胡说的,我打不过你,看在我这么可怜的分,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怎么样啊?”

    王小晓可不听他这些花言巧语,现在说的好听,可是刚刚嚣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现在这个后果呢?

    “你这种人,如果不收拾你,你就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可不能这么惯着你,该收拾的时候,还得收拾!”

    金研吓的赶紧连退好几步。

    王小晓一个箭步冲过去,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金研被一个大嘴把子,从门口又撤出了院子外面。

    王小晓拍拍手,得意的看着金研四仰八叉的样子。

    这下,金研也要破规矩了,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她:“我跟你说,你别一而再在而三的逼我!意是不打女人,可是,你这个泼妇!还算是女人嘛!”

    听了金研的话,王小晓瞪大眼睛,走过去,揪着金研的衣领,问:“你说什么?你说谁是泼妇呢!你这个软蛋!居然说我是泼妇!”

    “你难道不是泼妇嘛!你看看的现在这个样子,那个女孩子会像你这样啊!”

    王小晓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别逼我和你动手。”

    “拍——”

    金研把王小晓的手从自己面前拍下去,死死的盯着她说:“小屁孩你可不要太过分了!别以为,我金研是怕你的!”

    不敢相信金研居然敢这么对自己,王小晓有些惊讶,可是,随后她便恢复了刚刚的气愤的状态。

    斜嘴,淡淡一笑,看着金研,冷冷的说道:“就凭你,没有天资,资质也不高,居然还想和我动手?”

    这是金研最不愿意听到的话了,一直以来,他都很努力,可是,为了超过那些天资聪慧的人,他下了多少努力,没人知道。

    因为他的努力,才会有现在的成就,可是,这个小姑娘居然明目张胆这么和他说,真的是触碰了他的底线。

    金研恶狠狠的看着看着王小晓,一个甩手,把王小晓甩的远远的。

    王小晓赶紧调整位置,好让自己站稳脚步。

    看到金研来真的了,她也不好松懈,不如就认真对待了。

    接着,便冲了过去,两个人就开始大打出手了。

    老翁,默,还有灵,三个人爬在门口,看着她俩在这里霍霍着。

    “他俩动真格的啊现在?”灵看着这情况,战况真的是十分激烈啊,火光闪电的。

    默看着他们的出招,说道:“我没想到,原来王小晓这么厉害,居然能扛得住金研的攻击?”

    老翁点点头说:“他们的功力正好是相克的,可是?我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很聪明啊,狼人族又出来一个能人啊。”

    默点了点头,除了小雪,这个小姑娘,是他见过的,第二个狼人族很有气势的女生啊。

    经过一番血拼,虽然没有分出上下,可是两个人也都已经很累了。

    金研摆摆手,气喘吁吁的说:“不打了,不打了,休息一会吧,太累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啊。”

    王小晓也点点头,他确实也很累了,迎合着说:“是,不打了,没想到你看起来软塌塌的,也这么有干劲啊,还是我小看你了。”

    他们整整打了三个来小时。

    老翁看的眼皮都要打架了,看到他们终于停下来了。

    灵无奈的摇摇头说:“哎,没想到,他俩居然还不打不相识了,居然也能握手言和了,真是稀奇啊。”

    默叹了口气说:“哎,真是胡闹啊,这两个人也是够无聊了,有什么关系,非要大打出手,弄成现在这样,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诶,哥,你不要这么死板好不好,你看,这样不也挺好的嘛,说不定因为打架,她会移情别恋,这样你的问题不也就迎刃而解了嘛。”

    王小晓站起来,看着金研,小声的问:“问你一件事,你知道,默他喜欢什么东西吗?”

    金研想了想,挠了挠头说:“我和他接触不是很多,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可是,据我所知,没有什么能引起自已的兴趣。”

    “啊!这怎么可能啊,怎么就可能就没有任何事可以引起他的兴趣啊。”

    金研摆摆手,无奈的说:“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好像真的是这样的啊。平时他也就是看着天,放空自己。”

    王小晓没有知道他喜欢什么。很失望的点点头,一句话也不说的,回到那个角落,继续等着。

    此时,屋里的灵也震惊了,不可思议的说:“我去。她居然还不走?是我失策了,我以为她会知难而退了。”

    看着王小晓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跑到哪里,看着她,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啊?为什么坐在这里啊?昨天也没见你出来?你一直在这里坐着?”

    “嗯,对啊,我来这里报恩,要对默,以身相许,只要他一天不答应,我就在这里,一天不走。”

    听到她这么坚定的话,金研突然有些佩服她这个小姑娘了。

    金研她跑进屋子里。拿了两个包子出来,放到王小晓的手里。在她耳边偷偷说:“你吃点东西。有力气了,才能继续等下去啊!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想?默,一定可以被打动的。”

    听着金研这么说,王小晓突然觉得有道理啊,于是点点头,神秘的笑了笑说:“那你可得你帮帮我啊!别让我失望哦。”

    “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的,不过啊,如果成功了,你也得帮我。”

    王小晓伸出手,和金研拉钩上吊,达成了共识。

    老翁看着他们那样,疑惑不解的说:“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啊?神秘兮兮的,那个笑容还真是很可怕啊。”

    灵无奈的说:“哎,这有什么难猜的啊,很明显,我哥被金研给卖了呗,俩人已经达成某种共识了啊。”

    老翁看着默,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的摇摇头说:“哎,人红是非多啊,你说你,一步错步步错,这下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了,听天由命,看你的运气喽。”

    听了老翁和灵的话,默垂着头,不在说什么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居然摊上这种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